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游戏之狩魔猎人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传你佛法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传你佛法

 好书推荐:
    三藏大师在得知封无一已经安全放回望乡城后,松了口气,这位钢铁和尚已经在港口找了一艘无主的渔船开始修补,打算一个人出海去垂钓慰藉号。

    唐三藏很不习惯被人当成弱者照顾,自从他记事开始他就一直是个强者,哪怕还不是超凡者的时候,他也有过上山打老虎的壮举。

    但是在慰藉号沉没前的那个瞬间,三藏大师确实从自己那个资质一般的学徒眼里看见了回护之意,那个学徒是真的觉得自己可以保护他。

    “我们不一样,我不会死。”这句话让三藏大师想起了在故土上那些被人围杀的江湖人,那些有名侠客,游侠儿,势力遍布全省的大帮派,就是那么被人堵在某处,不计生死前仆后继的埋骨。

    原来你们真的不会死,三藏大师长叹了一口气,当年新朝还唯有权倾天下的气相,但是那些悍不畏死的士兵和干吏着实让人联想到食人蚁。

    三藏大师还记得当时寺庙所在的州府中,有一位以轻功著称的游侠,平日里最好人前显贵,借着自己轻功无双在楼宇之间提纵横跃,傲气凌然从来不把官府放在眼里。

    结果新朝掌控了州府后,一夜之间调拨了两万人,挤满了街道楼宇,枪出如林,让那位游侠在空中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生生是纵跃了三次落地后被人戳成了串串。

    即使如此,那位游侠最终还是被人救了回来,一边受刑,一边疗伤,最终到底是把自家的觉醒和盘托出,吐血而亡。

    唐三藏所在寺庙后来也被同一批人踏破了门槛,全寺的武僧死的死逃的逃,方丈更是连个面都没有露,就被人连房间一起炸上天,尸骨无存,罪名是不配合政府丈量土地,并且拒绝纳税。

    那时还称不上大师的唐三藏已经习惯了寺庙中的生活,作为一个精通佛法的武僧,他下意识的觉得要颠覆旧俗的新朝是个恶势力,毕竟方外之人不纳税在东土已经是近千年的传统了。

    但是在他逃亡的道路上,见到了太多因为新朝新规而欢呼雀跃的凡人,也见到太多被吊死在房梁上的尸体,他迷茫了。

    和新朝接触的时间越长,三藏大师就越意识到,新朝带来的新规矩有着无与伦比的优越性,尽管有着这样那样让人无法接受的地方,但是它依然是超越时代的规矩,最起码远比东土曾经存在过的规矩更加先进。

    唐三藏终于意识到,原来恶势力不是新朝,而是一直以来在求法,求超凡之路上越走越远的自己等人,错的不是新朝,而是寺庙。

    三藏大师得法了,但是曾经养育他,教育他的师父,师兄弟都不在了,新朝也许能给东土的百姓带来更好的生活,更好的未来,但是那已经和三藏大师没关系了。

    佛法无情,人有情,天理公正,人徇私,唐三藏的道德观不允许他接受新朝的新政,因为他的师傅,因为他的师兄弟们,因为他带着金刚寺武僧一脉的传承,他不能把这些绝学像那个轻功无双的游侠儿一样,交给新朝。

    但是今天,三藏大师觉得之前自己经历的一切,不过都是一场梦而已,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个蠢笨的徒弟甚至连死都不会,他们还是人么?

    原来自己这么多年的执念,只是在和空气做斗争,新朝之人杀人的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推广他们习惯的法,不敝帚自珍反而将绝学广而告之,也不过是因为他们不在乎。

    三藏大师露出了一丝带着佛性的笑容,想起了他在东土外听过的那句话:“万事皆虚,万事皆允。”

    “从明天开始,和我学习金刚体的精髓,本寺对金刚魂和金刚体的始自不动明王,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多了十三种变化,各有各的不同,各有各的优缺点,从总纲开始学,总会有学会的一天。”三藏大师站在海边对着无人的大海说道。

    而在另一边,正在城里四处闲逛的武僧封无一突然如同见了鬼一样,他面前居然出现了一个三藏大师的虚像,正对着他说话。

    封无一下意识的伸手戳了戳这个半透明的虚像,发现没有实体,但是他立刻就明白自己错了,三藏大师的虚影抬起了一只手,弹了他一个脑瓜崩。

    封无一如同被攻城锤击中了一样,猛地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现在传你无上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三藏大师的虚像随后就消散一空了。

    “我这是见鬼了?”封无一捂着脑袋,结果发现自己居然凭空记得了一大片经文,名曰《金刚经》。

    “我师傅这是要传奇了啊!”武僧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感觉自己面前仿佛有一条天那么高,地那么粗的金大腿:“我用不了多久可能就是传奇之徒了!”

    唐三藏的突然顿悟,在报应战团内部引起了一阵热潮,就像封无一的想法一样,以远南现在如此糜烂的情况,己方突然多出一个接近传奇的大腿,无疑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连杨越凡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亲自拜会了一下三藏大师,毕竟,阿查恩那个BUG还在外面乱飞,上一次被徐逸尘狠狠的教育了一顿,但是作为被混沌四神眷顾的受膏者,鬼知道下次见面他会不会身高四十米,体重三万五千吨?

    对定远号的消毒措施并不理想,水手们在船上的时候就用大量圣水冲洗了定远号的甲板,回到港口后,圣武士和牧师们也没有吝啬,最近安东尼大港附近的海风都是一股圣水的味道,但是定远号依然发生了异变。

    它如同慰藉号一样,在吃水线以下长出了两排触手,尽管软弱无力又十分细小,但是这种发现依然让李察牧师和杨越凡都坐立难安。

    杨越凡这一次和三藏大师正式对话,就是想看看这位佛法大师有没有其他办法解决这件事。

    一艘变成了瘟疫方舟的定远号,绝对是对整个报应战团的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