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论狐妖的108种吃法 > 第二十七章 暗度陈仓

第二十七章 暗度陈仓

 好书推荐:
    墨子柒并不清楚萧远舟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只是趁着夜色披上了便于隐藏的衣装,随后便顺着石街朝那家熟悉的酒楼走去,途中还时不时的会看下石街两侧的风景,以便舒缓自己有些疲惫的心。

    过了今晚,便还有两天时间,待沈云楼的事情解决,自己与师弟的归宿究竟又会在何处?

    兴许又是一纸信封,将自己指派到下一处“梅城”吧。

    想着,余光瞥见沿街乞讨的人,顺手便将晌午收到的几盒糕点发了下去,瞧见头上扔插着干草的孩子兴奋的拥簇在一起捧着糕点吃,墨子柒心中没由来的感觉有些失落。

    她觉得自己和这些孩子无异,同样也没有一处可以安稳生活的家

    “呦!罗姑娘,您来啦!萧公子已经在雅间等着您了!”

    梅城现在有谁不知,经常跟随在萧远舟旁边的女孩是景王府的郡主,并且听说模样生得犹如九天玄女般让人过目难忘,在这女子竞相攀比的世道中,若是有女子会不经意的带着面纱出现,不是长得过于丑陋,便是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的模样。

    但有墨子柒这般身段且气质的女子,整座梅城怕是也只有她这一份了

    喊话的是酒楼之前通风报信的伙计,墨子柒瞧见他便回想起自己被人追得满城跑的景象,临近跟前便揪着店小二的耳朵便愤然道。

    “胆子挺大啊,知道惹了我,还敢主动上来打招呼!”

    “诶呦!姑奶奶,要是知道您的身份,草民哪敢做出那种逾越的事情啊!”

    “再者说,那些可都是官府的人,他们让草民做什么,那草民也不敢违背啊!”

    酒楼伙计见墨子柒记仇,险些直接给她跪下,但奈何墨子柒死死揪着他的耳朵,便只能咧着嘴苦笑,而这一幕正好被楼内的掌柜瞧见,随后他便小跑着过来,凑到墨子柒跟前客气道。

    “郡主息怒,郡主息怒!”

    “萧公子在雅间已经等很久了,您也不想放着他继续在上面等着吧。”

    “要不这样,您这顿酒菜权当小老儿恕罪,稍后您只管放开了点,也算给您写补偿,怎样?”

    墨子柒左右瞧了眼店伙计和掌柜,心想这两人之前的行为也可以理解,如果自己的地位调换,甚至可能会在告诉衙役时提前下好药,把两个人迷倒再拖走邀功。

    绝不是墨子柒耳根子软,所以才不继续追究两人的责任

    还是那处楼梯,还是那处雅间。

    萧远舟仍背对着窗口坐着,似是闭目养神,似是思索着什么,待房门打开后,便忽然睁开双眸,盯着前来的墨子柒先是眼神一阵复杂,而后便如往常般招待了墨子柒入座。

    “一转眼,你可都变成郡主了。”

    “萧四哥太客气了,别人不知道我这郡主怎么来的,您还不知道吗?”

    “哦?怎么来的,四哥还真不知道。”

    “啧!唉,算了,整件事情说起来蛮复杂的,等沈三哥被救出来,咱们三个在这里,我再一五一十的解释给你们听!”

    墨子柒刚坐在桌上,面对数碟美味佳肴,忽的感觉肚子“咕噜噜”的响,便没有在意萧远舟的提问,趴在桌上狼吞虎咽起来,丝毫没有女子那般文雅的吃相。

    墨子柒习惯了这样吃饭,因为这样吃很有满足感,很贴合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感觉。

    当然她只会在自己非常熟悉的人面前这样放肆,哪怕武红鸾在场,她都不会这样安心的吃一顿饭。

    “哦对了,今晚你将我叫出来,究竟有什么事情?”

    萧远舟起身似是想为墨子柒倒酒,待听见她的疑惑,便表情一怔,随后又笑道:“怎么,没事情便不能请你喝酒?”

    “那倒不是,只是觉得咱们两个大吃大喝的,对监牢里面的沈三哥不太公平。”

    “什么时候你也叫他三哥了?”

    “不是前一段时间你提议的吗!说你和程小姐成婚之际,愿意重新邀请原来几人,再加上我一起拜把子吗,说是以寒江的关系称呼我有些不妥。”

    “哦还有这件事情来着。”萧远舟忽然想起昨晚在梅城监牢与墨、沈二人闲聊时,确实提过这个建议,而墨子柒这个丫头的确也非常兴奋。

    按照她的话来说,在这江湖之上终于她还有了别的亲人

    “好,到时候四哥一定会让你实现愿望的。”

    “你这语气能不能换换,别感觉好像我要死了一样”

    本来墨子柒身上便有数不清的麻烦,听到萧远舟的话只觉得晦气,连忙扒了两口“碎玉饭”后,忽然感觉有些不对,随后抬头盯着萧远舟,微微凝眉便继续问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的?”

    “瞒着你,怎么可能?”萧远舟的笑很自然,犹如兄长看着调皮的妹妹一般,使得墨子柒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机灵,随后脑中灵光一闪,便伸出白玉似的指节敲了敲桌子。

    “沈三哥衣物被盗,整件事情有眉目了吗?”

    “唉有了,听说一位船夫看到过有人跨过窗台,进入过这处雅间。”

    “这不是好事吗,你叹什么气啊?”

    “没有五妹相伴,单凭四哥这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要怎么才能将事情办下去啊。”

    “你手无缚鸡之力?”墨子柒险些吃饭噎到,连忙敲了两下胸口,震得衣裳内两只“玉兔”不断发颤,才缓过一口气道:“我长这么大,没见过有谁能接得住我师弟一招的人!”

    “巧合!巧合!”

    萧远舟无意关注稍瞬即逝的春光,待瞧见墨子柒饭菜都吃得差不多,才端起酒水。

    “时间紧迫,明早四哥便继续去打探消息,至于五妹也赶快回去休息吧。”

    “好,那就预祝四哥一帆风顺吧。”

    “你也是平平安安吧。”

    话落,萧远舟仰头饮尽杯中美酒,饶是墨子柒也觉得他今天情绪有些不对,不过想来被程大人救出去,应该也承担了不少的心理压力,所以便并未多在意他的状况。

    因此,当酒足饭饱之后两人便在酒楼分道扬镳。

    墨子柒踏上了回客栈休息的路。

    而萧远舟则转过数道巷子,待来到一处屋前,便将一封信塞入门缝,随后敲了两下门便转身离去。

    不一会儿,房门打开,走出一人正是羽王府那位护卫,待他瞧见掉落在地上的信时,见落款是萧远舟,便双眸一亮,回头朝着正屋走去,敲响了最中央的房门。

    “启禀夫人,是萧远舟送来信。”

    “他?他和那个贱人是一伙的,此刻送的什么信?”

    “夫人,信中说他知道墨子柒不是郡主的证据,而他希望借此加入羽王府。”

    “什么?她不是郡主?”隐约中侍卫听得见屋内女人咬牙切齿的声响,大概五六个呼吸后才回问道:“他送这封信的目的只是加入羽王府?”

    “不是,他说他还想做梅城的县令,并且可以帮助咱们拿到那柄刀。”

    “哼!不用他也能拿到,他的筹码根本不够。”

    “可是夫人,他信中还说,他可以将一枚龙甲神章制成的古玉交给咱们,他的目标只是要坐上县令的位置。”

    “哦?这笔买卖还不错,正好那个李县令我也不想留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