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天师上位记 > 第七百五十一章 初显

第七百五十一章 初显

 好书推荐:
    带走了?

    “谁带走的?”卫瑶卿奇道,心里立刻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依卫君宁的性子,若是有人无缘无故将周老夫人带走,非得上前拼命不可,至少身上也会留下拉扯的痕迹,可他身上并没有半点迹象,仿佛连挣扎也无。

    “大伯让我在门口守着你,让我同你说的。是那个陛下派来的太医和符医说祖母的病有些棘手,需要几味难得的药材,那些药材不能搬出宫来,便把祖母带走了,说带进宫治病了!”卫君宁道。

    “荒谬!”卫瑶卿脸色大变。

    这话一出,当即把卫君宁吓了一跳,他怔怔的看过来:“六姐,怎么了?”他急的是见不到祖母,不知道祖母状况,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六姐神情好似不太对劲一般。

    “大伯也是这么说的。”卫君宁道,这一刻他突然无比痛恨自己生了个榆木脑袋,看大伯和六姐的表情,似乎出了了不得的大事,他又急又恼,“祖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真笨,我当时应该拦下的。”

    “你拦的下么?”女孩子向她看过来,原本肃杀的眼神不由一软,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二弟,你这次做的很好了,剩下的交给我们吧!”

    “可是……”卫君宁被她突然的举动怔住了,他喃喃,“为什么?”

    “除非天材地宝,否则绝不可能有什么不能搬出宫的药材之说。”卫瑶卿难得耐心的解释了一番,而后冷笑,“真有那样的天材地宝,又怎么可能给祖母?便是祖母的封号高至一品,都不可能。而且我从来听闻过有宫内有这等天材地宝,他们不过是要将祖母带走罢了。”至于带走做什么,她到现在终于明白了。

    从昨晚祖母被人下黑手开始,都是一个圈套,一个针对卫家的圈套,要将一个寻常老妇人带走能做什么?周老夫人身上又没有什么秘密,只是个再寻常不过的妇人而已,要带走她能做什么?而且这件事是陛下首肯的。

    凡炼奇药者,必先试之。

    药都没练成,倒先打起了试药的主意!真是狠啊!

    卫君宁急道:“他们带走祖母做什么?”

    “伯父还说什么了?”卫瑶卿并没有告诉他,只是继续问他,“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哦哦!伯父说……”卫君宁说着额上冒出了一层密密的冷汗,背书一般磕磕巴巴的背着,“等不得了,我现在去请老师,同老师……一起去!那个人决计不能放过我卫家……此事分明是个死局。剩下的在手臂上。”少年人说着撸起了袖子。

    卫瑶卿抓住他的胳膊望去,字迹沾了汗水,已经糊开了,所幸还能依稀辨认出些许内容:相爷不愿做之事,我来做!骂名我也当得,母亲与我身陷囹圄,安危不再。慈母之恩……我一人报足矣,现将卫家托付于,你……带人速速出城。我半生为权,今日大难临头方知至亲重于一切。

    “我知道了。”卫瑶卿说着对着少年人的胳膊伸手一拂,这下彻底看不清了,“别让父亲他们知道祖母出事了,知道了么?”

    “可是……”卫君宁张了张嘴巴,似乎有些不服气,“祖母她……”

    “我会把祖母带回来的。”她厉声打断了他的话,转身看向这个个子快比她还高的少年人,道,“你想让你父亲他们担忧么?”

    卫君宁怔怔的摇了摇头:“六姐,我……”

    “那就是了,六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她安抚了他一声,转身准备离去。

    怔怔看着她的卫君宁却在此时突然出声:“你一直都在骗我……”在女孩子惊愕的目光中,少年人素日里俊俏的五官拧在了一起,抽噎着,傻气又狼狈,“六姐……你没骗我……可我知道你一直在骗我……我不能说的……你会被烧死的……”

    少年人断断续续的话语若是换个人,恐怕她已起了杀意,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她非但没有半点杀意,还有点难过,觉得眼眶有些发热。她张了张嘴,干涩的开口道:“我不会死的,你放心。”她说着转身,“可以的话,去崔家找崔琮,让他把二姐带走。”

    “六姐,你要去找伯父么?”

    卫瑶卿没有回头:“找伯父之前,我要做一件事。”

    ……

    不过才说了一句她想看看祖父,两个守着的官员便已识趣的离开了。如此识趣,薛大小姐却实在高兴不起来。这里的守备越放松大抵就越代表了祖父在陛下面前的地位。按理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该高兴才是,可她实在高兴不起来。在里塌上那位相貌肖似祖父的替身身旁坐了下来,她从怀中取出一只白瓷药瓶。盯着白瓷药瓶看了片刻,捏住那替身的下巴倒了一颗进去,床榻上形容枯槁的替身动了动唇。

    这药还真厉害啊!祖父那里这样控制人的药还有不少吧,祖父身边奇人异士一向多得很。想到这里她手一抖,还未移开的白瓷药瓶里另一颗药咕噜一下滚进了那替身的嘴里。

    遭了,顾不得恶心,薛大小姐将药瓶放到一旁,伸手正欲将那颗药丸捞出来,一道寒芒闪过,薛大小姐当下便怔在了原地,看向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女孩子,她身上的阴阳司官袍甚至都未脱,只丢了那顶麻烦的高帽子,手里拿着一把匕首,磨得极薄的刃发出幽幽的寒芒,而此时,这寒芒就在自己的颈项旁。

    “你疯了!”不过一个照面,对上女孩子仿佛失了表情的脸时,她便冒出了一头的冷汗,她惊道,“吏部的官员就在外头,你敢动我一下,外面的人不会放过你的!”天知道好端端的,她怎么突然冒出来要杀自己,薛大小姐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孩子,想要在她那张脸上看到些微的神色,却发现,她说话时似乎始终面无表情。

    哪怕焦躁癫狂都比这样的面无表情要让她来的心安,薛大小姐看着她,再次开口了:“我只要叫一声,外面……”

    “你可以试试,你叫一声,是他们冲进来的快,还是我的刀快!”那个女孩子声音平淡无波。

    薛大小姐看着她此时的表情,一点都没有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自己的性命到底是不敢拿来做赌注的,她叹了口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样?”女孩子勾了勾唇,从进来时便失了表情的脸上有了第一个表情,她开口了,“放心,我非但不会杀你,我还会帮你!”

    “帮我?”薛大小姐看向女孩子,一阵嗤笑,“你怎么帮我?”

    女孩子晃了晃手里的匕首,目光放空,声音冰冷:“既然有人见不得人,那就永远都不要见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