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总裁爹地,妈咪又跑了 > 第二百八十一章:你比我想象的不要脸

第二百八十一章:你比我想象的不要脸

 好书推荐:
    楚瑜又让管家拿来了医药箱。

    他把温孤菡手臂上,脖颈上留下的伤口都给小心翼翼又极为细致的处理一遍,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

    楚瑜拿来指甲刀,亲自将温孤菡修长的指甲剪的平滑,圆润。

    温孤菡颤了颤睫毛,微微掀眸看向了耐心为她坐这一切的男子,那一刻温孤菡的眼眶湿润了。

    她承认楚瑜一直对她很好,可是想到楚瑜害死她父亲,害死她曾经的恋人,乃至不顾她的意愿,毁了她的清白,温孤菡的心里就涨的难受,令她不知道该如何发泄这种情绪。

    “孤菡,明天我安排了发布会。”楚瑜淡淡道,继续用专业工具打磨温孤菡的指甲,生怕哪点尖锐,再令她伤了自己。

    温孤菡皱皱眉。

    管家这个时候端着托盘走进来,“少爷,姜汤来了。”

    楚瑜接过冒着热气的姜汤,用勺子搅动,舀一勺吹了吹,怕上面的温度烫到温孤菡。

    管家识趣离开了。

    楚瑜将温度适宜的姜汤送往温孤菡的嘴里。

    温孤菡侧头,闭眼,表示不愿意喝。

    “孤菡,你了解我的脾气。”楚瑜举着没动。

    温孤菡紧闭眼,依旧没理会。

    楚瑜将碗放下,将勺子里的姜汤送入嘴里,然后起身,捏起温孤菡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

    温孤菡猛地睁大眼睛,那一刻脸色通红,羞恼不已。

    楚瑜一动不动看着她的眼睛,他的眼里隐隐藏了小星星,很温柔,不自觉化开温孤菡眸底的冷意。

    楚瑜松开他,再度拿起碗,舀一勺吹了吹送过去,“喝不喝?”

    温孤菡咬唇,坐起,拿过勺子,拿过碗自己喝了。

    楚瑜看着,眼角渐渐染上几许笑意,但想到接下来的事情,眼里的笑意再度散开。

    “你刚才说开发会跟我有什么关系?”温孤菡喝完,将碗放在旁边的床头柜。

    楚瑜让管家将外面的公文包拿进来。

    楚瑜找出里面的一份文件,放在被子上,“熟记里面的内容,明天跟我一同出席。”

    温孤菡皱眉,翻看,冷哼,“好,我答应你,楚瑜,你比我想象的不要脸。”

    楚瑜暗暗攥紧拳头,为什么不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做?

    不久拳头渐渐松开,楚瑜又道:“就算是我对外承认你是我妹妹,我也不会恢复你的自由。”

    温孤菡脸色大变,焦急拉住要离开的楚瑜,“你不能这么做?那我不要答应你!你拿走,我不看了。”

    温孤菡将文件扔了出去,以彰显她的决心。

    “这件事情,由不得你不做。”楚瑜站立床沿处,背对着温孤菡,似不想看到她眼里的绝望。

    “你凭什么命令我?就算是我过去了,难道你就不怕我会抖露出的你做的那些残忍的事情?让他们都知道,的确是你整垮了我父亲的公司,害死了我曾经的男朋友,也是你……”

    楚瑜猛地转身,脸上萦绕的寒冽,令温孤菡的心咯噔一下,不自己闭了嘴,思绪渐渐回归,刚想再忿过去。

    楚瑜渐渐俯身,眷恋似的摸着温孤菡的脸庞,“孤菡,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虽说你父母不在了,但我知道,你还有个小姨,而你小姨还有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我想你肯定不希望他们出事情吧?”

    温孤菡眸子渐渐睁大,眼里冒起浓烈火焰,滚烫泪水溢出。

    温孤菡疯了似的抓住楚瑜,捶打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折磨我身边的人?难道你看着我活的这么痛苦,你就那么开心?那我去死好了,我再也不想受到你的桎梏了。”

    温孤菡推开楚瑜,从另一侧下去,跑到窗户处,打开窗户就想跳下去。

    楚瑜大惊失色,赶紧跑过去将温孤菡给抱回床上。

    他将温孤菡压在身下,额头冒青筋,恼火道:“你要是再敢像今天这样行事,不爱惜自己的生命,我派人二十四小时跟着你。”

    “楚瑜,我求求你了,我不想再过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了,你放过我好吗?”温孤菡楚楚可怜,痛苦看着楚瑜。

    楚瑜那一刻心里闷得难受极了,但他淡漠道:“除了自由,离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可我最想做的就是离开你,离开你这个大魔鬼,你走,赶紧走!我永远都不想再看见你了。”温孤菡哭着用力推攘楚瑜。

    “明天下午三点,我来接你,怎么做你清楚,后果我就不想重复了。”楚瑜怕再刺激温孤菡,起身。

    但这一番对温孤菡带来的杀伤力同样不小。

    楚瑜走的时候,喊来保姆,让她陪着温孤菡,又吩咐管家将家里所有具有杀伤力的东西收起来,并让管家抓紧让人将公寓所有的窗户安上防盗窗。

    确定温孤菡不会再有什么生命危险,楚瑜这才放心离开。

    第二天。

    楚瑜带着温孤菡准时出席了发布会。

    那一刻温孤菡是紧张的,不甘心的,乃至产生一种想报复楚瑜的想法。

    “记住我说的,我楚瑜的行事作风,你知道,多想想你小姨,还有她可爱的孩子。”楚瑜凑近温孤菡的耳侧,轻喃一语,像是重石压在温孤菡的心上,令温孤菡喘不过来气。

    “下面有请温孤菡小姐出席……”主持人的声音响起。

    温孤菡提着裙摆走出去,那一刻,全场不少人将镜头对准温孤菡,咔嚓咔嚓照个不停。

    温孤菡害怕的后退,楚瑜揽住温孤菡。

    那一刻,全场震惊,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

    就连温孤菡也是震惊不已,她下意识看向楚瑜,就瞧见楚瑜温柔似水看着她,“就当做这是你的演奏场地好了,勇敢点。”

    温孤菡的心口产生一股异动,眼前闪烁过曾经相似的一幕。

    当年爸爸经营不善,公司入不敷出,温孤菡学业受阻,原本是打算退学的。

    后来楚瑜主动承担了她昂贵的学费,还亲自参加了她的一场演奏比赛。

    那时候,他就是这么安抚她的。

    也许楚瑜的话起了作用,温孤菡表现的很从容,一举夺得那场比赛的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