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浮引三生 > 第一百八十二章:南斯-夜琚琛

第一百八十二章:南斯-夜琚琛

 好书推荐:
    她竟然就那样相信了,他想等我回去,跟父王说自己找到了心仪的女孩儿的时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诉她自己的身份,让她知道,他的身份足以配得上她。

    可是,等他兴冲冲的回羽族告诉夜不归他想和南斯在一起的时候,夜不归却告诉了一个他不知道,也从来没有听任何人说过的事情,他羽族是永远都不会更不可能和木族的人在一起的。

    “为什么?!你难不成就是铁了心的让我娶那什么将军的女儿才会骗我的?”

    “怎么可能!你就是这么看你的父王的吗?我还不至于那这个来骗你,与我而言有没有什么好处。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都是千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时木族和羽族相处的不能说好也不能说不好,只能说是相安无事。

    可是,谁能想到那时的木族族长竟和羽族族长喜欢了同一个女子呢,那女子最终两边为难,谁都没选,终身未嫁,而两个族长也终身未娶,就在族内过继了一个孩子。

    而两族自那以后就由原来的相安无事变成了如今的势如水火,所以,就算是我同意了让你娶她,他们族内的那些长老们也一定不会同意的。”

    “难道,这件事就没有办法能解决了吗?”

    “还是有的。”

    “什么?”

    “你可以去  木族问他们长老同不同意让她嫁给你,我们羽族是没有那个规定的,可是他们木族当年的那个族长在逝世前立下了族规的,如果族内有人想要嫁或娶外族之人,只要得到全族的祝福就可以,可是,唯独我羽族,不可以。

    我是希望你能找个心爱的女子的,如果他们同意了,那就行了。”

    于是夜琚琛开始想要怎样才能消除木族对羽族的结缔,让那些木族的人同意自己娶回南斯。

    那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也就一直瞒着南斯,并未告知她。

    因为他不想南斯知道这个以后离开他,相处了一段时间,夜琚琛知道南斯把木族看的重过自己的性命。

    自从和夜不归谈了以后,夜琚琛就开始慢慢的打理一些羽族的事务,这才有了后来羽族的人来汇报之时,被南斯撞到的场景。

    夜琚琛选择据实已告,初知这件事,南斯也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做,可是她很清楚自己是爱夜琚琛的,也就瞒着族内各位长老们。

    可是事不凑巧,她之前每次偷溜出来都没事,就这次就被那些长老们发现了,本来南斯示意了夜琚琛别说话,可是他还是不想骗那些长老们,他是诚心求娶南斯的,他想让他们看到他的诚意,可是却没想到,那些长老的反应竟如此之大。

    他们说除非他们都死了,不然他们是不会答应的。

    而南斯最终如他所料选择了分开。

    他想了又想,很是不甘心,于是想出来了这么个办法,用水县的百姓来威胁长老们答应。

    起初他明明只是让手下去跟那些人水县的人商量下,配合自己演出戏,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水县的百姓一夜之间竟都搬走了,而突然冒出来的水县客栈是怎么回事,他也很好奇,于是他就住进来想搞明白。

    他住到那家客栈后每日都会去木族周围转一转,而那天也是凑巧听到有人在说自己想当木族族长,他就想着可以用这个人来代替他的铃儿啊。

    于是才和她提出合作,却没想到那个女人连他的铃儿的一根脚趾都比不上。

    可是当他决定带着那个女人给铃儿赔罪的时候却发现那女人不见了。

    那他只好先去得铃儿的一个诺言。

    就这样,才有了一开始他去木族找南斯的事情。

    可是他总觉得自己漏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

    还是先抓到那个木宁儿再说吧。

    此时那木宁儿却被一个从来都没见过的老年人带走了,只因为那人问她愿不愿意当木族族长,他可以帮她,还能带她脱离目前的处境。

    她自然是答应了。

    就这样,当木族和夜琚琛带来的那些羽族的人都在找木铃儿的时候,她却已经被那个老头带到了一个下了结界绝对不会被别人发现的地方。

    “好了,你们这几日就在这里,等到时机到了,我自会派人来带你们去接管木族。”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实现你想要的。这就够了,不是吗。”

    “喂,你...”

    那人不等木宁儿说完就走了,木宁儿只好听他的在那结界内等待后边他来带自己登上那个向往已久了位置。

    但其实刚一开始就找她想要合作的正是这个人,只不过是她自己后来看到了黑羽将他误认为是一开始提出帮她的人,那夜琚琛也就将计就计了,这本就是一场误会。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永远都不会有那个机会了。

    彼时她在这个结界内等了一日又一日,却始终不见那带自己来的人再来,也没有其他人再来。

    这边子书总觉得南斯和夜琚琛之间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可是她又没有实质证据,只好自己一个人在继续偷偷的观察水县客栈内的两个人。

    等木族的各位长老们给她们三人讲清楚了木族和羽族的渊源后,她们也清楚,也许南斯和夜琚琛这辈子也就只能这样了。

    那些长老们本事想让子书带南斯去天宫待一段时日的,可是水县的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子书肯定不会答应走的,最后的结果是子书答应各位长老,水县的事情一结束她就带南斯走。

    这边子书她们在调查水县的事情,而那边夜琚琛他们也在查究竟是在捣鬼,很明显的这是有人在他们背后使绊子想让他们背锅。

    子书观察了夜琚琛和黑羽几天后,发现他们并不是刚一开始她想象的那个样子,也就作罢了。

    可既然不是他们,那还会是谁呢?她们来这里接触到的人也就那么多了啊。

    突然她想到了她和洛夕然刚来时的那个指路的老爷爷,现在仔细想想,那个人只是体态看起来像是老年人而已,可若是仔细辨别,他根本就不是一个老年人!

    那个人有问题!

    这是子书的第一反应。

    可是该怎么让他自己露出马脚呢,这是子书接下来想的第二件事。

    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几位长老,希望几位长老能和她一起想对策。

    最终他们商议的结果是,先将那些大鱼都运回到之前的河中,然后把来龙去脉和那些搬出去的人说清楚,告诉他们水县是安全的,希望他们再连夜搬回来。

    这样的话,会让那个背后的人觉得自己的计划失败了,而他在被逼无奈之下做的事一定会有差错,那样再想抓住他就轻而易举了。

    说干就干,子书她们一组,几位长老们因着上了年纪就不便奔波,拍了自己身边得力的人帮子书她们的忙,终于在七天后把所有的原水县住户给全部劝了回来。

    “子书,还是你们有办法,这么短的时间就将原来那么多人给找了回来。”

    几位长老看他们做事效率这么高,对子书她们的赞叹声满不绝口。

    “没有,也是多亏了几位长老*的手下有效率,我们一起配合的好才能这么快。

    长老们若实在是想夸就夸他们好了。”

    子书没有说的是,这其中还有夜琚琛很大的功劳,他们人手还是不够,她只好让南斯去找夜琚琛,那夜琚琛一听自是兴奋不已,这还是第一次南斯主动找他帮忙,他自是比平时更加卖力的想讨好南斯,这次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解决这件事。

    现在一切具备只欠东风了。

    果然,那个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后赶回来看到的就是水县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他大惊失色,却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因为太过自信自己的这个借刀杀人的办法,他没有安插其他人在水县守着。

    此时再后悔也无济于事,只怕重新再来一次那些人就没那么好糊弄了,他既要利用羽族又想瞒住木族,可是现在那个木族有一个仙君在,羽族的夜琚琛也不是那般好利用的人,现在只怕是已经识破了他的计谋,他是腹背受敌啊。

    是的,那幕后之人,就是引着子书和洛夕然去见南斯的人,也是引着子书对夜琚琛产生怀疑的人,还是羽族那个突然出现的大祭司。

    而他真正的身份其实是墨族族长,墨骄。

    这些发生在羽族和木族的事情都是他一手策划而成,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了,就这样被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一个仙君和仙子给毁了,他那个恨啊。

    “子书、洛夕然、南斯、夜琚琛,你们几个,给我等着,等我想到办法,一定会再来对付你们的。”

    他就这样在还没有交手的时候落荒而逃了,可是等到来日他再归来之时,却是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而那个木宁儿,在他心里本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当时只不过是觉得她可以利用一下,后来发现她实在是太蠢了,怪不得夜琚琛都看不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