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挽歌不晚浮生若梦 > 第一百六十章陌生花开可缓缓归矣

第一百六十章陌生花开可缓缓归矣

 好书推荐:
    “嗯”,沈清寒应了一声。

    “那放我下来啊”苏挽歌接着道。

    “不了,我抱着你上去”沈清寒道。

    苏挽歌……

    “不用了,我真不害怕,再来十条我都没问题,再说,这是山路耶,这么上去你不得累死了?”拍了拍沈清寒的胸脯,苏挽歌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道。

    看了一眼蜿蜒向上的山路,沈清寒好像听进去了苏挽歌的话,把她放了下来,却走到她面前,半蹲下来,道“也对,那我背你吧”

    “我这腿还能用的,不用了吧……”

    沈清寒回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里满是“你要是敢拒绝我就让你好看”的威胁。苏挽歌立马狗腿道“好……”

    于是乖乖的爬到沈清寒的背上,刚刚薅回来的精神气痛痛快快的跑了,像个废人一样舒服的瞌起觉来。

    苏挽歌醒了又睡了三次,两人磨磨蹭蹭的终是回到了云清峰。可那苏挽歌也不长点心眼,人家辛辛苦苦把她背到山头,也不招呼人家进去喝杯茶,就只挥挥手目送人家一下,就自顾自的进了峰门,真是好不客气。

    苏挽歌伸了个懒腰,把刚刚睡了一觉还剩着的哈气舒爽的打了出来。走进留兰居,迎面便见一大团毛茸茸的东西跑过来,差点将她撞倒。

    弯腰揉了揉白团的脑袋,“你怎么还在?平日不是野到那个犄角旮旯的都不知道了吗?啧,想我了?”

    被摸得舒服了,北大的尾巴摇得越起劲,倒像应了苏挽歌那句想她了一样。

    顺利的把北大的白毛揉得乱糟糟,苏挽歌才心满意足的收了手,悠哉悠哉的在峰中到处逛,美曰其名巡查并关爱弟子。

    这几天没日没夜的奔波,都没时间好好洗个澡,身上是真有些难受。草草的“关爱”过一遍徒弟后,她便回留兰居温水沐浴了。

    从浴盆里出来,随意的披着件青色的外衫,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从间滴落的水珠在上面轻轻滑过。手里拿着一块毛巾,擦着湿缓缓的从内室里出来。

    可能是白日里睡多了,她现在倒是精神抖擞极了,不过也只能安安分分的在屋里抖擞。

    闲着无事,忽然想到今日给沈清寒买的衣服还在她这里,脑子灵光一现,再用毛巾揉了揉了头,便随意的把毛巾扔向一旁的椅子上。

    把头甩到后面,走向床边,把今日那套衣从乾坤袋里拿出来,同时找来些针线,拿着那件衣服坐在灯光下甚是“良家妇女”的折腾起来。一直坐到脖子都有些酸了,她才将自己想绣在上面的东西绣好。

    倒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几个字而已,绣在了衣袖的内侧,若不仔细感受的话,很不容易现。

    只九个字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她写字是不好看,但用针线的话就另当别论了,那还是相当精美的,最后落针的地方还点缀了几朵粉色的樱花,倒是可爱。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把这几个字绣在这衣服上,可脑海里一直围着这句话转,好像不记下来就要失去点什么一样,趁着闲来无事,便将在这句话留着在这衣服上了,将来也可当个念想。

    把衣服重新折好放回乾坤袋里,心里想着好些天没有处理封文了,想来是要堆上好多了,趁着今日有闲暇,能处理一点是一点吧。

    提步走向屋外,走向那个专门存放封文的箱子。装封文的箱子,简简单单的一个,黑色,不小,可以装得下几千册封文。

    打开封文箱,苏挽歌沉默了。

    这……塞满了是什么意思?

    敢情什么事都全往云清峰赶?虽说她云清峰是目前人数最多的门派,但……还没有那么高效啊……!

    深吸一口气,抱出一半的封文,生无可恋的飘向自己的案桌处。

    封文的处理需要她批阅后划分等级,那些鸡毛蒜皮没有危险的事,就交给刚入门根基不稳的弟子来做,厉害些但还没杀过人的邪祟则交给练气化精期的弟子,伤杀过人但修为还算一般的邪祟则交给心动期上下的弟子,至于像新娘屠案这种一次死了上百人的,就需要峰主亲自出马了。

    折腾了大半夜,苏挽歌的白天里聚集起来的“精神抖擞”已经被消耗殆尽,看着那堆小书山才消散了一半,她很是绝望的仰头靠在椅子上。

    “这得猴年马月才批完啊!不行不行,我得睡了,不然得猝死……”

    迷迷瞪瞪的揉了揉眼睛,飘似的躺到了床上,闭眼到天明。

    睡到日上三竿苏挽歌停尸状态才恢复过来,捏了捏鼻梁,“神魂颠倒”的起身洗漱去了。

    因头自己没法弄出个端正来,只好戴上斗笠,便抱着那一大沓封文去看徒弟练功习课,意思意思的教导一会,再把封文任务分配好,便回留兰居了。

    她抱着一小碗鱼饵站在桥上,连续不断的往塘子里扔鱼饵。

    “我说说而已,青繇还真给我送来了,这动作倒是快。看着确实赏心悦目,就是这塘子挤了点,这鱼再大些该待不下了,回头让僧一行帮我扩扩”看着里面欢快游来游去彩色的鱼,把那几条肥硕的草鱼显现得越明显,挤得跟下饺子一样,苏挽歌忍不住说道。

    听见脚步声,苏挽歌往门口看了一眼,一个白色的身影轻飘飘的闪过。

    “僧一行”苏挽歌喊道。

    听见师尊喊话,僧一行立马停了下来,折回门口处,“师尊,您叫我?”

    苏挽歌扬扬下巴,示意他进来。继续往池塘里撒着鱼料,她道“池子里的鱼怎么样?”

    僧一行很是干脆的答道“嫩碧才平水,圆阴已蔽鱼,甚是好看”

    “没有,我是说挤吗?”

    “……有点吧”

    “那你有什么想法吗?”苏挽歌又问。

    “应该……扩大些吗?”僧一行不确定的答道。

    苏挽歌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哎对,为师现在就把这个重任交给你了,改日你找几个师兄师弟把这池子扩扩”

    僧一行……

    “好”,弟子应了一声,苏挽歌就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等僧一行走了,苏挽歌略微偏头,看见了池子边长着的几珠红得光的天椒,坏笑一下,走向那几株天椒,随手从上面摘下几十颗来。

    没错,这就是上次让她辣到灵魂出窍,连书灵都被召唤出来的天椒。回峰后她和秋善师姐讨了几株,自己种着,想着有朝一日得让不染那个挨千刀的尝尝。

    去到厨房里,找了些食材来,便“大刀阔斧”的动刀做起“黑暗料理”来。

    拿了几个鸡蛋,找了个碗,打算打鸡蛋。在碗的边缘敲了几下,“啪啦”一声,鸡蛋没碎,碗碎了。

    苏挽歌……

    这碗是专业碰瓷的吗?这是从哪里给她找来的破烂,这么不经用??难道云清峰已经穷到这种地步了吗?

    表情凝固一秒钟,然后苏挽歌努力拼凑出一个若无其事的表情,一派淡然的去扔了这破碗。

    折腾一番之后,苏挽歌总算弄好了这“精心”准备的食物,把所有菜肴装进食盒里,不紧不慢的往七揽峰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