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瞳生之诡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般若之殇(10)

第二百四十八章 般若之殇(10)

 好书推荐:
    李芳家楼下。

    “对,具体的情况我们聚在一起再说,我们现在在李芳家的楼下,我已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

    姜乔挂断电话,她和江离现在就站在李芳家的楼下,二楼那个点着暖光的窗口就是李芳的家/她看了眼站在一旁发呆的江离,这时的天已经全黑,来往的小区里的大码妈都不以奇怪的眼色看着这个黑夜中还戴着墨镜的男子,但江离对此毫不在意。仿佛感应到姜乔注视他的目光,江离转过头,对她淡淡一笑。

    姜乔有些心疼,从她给江离做助理开始,她就有意无意地避免江离在黑夜中出行,以免他成为众人注目的对象。

    “走吧,我们上去吧,一会儿带你吃好吃的。”姜乔笑笑,拉着江离往楼梯口走去。

    李芳家的楼道里没有灯,楼道里黑哩咕隆的,姜乔的眼睛一时间适应不了这突如其来的黑暗,迟疑地用手探寻这前方的路。以往恐怖的经历突然闪过脑海,姜乔不由地头皮一麻,惶恐地提防着一个怪物从看不见的角落里跳出。

    突然一只冰冷而干燥的手牵住了她,是江离。

    姜乔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安心地任由着黑暗中的那只手引导着她慢慢前行,从未感受到的安全感包裹着她,脑海中想象的恐怖画面如潮水般迅速地褪去,她知道,有江离在,什么都不用怕。

    咚咚咚~“谁啊?”

    姜乔蒙蒂睁开眼,脸微微发烫,自己在想什么啊。门内脚步声由远至近,一个女人憔悴的脸孔,出现在门缝里,警惕地看着外面的两人。

    “我们是警局的。。。”姜乔拉回自己的意识,开口介绍自己。

    没等姜乔说完,女人黯淡的眼里一亮,激动道:“是不是找到我女儿了,她没事吧?”

    姜乔心里一酸,期期艾艾地开口解释道:“呃。。。不是,我们是来了解下情况的。”

    “哦,请进吧。”女人眼里的光又暗了下去。

    这确实是间普通人家的屋子,80多平的房子里隔了三间房,李妈妈指着其中最小的一间,说道:“这是李芳的房间。”随即,又心切地问道:“我女儿的案子怎么样了,那些狗。。。那几个同学怎么说,活要见人死要见。。。这些天,我的真的吃不下也睡不着啊。”

    “阿姨,你先别急,我们已经抓紧时间调查了,关于你女儿,我们有些问题想要问问你。”姜乔躲闪着李妈妈殷切的目光,低下头轻声问道:“你女儿。。。为什么要转学?”

    “她说在原来的学校受了欺负,在家里整整一个月不肯出门,我们实在是拗不过她,所以送她去了别的学校。”李妈妈抹了把眼泪:“要是我不这么惯着她,在原来的学校里就不会出事了。”

    “李妈妈这不是您的错,那李芳转学之后有和你说什么吗?”姜乔垂下眼眸,有些神伤,李芳整容加上转学,并没有改变她格格不入的性格,和受人欺负的命运。她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这一切对她来说,确实有些残忍了。

    “没有啊,我看她开心了很多。我还以为她在学校里终于不会因为相貌受人欺负了,她很早之前和我哭过,说大家嘲笑她丑,我还和她说那只是一小部分人,大部分人都是善良的。我错了,这些狗娘养的,他们肯定就是嫌我女儿丑,所以才害死她了,你们不能放过那群杀人犯。”

    李芳长得丑?

    “阿姨,我说的是李芳转学之后,她转学之后的事,不是转学前的。”姜乔觉得自己在鸡同鸭讲,竭力解释着。

    “对啊,我说的就是转学之后啊。”李妈妈也摸不着头脑,疑惑地看着姜乔。

    姜乔脑子里一道光闪过,不可能。。。

    “阿姨,你的意思是李芳的样子没变化?她没去做整容?”

    “整容?怎么可能,我知道我女儿生的没那么好看,但她现在的年纪做整容也太早了。。。”李妈妈立刻摇头否认。

    “那会不会她自己偷偷做了呢?”直觉告诉姜乔,李芳容貌的变化也许就是她的尸体不见的关键。

    “哎呦,她的样子又没变,做完还长那样?那有什么做的意义!”李妈妈觉得姜乔的问题奇怪的很。

    “你的意思是。。。她的样子没变?她转学之后你有见过她吗?”姜乔大吃一惊,整件事越来越奇怪了。

    “当然啦,她每天都要回来吃饭的啊。你说她的样子变了?怎么可能!我去找找相册给你们,她转学之后,我们还有拍过照呢。哎呦,我给忘了,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照片全都不见了。”李妈妈站起身,才猛然想起上次警察来搜证的时候,就发现家里所有有关李芳的照片统统都消失了。

    “姐姐的样子是变了,有时候一个样,有时候另外一个样子。”一旁在餐桌上的四五岁的小弟弟突然开口。

    “你胡说什么啊。”李妈妈出声喝住他,小弟弟嘟着嘴,委屈地说道:“真的,我真的看到了嘛。”

    “你看到了什么?”姜乔蹲下身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小弟弟立刻理直气壮地朝李妈妈做了个鬼脸:“有天晚上我起来上厕所,看到姐姐在照镜子,镜子里就是另外一张脸,我吓了一跳呢,不过声音还是姐姐的。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姐姐跟我说我在做梦。”

    “你帮我指指,你看到的人是不是她?”姜乔掏出手机,把刚刚子啊郝老师那里拍出来的照片翻给小弟弟看,她手指着和现在的李芳一模一样的林嫣然,问道:“是她吗?”

    小弟弟摇摇头:“不是。”

    “不是?”这个回答是姜乔意想不到的,她不禁提高声音,把小弟弟吓了一跳,不知所措地望着她。

    又多了一张脸?!

    姜乔转向江离,没想到越深入调查,谜题反而越复杂。

    一个人不靠整容,怎么能有那么多张脸呢,更何况同时不同的人看到的脸还不同?

    李芳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和她的尸体消失有关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