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 第536章 一场闹剧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可是,我的确是实话实说啊。”

    明锐远一摊两手,满脸坦诚地说道:“不然,你这是要做什么?我想,你也不希望明氏就这么倒下吧。现在你帮明氏,就是在帮我,也是在帮你自己。”

    他的话,也不无道理,所以,傅锦行没有再说什么。

    他只是看不爽明锐远的态度罢了。

    而且,明锐远究竟是如何逼迫明达就范的,暂时还没人知道。

    “你们两个人,一个在明,一个在暗,里应外合,早就商量好了吧!”

    半天没有开口的慕敬一终于反应过来了,恶狠狠地质问道。

    “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没有向你汇报的义务。毕竟,明氏现在属于我了,偏偏不是你,你气不气?”

    明锐远歪了歪头,一脸孩子气地问道。

    他比谁都清楚,慕敬一才是明达的亲生儿子。

    结果,公司不仅没有落在亲生儿子的手里,反而落在了养子的手里。

    “你以为我真的稀罕吗?”

    慕敬一冷笑道。

    “你是不稀罕,但你肯定不服气,这就够了。不过,我只想告诉你一声,你要恨的人不是我,而是明达才对。这个自私鬼,他为了自己,宁可违背原本对你的承诺。”

    说到这里,明锐远上前几步。

    他走到慕敬一的身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轻轻地说道:“亲生父亲又如何呢?他想要保住自己的命,就只能对不起你了。我倒是很庆幸,这样的人并不是我的父亲。相比之下,你太惨了。”

    说完,明锐远伸出一只手,拍了拍慕敬一的肩膀。

    看到对方一愣的表情,他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一场闹剧。”

    傅锦行吐出四个字,直接站了起来。

    看他好像要走,立即有人冲过来,口中嚷嚷道:“傅锦行,你不会放着明氏不管吧?你的本事大,你赶快想想办法,怎么样才能让明氏先从现在的处境里解脱出来……”

    在他们的眼里,明锐远毕竟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黄毛小子,实在靠不住。

    相比之下,傅锦行持有的股份比例虽然不是最高的,但他却是一个真正有本事的人,可以值得信赖。

    于是,大家一窝蜂地冲到了他的身边,将傅锦行团团围住,嘴里说个不停。

    他们的情绪异常激动,倒是傅锦行神色冷淡,已经露出了一脸不耐烦的表情。

    “刚才不还是对我喊打喊杀吗?我既然能买进来,也能卖出去,这是我的自由。”

    听他这么一说,那些人都吓得不轻。

    只要把傅锦行大量买入明氏股票的消息放出去,起码能够稳定军心,但他如果全抛了,那股价可就一泻千里了!

    “让开。”

    傅锦行没空在这里跟他们磨叽,他喊了一声,直接走出了会议室。

    为什么明达会改变主意?

    这一点才是让他无比好奇的。

    “傅锦行!”

    慕敬一大声喊住他,“你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我又不是这里最大的老板,明氏归谁所有,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作为股东,我只希望多赚钱就好了。”

    傅锦行*地回答道。

    “好了,会议到此结束。以后明氏的发展,还要多多仰仗各位。”

    明锐远没什么诚意地说道。

    “哦,对了,至于那些和明氏没什么关系的人,我希望你们能主动离开。不然的话,我只能请保安上来了,而且,为了保证安全,很可能还要进行搜身检查,确定你们没有损害到公司的利益,才会让你们走。”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可是一直盯着慕敬一的。

    说完,明锐远也不等其他人有什么反应,走得比傅锦行还快。

    “你不觉得,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吗?”

    很显然,傅锦行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

    “哦,那好,你来我办公室吧。”

    明锐远扬了扬下巴。

    五分钟以后,明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这还是傅锦行第一次站在这里。

    他没有心思去打量这间办公室里的陈设布置,对傅锦行来说,明锐远这个熊孩子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不稳定因素。

    “这个酒柜里一直放着不少好酒,我早就想试试了。正好你也在,一起吧。”

    明锐远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的一个酒柜里拿出两三瓶上好的洋酒,又拿出酒杯,还在冰箱里找到了冰块。

    把倒好的一杯酒递给傅锦行,他笑嘻嘻地说道:“别那么严肃嘛!你总是绷着一张脸,你自己不累,我们看着的人都觉得累了。”

    傅锦行看了他一眼,这才接过酒杯。

    “老头子很喜欢喝酒,但喝得很少,他攒了这么多好东西,现在都要便宜我了,不知道心里会不会呕死。”

    明锐远品尝了一口,一脸幸灾乐祸地说道。

    “阿远,我们好歹也算是盟友,你连起码的一个心理准备都不给我……”

    面对这个年纪轻轻又野心勃勃的晚辈,傅锦行实在是词穷了。

    “你这是指责我咯?我也不敢保证一定成功,所以就不想大张旗鼓嘛!再说了,不管我做什么,都影响不到你的利益,相反,你在到处去收购明氏的股份之前,不也一样没有通知我?”

    明锐远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振振有词地回答道。

    “这是一样的情况吗?”

    眼看着他非要把两件不同的事情混为一谈,傅锦行感到一阵无奈。

    同时,他也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明锐远一定都会想好说辞。

    既然如此,那干脆就不用再多费口舌了。

    “我知道,你只是好奇而已。”

    明锐远喝了一口酒,仍旧是一脸坦然地说道:“我本来也没有打算瞒着你,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昨天晚上,我以家属的身份,申请去和明达见面。自从明达蓄意伤人之后,调查小组就严格控制他和其他人的接触,所以,我还费了不少力气才能进去。”

    他果然见到明达了?

    傅锦行眉头一皱,没有说话,继续听下去。

    “我是带着王律师一起进去的,一方面是我需要有律师在场,另一方面我也害怕他嘴里又藏着刀片什么的。你还别说,自从你出事之后,他们已经把人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检查过了,据说是担心他畏罪自杀!”

    只见明锐远挤眉弄眼地强调了一遍“从里到外”这四个字,傅锦行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赶紧往下说。”

    “没什么好说的了,我答应他,只要他把明氏给我,我就饶他一条命,算是遵守我的承诺。要是他不同意,别的事情我可就不敢保证了。你说,这不算威胁吧?”

    明锐远痞痞地笑了。

    这还不算威胁?

    这如果不算威胁,那傅锦行还真不知道什么才算威胁了。

    “明达为什么会相信你一定能保住他的命?”

    略一思考,傅锦行又问道。

    “很简单,明锐思留下来的东西,之前举报明达的时候,我只拿出来了一半,还有一半,依旧在我的手里。这些东西足够保住明达的命了,至于那些拿钱替他办事的人,我也没有义务帮他们脱罪。”

    明锐远淡淡地说道。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现在说起来,也依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明达不同意呢?”

    对于明锐远的行为,除了“冒险”以外,傅锦行已经没有其他的评价了。

    他有些愤慨地质问道:“你这么贸然地去跟明达谈条件,假如他抵死不从,你还能保证自己全身而退吗?他甚至有可能会反咬你一口,说你制造伪证,说你有意包庇!”

    一想到那种可能,连傅锦行都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当然知道我的行为有多么冒险。不过,要是不试试,今天在会议室里发生的事情,你也全都亲眼看见了。我拿不出遗嘱的话,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慕敬一接手明氏。你以为你有了那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就可以牵制住他了?你再怎么拼凑,也凑不过明达手里的股份!”

    明锐远的脸色一沉,把手里的酒杯也放下了。

    大道理,谁不懂?

    但敢于去尝试的人,就不多了。

    “如果不是被逼到绝路,我难道不知道你说的这些潜在的危险吗?傅锦行,你也太自负了一点,总以为只有你想得到,别人都是傻子!”

    明锐远没好气地指责道。

    “你只是运气好,赌对了而已,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教训我!”

    傅锦行显然也动了怒气。

    “我不是运气好,我是懂得抓住机遇!当然,话说回来,我也要感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一个一个地把明达的后路全都断了,让他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他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在那些文件上签字,甘心情愿地把明氏留给我!”

    明锐远走了过来,伸手想要拍一拍傅锦行的肩膀,却被他直接挥开了手。

    “明锐远,你太令我失望了。我从来没有想要吞掉明氏的想法,对我来说,它还不足以让我产生贪欲!倒是你,从一开始就在防着我,所谓的合作,也不过是将我一起拖下水,帮你解决问题!”

    傅锦行一脸阴沉地说道。

    “喂,你要是这么说话,那我可就不高兴了。明达一心想要报复你和傅家,反而是我及时成为了你的盟友。再说了,那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不还是牢牢地攥在你的手里吗?”

    事到如今,两个人索性撕破了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