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高魔地球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幕间:玻璃先生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幕间:玻璃先生

 好书推荐:
    伊利亚一直在迷茫着,就像是无处可去的灵魂,徘徊在世界之中,却没有属于自己的容身之处。

    而因为迷茫,所以他坚定。

    他坚信着超级英雄是真的存在的,坚信着他们的一切,坚信着。。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他们的身影。

    。。。

    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外郊区,东铁177班次列车。

    大卫邓恩,一个同样毫不起眼的男人。

    他的相貌平平,想要以相貌来自吸引女人们的注意力。。虽然不太困难,但恐怕也太不容易,身上的衣着也难以让人与富裕扯上联系,他就像是其他的芸芸众生一样,普通而又毫不起眼。

    但他也曾辉煌过。

    年轻时的大卫曾是费城的明星足球运动员,甚至险些走上正规足球明星这条路,但可惜随着在一次车祸脚踝受伤,他便离开了那片绿茵场。

    但也没有离开太远。

    因为他成为了一名运动场安保人员。

    不知道是放不下曾经的执念,为了缅怀什么东西,还是。。一些什么其他的原因。

    他曾经也有过一个很美满的婚姻,他的妻子是他大学时代运动员时期认识的,出车祸的那一天,他们两人在同一辆车中,他们那时刚刚确定情侣关系,但是随着他将她从那场车祸中拯救出来,两人便一直携手,走到了现在。

    两人还有着一个儿子。

    不过这段感情现在出现了裂痕。

    原因。。没有原因,或许就是单纯的,觉得两个人不再合拍。

    大卫孤身前往纽约,试图寻找到一些新工作,但很显然,坐着费城返回线的他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有些疲倦的坐在靠窗的位置,大卫叹息着。

    然后。。他似乎听到了某些不正常的声音。

    “哐当!哐当!哐当!”

    这是列车的轮子撞击在轨道上的声音。

    大卫疑惑的望向窗外下的轮子。

    列车正在变快,变得越来越快,变得让外面的景象都一片模糊,变得。。

    “轰!”

    眼前的黑暗,是大卫昏迷前的最后颜色。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列车的嘶吼,铁轨的咆哮,人群的惊叫与绝望,似乎还历历浮现在他的眼前。

    但是当大卫的目光逐渐从涣散中重新凝聚,他却发觉自己已经不是在列车上了。

    他在医院中。

    “你还好么,先生。”

    “咔!”

    医生打开了医用手电筒,对准了他的眼睛。

    “看这里,先生,这是几。”

    “一。”

    大卫轻轻推开面前的医生。

    白色被推开,那是白衣天使,白色褂袍,天堂的颜色,然后紧接着充斥在他眼睛中的就是红色。

    在他旁边的手术床上还躺着一个人,他的脖颈与胸腔处被手术布盖住,但是却有大片大片的鲜血涌上来,很快就将手术布染的一片鲜红。

    鲜艳的红色。

    “你还好么,先生。”

    医生再次问道。

    大卫点点头。

    事实上,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任何不对,任何身体上的不对,他的身体似乎仍然非常健康,他的四肢仍然用力,他的心脏仍然跳动,甚至现在立刻让他去外面跑上几圈都没有任何问题。

    他就像是与平时一样,似乎完全没有刚刚经历了一场灾难。

    但他。。他只是有些迷茫。

    听到大卫的回答,医生的表情倒是似乎变得有些奇怪,有惊讶,疑惑,甚至是不敢置信和害怕。

    更多的还是一种看奇迹的目光。

    “你知道么,先生。。你是仅有的两个幸存者。”

    说着,后方的出现心电图的示警声,医生的目光向后看了一眼,发现它已经成为了一条直线,正在抢救的那位胸腔出血的人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然后医生再次转回来。

    “现在你是唯一的一个了。”

    “而且你竟然毫发无损,你的身上简直连一丝伤口都找不到。”

    医生的语气里充满着不可思议。

    但大卫已经不想听了,他缓缓的从手术床上走下去。

    “当时在列车上你坐在什么位。。”

    医生还在惊叹着,但大卫已经推开门,走了出去。

    更多的东西,他已经听不到了,他浑浑噩噩的来到医院的走廊,见到了两人感情同样浑浑噩噩的妻子。

    还有在等待着他的孩子。

    直至到家,他似乎都一直都浑浑噩噩的。。从这场事故中幸存下来之后,一直如此。

    东铁177班次列车,纽约至费城,两车相撞,特大事故,131名乘客死亡,而他则是唯一的幸存者。

    他浑浑噩噩的参加了遇难者葬礼,浑浑噩噩的回到了自己的车上,直至。。他在自己的车窗前看到一封信。

    信中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行字。

    “你还记得,自己上一次生病的时间么。”

    这句话就像是拥有某种魔力,彻底打开了大卫的记忆,他开始不断回忆自己曾经的经历和曾经的一幕幕,不断试图想起自己上一次生病的时间,或者说。。他到底,有没有生过病。

    然后。。随着这些被忽略的记忆重新被记起,他也终于意识到一件事情。

    他从未生过病,也从未受过伤。

    大卫在他的半生之中,所经历的灾难其实一点也不少,最初的车祸,还有后来居住的旅馆突发大火,当时也是只有他逃了出来,其他人都被陷进了火灾中,还有这次列车事故。

    几乎每一次,他都是唯一的幸存者。

    所以他到底是幸存,还是。。

    根据信上的地址,大卫找到了给他发了那封信的人,伊利亚普莱斯。。也就是当年那位身患脆骨症的孩子。

    他长大了,除了右脚因为某次意外骨折,无法彻底痊愈,需要拄着拐杖外,他也算是安安全全的长大了。

    但是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自己超级英雄的信念。

    他要比正常人更加坚信,更加专注。

    而大卫,就是他所注意到的那个超级英雄。

    显然,大卫一次次唯一幸存者的经历让伊利亚注意到了他,在伊利亚的设想当中,他们两个就像是一条曲线。

    大卫在另一头,而他则在这一头。

    他很脆弱,甚至下楼梯都面临死亡的威胁,而大卫则很强壮,强壮到,几乎没有什么能够摧毁他。

    除了水。

    大卫找到了伊利亚,而伊利亚则将自己的这套理论告诉他,大卫当然是不信的。

    他认为伊利亚是个疯子。

    或者说。。他太过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了。

    为了避免自己被一个疯子盯上,大卫告诉伊利亚,他并不是无坚不摧的,小的时候他曾经溺过水,还险些被淹死。

    这是不久前他在寻找自己什么时候生过病时,从以前的一个老教师口中意外得知到的消息。

    原以为伊利亚听到之后会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但没有想到,伊利亚却显得更加坚信。

    因为在漫画当中,如果一个超级英雄过于强大,那么就必然要有一些可以克制他的存在和东西。

    比如说超人,他太强大了,强大到无人能敌,所以他就有弱点,也就是。。氪石。

    或许大卫就太强了,在他们这个世界,大卫就像是超人,所以他必须要有弱点,而他的弱点。。自然就是水。

    这一弱点并没有让伊利亚相信大卫不是他要找的超级英雄,反而让他愈加确信了,大卫就是他要找的人。

    大卫不相信,没关系,大部分的英雄在最开始的时候也都不相信自己的特殊,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份。

    伊利亚愈加的兴奋。

    因为在他看来,他们两个的相遇,简直就像是。。命运的开端,命运的齿轮在转动。

    但大卫自然是仍然不信,他警告伊利亚不要再来缠着他,然后便离开了这里,但是伊利亚显然不会放弃,他追到了大卫上班的运动场,两人再次进行了交谈。

    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了自己大概可能真的似乎有那么一丢丢的与众不同,大卫的身上也开始的确出现一些不同寻常的变化。

    比如。。他可以通过接触别人,来看到这个人曾经做过什么。

    做过什么为恶的事情。

    如果说身体强壮,力量比别人大一些,在几次灾难之中都侥幸活了下来,甚至都还毫发无损,虽然也可以勉强用幸运儿解释过去,或者说就是单纯天生神力。

    但这种近乎时光回溯的力量,就显然不是轻轻一句幸运儿能够解释的了。

    这显然不是属于正常人类的力量。

    这种能力的出现,甚至让大卫自己,都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是,真的是。。所以的超级英雄。

    这一系列变故和事情的发生,让试图从伊利亚那里获得答案的大卫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反而愈加迷茫了。

    但可以确定的是,他的确拥有异于常人的力量,抗打击能力,甚至是可以通过接触其它人而看到他们曾经犯下的罪恶。

    唯一的相同点,或者说弱点,大概就是他也同样会溺水。

    所以在这迷茫之中,大卫离开了自己熟悉的运动场,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工作的地方,甚至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家,刚刚和重新开始,似乎重新有了感情的妻子。

    他四处的走着,四处的转着,毫无目的,又像是。。在寻找自己真正的位置。

    大卫走进人群拥挤的车站,慢慢的行走着,他拥挤在人群当中,用手臂和肩膀轻轻接触旁边路过的人。

    他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罪恶,一个又一个的过去,有的人偷过苹果,有的人对喝醉的女士行过不轨,有的人喜欢往想象中扔垃圾,有的人甚至喜欢在半夜砸商店的橱窗。

    然后。。他又碰到了一个人。

    一个清洁员,车站中的清洁员。

    他看到了这个人的过去,看到了。。他不久前所犯下的罪恶。

    这个清机员看上了一处房子,于是他杀了房子的男主人,霸占了房子,并将女主人和女儿以及保姆囚禁起来。

    他每天晚上都会回到这间房子中休息,而他白天,则还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继续上班。。做着车站的清洁工作。

    大卫沉默着。

    他并不是一个极具正义感的人,也不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和其他千千万万普通人一样的普通人。

    否则他也不会对自己现在这样的情况感到迷茫,感到不知所措。

    而大卫同样也并不是一个缺乏正义感的人,一个倒向罪恶的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事实上,大部分的普通人都是偏向中立善良的,或许有些小聪明,喜欢占小便宜,或者干脆会犯下一些小的错误,但终究是属于正义的。

    他们心底的良知仍存。

    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们大多都会做出正义的抉择,甚至是牺牲自己之类的。。当然这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但终究是多数人。

    而大卫,大卫应该要比这种中立善良,更加善良一些。

    面对这样穷凶极恶,凶残野蛮的罪犯,面对他所犯下的罪恶,甚至是仍然在持续进行的罪恶,大卫做不到就这样袖手旁观。

    沉默了片刻,站在来往的人群之中,仿佛迷途的羔羊般的大卫突然轻轻抬脚,他调转了方向。。跟在了这个人的身后。

    。。。

    夜雨,越来越大。

    披着墨绿色,有些偏黑的防水斗篷,大卫站在一处拐角中,看着这个人再次进入了不属于自己的那栋房子。

    片刻之后,大卫也走了进去。

    尸体。

    轻轻的推开门,大卫看到房屋原本男主人的尸体,就被扔在通往地下室的阶梯上,慢慢上楼,他很快就根据那个人的记忆,找到了被关在储物隔间中的保姆,与这家人的女儿。

    他对俩人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慢慢的将绑住她们的绑带割开了。

    夜雨,变得更加激烈了,稀稀落落的声音,顺着房顶滚落下来,就像是来自地狱的罪恶被倾泻到了人间。

    放开她们两个之后,大卫示意虚弱的她们快些离开这里,然后他则是继续向其他的房间走去。

    罪恶永远没有结束,而今天,也只是一个开始。

    他的开始。

    属于一位英雄的。。第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