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胧游白书 > 第五十七章 人质与绑匪

《胧游白书》 第五十七章 人质与绑匪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 ,胧游白书

    美丽的花园中多了两处丑陋的新坟,字面意思上的小鸟酱就被埋在里面。

    为了隔绝妖气,雪莱身穿被画满符咒的束缚服,还带着厚实的兜帽,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在外面。可即使如此,外界的自由空气也是如此甜美,似乎让黑白色的生活也再次充满了缤纷的色彩。

    可此时此刻,本该抓紧时间享受的雪莱却无暇他顾,只是全神贯注的倾听着幽胧美妙的声音。

    少女正在讲述故事,一个关于少男少女们友情与恋情的美好故事。

    “最后,芽间用日记向大家道别。鹤子,我最喜欢善良的鹤子;雪集,我最喜欢努力的雪集;安鸣,我最喜欢有主见的安鸣;波波,我最喜欢有趣的波波;仁太,我最喜欢仁太,是想成为仁太新娘的那个喜欢!可芽间的时间已经到了,连仁太也已经看不见她。”

    “呜呜,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大家已经决定向芽间道歉,明明大家都可以回到从前……”不会轻易落泪的雪莱此刻哭的像个泪人,价值连城的冰泪石叮叮咚咚的不知掉了多少。

    幽胧喜笑颜开的将这些美丽的小玩意收入囊中,除了5颗是说好要交给垂金的报酬,其它的当然归自己所有。

    雪莱拉住幽胧的胳膊,可怜兮兮的恳求道:“浦饭小姐,求求你更改一下结局,你明明说过这是一个治愈人心的故事啊。”

    “更改结局?人鬼殊途的结局不是超级圆满吗?好吧好吧,我改还不行吗?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呀,好像我是什么无恶不作的大坏蛋一样。”

    幽胧想了想说道:“最后,在大家的注视中,芽间微笑着消失了。她实现了自己的愿望,直到自己的朋友们离世的那一天,都不会忘记过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她的名字叫做芽间。之后的每个夏天,超和平busters的成员们都会在秘密基地重聚,去追忆那个像花朵一样善良的孩子。”

    雪莱忍不住为那样的美好笑了起来,但眼泪却跟着笑容一同涌现。她又哭又笑的说道:“奇怪,明明是个比之前好一万倍的结局,明明大家都变的幸福,为什么泪水还是忍不住?”

    那当然是因为真正的悲剧正是把美好撕碎给人看呀!

    幽胧一边再次收获冰泪石,一边邪恶的扬起了嘴角。

    她讲的正是大名鼎鼎的《未闻花名》,本间芽衣子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面码。虽然短短一个小时无法完整讲述这个出这个故事的精髓,但透过主要内容表达出治愈人心的主题思想还是没问题的。

    你看雪莱笑的多开心啊,连冰泪石都更加璀璨了呢。

    “谢谢你,浦饭小姐,谢谢你让我听到了这么美好的故事。”雪莱乖巧的鞠躬行礼,迟疑了一下又说道:“虽然跟我想象的治愈人心有点不太一样就对了。”

    “哪呀,不是相当的‘致郁人心’吗?”幽胧一语双关的说完,又有点颇不服气的说道:“不过你既然表达了不满,我也不能当做没看到,下次就讲一个真正治愈人心的故事好了,保证让你无话可说。”

    “真的吗?”雪莱惊喜无比。

    “当然是真的。”幽胧嘴角泛起坏笑,《四月是你的谎言》,《魔法少女小圆》,《妖精的旋律》,还有名字超长的《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少女心中可是有着无数治愈人心的好故事呢。

    单纯的冰女还不知道自己未来即将大量失水的悲惨遭遇,反而幸福的咯咯笑了起来。

    “笑什么?”幽胧问道:“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直偷到了鸡的小狐狸。”

    “不,没什么。”雪莱先是慌乱的摆手,然后又忍不住傻笑道:“只是没想到美丽的浦饭小姐也会有着跟小孩子一样的性格。我只是故意装作不满,你就轻易的上当了呢。”

    “可恶啊,你果然是只小狐狸。”幽胧佯怒道:“作为惩罚,你的放风时间结束了!来人,把小狐狸带回房间,我要把她囚禁一万年!”

    雪莱在两名黑衣保镖的看护之下向别墅走去,临进门的时候,单纯的冰女突然回头喊道:“浦饭小姐,真的很谢谢你,我心里好受多了。”

    幽胧背对着妖怪摆了摆手:“叫我的名字吧,我们不是朋友吗?”

    雪莱先是一愣,然后表情肉眼可见的喜上眉梢:“是,幽胧小姐……不,幽胧,谢谢你!”

    “真啰嗦,快点给我回到房间去啊。”

    明明被粗暴的对待,雪莱的心里却像吃了蜜糖一样甜蜜。她向新朋友鞠了一躬,迈着从未有过的轻快步伐向着囚笼走去。

    “哈哈哈,真是太棒了,幽胧,你做的很好!作为奖励,我每月多给你20万。”垂金权造拿着五颗新入手的冰泪石狂喜不已。

    “是,多谢大人的赏赐。”幽胧表面恭敬,其实心里腹诽不已。五颗冰泪石的价值可是上百亿日元,竟然才给自己20万,垂金还真是小气的不可救药呢。不过也多亏了这份吝啬,让她轻易就收买了别墅的其他雇员,从黑衣保镖到厨师女仆都不例外,除了户愚吕手下的妖怪,整个别墅已早已成了少女的后花园。

    垂金权造在不知不觉间就从主人变成了被囚禁的对象,连带着他的未来也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散会后,户愚吕(弟)忍不住开口嘲讽:“真是个毫无同情心的女人,玩弄那样一颗纯洁的心这么就这么有趣吗?”

    “何止有趣,简直是超级有趣!”少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回答,恶劣的爱好表露的一览无遗。“人质对劫匪产生好感,依赖劫匪,甚至爱上劫匪的剧情,你难道不觉得特别浪漫吗?”

    “一点也不。”墨镜大哥义正言辞的说道:“我甚至还感觉有点恶心。”

    “所以才说你是个不懂女人心的笨蛋啊,难怪会被幻海师傅甩了。”幽胧得意的问道:“需要我传授给你一些欺骗女性的招数吗?保证让她们对你死心塌地。看在算是半个盟友的份上,我可以给你打个八折哟。”

    “抱歉,无聊的情爱可没资格占据我的时间,你自己玩的开心就好。”户愚吕(弟)再一次强调道:“还有,当初是我甩的幻海。”

    幽胧毫不留情的耻笑道:“我姑且就算相信了吧。为男人保留脸面,也是好女人的标准之一啊。”

    “……随便你怎么说。”户愚吕(弟)明智的放弃了跟女人斗嘴的行为,因为他自从五十年前起就一次也没赢过。他推推墨镜,认真的说道:“不过你别忘记,根据协议垂金的一切财富都属于我们,你刚才获得的那些冰泪石也不例外。”

    “放心,我没有违背协议的打算。”幽胧主张公平,当然不会在小地方上动手脚。她笑着说道:“那只是一个测试而已。”

    “测试?”

    “没错。”幽胧拿出一罐牛奶嘬上:“虽然冰泪石属于你们,但冰女应怪算是垂金的手下吧。根据协议,她是属于我的。”

    “你打算把冰女据为己有?”户愚吕(弟)微微吃惊,他和左京虽然也有这样的意图,但最终因为顾忌灵界而放弃了。所以听到幽胧的打算,他便好心的提醒道:“灵界不会允许再有人囚禁冰女的。”

    “放心,我不会囚禁她,我会让她心甘情愿的留在我身边。”幽胧扔掉被喝空的罐子,笑眯眯的说道:“正如之前所说,欺骗女性的招数我这里有的是,如果是伟大的爱情,那灵界一定无话可说吧。”

    墨镜大哥顿时觉得三观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他抽出着嘴角问道:“爱情,你俩都是女性吧?”

    “我打听过了。”幽胧胸有成竹的说道:“冰女是母系氏族,对她们来说男性只是繁殖后代使用的工具,真正的爱情本来就只存在于女性之间。只要我稍微推波助澜,雪莱爱上我就会变的顺理成章。”

    “稍微……推波助澜?”

    “没错。”幽胧好心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过两天会有一场动乱。有一个人类保镖想要英雄救美,你最好早做准备。”

    “你是说那个家伙?”户愚吕(弟)显然早就知道,他无所谓的说道:“只要稍微调整一下班次就能让他的计划破产,难得恶心的人类会迷途知返,把他当成濒危动物留着观赏不是很好吗?”

    “是他自己要飞蛾扑火的,你不该阻拦他去实现人生价值。”幽胧笑呵呵说道:“而且濒危动物贵重的是前面的濒危二字,从来都与后面的动物无关。”

    “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混蛋。”

    “你也可以放弃。”幽胧弯起嘴角:“不过你还没有获得垂金的全部信任吧,别墅的一些重要地点可还没有对你开放呢。你不觉得这是一次获取信任的完美时机吗?”

    户愚吕(弟)脸皮跳动了几下,最终沉声说道:“好吧,我会配合你的。”

    幽胧开心的笑了:“恭喜,你现在也是一个混蛋了。”

    ——————————————

    户愚吕(兄)一言不发的站在幽胧面前。

    幽胧:干嘛,要打架吗?

    户愚吕(兄):欺骗女性的招数……多少钱?

    幽胧:……

    ————————

    收藏不增反减,今天真是格外美好的一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