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 最走心的求婚方式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 最走心的求婚方式

 好书推荐:
    视频里,南时见亲自配了独白。

    画面的第一幕,是他拿着一枚戒指,对着镜头说话的样子,“这是我很早很早,早到她还未成年之前就定制的一枚戒指,是她喜欢的风格,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替她保管着,现在,我打算将归还给它的主人了。”

    第二幕,镜头是她的背影,背影后是他的右手拿着戒指入境。

    顾之欢记得那个画面,那天是她进入南国集团,刚刚到岗位时有点懵逼坐在位置上阵不知所措呢。

    却不曾想,这个男人在她背后拍了这个画面。

    第二幕,还是她的背影,背影后依旧是他的右手拿着戒指入境。

    顾之欢也记得这个画面,是他们第一次开项目会,她在台上热切的讲解完自己的设计理念,那天她穿得很职业。

    接下来的第三幕,第四幕,第五幕……甚至第九幕……

    全都是这样的方式拍摄的,不同的是时间线和她的背影,相同的是,他都拿着那枚戒指对着她的背影在拍摄。

    有他们约会时的背影,也有她在厨房做饭的背影,还有她去菜市场买菜的背影……

    甚至还有她被他折腾到睡着后的背影……

    画面的结尾,南时见又一次入镜说道,“这个视频拍摄长达半年,每一幕都是我曾想向她求婚的情形,她全然不知,但今天,这枚戒指,我要送到她手里了,我,南时见,终于要娶到顾之欢了,所以,祝福我吧。”

    顾之欢已经热泪盈眶。

    她真的没想过,这固执的男人,也会有这么浪漫温情的一面。

    比起那些形式上的求婚,这样用心的方式,跟更让她来得感动。

    她不后悔那一句我愿意,更不后悔来这人世间走一遭之后,遇见他。

    “宝宝,怎么了?”南时见听到她这边的细微抽泣声,立马紧张的问道。

    “没……我没事。”顾之欢急忙抹掉眼泪,然后握紧了手机说道,“南时见,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很爱你?”

    “有。”

    “那我就再告诉你一遍好了,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爱你。”

    “我知道。”南时见的眉眼顿时温暖起来。

    南时见的这一条朋友圈,的确炸锅了。

    第一个评论的人就是明少景,大概他是时刻都在关注着南时见吧,所以总是第一个跳出来。

    “我靠!时哥你号被盗了?”

    后面是同样八卦欲爆棚的宁宁,“哇哇哇哇,时少你好帅啊!”

    荆钰回复宁宁,“你说什么?”

    宁宁求生欲也爆棚,“哇,荆特助你今天好帅呢!”

    荆钰不再回复宁宁,当然私底下有没有再算账就另说了。

    他到是回复了南时见一条信息,“还真是很……时少的风格了。”

    用情至深,用心良苦。

    南安也炸锅的评论了,“我靠!万年老铁树开花了耶!我也想要甜甜的恋爱啊啊啊啊。”

    明少景回复南安,“。。。。。”

    南安回复明少景,“叫爸爸。”

    明少景,“再见。”

    许墨尘回复南时见,“你这样,让我们其他几个很为难啊。”

    陆禹城回复南时见,“珍爱生命,远离陷入爱情的南时见。”

    ***

    南时见跟顾之欢求婚成功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江州,南家的人自然也知道了。

    老爷子那边看似风平浪静,但他却把南风意给叫到了南家。

    说起来,每次南风意到南家,都没什么好事情。

    但老爷子都叫了,他自然也会来走个过场。

    到的时候,南家这边的人都在等着他了。

    他一派闲散的走了进来入座后看了看众人。

    南靖宇还和从前一样,一本正经着。

    孟浮云和他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

    南时见端正的坐在众人的视线重心,等候安排的样子。

    老爷子喝着联达泡的茶,一会蹙眉一会舒展眉头的样子,还是那般老谋深算,叫人看不清他的心思。

    至于南安呢,承包了整个桌子的零食吧,只顾着吃,不想说话,也不敢乱说话。

    南安这丫头啊,嚣张惯了,可唯独在老爷子面前,老实得不行不行的。

    南风意还想起这兄妹两小时候的情形,老爷子责罚南时见,南时见总是倨傲的扬着下巴不服输,所以挨揍的次数就更多。

    每每这个时候,南安就会哭天抢地的扑过来抱着南时见求着老爷子,“爷爷,三哥他知道错了,你别打他了,他知道错了,呜呜呜……”

    他轻笑了两声,懒洋洋的喝了口茶后问道,“怎么?你们这是在演默剧?”

    也只有南风意敢在老爷子面前这样放肆了,当然他也放肆惯了。

    老爷子把茶杯丢到了联达手里的托盘上后板着脸说道,“都几十岁到的人了,还是那副为老不尊的样子!”

    “您还在呢,我怎么就老了?”南风意可不承认。

    老爷子气得接不上话了,只好咳嗽了两声说道,“今天是有两件事情要宣布的,你们都给我挺好了,时见要筹备婚礼的事,公司这边势必会顾及不上,所以小五啊,你去帮这点。”

    原本还一派从容的南风意瞬间就跳了起来,“我不要!”

    “嗯?”老爷子挑了挑眉,像是很满意他的反应一样。

    “我不去!”南风意拒绝得干干脆脆,“我对南家的生意丝毫不感兴趣。”

    “你不去也得去。”老爷子才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了。

    南风意还要拒绝,南时见开口了,“五叔,麻烦你了。”

    南风意,“???”

    凭啥这小子结婚,要麻烦他啊!

    “我闲散了这么多年,闲散惯了,你们也不怕把公司交到我手里,我给霍霍了?”南风意没办法直接拒绝了,就只好用迂回的方式了。

    “既然说了交给你,就不怕你霍霍,再说了,我南家是那么容易就被霍霍没了的?”老爷子得意的说道。

    孟浮云也劝着,“五弟,我要忙着照顾小顾,时见婚礼的事,我的确帮不上什么忙,你大哥身体又不太好,所以就有劳你了。”

    南靖宇听后很配合的咳嗽了两声,配合着自己有气无力的声音说道,“是啊,最近总觉得头晕目眩的,有点虚。”

    南安急忙说道,“爸,我陪你去看医生啊,我照顾你。”

    “好的,我的贴心小棉袄。”南靖宇也顺势接话。

    好像所有人都很忙的样子,于是,就剩下南风意这么个闲人,被赶鸭子上架了。

    他深刻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南家,好好的呆在家里喝茶撸猫盘核桃不好吗?

    南家人果然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这第二件事就是,南安和我说她申请了国外留学,打算出国去深造,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就同意了,她难得这样有上进心,你们都多关照关照。”

    被点到名的南安立马坐直了身子,在众人投以怀疑目光的时候,还拍着胸口保证,“我真的是去好好学习的,我最近反省了自己,感觉自己这人生过得太浑浑噩噩了,所以决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老爷子欣慰的点着头。

    至于其他的人,还是持怀疑的态度。

    不过老爷子都发话了,其他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南安也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想法和选择他们自然是要支持的。

    “地方选好了吗?”这是孟浮云问的。

    “我帮你安排吧。”这是南靖宇说的。

    南安都拒绝了,“不不不,这一次我要完全独立自主,我自己选的学校,自己一个人去,你们谁都不用管我,只是可惜了,怕是要错过三哥的婚礼了。”

    “不会。”南时见很肯定的说道。

    众人一脸问好的看向他。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和欢欢的重要任务不是生孩子吗?”南时见说得很平静。

    南安却在那儿恨不得跺脚,三哥这人知不知道什么叫……羞愧啊啊!

    孟浮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南靖宇一本正经的点头,“对,这是重中之重。”

    老爷子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南风意有话要说了,“你的意思是,让顾之欢先生孩子?没名分的那种?她会舍得受这样的委屈?”

    “我怎么可能让她受委屈?”南时见很自信一笑,“我了解她,她想做个美美的新娘,从小现在就开始筹备婚礼,至少也要三个月,那时候她怀孕了,不太适合折腾,所以想等她生了孩子后,再慢慢筹备我们的婚礼。”

    “你就确定那时候她怀孕了?”南风意继续发难。

    闻言,南时见就更自信了,“我相信我自己。”

    南风意,“……”

    他呸!

    这家人,都是这样无耻!

    总之就是要压榨他就对了!

    他都已经和南家没关系了好吧!

    当南时见把这件事情给顾之欢说的时候,她也是同意的。

    “我也觉得现在就办婚礼有些仓促了,而且我想等小顾好了之后,牵着他的手一起参加我们的婚礼,这样一来,小顾以后就能和同学吹牛了,我可是亲自参加了我爸妈的婚礼呢。”

    顾之欢说得惟妙惟肖的样子,叫南时见眼底溢满了宠溺。

    他吻了吻她的额头,“你不觉得委屈就好。”

    “你怎么可能让我受委屈。”顾之欢依靠在她的怀里,无比的安心。

    “那现在……是不是想一想另外一件事了?”南时见贴着她的耳朵问道。

    顾之欢瑟缩了一下,还茫然的问,“另外一件事?什么事啊?”

    “当然是给小顾添弟弟妹妹的事啊……”他一边说,那吻也一边落下了。

    顾之欢哪里还有回答的空隙啊,早已被这男人撩得神魂颠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