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极品神印少主 > 第364章 见或不见

第364章 见或不见

 好书推荐: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侍女见自家小姐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既焦急无助却有紧张兴奋,实在不知她怎么会如此?

    小姐一向是淡然典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模样。

    小侍女心中对窗外楼下那白衣公子更是好奇万分了,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子,竟然能让自家小姐如此牵肠挂肚却又方寸大失?

    “我……对了,绿儿,你说我是不是该立即出去见他?”

    听到侍女的话,那白衣女子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急切的看着对方问道,她现在早已经方寸大乱,迫切需要有个人能给出个主意。

    可小侍女绿儿哪里懂得她的纷繁复杂的心思,她很是好奇的问:

    “当然啊,小姐你这些天一直在想他,而他如今正好来了,不正好可以见面吗?然后把他叫到楼上来,促膝长谈一番,再然后……”

    小侍女越说声音越小,她把两个分居两地的情侣见面的正常流程说了一遍,虽然小丫头年龄尚不到婚嫁,但对于这大略上的事情还是懂一些的。

    随着小丫头的诉说,叶青璇也慢慢进入了想象中的久别重逢场景中,男女相见,相拥而暖,把手相谈,相依相偎……。

    随着想象的深入,她的脸上也慢慢爬上了红晕,原本恬静美丽的面容,此时多出这一份绯红,更显娇艳,犹如白莲花尖一点红,令人好不怜惜!

    一旁的小侍女见到自家小姐如此美丽,当即也是双目闪烁着崇拜的光芒,一脸羡慕的说道:

    “小姐真好看,那玉少主能得小姐这般漂亮的仙子垂青,肯定能让所有人都嫉妒死了。”

    正沉浸在美好想象中的叶青璇一听这话,却猛然站起,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满是坚定的说道:

    “不,我现在还不能出去……,不能见他……”

    像是给自己下决心,不能见他这四个字她还特意强调了两遍。看的出她心中也是万分的不舍。

    小侍女的一句话让她猛然惊醒,她的脑海中瞬间想到了许多问题,很多的因素让她现在不能随心所欲,不能说见就见。

    虽然她现在恢复修炼天赋,在门派中地位崇高,但是门派中的人也绝不会允许自己和他相爱,在这北州还好,如果消息传回去,后果不堪设想。

    就算不考虑远在万里之外的门派中人,单单是从中州来的其他几个宗门的那些个子弟,他们的嫉妒之心一个比一个强。

    如果自己此时挑明和玉晓天的关系,那他岂不是就成了众矢之的?

    而且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和他当初分别的时候可是带着误会的,现在误会也不知道消除了没有,他心里不知道还有没有记恨自己,如果贸然出去相见,万一……

    以上种种原因,让她不能大庭广众的与玉晓天相见,为此,叶青璇的脸色又满是黯然,心情也一时跌落万丈。

    一旁的小侍女还在替她的小姐和那个玉少主祝福呢,幻想着自己小姐和这玉少主之间才子佳人的浪漫爱情故事,想象着自己最好也能在其中挥一下建设性的作用,顺便也能遇上一个小才子之类的人。

    可还没等她畅想下去,却见自家小姐却已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急不可耐的要见,变成了坚决不能见。

    看到小姐满脸黯然神伤的模样,小侍女也满是心疼。她满是不解的开口说道:

    “小姐,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不见?”

    “你就别问了,这会见他就是害了他。”叶青璇有些颓然的说道。

    莫非是玉少主的修为不高,小姐怕那些中州子弟找他的麻烦?

    这样的话是挺危险的,那些中州来的家伙都不是好人,他们来这里后又打又杀的,根本就是强盗。而且一个个追求小姐这么久,要是知道小姐和那个玉少主好上了,肯定会找他的麻烦。

    哎,你说这玉少主为什么就不能争气点?还让小姐如此难受。

    小丫头心里对那个玉少主满是埋怨,之前见他白衣飘飘,温文尔雅的帅气模样,心里还觉的也蛮不错的,如今一听小姐的话,知道他修为很差之后,顿时印象大减。

    心说小姐怎么偏偏就喜欢他呢,光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得有真本事才行啊!

    可惜看小姐的模样,已经是情根深种,想劝是来不及了。

    小丫头很是同情的看了一眼误入歧途的小姐,同时在心底暗暗记住,自己以后谈恋爱的话,一定不能光看外表。

    最好是既长得帅,又有真本事,要是还会做好吃的那就更好了!

    嗯,大概就这三样就差不多了,自己不过是个侍女,也不是小姐,不能要求太高,就这三个条件吧。

    小丫头很是谦虚的想着自己以后找对象的条件,同时为自己的知足长乐精神而骄傲。

    不过等她回过神来之后,见到小姐这般凄凉模样,心中顿时万分不忍。她忍不住开口说道:

    “小姐,您想见就见吧,我想那些人也未必会把那玉少主怎样,大不了你不公开和他的关系,只当是普通朋友见见面总可以吧,再说你总不能一直躲着不见他。”

    听到小丫头的话,叶青璇心中又是一阵纠结。她悠悠叹了口气说道:

    “我也没说一直不见,只是……,罢了,事到如今就看他今天能否夺得那三零八公寓了,如果他成了最终的胜利者,到时候或许可以……”

    “非要这样吗,可是那夏海冲可是三阶印帅,不好打的,玉少主他……”

    小侍女心中已经把玉晓天归到绣花枕头一类,让他这么个只是外表好看的家伙去和一个三阶印帅打,她觉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不过碍于小姐的面子,才没有直接说出来。

    “那就要看天意了!”

    叶青璇轻叹一声说道,她心里对于这个也没底,一方面她心中对玉晓天有着绝对的信心,相信他比任何人都强。可同时又觉的无论如何现在的他恐怕也打不到三阶印帅的水平。

    况且中州来的三阶印帅,可不比这里的印王差多少。

    他到底能不能行呢?

    她们主仆二人过早的拉上了窗帘,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早就生了变化,先是夜易冷一脚踢倒了那夏海冲,接着便直接顶替玉晓天参加比试。

    现在是他和那夏海冲比武,当然其实他和玉晓天谁上都一样,反正他们是要住到同一栋公寓里。

    夜易冷和玉晓天之前那番话真的刺激到了对面的夏海冲,尤其知道他们不是中州大宗门的子弟,反而是北州的土包子,这让他心中的忌惮顿时全无。

    “今日本大爷就送你们两个上西天。”

    祭印,出招,夏海冲还真是了得,真正的三阶印帅,而且气势上比普通的三阶印帅强了不止一分。

    对面的夜易冷一直静静的等待着,他见对方气势很足,看起来应该还可以,顿时心情也好了许多。

    见对方就要攻来,夜易冷也屏气凝神,不紧不慢的开始祭印。

    白衣青年换成了黑衣青年,两人没有一点废话,直接就要开打,这对于场下的观众来说自然是喜闻乐见的。

    尤其这黑衣青年还是他们北州当地的,这让在场所有人的心中都是生出了一股希望。

    这么多日子过去,终于又有北州学子敢于挑战中州来的这些人了。不管结果如何,这一白一黑两个少年都值得尊敬。

    在场这些人自然全是北州人,中州来炎黄学院的一共也就十几个,今天来这里的也就四五个人,都在刚才的比试中亮过相了,输给夏海冲之后,一个个也都离开了。

    包括他们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这夏海冲是今天的胜利者,却没想到最后关头竟然上来两个北州少年,实在出乎意料之外。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等待着,希望台上那人不要输的太惨,也好给北州学子长长脸。至于说取胜,这些人连想都没敢想过。

    这夏海冲虽然名字不怎么样,但实力却强的离谱,不说学员,他连学院的导师都打败过,三阶印帅的修为,竟然比八阶甚至九阶的导师还厉害,这样的人在众人心中根本就不可战胜。至少不是北州人可以战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