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称霸修仙江湖 > 第52章 后山冲突

第52章 后山冲突

 好书推荐:
    陈笙回到明皇峰,大家整了一桌好菜替陈笙庆祝。

    吃完晚饭,紫阳真人把陈笙叫到书房,说:“陈笙,你的佛修武功是跟谁学的?”

    陈笙知道瞒是瞒不住的,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他使用佛修武功,皆以为是紫阳真人传授的,紫阳真人也是火系修士,但实际紫阳真人这些时日除了传授他制符术,就没有教其他的。

    陈笙告知以实情,紫阳真人听罢,说:“没想到是万圣道祖这个出了名的吝啬又爱装大方的人送的,这下算是他看走眼了。既然是这样,你要好好保管,不要让它落入坏人手里。”

    陈笙说:“徒儿谨记。”

    陈笙离开书房,回到自己房间,便寻找那张金纸,可是找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找到。陈笙感到有些奇怪,难道是小蛇叼出去弄丢了?还是自己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如果不是有人或小蛇弄走了,那就一定还在房间里。算了,陈笙想着上面的武功我都已经记住了,有些东西你找它的时候找不到,你不找它的时候自己又冒出来了。

    陈笙躺在床上,回想白天自己与明钰交手的情景,心里有些疑惑,为什么大师兄的青白风莲跟自己的佛怒火莲有些相似呢?不过他的手法、打出来的莲花颜色跟属性和自己的火莲又是不同的。不过相似的武功多得去了,就是七八种相似的武功也找得出来。

    陈笙现在对双属性武功有了兴趣,明钰虽然还是风系法术为主,但是沾染了火系。而秋葵则从很早的时间就兼修水系、木系法术,看她召唤出那些多飞天海葵还有无数藤蔓,陈笙有些羡慕,毕竟那都是又带控制又带伤害的木系法术,还有水系的冰冻减速伤害的法术。

    贪多嚼不烂,灵力低的修士一般都是以一种属性法术为主,到了中阶五重灵力以上的修士除了主属性法术外,一般也会涉猎些相关的属性法术,比如风水、水木、雷火、金土相搭的属性法术。而到了高阶灵力,则有人修行三种属性法术,如风雷火、金土木等等,当然也有人从始至终只修行一种属性法术,毕竟修行其他属性法术也是要占用修行者时间精力资源的。

    陈笙觉得还是先把火系法术练厉害些再考虑要不要拣其他一个属性法术练练,突然,一个瓶子从桌上掉下来,碎了一地。

    陈笙睁眼一看,登时傻眼了,小蛇把他放在桌上的能提升中级灵力的灵液给喝了。瓶子被它打碎了。

    喝了灵液的小蛇盘在桌子上,好像是在给自己疗伤,身体发出绿莹莹的光。是它和看守蛇灵果的灵蛇打斗留下的伤。

    陈笙没有一点责怪小蛇的意思,毕竟如果没有小蛇给他吃下蛇灵果,他是无论如何也取不了师门大赛第三名。

    一盏茶的工夫,小蛇的伤不但好了,陈笙感觉小蛇比以前又厉害了。

    陈笙走上去说:“小蛇,你今天去哪了?怎么晚饭也不见你回来吃?”

    谁知小蛇高兴地绕着他头顶飞了一圈,然后就飞出窗外。陈笙追了出去,但是小蛇的速度比他还快,很快就不知道它往哪边跑走了。陈笙有些担心,毕竟它上次出去抢蛇灵果弄了一身伤回来。

    小螣蛇是去报仇了。陈笙使出中级透视符寻查小蛇的踪迹,很快就看到小蛇在丛林间飞窜,陈笙亦步亦趋跟紧它。

    晚了二十分钟,陈笙才追上小蛇。等他到达的时候,小蛇已经把看守蛇灵果的灵蛇打败并吞进了肚子,那条灵蛇可是一条五米多长、几百斤的大蟒蛇。偏偏不可思议的是,恢复真身的小蛇也就一米多长,就是把大蟒蛇给吃了。然后又变成了很小的袖珍蛇。

    吃掉大蟒蛇的腾蛇宝宝,昏昏欲睡,飞落在陈笙的肩上。

    陈笙往回走,忽然听见前面有悉悉嗦嗦的声音,陈笙定睛一看,是上次在客栈要害他们的一帮杀手,这些人肯定是要对洛雪不利的。

    正在这时,陈笙听到另一边也有人走过来,陈笙仔细一看,是上次偷琴并鬼鬼祟祟上山的女子,而且她身边还有十几个女修士,从她的穿着和她站在C位来判断,她就是带头的。她们前面飞着一颗会发光的宝珠,手里拿着奇形怪状的探测仪器,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难道后山有什么宝藏?好像除了一些药草也没什么让人惦记的东西。

    突然,一个念头如电一样穿入陈笙的脑海,难道她们也是来寻找药王鼎的?偷琴的女子上次肯定不是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这些日子自己虽然忙着师门大赛,但是也在山上仔细找过一些地方寻找药王鼎,但是一无所获。药王鼎就真的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陈笙心生一计,既然你们都在打龙虎山的主意,我一定要让你们吃些苦头,知道天师派的厉害。

    陈笙对肩头上的小蛇说:“小蛇,先别睡。帮我把这两帮人引到一块去,让他们狗咬狗。”

    螣蛇视力、速度、寿命极佳,陈笙是有中级透视符才有这么好的视野,而小蛇是天生的。

    小蛇飞离了陈笙肩膀,很快就飞到未央国一帮杀手面前,它袭击了一个普通杀手,就引未央国的杀手来到南宫月一些人的面前。

    左统领质问南宫月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袭击我们?”

    南宫月没想到这里还有一拨人,难道他们也是来找药王鼎的?

    南宫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说:“你们又是谁?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我劝你们早点下山。”

    左统领怒到:“好大的口气,我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左统领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个杀手尖叫起来,是陈笙在暗地里向他打出暗器。陈笙就是要制造混乱,让这两帮人早些交手。

    左统领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说:“大家给我宰了这帮娘们!”

    南宫月虽然还有弄清这帮人的意图,但是现在也只能跟这帮人拼一把了。

    两帮人就打了起来,陈笙则召回小蛇,悄悄撤退溜了。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左统领本来就很难对付南宫月这帮人,后面龙傲听到杀喊声赶了过来,左统领就更加不是对手,带着剩下的残兵败将退下山。

    龙傲对南宫月说:“你没事吧?刚才是一帮什么人?”

    南宫月说:“我能有什么事?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不过我看他们对龙虎山也有所图。”

    龙傲说:“他们不会也是来抢药王鼎的吧?”

    南宫月说:“有可能,我也不确定。”

    龙傲说:“我们在这里找了三天都没找到,药王鼎上古灵器,这么有灵力的东西,为什么我们的仪器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药王鼎不在龙虎山或是被天师派一帮人藏在一个十分隐秘特殊的地方,仪器察觉不到?”

    南宫月说:“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回去再做商议,必要的时候潜进天师派看看情况。”

    龙傲对部下说:“下山。”

    陈笙回到自己房里,心想:“我明天一定要把今天晚上发生在后山的事告诉师傅和掌门,让他们做好防范准备,让这些想对天师派、洛雪不利的人有来无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