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80.第37—39章

 好书推荐:
    此为防盗章  “白衣轻扬, 很符合你的气质。”

    赵清漪确实是长得很白莲的样子, 很多男人对这样初恋长相的女人没有抵抗力, 而她现在穿越更有一种矛盾的神秘感。

    赵清漪说:“是‘日挽厌遵渚,採菱赠清漪’的清漪。”

    萧扬汗:“我语文不太好。”他中学时就被送去国外读书了。

    赵清漪轻轻一笑, 没放心上,与他告别,他却送了一张名片给她。

    扬帆公司?

    平行时空, 当然没有听说过, 不过看这地址是创业园区的。现在是两千年出头了,正值新一轮产业升级和改革开放后第二度创业高潮。结交这样一个人, 对她将来的职场也许有好处, 她完全是以成年人的思维思考, 绝对没有中二的资本。

    细细打量他时,才现这人长得真好, 脸部线条分明,挺鼻深目, 睫毛长度怕是不下于她。

    没有台言主角那种标配的一丝不苟阿曼尼西服和名牌,只穿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运动型的羽绒服, 却是掩盖不了他的俊美和风华。

    “我没有名片。”赵清漪摊了摊手。

    “你还是大学生吧?”

    “对。”

    “那电话有吗?”

    赵清漪不高傲, 却也不会轻易将小灵通的号码告诉陌生人。但是多认识朋友对她在京城展立足有利,于是她留了宿舍里的电话。现在每个宿舍都装电话了,要用电话卡才能打, 但可以免费接听。

    萧扬看着她的背影, 暗想她是不是对自己也有些好感?京城大学的, 还真不错,再看那女汉子的架式,是文武又全呀。

    ……

    “赵清漪,你的电话!”顾筱大三交了个男友,而电话又离她较近,有电话常是她先一步接起的。

    顾筱看看赵清漪,这个男人的声音她听出来了,之前有两次也是她接的。

    等赵清漪将电话挂了,对上的是两双冒着绿光的眼睛,连苏雪都朝她看了看,很想一探究竟。

    “你这家伙,有情况呀!”顾筱笑得很贱。

    张丹丹搭在她肩上,说:“交代一下吧。哪个院系的?”

    赵清漪说:“没有,是外面的……我的学生。”学生打来问候她不行呀?

    顾筱说:“师生恋呀!你可以呀,老牛吃嫩草。”

    赵清漪无言以对,所以,说谎是门技术活。

    ……

    萧扬在国外念书时交过两个女友,但是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今天还特意打扮得很精英,虽然开了一辆基利车有点破坏装逼风格。

    他原想去西餐厅,但是她却拒绝了,挑了一家私房菜馆吃中餐。

    不过,并不是小白的萧扬也看得出这个女生是个挺有主见的人,很没有一些小鸟依人的作风。

    原主肯定是不忍拂人意的那种个性,也影响到现在的赵清漪。但是她深思过,原主一生的悲剧就是她不能坚持主见,所以在这一点上就格外注意,要改掉这个毛病。

    萧扬却是欣赏这种有主见的女子的。

    这是两人第二次一起吃饭,这一次他还买了电影票,两人看了一场爱情电影。

    萧扬开车送她回去的时候,忽放起《月亮代表我的心》的光碟。赵清漪脸也不禁红了红,她确实对他是有好感的,长得帅但不中二,很有男人味。还有一点,别人不知道,她曾经相当长时间里有点音控的毛病,这个男人就算长得没有这么帅,甚至他是个穷学生,他有副极像朱亚文的嗓音,她的抵抗力就极弱。

    “你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萧扬开着车,侧头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前方的路。

    赵清漪顿了顿,说:“你确定吗?”

    “我喜欢你,我确定。”

    赵清漪深吸一口气,说:“我叫赵清漪,二十一岁,之江省阳平县人。京城大学中文系大四,已经取得本校本系保研名额。个人资产八万七千四百块左右。家中父母都是农民,父母思想守旧,有一弟。不是很善良,从来没有捐过款,也不是很孝顺,自从大一来京城上学,都没有回过老家。恋爱关系,我不会跟你上床。如果你没有异议,我觉得可以,不然,做普通朋友也不错。”

    萧扬愕然地转过头去,这一眼看得比较久,忽轻笑一声:“那是……你想跟我结婚吗?”

    “那不至于。现代的男人总是以恋爱的名义找炮友,我刚好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所以,你的人生需要全在计划之内吗?”

    “不是呀,你就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萧扬说:“那你觉得我是不值得信任的男人?”

    赵清漪笑着说:“我想你会是个尊重女性的男人。我跟你这么说,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不信任你,而没有给我乱盖别的帽子。不管怎么说,认识你这个朋友,我很高兴。”

    这是这个男人在灵魂品格上和王冬明本质上的区别,也比洪宇高了一层。当一个男人从女人身上得不到最理想的答案时,有的男人就是怨女人眼光高、要求多、清高装纯、待价而沽、做人有问题之类的。而这个男人说的是‘她觉得他不值得信任’,这是一个很中性、很有教养的思维方式,问的问题也显得是很人之常情——女人对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信任。

    萧扬轻笑一声,舌头舔了一下上唇,顿了顿说:“你喜欢我吗?”

    赵清漪想了想说:“喜欢吧。”

    萧扬呵呵一笑,低醇的笑声从他喉间出来,这声音撩得还有音控残留毛病的赵清漪涌出酸腐的少女心来,她极力压制下去。

    车开到学校门口停了下来,她笑着道了一声谢,刚要开车门,他喂了一声。

    她讶然转过头去,只觉眼前一黑,唇上一阵火热地柔软,她被电了一下。

    他没有多深入,说:“可以接吻的吧,女朋友?”

    “?”

    “难道这也不可以?”

    “可……以。”耳朵这样被征服。

    “早说嘛。”萧扬托住她的耳畔又吻了下来,这一次他辗转了几分才离唇。

    她的脸不禁通红,萧扬抵着她的额头,看着她的样子,可爱得撩得他心痒难耐,轻声笑问:“初吻呀?”

    “……”能说她穿越前活到二十七八,因为忙于学业和事业,也因没有遇上喜欢的,所以耽误恋爱了吗?太没有面子了。

    她推开了他,他更开怀地笑起来,她忙要下车,他又拉住。

    “还来?”

    “你想再来?”萧扬俊眼带着三分邪气,调笑道。

    “鬼才想!”

    萧扬笑着从后座拿出一个提袋给她,她拿出一看。

    手机?

    这年头手机是挺贵的,这样的物价下都要一两千,而这个牌子好像很贵,款式也很新。

    “没拆封,你要不退了吧。”赵清漪从大衣口袋掏出静音的小灵通,说:“我用小灵通的,话费比较便宜。”

    萧扬却支着下巴看着她,赵清漪微微毛,问:“你干嘛这么看我?”

    萧扬眯了眯眼睛,说:“所以,你一直有移动通讯工具,却给我你宿舍的座机电话。”

    “啊,哈,那个……小灵通有时候会没电,座机不会。”

    “鬼才信!”

    “……”

    萧扬将礼物塞到她手中,说:“那家店不能退货,以后用手机,我打外网的小灵通……话费太贵。”

    他想了想又让她将小灵通的号码告诉他。

    赵清漪回到宿舍时,脸颊还觉得烫,心底却是挺高兴的。

    ……

    两人确定关系,却是到了两天后才再见面,主要是她没有空,一来是快要期末考试了,学霸也还是要温书的;二来是她有一天晚上要去混家教。

    当然萧扬也不是那么空的,约会的时间当然是要科学调整。

    这一回约会两人却吃了烤鸭,不过是他这个京城人带她去吃的,不是她所知的有名的那家品牌店。

    “品牌店那是忽悠外地人的。”他笑着给她包好了一个递给她。

    “外地人?你们京城人是不是特有优越感?”虽然这么说,但也是她自觉做人的世故要化解尴尬。她觉得这个男人有台言男主的外表,却是个生活剧的作风。他大约是很节省,这家店更便宜。不过,他也不算是扣门,节俭和扣门是两回事,这一点也算是他欣赏的品质。而原主记忆中,王冬明就是那种极爱吹牛显摆的男人,是她很不喜欢的。

    他双手支着看着她笑:“那你们外地人会有自卑感吗?”

    赵清漪灿然一笑,差点晃花他的眼睛,他从来没有觉得一个女生能笑得这样好看。

    “我们外地人要是自卑了,那不是助长你们的气焰了?”

    他优雅地动手吃起来,两人边吃边聊,没有食不言。

    饭过半饱,他忽然问:“你寒假也不回家吗?我记得你说你自从来上大学,都没有回过老家。”

    “不回。”

    “为什么?”

    赵清漪叹了口气,说:“我习惯在假期时留在这里打工,我需要钱。我回家能干什么?我对家人的感情不是很好。”

    萧扬问道:“与家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误会……”她还是简略地将高考后生的那一次订婚危机说了,当然也有其中的利益关系。

    萧扬不禁有几分目瞪口呆,这让他看来实在是太荒唐了。

    “和那个人订婚会在大学期间比较轻松,他也会照顾我的家人,但是也许还年轻,所以我觉得自由的灵魂还是很重要的,只好委屈家人不能得好女婿的照顾了。”既然诚心交往,家中的情况也不能相瞒,瞒不出幸福圆满的结果来。

    “不是年轻时才很重要,什么时候都重要。何况那个男人根本就配不上你。”

    赵清漪笑道:“我知道呀,虽然他挺有钱的,现在也许更有钱,但是谁说我不能赚比他更多的钱?我现在生活不缺钱,但我也挺坏的,我骗家里说我没有什么钱,一个月只打五百块回家,呵呵。”

    他也不禁跟着笑。

    赵清漪道:“但我也不是富婆,你想傍我是不行。你想仙人跳诈骗呢也要及时收手、回头是岸。”

    赵清漪说:“是‘日挽厌遵渚,採菱赠清漪’的清漪。”

    萧扬汗:“我语文不太好。”他中学时就被送去国外读书了。

    赵清漪轻轻一笑,没放心上,与他告别,他却送了一张名片给她。

    扬帆公司?

    平行时空,当然没有听说过,不过看这地址是创业园区的。现在是两千年出头了,正值新一轮产业升级和改革开放后第二度创业高潮。结交这样一个人,对她将来的职场也许有好处,她完全是以成年人的思维思考,绝对没有中二的资本。

    细细打量他时,才现这人长得真好,脸部线条分明,挺鼻深目,睫毛长度怕是不下于她。

    没有台言主角那种标配的一丝不苟阿曼尼西服和名牌,只穿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运动型的羽绒服,却是掩盖不了他的俊美和风华。

    “我没有名片。”赵清漪摊了摊手。

    “你还是大学生吧?”

    “对。”

    “那电话有吗?”

    赵清漪不高傲,却也不会轻易将小灵通的号码告诉陌生人。但是多认识朋友对她在京城展立足有利,于是她留了宿舍里的电话。现在每个宿舍都装电话了,要用电话卡才能打,但可以免费接听。

    萧扬看着她的背影,暗想她是不是对自己也有些好感?京城大学的,还真不错,再看那女汉子的架式,是文武又全呀。

    ……

    “赵清漪,你的电话!”顾筱大三交了个男友,而电话又离她较近,有电话常是她先一步接起的。

    顾筱看看赵清漪,这个男人的声音她听出来了,之前有两次也是她接的。

    等赵清漪将电话挂了,对上的是两双冒着绿光的眼睛,连苏雪都朝她看了看,很想一探究竟。

    “你这家伙,有情况呀!”顾筱笑得很贱。

    张丹丹搭在她肩上,说:“交代一下吧。哪个院系的?”

    赵清漪说:“没有,是外面的……我的学生。”学生打来问候她不行呀?

    顾筱说:“师生恋呀!你可以呀,老牛吃嫩草。”

    赵清漪无言以对,所以,说谎是门技术活。

    ……

    萧扬在国外念书时交过两个女友,但是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今天还特意打扮得很精英,虽然开了一辆基利车有点破坏装逼风格。

    他原想去西餐厅,但是她却拒绝了,挑了一家私房菜馆吃中餐。

    不过,并不是小白的萧扬也看得出这个女生是个挺有主见的人,很没有一些小鸟依人的作风。

    原主肯定是不忍拂人意的那种个性,也影响到现在的赵清漪。但是她深思过,原主一生的悲剧就是她不能坚持主见,所以在这一点上就格外注意,要改掉这个毛病。

    萧扬却是欣赏这种有主见的女子的。

    这是两人第二次一起吃饭,这一次他还买了电影票,两人看了一场爱情电影。

    萧扬开车送她回去的时候,忽放起《月亮代表我的心》的光碟。赵清漪脸也不禁红了红,她确实对他是有好感的,长得帅但不中二,很有男人味。还有一点,别人不知道,她曾经相当长时间里有点音控的毛病,这个男人就算长得没有这么帅,甚至他是个穷学生,他有副极像朱亚文的嗓音,她的抵抗力就极弱。

    “你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萧扬开着车,侧头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前方的路。

    赵清漪顿了顿,说:“你确定吗?”

    “我喜欢你,我确定。”

    赵清漪深吸一口气,说:“我叫赵清漪,二十一岁,之江省阳平县人。京城大学中文系大四,已经取得本校本系保研名额。个人资产八万七千四百块左右。家中父母都是农民,父母思想守旧,有一弟。不是很善良,从来没有捐过款,也不是很孝顺,自从大一来京城上学,都没有回过老家。恋爱关系,我不会跟你上床。如果你没有异议,我觉得可以,不然,做普通朋友也不错。”

    萧扬愕然地转过头去,这一眼看得比较久,忽轻笑一声:“那是……你想跟我结婚吗?”

    “那不至于。现代的男人总是以恋爱的名义找炮友,我刚好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所以,你的人生需要全在计划之内吗?”

    “不是呀,你就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萧扬说:“那你觉得我是不值得信任的男人?”

    赵清漪笑着说:“我想你会是个尊重女性的男人。我跟你这么说,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不信任你,而没有给我乱盖别的帽子。不管怎么说,认识你这个朋友,我很高兴。”

    这是这个男人在灵魂品格上和王冬明本质上的区别,也比洪宇高了一层。当一个男人从女人身上得不到最理想的答案时,有的男人就是怨女人眼光高、要求多、清高装纯、待价而沽、做人有问题之类的。而这个男人说的是‘她觉得他不值得信任’,这是一个很中性、很有教养的思维方式,问的问题也显得是很人之常情——女人对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信任。

    萧扬轻笑一声,舌头舔了一下上唇,顿了顿说:“你喜欢我吗?”

    赵清漪想了想说:“喜欢吧。”

    萧扬呵呵一笑,低醇的笑声从他喉间出来,这声音撩得还有音控残留毛病的赵清漪涌出酸腐的少女心来,她极力压制下去。

    车开到学校门口停了下来,她笑着道了一声谢,刚要开车门,他喂了一声。

    她讶然转过头去,只觉眼前一黑,唇上一阵火热地柔软,她被电了一下。

    他没有多深入,说:“可以接吻的吧,女朋友?”

    “?”

    “难道这也不可以?”

    “可……以。”耳朵这样被征服。

    “早说嘛。”萧扬托住她的耳畔又吻了下来,这一次他辗转了几分才离唇。

    她的脸不禁通红,萧扬抵着她的额头,看着她的样子,可爱得撩得他心痒难耐,轻声笑问:“初吻呀?”

    “……”能说她穿越前活到二十七八,因为忙于学业和事业,也因没有遇上喜欢的,所以耽误恋爱了吗?太没有面子了。

    她推开了他,他更开怀地笑起来,她忙要下车,他又拉住。

    “还来?”

    “你想再来?”萧扬俊眼带着三分邪气,调笑道。

    “鬼才想!”

    萧扬笑着从后座拿出一个提袋给她,她拿出一看。

    手机?

    这年头手机是挺贵的,这样的物价下都要一两千,而这个牌子好像很贵,款式也很新。

    “没拆封,你要不退了吧。”赵清漪从大衣口袋掏出静音的小灵通,说:“我用小灵通的,话费比较便宜。”

    萧扬却支着下巴看着她,赵清漪微微毛,问:“你干嘛这么看我?”

    萧扬眯了眯眼睛,说:“所以,你一直有移动通讯工具,却给我你宿舍的座机电话。”

    “啊,哈,那个……小灵通有时候会没电,座机不会。”

    “鬼才信!”

    “……”

    萧扬将礼物塞到她手中,说:“那家店不能退货,以后用手机,我打外网的小灵通……话费太贵。”

    他想了想又让她将小灵通的号码告诉他。

    赵清漪回到宿舍时,脸颊还觉得烫,心底却是挺高兴的。

    ……

    两人确定关系,却是到了两天后才再见面,主要是她没有空,一来是快要期末考试了,学霸也还是要温书的;二来是她有一天晚上要去混家教。

    当然萧扬也不是那么空的,约会的时间当然是要科学调整。

    这一回约会两人却吃了烤鸭,不过是他这个京城人带她去吃的,不是她所知的有名的那家品牌店。

    “品牌店那是忽悠外地人的。”他笑着给她包好了一个递给她。

    “外地人?你们京城人是不是特有优越感?”虽然这么说,但也是她自觉做人的世故要化解尴尬。她觉得这个男人有台言男主的外表,却是个生活剧的作风。他大约是很节省,这家店更便宜。不过,他也不算是扣门,节俭和扣门是两回事,这一点也算是他欣赏的品质。而原主记忆中,王冬明就是那种极爱吹牛显摆的男人,是她很不喜欢的。

    他双手支着看着她笑:“那你们外地人会有自卑感吗?”

    赵清漪灿然一笑,差点晃花他的眼睛,他从来没有觉得一个女生能笑得这样好看。

    “我们外地人要是自卑了,那不是助长你们的气焰了?”

    他优雅地动手吃起来,两人边吃边聊,没有食不言。

    饭过半饱,他忽然问:“你寒假也不回家吗?我记得你说你自从来上大学,都没有回过老家。”

    “不回。”

    “为什么?”

    赵清漪叹了口气,说:“我习惯在假期时留在这里打工,我需要钱。我回家能干什么?我对家人的感情不是很好。”

    萧扬问道:“与家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误会……”她还是简略地将高考后生的那一次订婚危机说了,当然也有其中的利益关系。

    萧扬不禁有几分目瞪口呆,这让他看来实在是太荒唐了。

    “和那个人订婚会在大学期间比较轻松,他也会照顾我的家人,但是也许还年轻,所以我觉得自由的灵魂还是很重要的,只好委屈家人不能得好女婿的照顾了。”既然诚心交往,家中的情况也不能相瞒,瞒不出幸福圆满的结果来。

    “不是年轻时才很重要,什么时候都重要。何况那个男人根本就配不上你。”

    赵清漪笑道:“我知道呀,虽然他挺有钱的,现在也许更有钱,但是谁说我不能赚比他更多的钱?我现在生活不缺钱,但我也挺坏的,我骗家里说我没有什么钱,一个月只打五百块回家,呵呵。”

    他也不禁跟着笑。

    赵清漪道:“但我也不是富婆,你想傍我是不行。你想仙人跳诈骗呢也要及时收手、回头是岸。”

    赵清漪说:“要不吃安眠药?”

    萧扬声音斗高:“你好狠的心呀!你怎么可以让我吃安眠药?吃出毛病怎么办?”

    “能有什么毛病呢?”

    “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吗?给我一个吻。”

    赵清漪不禁笑道:“吻你万千。”

    “收到。”萧扬陶醉了一下,“我也要吻你。”

    “又想耍流氓?”

    “给我亲一下嘛,别低头。”他想像她正在身边,想像她低头的样子。

    “流氓。”

    两人又说了现在各自的情况,听萧扬说他爸爸妈妈想要见她,赵清漪不禁目瞪口呆。

    “咱们也刚开始,我又半年得在这边的……”

    萧扬说:“先见,总要走这么一步,有什么矛盾我们就慢慢解决,给解决问题留下时间。”

    赵清漪现其实他也是很理智的男人,这也足以说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两人之间的现实差距。

    “要不进行头脑风暴,关于解决地域习惯差距、门第差距、三观差距、经济差距的p1an a和p1an b。”

    “我ok呀!你行不行呀?”

    “要不行,我找只好找个比你有钱的老头子。听说老男人会疼人些。”

    “不至于吧?”

    “脑子没有用处,美色总有用的。”

    “你也可以不用对我用脑子,可以对我用美色的!漪漪,我不介意自己被这种低级趣味所污辱。你尽情地污辱我吧!”

    萧扬挂了电话后,仍然心如猫挠,无奈地独自在大床上打了几个滚,然后哀声叹气。

    想他萧扬,从前好歹也在圈子里也被人喊一声萧少,年纪轻轻就回国自己创业,已经在京城小有名气,为什么栽到在一个小妮子手上。

    ……

    正月里她也一心扑在赵清河的学习上,没有走亲戚,本来亲戚也不多,赵莲花一家又是那样的关系。

    很快到正月初八,高中就开学了。她去学校实习任教,吴校长还亲切地接待了她,陈老校长也在学校里走。

    开学典礼上,吴校长还请她给师弟师妹们讲话鼓励。吴校长向全体学生光荣地介绍了她在京城大学那种全国最顶尖的人才的学府,连续三年半(还有半年没有考)总分第一的光辉战绩。

    这让这些后辈也只有献膝盖了。

    “亲爱的师弟师妹们:你们好!先我很感谢陈校、吴校和各位师长领导对我的帮助和厚爱,让我有这个机会回到母校。我简单地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成长感受,一句话:世界很美好,世道很残酷。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尊严?不,活着最贵……”

    赵清漪说的很残酷现实,将自己上大学后的经历和所见所闻说来,下头学生们的心情很沉重。

    “在你厌恶分数的魔咒时,沉迷于素质教育减负的安/乐死毒/药时,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比你们聪明家世好、一生下来就有父母早备好教育基金、创业基金、结婚基金、育儿基金、养老基金的人都在比你更努力地得到最高的分数。分数是不代表一切,当然你可以一人单挑一颗星球、有三家上市公司等你回家继承、可以有一个当大官的爸爸、你拥有天使般的容貌和魔鬼般的身材、拥有一副能洗涤人灵魂的嗓音、你拥有韦小宝一样的洪福和机灵……”

    满场大笑,但笑过后更多的是深思,高中了,告别中二。

    校园来了一个京城大学的学霸学姐当实习老师,免费给高三学生补习,这事儿很快许多高三学生的家长都知道了。

    许多高三学生的家长往学校跑,见一见,说说话,又让她看看他们的孩子。赵清漪的办公室里像算命摊子一样热闹。她可不想老师们心里有疙瘩,于是都良言相劝,谦卑说尽好话。

    还有送礼的,或者想出钱请她当家教的,这些她也一一回绝。

    她再贪钱也不会这个时候收。

    她每天晚上开课补习,她多年来也是有一套整理的资料和进步的,当然,针对的是那种不上不下的学生。她趣味性的讲课区别于传统课程,不会让不学生相睡觉。补习的学生们在语文和英语两门功课上都略有了进益。

    而高二的学生们知道了赵清漪对亲弟弟的“魔鬼打造”,并且学姐这样的人都还要再苦学法语给弟弟以身作则,有不少同学有所感触,加入其中。

    赵清漪得到也有学生完成不了“吃纸”,怕弄出事端来,也借课间操时间警告同学们不要盲目模仿,身体为重,吃饭也要小心别咽岔道。

    不过因为“魔鬼打造”每天都有进度的,她的每天一套内容量也从手写小抄被高二年段拿去影印分给学生。不少学生主动加入队伍。也有一些学习不怎么好的男生开始苦练体育。

    整个县重点都有一种遍地苦行僧的氛围,这让家长老师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过了两个月,全市的期中考时,那些坚持下来的学生成绩都有所提高,县重点高三成绩在全市的排名也上升了一位。这十分难得,赵清漪不觉得是自己的功劳,大约是有人进步了,但也有运气成份。

    赵清漪比较高兴的是赵清河的全县排名上升了,他这一回英语考了85分,语文考了1o2分,十分难得。他现在的文化课上体育是足够了,体能上还要保持下去,而篮球的技能已经打遍全校无敌手。

    ……

    五月一日,上午。

    因为昨晚结婚,王冬明喝了太多的酒,今天一时醒不过来。新娘柳依依和王冬明交往了一年,他对她出手还算大方,但是柳依依也听说过丈夫早年曾想娶那个赵清漪。柳依依倒是对此不想计较,毕竟她要的是安稳的生活,不会缺钱花,他能照拂娘家。王冬明现在的家底不下于百万,村里人人都说她嫁进这样的人家是有福享的。

    她可不会学那个赵清漪眼光这么高,又清高。

    王冬明醒了过来,睁开眼,入目的是装饰着红纱的新房,还有穿着大红睡衣的女人。

    王冬明呆了好久,眼睛才逐渐清明,看着柳依依目光复杂。

    “冬明,我们好起床了。”

    “我们……结婚了?”

    柳依依笑道:“冬明,你糊涂了吧,怎么这么问?”

    王冬明猛得从床上翻身起来下地,急躁地走来走去,又懊恼地拂了拂头,长吁短叹。

    王冬明他想起来了,或者说他重生了。赵清漪因为恋人抛弃,家乡所有人对她嘲笑、指责、污言相加,成为了现代潘金莲。并且她日日受他的侵犯和殴打,一天她寻机逃出王家,神情恍惚在县城出了车祸死亡。

    王冬明没有想过她死,只想得到自己应得的,她的死反而刺激得人财两空的他更加疯狂。之后他对赵建华一家三口恶言恶语,让他们陷于人言之中,赵建华夫妻受接连刺激,一激动喝农药自杀了。

    赵清河父母姐姐都死了这才知道害怕,因为从前的“好姐夫”翻脸无情,也想起姐姐痛苦的眼神,还有她被他殴打得鼻青脸肿的事。在世上的亲人都死光了,他想起了小时候,姐姐像老母鸡一样护着他,而他当时骂了亲姐姐“烂/婊/子”。

    这几年的生活,像梦一样,跟着好姐夫有吃有喝,其实都是空的。如果没有这个所谓姐夫,他们一家人都好好的。

    赵清河想去打王冬明一顿,王冬明却失手用水果刀捅死了赵清河。杀了人,公安当然要找来,除了赵清河的事之外,他殴打赵清漪的事也捅出来,街坊到底都知道。

    那时才现,他和赵清漪还没有领结婚证,就算是领了也是家暴,也是犯罪。他对于赵家一家四口的死都有责任,特别是杀死赵清河,被判了枪决。

    王冬明觉得自己太冤了一点,本来就是赵清漪不守妇道,他成了镇上的绿帽大王,他有什么错?

    被枪决的时候,他带着深深的不甘。

    王冬明没有想到自己会没有死,反而回到这个时候,现在本来应该是他去京城看她,现她在京城有人的事,他强制将人带回来。

    怎么他脑海中的东西都不一样呢?

    他没有订下赵清漪,没有得到她?王冬明想起赵清漪的美貌风姿,不是柳依依可比的。

    她要逃脱他的掌握?怎么可以?

    赵清漪是他的,他为她做了这么多,她怎么可以背叛他?

    ……

    五一放假回了家,赵清漪也没有放松赵清河。但是五月一日上午十点来钟,萧扬却打电话来,让她去镇口接他,的车司机找不到路。

    赵清漪不禁傻了,他来这里干什么?

    所以去了镇路口,看到他和司机站在一车的士车旁时,她是崩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