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混子的江湖 > 第六百八十九章 自古无毒不丈夫!

第六百八十九章 自古无毒不丈夫!

 好书推荐:
    大闯和高天两个走在楼梯间,高天就问道:“闯,这个内部协议,你是从哪搞到的?”

    “什么内部协议?”大闯扭头看向高天,问道。

    高天瞬间一怔,指着大闯的怀中,说道:“这不是你从兴隆内部,搞来的联名协议吗?”

    “你说这个?”大闯掏出了那张纸,说:“这只是我找人做的而已,上面还有小波的手印了。”

    “啥玩应?你刚是在骗他?”高天瞪着眼问道。

    大闯一笑,说:“天儿,记住,在这个世界上,你要达成目的,就要不择手段,我和他钟大川之间没有协议,说我不能够骗他,即便有,我也可以爽约,因为,我跟他根本不算朋友!我大闯从不出卖朋友,但不是朋友的人,我从不对他有任何的保证!”

    “我艹……你这步棋走的……你就不怕他钟大川发现问题?”高天问道。

    “发现问题?他怎么发现?难道你认为他会给那些人打电话?如果是你,你会打吗?”大闯指着高天的胸口,问道。

    “不会!”高天摇了摇头。

    “那不就结了,你不会打电话,而钟大川更不会打电话,这次事情很急,晚上咱们就跟他邢武斌交火,钟大川来不及,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去调查,所以,他只能相信我!”大闯说着话,将手中那张伪造的协议撕得粉碎,随即扔进了垃圾箱里。

    “你他妈真厉害!”高天不得不对大闯伸出大拇指。

    大闯只是无奈的一笑,说:“这都是逼得,我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小果儿那边,我要争取,钟大川这边也一定要去争取,胜算越高,对咱们越有利,大伙儿撇家撇业的跟着我到J市来打拼,我不能拿大伙的性命去当赌注!”大闯铮铮的说道。

    ……

    赵山河躺在床上,听完小辉对他说的话后,嘴唇动了动,随后从鼻子深处了一口气。

    “你说,这邢武斌和刘家闯,这俩人谁能胜呢?”小辉瞅着赵山河问道。

    赵山河只是皱了皱眉,随后看向他说道:“不知道,这个……真说不准,如果说刘家闯是一条强龙的话,那邢武斌就是一只长着獠牙的猛虎。龙争虎斗,最后鹿死谁手,这真的是不好猜测啊!”

    小辉听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诶,赵哥!你说,他俩不管谁赢谁输,是不是对咱都有利啊?”

    赵山河凝视着小辉,说道:“这个,也不好说。”

    “为啥,哥?不是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小辉问道。

    “鹬蚌相争,不一定就两败俱伤,而且,咱也不是渔翁,还有句话叫做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的!”赵山河语重心长的说道。

    小辉挠了挠脸蛋子,说道:“哥,我觉着你说话越来越有深度了,真的,老高了你!我听着都觉得你深不可测!”

    赵山河听到这话,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赵山河这样的老装逼犯来说,你夸他无疑是让他最大的享受了,装逼这玩应,从来都是不分地点,也不分场合的,关键在于这逼装得到不到位,诚然,赵山河自诩这次的逼装到位了,因此,他很满意……

    赵山河想了下后,指着小辉说道:“今晚上,刘家闯跟邢武斌打定点,咱得帮他!”

    “……赵哥,你这啥意思啊?最好他俩都弄个两败俱伤才好了,咱帮他?”小辉一时不解的问道。

    “我告诉你,现在这正是表现的机会,哪怕咱们只是出工不出力,人头也得帮他顶上,你明白不?你现在不帮他,等到真完事儿的时候,他刘家闯不管胜败,都得清算,咱跟他现在好歹也算是盟友了,孙刘联盟,这个典故你知道不?”赵山河意味深长的点着小辉问道。

    “不知道啊,啥典故啊,啥孙刘的?”小辉挠了挠头,说道。

    “平时就让你们多看看书,你就是不听,这没知识,多可怕!?”赵山河挺为他手底下这帮兄弟们愁得慌的,他觉得他们不光在智商上不上层面,就连在文化程度上,都被自己甩出不知道几条街了……

    “哥,我看书了,那啥金瓶梅啥的……”

    赵山河把眼珠子一立,呵斥道:“滚犊子,你个完蛋玩意儿,你他妈看个金瓶梅跟我在这得瑟个啥玩应儿!!”赵山河真狠他没把那把五.连带过来,要不真得把这不争气的玩意儿突突了……

    “哥,你别动火哈,大不了,我看点有层次的水浒传啥玩儿的……”

    “我看你他妈是跳不出个西门庆,潘金莲了!”赵山河手指点了点小辉,此时他已是无话可说了。

    ……

    与此同时。

    J市,近郊一间小木屋中。

    沈公子嘴里叼着一根烟,手中正擦拭着那把五.连。

    陈浩坐在一旁,瞅着他问道:“怎么,今晚上就打算动手吗?”

    “不等了,我也等不了了!钱我已经取出来了!荣哥铁定是出事了,跑不了了!”沈公子虽然没有得到荣哥的确切消息,但是从种种迹象和他得到的一些信息来分析,他知道,荣哥已经没了。

    报仇刻不容缓!

    “边境那边给你来消息了?”陈浩问道。

    “嗯。今晚就有一趟船,咱们干完,直接就坐船过去那边,到了那,有人接应咱们!”沈公子说道。

    “行,你怎么说,我跟你怎么干就是了!”陈浩应了一声。

    沈公子此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随即看向陈浩,问道:“浩,跟我干,你后悔了么?”

    陈浩吐出了一口烟丝,说道:“你他妈说嘛话呢?这又想起来什么了!”

    “我自己的事,让你跟着我一块儿跑路,我总觉得对不起你……”沈公子目光黯然的说道。

    “当初没有你,我妈早就没了!你他妈要再这么说话,小心我揍你啊!”陈浩一笑,举着拳头说道。

    沈公子看着陈浩,怔怔的过了两三秒,随后欣慰的笑了……

    他此时也终于明白,对于有的人来说,你对他有多大的恩情,那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而对于有的人来说,当真对你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

    当晚,一台黑色奥迪A4,向着约定地点的——矿场后山驶去。

    这台奥迪车后,跟着一台刚刚换过车头保险杠的白色宝马X5,和一台掉了漆皮的灰色五菱面包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