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黑化歧途 > 第185章 机械兵

第185章 机械兵

 好书推荐:
    前两位参赛者唱完,观众的手掌哗啦啦响,一个全身盖着黑泥的男人登上台,嗓子一开,大家当场愣住。

    “我靠,他在唱歌吗?”

    “这噪音比得上飞机的轰鸣。”

    “下台......”

    有人捂住双耳,有人大声叫下台,安琪从人群中低下头,一个小哥问她:“那人和你一起来的,让他滚下台,太难听了。”

    安琪摇摆双手,“我不认识他。”

    凯明边唱边观察台下,怎么反应平平呢?两名工作人员一左一右走过来,似乎要夺麦克风!

    一朵钱花飞上台,飘落在脚边,又一朵,漫天钱花迎面飞来,两名工作人员转身退回后台。

    “有没有搞错,到底是谁在扔钱?”

    “难听死了。”

    观众往台前望去,看见一群女性活死人聚在台下,纷纷扔出手上的钱花。

    “她们聋了吗?”

    男人们抱起手,冷眼旁观,“女人就会犯花痴。”

    广场上出现骚动,七个机器人冲入活死人之中,手持的喷管吐出烈焰,一扫而过,四周的活死人变成火球。

    其中一个机器人跳上台,落在凯明面前,喇叭传出“哟”走音。

    机器人的举起两个喷管,眼睛发出两束红外线,上下扫描凯明。

    “人类。”它错开喷管,两束火焰从凯明左右掠,火烧着后台中的两个活死人。

    凯明嘴巴张大,麦克风从手上滑落,机器人转过身,向台下的活死人喷火。

    “凯明。”安琪在混乱的人群中大叫。

    他转向台下,又跑回来,从机器人脚下抱起一堆钱花,边跑边掉。

    台下乱成一团,迎面走来一个吊着眼珠的活死人,在凯明眼前哄一声起火,摇摇晃晃扑向怀里的钱花,他往后一闪,躲过火人,钱花也掉去一半。

    机器人四处喷火,活死人纷纷倒地,析析沥沥燃烧,广场浓烟弥漫,烤肉味冲鼻而入。

    “安琪。”满地的烧尸,不见她的踪影。

    凯明扔掉怀中的钱花,挤进人流中。机械兵围上来,火束在人群中交错,一大片活死人倒在火海中哀嚎。

    凯明撕掉身上着火的纸衣服,撞上喷火管。

    “人类。”机器人一把推开他,对另一个人喷火。

    他冲出火场,在一个路边广告牌后面发现安琪,过去翻看她颤抖中手脚,没受伤。一束红外线射过来,照在她身上,机器人举起两条喷火管,凯明拉走她,身后的广告牌燃烧起来。

    两人跑进小巷,一束火焰追身,后背燥热,他们趴在地上,火柱从头顶掠过,机器人踏进小巷,胸部卡在墙壁之间,他们爬进拐角,掩熄彼此发梢上的星火。

    安琪缩在凯明怀里,低声问:“怎会突然之间有机器人跑出来?”

    “它们是机械兵,一定是上次帕奇带来的。”

    咚

    上方传来一声巨响,两人抬头,三层高的楼上站着一个机器人,喷管瞄准拐角中他们。

    凯明搂住安琪,让体温传到她身上,机器人双眼放射红外线,下方出现两个黄色的影像。

    “人类。”机器人收起喷管,从楼顶中退去。

    凯明松一口气,放开怀中的安琪,“幸好骗过它,不然咱们成了烤猪。”

    夜空飘下毛毛细雨,外面的哀嚎平息下来,走出小巷,街上趴满活死人,烧成一堆人形灰的,只乘剩上身还在冒烟的,黑灰沿着水流落入下水道。

    一只发黑的断手抓在裤脚上,凯明提起脚,甩到街对面,两个断手的活死人争抢,大汉推开小矮子,捡起手臂,咔一声,套在断腕上,动动朝向的拇指,发现断的左臂,接上的是别人右手。一个女人在灰烬里掏出一只男的脚,接在断肢上。好几个缺腿的活死人在地上爬,一路寻找合适的断肢,有个焦急的,找一只手套在脚上,摇摇晃晃站起来,身子一高一低向前走。

    他从身边走过,凯明坚起大拇指:“凑合也能用,高明!”

    离开广场,跑到没有遭受袭击的城区去,凯明在大街回头,安琪的脚步摇摇晃晃,落下五米远。

    “凯明,我饿了,走不动。”

    “快到了。”他指向前面一间肉店。

    安琪的双眉高高扬起,又沉下来,“咱们没钱呀。”

    凯明弯起嘴角,从口袋掏出一叠红红绿绿钱花,“冥币多得是。”

    “你在哪捡?”

    “台上。”他双手叉腰说,“如果机器人中途没有跑出来捣乱,歌唱冠军一定是我。”

    安琪捂着前额摇头,“亏你还有自信说,听了那歌声,大家都以为你是开飞机的。”

    “机长?”凯明挺起胸膛。

    “噪音制造者。”

    他耸耸肩,跟随安琪进入肉店,门口站着两个穿黑纱裙的女人,脸上套有笑脸面具,长袖中伸出一双发黑的手臂,为客人撩开垂帘。

    前腿踏入店内,凯明全身一个啰嗦,双手抱住肩膀说:“靠,这里的温度接近零。”头顶空调口的丝带弯弯地晃动,地面冒出袅袅白气。

    看见安琪大步走进去,他咬牙跟上。

    店里光线幽暗,三排并列的桌子坐满活死人,凯明和安琪站上五分钟,看见靠窗一桌的客人挺起肚皮离开。安琪拉着凯明走过去,发现他的手不断颤抖,嘴唇发紫,才想起活死人可无视低温,人类却不能,一坐下就对女服务员说:“给他拿一条毯子。”

    女服务员放下一张菜牌,瞧一眼蜷缩身体的凯明,抱着托盘去拿毯子。

    凯明裹进毯子里,呵着热气说:“给我一杯热水。”

    女服务又看看这个戴墨镜的男人,“稍等。”扭着屁股去前台端热水。

    翻开菜牌,全是肉的照片,鲜血淋淋的。

    “羊肉,牛肉......还有人肉!”凯明提提墨镜,望向女服务员。

    “你是对的,先生,但人肉短缺,每一块要上等的要八千亿。”

    “那牛肉呢?”

    “五百亿。”

    凯明转向桌子对面,“你要吃什么肉?”

    安琪笑着回答:“都行,只要是大块鲜肉。”

    “只要不是人肉,我还能接受。”凯明拆开所有钱花,数数全部冥币,抬头对服务员说,“两份牛排,再来一盘青炒菜心,不能只吃肉,吃点青菜才健康。”

    女服务收回菜牌,走到柜台,交给另一个女人。

    她看一眼下单的项目,叫住女服务员:“小刘,这青炒菜心,还有热开水是什么鬼,是不是你搞错了?”

    小刘抱着托盘小声回答:“店长,靠窗一桌的男人有古怪。”

    “那个脸上涂黑泥的墨镜男人?”店长抬着桌台看裹毯子的男人。

    “对,就是他。”

    “怪东西是他点的?”

    小刘点点头,“店长,我还看见他口吐热气呢,谁都知道活死人不能呼吸,也不吃青菜,他还裹毯子呢。”

    店长瞪大一双白眼,观察凯明的一举一动,托起下巴说:“他是一名人类。”

    小刘的托盘从怀里滑落,嘣一响,碎落在地面,店里的人抬头望过来。店长斜她一眼,哈腰对食客们说:“大家别慌,服务员犯混,打碎一个盘子而已。”昂起的头又沉下去。

    “店长......他是人类。”小刘压低声线问。

    “嘘,别声张,现在人肉是稀缺品,别让其它活死人抢去了,我先去让厨房准备一下。”店长把两份牛排推到她手上。

    她短短舒一口气,挂上笑脸,走到靠窗的位置。

    两分牛排放在桌上,鲜血在盘子里打转。

    凯明捂住鼻子,“有没搞错,这带血的生肉谁能吃得下?至少弄个半生熟的吧。”

    声音在餐厅里传开,食客的目光聚过来,对面的安琪双手捧肉块,一口咬下去,还一边咀嚼一边舔指尖的血汁。

    活死人们擦擦嘴角的鲜血,眼睛打量这个披毯子的男人。

    “哈,我给你去煮煮。”女服务端起牛排走入厨房。

    旁边邻桌一个男人的舌尖卷卷唇,凑过来说:“兄弟,你不知道带血的牛排最美味吗?”

    凯明提提墨镜,“因为你们是活死人,口味重,而我是......”

    “咳咳。”安琪干咳几声。

    他抿合嘴巴,端起热水喝。

    “怪人。”男人别过脸去。

    安琪双眼斜过来,凯明的眉毛往墨镜外扬扬,头低至桌面。

    女服务员把冒热气的牛排端到面前,他抓起刀叉切割,吃到一半,店里的食客走去一半,看看墙上的钟七点,用餐高峰期,这些人纷纷离席。

    回头一瞧,他们听过服务员的耳语才起身离开。

    “别吃了,有点不对径!”他拉拉对面的安琪,手中的肉块掉落盘中。

    “怎么了?我还没吃饱。”她吸吮手指。

    “青菜,热茶,他们一定发现我是人类。”

    “什么跟什么?”她眨眨眼睛。

    凯明拉住她的手,绕过几桌,向门口跑。“肉块......”她折回去,抓起盘中的牛肉。

    服务员扭头看见空桌,拍拍手,店长带领四名手握菜刀的男人走出厨房。

    活死人向凯明围过来,“有机械兵!”他大叫,食客离开座位,挤开挡路的菜刀男,涌向门。

    一把菜刀飞过来,凯明低下头,菜刀砍掉旁边的一个活死人的脑袋,凯明和安琪混入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