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霹雳天下之异世侠踪 > 第二十三章 试探[欠二十四更]

第二十三章 试探[欠二十四更]

 好书推荐:
    东海之滨,林仙儿踏步到来,依循寂寞侯的情报网所提示,找到了龙尧离当前的居所。

    自从与北辰元凰一战之后,龙尧离和玄膑太子便在此地住了下来,更是常常切磋武艺,反倒发展出了友谊。

    虽然生杀令一直催动着龙尧离的杀念,那是要吞噬一切枪者的欲望,却被龙尧离硬生生的压了下来。

    他也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从来都是人掌兵,而非兵掌人。

    龙尧离的变化,玄膑与北辰元凰也察觉得到,两人也是讶异龙尧离的突破,心中更是忌惮,表面上却是依旧友好。

    这一天,日常的切磋武艺过后,三人盘腿坐着,大口吃菜,大口饮酒,却见一名颇有姿色的女子缓缓走上前来。

    “寂寞侯座下,林仙儿,前来拜访龙尧离。”

    林仙儿先是表明来意,随后行了一个民礼,道:“草民林仙儿,见过大皇子,二皇子。”

    “无需多礼,这大羲也不复存在了,吾也不过是一介平民。”北辰元凰摇了摇头,示意不必多礼,“龙兄,看来是来找你的,吾和大哥不如先离开?”

    “哎,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咱们三人也算是武道之谊了。林姑娘,可是有什么话说?”

    “主人让奴带话给先生,三皇子并未死亡,人被四无君所救。”

    “哦?!”龙尧离眼中精芒一闪,道:“此话当真?”毕竟当初可是生杀令吸收了枪道精华,毁了三皇子的龙气。

    而一边的北辰元凰与玄膑也是对视一眼,顿时觉得玉梁皇可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又是一个警惕的对手。

    “嗯……四无君救下三皇子,为何寂寞侯要告知于吾?”

    “主人说,羲皇在他手上,正在习武,想必曾经真命天子的格局,习武之后能达到何种地步,先生也是清楚的,但玉梁皇弑父的行为,却是令他心中有了一丝裂痕,要知道,纵使再无情得帝王……”

    “终究还是对后代有有一丝情。”

    “先生知道便好,话已带到,但还有一事!”

    “什么事?”

    龙尧离皱眉之间,就见林仙儿鬼魅身形幻化,人已到了眼前,双手袖中翻飞出一柄断短刀、一把匕首,一长一短,攻势尽锁咽喉。

    龙尧离似早有意料,快速后退的并且次次躲过夺命之刃,同时插在远处的杀令枪喷涌出火焰逼退林仙儿。

    火势散去之后,杀令枪已然入手,再闻连环交击之身,随后风停,人立,杀令枪距离林仙儿头顶三寸,林仙儿的短刀也贴近了咽喉。

    “姑娘,试探够了吗?吾可有资格了?”

    “主人看中的你,果然不差。”林仙儿率先收回武器。

    见状,龙尧离也将杀令枪化入了风中。“你的武道,倒是令人趣味了。”

    ———————————

    随着青铜巨门内邪天异鬼的话语,神秘女子符伞轻转,掩住剩余半边面庞,只留一幅獠牙恶鬼之相。

    “话语夹刀藏剑,却改变不了你身为我手下败将的事实。”

    “哈,吾也并未否认。”

    “哼。”

    “我对你的态度没有什么好奇的地方,你能突破天玄幻海的封印,却不代表能突破玄天五皇的封印,你尚未突破这道封魔之门便是最高的证据,有五皇元锁加身,纵使你邪天异鬼强如近神也无法发挥十之二三,更别论攻下整片西夷大陆。”

    听闻女子话语,邪天异鬼无所波动,自青铜巨门内流出更加庞然的鬼力,仿若随时便会极招出手。

    “哦?你何妨一试吾之能为呢?”

    神秘女子不语,一身魔元瞬息迸发而出,与鬼力形成势均力敌之状。

    一时无语,两人僵持不下,只留地下的风声在不断的流淌,一旁的四柱魔将谁也不敢上前,只怕打破这寂静之景,亦是对异鬼之神能为的绝对信任。

    就在四魔屏息凝神之际,僵持的两股力量一顿,随后便同时收回,仿佛先前有所约定一般水到渠成。

    “邪天异鬼,果真能为堪神,纵使身受五皇元锁未解,亦能与我不分轩轾,可叹。”

    神秘女子率先开口,邪天异鬼紧随其后道:“你的能为,亦是超乎吾之意料,这具身体所运载的魔功根基竟不下你原躯修为,足见你之努力,可赞,不过——”

    一声可赞,一间停顿,邪天异鬼话锋一转,直对神秘女子!

    “吾依稀记得,吾与你是不世之仇敌,你竟仍敢出现于吾之面前,说出你的来意吧。哦,是吾有所偏见了,或者你就是来一寻死路的也说不定。”

    “何必对我冷嘲热讽呢?论口舌,你不会是我的对手——我来找你,只是为了商谈一事。”

    听闻商谈一词,邪天异鬼疑问已出,神秘女子缓缓道来。

    “我们便谈一谈,你邪天异鬼将在我的帮助下再临九州一事吧。”

    话语落下,轻描淡写的一句,却夹带着惊天动地的内涵,九州噩梦之一、玄天五皇毕生之敌、人间灾难,邪天异鬼这一名号,蕴藏着太多太多的死亡与杀戮,而神秘女子竟要将其释放?!

    一阵短暂的无语,随后便是门内魔头放声的狂笑,笑得风飓急走,四野卷尘,笑得人神惊怕,鬼哭魔嚎!

    良久之后,狂笑方止,有别先前,邪天异鬼的语调已变得无比平静与冰冷。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神秘女子泰然作答,血瞳紧锁:“有何不知?助你邪天异鬼解封,助我一统九州西夷!”

    “有气魄,邪天异鬼喜欢与这种人合作,此事吾允下了,不过你该有自知——吾解封之时,便是你的死期。”

    “鹿死谁手,尚待分明,邪天异鬼,近神之能非是你可以倚仗的资本。”

    语闭一刻,神秘女子身形飘忽,随后化作流光溢散而去。

    邪天异鬼一笑,随后补问一句:“你现在的称呼是什么?”

    只闻阵阵回音飘荡,送来女子回答:“魂死道消——桑衾衣。”

    “哈,桑衾衣,你的自信让吾好奇,想驱吾异鬼一族做狼,吞掉光明神殿、九州正道这两头雄虎,算盘不错,可惜见证了邪天异鬼能为的你,不该狂妄到藐视近神之躯的恐怖!最终该败亡的是你,也只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