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79.第34—36章

 好书推荐:
    此为防盗章  李威利的毒/品是从哪里来的?

    赵清漪觉得, 自己不去拍《仙侣奇缘》是暂时清静了、安全了, 但不去接触他们, 就永远揭不开迷团。

    倒也不用非要拍《仙侣奇缘》, 因为如果他们对她充满恶意,他们一定还会找上门来的。

    而她现在身单力孤, 初来乍到, 毫无准备地沿着原主的轨迹走, 只怕会着了道。

    她得回一趟京城,去看看父母,特别是母亲何茵, 她是委托人,虽然现在的这个何茵还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个委托。这样说真的好矛盾。

    正收拾着行礼,李浠却过来了, 作为她的经纪人,自然知道她住哪里。

    “你真的要拒绝拍《仙侣奇缘》, 这个剧一定火, 你不后悔?”

    赵清漪压抑住本能的心动, 说:“李哥,我当演员不是为了红。”

    “hat?”李浠愕然。

    赵清漪说:“我只是喜欢当演员, 我不是为了当明星。”

    李浠愣了好久, 道:“你知不知道一个女演员的黄金年龄就这么几年?我扔了三个当红演员来打造你,你跟我说你不想红?”

    赵清漪歪了歪头, 说:“对不起, 李哥, 我觉得我还需要沉淀,不能急,我想休息一段时间,还想去京城看看话剧。如果你觉得有哪个演员值得力捧,你就做主签来捧吧,条件也可以放宽些。”

    她是有自己的工作室的,没有签别的娱乐公司。工作室日常很多事情都是李浠做主,但是关于接戏,她是一定要看剧本,自己在合同上签字的。

    李浠不禁恼怒:“你太任性了!你让我很失望!”

    “对不起……呃,我赶飞机。”

    李浠想要甩门就离开,但是想了想转头,说:“那接综艺可以吧?”

    她想了想,综艺赚钱,虽然不是她的志向,但是她和李浠是合作关系,他要拿分成的。一部电视剧拒绝了,他也损失好多钱,再拒综艺,这是不让他开伙了,太不地道。左右综艺拍摄时间短,活在镜头下,也出不了什么事,于是点点头。

    ……

    绯夜酒吧,oo7号包厢。

    宋馨端着一杯鸡尾酒,倚在真皮沙上,心情颇不痛快。

    “赵清漪会不会已经怀疑我了?之前在《莫负时光》剧组她已经拒绝我的靠近。”

    一个英俊的男人轻笑一声,说:“是你没有本事吧,这都能露出破绽。”

    宋馨说:“我根本就不太想玩这样的小打小闹,是你们说的慢慢玩着猎物。赵清漪这种女人本就不该这么活着,早下手早痛快。”

    另一个男子态度高深莫测,说:“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恨她,她原来对你还是不错的。”

    宋馨手指有些白,说:“仗着家世一路开挂,凭什么?说是帮我,介绍我去演女四,她若真想帮我,会只演女四吗?不过是想在我面前显显自己女主角的风光。”

    李威利想了想说:“现在怕是原来的计划都要改了,真是可惜。”

    那高深莫测的男人说:“慢慢来,要有耐性,机会总会有的。”

    宋馨说:“simon,你说了给我介绍一部戏的,你关系多。赵清漪不演《仙侣奇缘》,你说我有没有可能?”

    simon笑了笑,说:“你还撑不起女主角,除非有人为你投资。”

    宋馨眼神一暗,要当女主角,要么颜值实在高,要么演技说服导演制作人,要么有大投资商力捧。

    最后一点她还做不到,就算是欧姐也不会现在出来投资力捧她,除了她没有功劳之外,还有投资捧她可能会亏本。而她的颜值与赵清漪那样的差距是有的,而演技她也还没有足够打动人。

    赵清漪却是三者都有了,曾经也是高高在上的自己,现在看到赵清漪就格外不顺眼。

    ……

    赵清漪父亲这一房不是长房,他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顾夫人)。祖父已经去逝,京城的老宅当然也不是他继承,现在的赵家京城的家是在四环的一栋别墅,里面装修却是比较温馨明丽的北欧风格。顾家在这附近也是有别墅的,不过他们一家子现在住在京城的时候少之又少。

    何茵久不见女儿,这个任性非要当演员的独生女儿也是当她和丈夫又爱又恨。

    她还是通知老赵晚上早点回家吃饭。本想亲自下厨的,没有想到,她回家时,从不下厨的女儿已经在厨房捣鼓。

    看到那一排排整齐的饺子,佣人李嫂说那是漪漪做的,何茵还不敢相信。

    女儿正在煎着鱼,动作也不算太生疏,女儿转过头给她一张笑脸:“妈妈,你回来了?你尝尝我做的东坡肉,看看行不行。”

    何茵看看灶台的几盘家常菜,样子都还不错,李嫂给递上筷子,笑着说:“太太,我尝过了,漪漪手艺真是比我好了。”

    何茵斜睨女儿一下,说:“真的假的?”

    “太太尝一尝嘛。”李嫂笑着说。

    东坡肉肥而不腻,咸甜适中;炒青菜火候也控制得刚刚好;海鲜汤也是鲜美醇厚。

    何茵不禁讶然,女儿近几个月不是去拍戏,而是去学厨艺了吗?

    赵清漪说:“在南方盒饭吃多了,一个人在家休息时也会想做一做。我现在做得好的就几个菜。”

    何茵这才不怀疑,说:“自己非要作,外面的盒饭没吃死你都是好的了。”

    “呵呵。”

    “你不是有助理吗?”

    “没上戏的日子里,我不喜欢助理跟着我。”

    赵至远也很有些惊讶女儿会做饭了,虽然只是几个家常菜。但是她这样示弱,之前她非要当演员的事,他也气过了。当父母的,也实在是管不了那么多。顾晨说当演员现在也不会不体面,经过这近一年的缓冲,他们对女儿的担心多过生气。

    一家三口吃过了饭,何茵还是聊起女儿的事业。

    “娱乐圈很复杂的,你要小心一些,如果有那心不轨的人,你也别倔。家里人出面,那圈子里的人也不敢不给面子。”

    赵清漪点了点头,又说:“我暂时不接新戏,过段时间有个综艺。”

    “你不是想当演员吗?为什么又去什么综艺?”何茵接受了演员是艺术家,但是综艺咖人气虽高,却谈不上什么艺术。像他们这样的家庭还是比较讲究层次的。

    赵清漪说:“我不是想玩这个,主要是我的工作室经纪人和三个员工总要吃饭的。我暂时不接戏,只好接点综艺。”

    “你别跟我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呀。”

    “不会啦,妈。我是想沉淀一下,我演了两部电影了,有些感悟了。”

    赵清漪在家四天,每天都为父母做饭,这让赵氏夫妻心里很是受用。虽然说赵家的孩子们看着都比现在扑进做饭事业中的女儿强。但是女儿知道孝顺了。

    ……

    顾晨乘坐私人湾/流g5,直接从大马飞回了京城。

    机组人员自会安排好飞机的事,他和随身的张助理原本是要回京城的公司。

    进入蓝色的劳斯莱斯后座,冷不防见到一个身穿宝石蓝色的裙子的女子。浓密而黑亮的长,一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闪闪亮,照到人的心尖。

    顾晨不禁一愣,半晌露出一抹如春日阳光一样的和煦笑容,不似平日的严肃。

    “你怎么在这?”

    赵清漪说:“看到我,你很失望?妨碍你了,好好,我自己走。”

    顾晨忙抓住她的手,说:“好了,别闹。”

    赵清漪这才打量他,现他穿着小众订制的西服和衬衫,未打领带,肤色白皙。他的五官分开看不觉得非常精致,但是组合在一起却清俊出尘,翩翩公子,君子如玉,浑身有种清贵之气。

    突然眼前出现系统指示文字,耳边响起系统提示声音。

    赵清漪:……

    “不要!”赵清漪看着那进度在跳,情不自禁喊道。

    顾晨:“你说什么?”

    “啊?哦……好吧,不闹。”

    “小丫头。”顾晨温暖宠溺地看着她,抚了抚她的头。

    这种事哪里还要技能,想想不靠谱。系统把她当什么了?

    晚上休息的时候,很多年不曾出现的系统君出现了,它卑鄙不要脸的化为萧扬的样子,让赵清漪咬牙切齿。

    系统:

    这是委托人的想法,只怕是看到现在的家人和弟弟,与记忆中不一样,才会这样思考。

    赵清漪说:

    系统说:

    赵清漪知道不接也不行了,系统又列出系统商城新上架商品。

    最强大脑:积分2ooo分,拥有25o分智商。

    篮球技能:积分6o分,让你成为下一个乔丹。

    赵清漪说:

    系统又从萧扬的样子变成了赵建华,笑:

    赵清漪:

    系统:

    赵清漪:

    系统:

    赵清漪一听,赵清河这小子才十六岁,这篮球技能应该是不错的。以他三本左右的成绩,没有百分百把握考上一本,但是如果考的是体校,那文化课就是一本了。让他考个京城体校,以后前途至少也是一个高中体育老师,当体育老师很爽的,并且很吸引美女。

    赵清漪毫不犹豫地购买了这个技能,他这方面的特长提高一些,她再鼓励他考体校,他也有信心一些。

    ……

    赵清河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自己特别想要打篮球。而魔鬼姐姐在早上折魔他大半天补习英语和语文两门“残疾科目”后,还带他到镇小的操场打篮球。

    “漂亮!”

    “好球!”

    三步上篮,一投一个进,而三分球也是十投九中。这运球的球感像是突然开了窍一样,他本就喜欢打球,心中欣喜非常。

    几个镇上的小学生、中学生现在都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为他欢呼。

    他的学霸姐姐老神在在地坐在折叠椅上看他,赵清河觉得不能让她看不起。他什么都不如她,他背负着“赵清漪弟弟”的头衔,至少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所以,他将自己能想到的投球角度一一使出来,几乎全进。

    赵清漪知道这也不够英雄,但是会打篮球也只是离一本近了一步,真要考上,还缺不了自己的努力。

    回家路上,显然赵清河很兴奋,赵清漪看了看他,说:“喜欢吧?”

    “啊?呃……我喜欢篮球。”

    赵清漪说:“喜欢的事就去努力争取呀。你想,你一生当中,连最喜欢的东西都不去努力,那你还能为什么东西努力?而人不努力,天上会掉馅饼吗?”

    赵清河怔怔看着她,又说:“再怎么样,我又不能像nba球星一样。”

    赵清漪说:“多少高堂名利客,都是当年放牛郎。你又为什么不可以?你练好体育,可以考体校,报个篮球专业。机会好的话,不到二十岁就有机会进省队或cba。就算不能当球星,你一本体校出来,许多重点高中会聘你当老师,或者可能你能考进体育局当公务员。”

    赵清河只是一个乡下学生,没有这么长远的考虑,或者说他没有自信。他看着那些有钱人只有羡慕的份,自己连双像样的球鞋都买不起。

    但是第一次听人这样给他规划,他好像有点触摸到未来。

    “我真的可以吗?”

    赵清漪说:“当然可以!我这一次回来就是来帮你的。我准备实习就去县重点当实习老师,我看着你半年,你给我把英语提高四十分、语文提高十分、数学提高五分,你的文化课考体校都能名列前茅了。你喜欢体育,就给我练,早上两千米,下午五千米,给我坚持到高三,还有篮球特长每天练。”

    赵清河讶异:“你……你要为了我留在县重点?”

    赵清漪说:“我就你一个弟弟,爸妈也都希望你出息。清河,别人给你的东西总是别人的,只有自己自强自立,你自己争取的东西才是你自己的。一个人靠着别人给你一切,你又怎么会有骨气呢?没有骨气的人,别人又怎么看得起你?你明白吗?”

    赵清河也不是没有想过以后姐姐达了,就靠她的想法,这时姐姐告诉他要靠自己。但是仔细一想,姐姐有,真不如自己有。自己要是真能像姐姐规划得一样,将来也就像现在的姐姐一样,大家不会说他是某某人的弟弟了。

    赵清河点了点头。

    赵清漪又规划为了体能的最佳状态,以运动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准抽烟喝酒。赵清河在学校也只偷偷抽过几次烟,那是同学给他的,他自己是没有钱买烟的。他不禁暗想:决不能让姐姐知道他偷偷抽烟,好在他还没有形成烟瘾。

    两人回家,却是看到了赵莲花母女在她家里,不知道和父母在说什么。

    赖彩凤看到他们回来脸上还有一丝尴尬,赵建华却是脸色黑沉。

    “哎哟,这是我们漪漪呀!三年不见,这么漂亮了!”

    赵清漪微微颔:“大姑妈。”

    赵莲花说:“回来也不去姑妈家玩一玩,晓晓也在家里呢。”

    赵清漪说:“也是有点忙,姑妈别见怪。”

    赵清漪看了张晓一看,看她身材丰腴,和记忆中那个奚落她“有才无德”的女人很不一样。

    张晓却不禁有几分难堪,原来她刚刚生了个孩子,孩子的父亲却不愿和她结婚。

    她在外头打工,吃过一年苦,但有机会认识一个卖室内建材的小开,两人好了半年,她怀了孕。按照乡下的习惯,这样也是很平常的,通常女方怀孕,两个人就结婚。没有想到那小开家里不同意,小开也不太喜欢她了,当时要打掉又太大了,一直到孩子生下来,回到家里。

    现在男方也知道孩子生下来,要结婚他们却嫌弃张家门第,但孩子总是他们家的孙子,倒是有钱给孩子买些东西。男方透露意思给张晓一笔钱,然后让孩子跟男方。张家哪里会同意?

    这次来赵家,却是听说赵清漪回来了,赵莲花想着她有没有办法帮忙说句话。京城大学的大学生在整个省里都还是挺稀罕的。这孩子都生了,最好是结婚,而张家也知道那家人有钱,张晓嫁过去能过好日子。

    “跟你们去省城玩儿?”这时候赵清漪还不知道这事前因后果,有些讶然。

    赵莲花说:“是晓晓她男朋友家,到时也是你表妹夫了。”

    赵清漪耿直地说:“表妹什么时候结的婚?”

    赵莲花说:“这次也正要去商量呢。”

    赵清漪说:“你们长辈商量事情,我不好去的。而且,我回来是要给清河补课,时间有限,高考重要。”

    赵莲花吃了个憋,但也知她还不知道事情怎么样,不禁看向赵建华,说:“大哥,你也是晓晓亲舅舅,你也要看看她呀。”

    赵建华说:“清漪自己是一个孩子,她懂什么。”

    张晓虽然想嫁进李家,但是此时也深感羞辱,特别是赵清漪那种一副什么都没有明白的样子。

    她从小比自己漂亮,比自己学习好,现在更加漂亮让人移不开眼睛。京城环境和京城大学熏陶出来的高华气质也不和普通人一样。这些都让她深深地嫉妒。

    张晓拉了拉赵莲花,赵莲花说:“你先回去吧,我和你表姐说说话。”

    张晓在尊严和幸福之间选择,最终选择了幸福。

    “那我先回去了。”有些事情,她没有勇气自己说,甚至在旁边听都不好意思。

    张晓走后,赵莲花才说起张晓男朋友家的好,然后说她的儿子有多可爱。

    儿子?赵清漪不禁有些讶异,赵莲花说:“你是京城大学的大学生,见识也多。姑妈这次也是想你给你表妹做个媒,两家说好,过了年也就可以结婚了。你总希望你表妹嫁得好吧?”

    赵清漪说:“我从来没有做过媒,我不懂的。两人孩子都生了,还要做什么媒,直接结婚就好了。”

    而且有叫一个未婚大学生做媒的吗?赵清漪一想,这是张家没有什么体面的亲戚,她是最好的选择。京城大学的高材生在本省都是不多的,因为京城大学在本省招生数额很少,是全国学子的梦想。张家是想将她当张虎皮来唬人,增加张晓的潜在价值,让李家看得上些同意了这门亲事。

    赵莲花不禁心中恼恨,压下不快,笑着说:“这不是大家都想体体面面的吗?你是京城大学的大学生,大家给你体面,你自己也体面不是?这亲戚多看重你一分,多走动,互相帮帮忙,做人就是这样的。”

    赵清漪双手合什,做了一个拜托姿势,李浠转开了头。

    刘歌导演看着姗姗来迟的女主角,脸黑得像什么似的,有的演员就是仗着有背景,一点苦都吃不得,任性妄为还想红。

    赵清漪底子太好,现在化了淡妆上戏就已经让人不舍得移开眼睛。就算是天后,颜值和气质她都不会输,而且她足够年轻。

    啪!一声耳光声音,还不是假打配音效的,赵清漪不禁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还有一种小针刺到的感觉。

    赵清漪不禁反手一巴掌打了过去,在场人不禁一阵讶异,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可是导演没有喊卡。

    赵清漪道:“小姐,如果你喜欢用巴掌说话,我不介意呀!”

    刘玫气坏了,不是演戏也气坏了,怒瞪着她:“你敢打我!”

    赵清漪指着医院走廊上的监控,说:“摄像头会证明是你先动的手。你有病吧,看到别人想打就打,别人活该给你打吗?我说了我刚认识他,没有深入的打算,他怎么样是他的事。”

    赵清漪转头就走,刘玫看着她的背影气愤不已。

    “卡!”

    ……

    “刘导,赵清漪她擅改剧本,这怎么行呢?”刘玫在拍过之后难免不服,上去找导演投诉。

    刘导虽然不满赵清漪,但是对于刚才的改戏也还是挺满意的。业内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很任性的导演,他常常不按剧本拍。

    这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不流行楚楚可怜的女主角,而是要看到一种叛逆和个性,特别是这种青春爱情电影。

    之前他们商议让刘玫真打,一是为了戏,二是为了教训赵清漪,但这事没有和赵清漪说清楚。赵清漪上戏的时候还是以为是借位的,一般这种戏真打是要说清楚的。

    刘导其实也很好奇在镜头下她才突然明白是真打会怎么反应,ng,还是接着拍下去。

    这个女子,他刚开始是很欣赏的,但是都拍了一半了,已经连续两次让片场等她一人。

    他也想看看她经不经得起打磨。

    刘导说:“我只要我能用的镜头,你不是第一天拍戏。”

    刘玫只好离开准备她的下一场,于茜茜拉了拉她,两人又去一旁嘀咕。

    赵清漪倒是对这一切不会全无所知,她也不是小可怜,这种坑都过不了,将来怎么办。

    李浠过来说:“你又得罪人了。”

    赵清漪笑道:“有你在,我怕什么?”

    李浠笑了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迟到了?”

    赵清漪顿了顿,说:“我下回小心一点,不连累你了。”

    “说什么连累呀,一条船上的人。”李浠知她现在是不乐意多说,且还有下一场戏等她,也就不追问了。但他身边经纪人也不用做助理的事,有事就先离开了片场。

    赵清漪一直连续拍了15个小时才休息,已经深夜两点,明天八点又要开工。

    回到酒店门口,却见一个窈窕女子候在她房门口,正是同剧的女四宋馨,她的初中同学。

    “漪漪,你拍了这么多场,累不累?”

    “你说呢?”

    “明天我和你有一场戏,我想和你讨论一下。”

    赵清漪说:“明天再讨论吧,也可以和导演一起讨论一下。”

    “……”宋馨微微讶异。赵清漪是个痴迷于当演员的人,说要讨论明天的戏,她怎么可能拒绝。

    “不会打扰很久的。”

    “你都说是打扰了,现在快两点半了,我有多少时间和你说戏?你白天睡了,我没睡过。对不起,再见。”

    宋馨看着她进了商务套房,心中不禁愤恨。

    有什么了不起的,总有一天,我要将你狠狠踩在脚下。

    宋馨从前是自以为有资本在赵清漪面前傲的,当年赵清漪跳级升上初中时,两人才有一年同班。宋馨可是副市长的女儿,是中学的校花,赵清漪虽美得像个陶瓷娃娃,却小了三岁,还是个女童。

    宋馨尚不将她放在心上,况且,她自觉家世无人可敌。可是过了一年,宋副市长受人拔萝卜带出他这泥来给进牢里了,事突然,她和妈妈连逃出国外都来不及。

    宋馨往后的生活却一落千丈,但是后来她上初三,赵清漪就出国读书了,听说读的是美国的私立贵族高中。看来这人低调,却家世不凡,去美国读书,显然是为了直接升美国高校的本科。当年有这种力量的家庭,也是不多的。

    宋馨少年入行,已有五年,好不容易在电影当个女四,而去年才出道的赵清漪一出道就演女主。

    第一部电影,有两个影帝和她配戏。虽然很有争议,但是她也一炮而红,与她这种十八线艺人是不一样的。

    ……

    青春电影《莫负好时光》再拍了五天就杀青了,参加了杀青宴,赵清漪就回到了自己在海州市的小公寓。她没有留给宋馨任何套近乎的机会。那天刚穿来时,前一晚她就是见过宋馨,上一回迟到也是宋馨搞的鬼。

    她接受原主的记忆,也知这个好姐妹很要不得了。

    李浠推荐一个戏仙侠题材的给她,说是对方很有诚意,半月后可以进组。赵清漪却拒绝了,说想休息一段时间,并且对这上题材的戏没有兴趣。

    李浠努力戏戒,现在是演艺事业上升期,拍这类电视剧最容易积累人气。

    赵清漪都不听从,他看她的目光不禁多了几分复杂,无奈离开。

    从剧组回来,她像是三天没有睡过觉一样,窝在家里睡了吃、吃了睡,一天一夜。

    直到一个电话将她的神智拉回几分,是她的表哥顾晨。

    他的嗓音还是那样好听,有霸道总裁的低沉磁性,却没人那种疏冷理智。

    “漪漪,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赵清漪打了个哈欠,走到阳台上,看着早晨的阳光,她深吸了一口气。

    新的世界,她来了。

    按照正常画风,这时候有个性的女主角应该说:“没有,表哥,你不要担心,我自己可以处理自己的事。”

    赵清漪慵懒地说:“表哥,你怎么知道?”

    顾晨目光微冷,说:“网上有人恶意抹黑你。”顾晨的助理还是承担的关注着她的演艺事业的事的,会向他汇报。

    赵清漪担心地说:“真的?那怎么办?”

    顾晨安慰道:“放心吧,我已经压下去了。”

    “还好有表哥在。”

    “杀青了吧,也不告诉我。”

    “正想找你吃饭呢。”

    “不行呀,我在大马,要下个星期才有空。”顾晨的公司投资了生态园的项目,经常去那边。

    “那等你回来再说吧。记得给我买礼物。”

    赵清漪挂了电话,看着蓝蓝的天空,还有这个富人公寓小区优美的环境。

    之前在剧组,她没有精力去细想一切,去观察一切,或者去过分在意自己重新青春的容颜。

    忘记自己是谁,而去完成《莫负好时光》的角色。

    这时候她才明白,她没有对前生一切有什么不舍,并不是她沉浸在《莫负好时光》的角色中的缘故。

    现在,她真切地感觉到自己是现在的赵清漪,而不是上辈子出身贫寒,最后走向成功的女子。上辈子的一切爱恨随着她的死亡而结束了,像做了一个梦,也像看了一场电影,留给他的只有那些记忆和现在这一分短暂的寂廖之感。

    不管怎么样,年轻,不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看着自己优美纤白的手,她微微露出一抹笑意。

    如果华国还算是有贵族,那现在的赵清漪绝对是真正的贵族。

    正想着,突然系统出现了。

    赵清漪说:

    系统:

    赵清漪问道:

    系统将委托任务传进她脑海。

    这一回的委托人是原主赵清漪的母亲。她希望自己的女儿做一个清白的女性,改变身败名裂的命运。可以嫁给真正爱她的表哥顾晨,不要所爱非人。让引她误入歧途的人得到法律的制裁。

    听系统这么一说,赵清漪不禁讶然,这一点原主到死都还不知道。

    赵清漪觉得,自己不去拍《仙侣奇缘》是暂时清静了、安全了,但不去接触他们,就永远揭不开迷团。

    倒也不用非要拍《仙侣奇缘》,因为如果他们对她充满恶意,他们一定还会找上门来的。

    而她现在身单力孤,初来乍到,毫无准备地沿着原主的轨迹走,只怕会着了道。

    她得回一趟京城,去看看父母,特别是母亲何茵,她是委托人,虽然现在的这个何茵还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个委托。这样说真的好矛盾。

    正收拾着行礼,李浠却过来了,作为她的经纪人,自然知道她住哪里。

    “你真的要拒绝拍《仙侣奇缘》,这个剧一定火,你不后悔?”

    赵清漪压抑住本能的心动,说:“李哥,我当演员不是为了红。”

    “hat?”李浠愕然。

    赵清漪说:“我只是喜欢当演员,我不是为了当明星。”

    李浠愣了好久,道:“你知不知道一个女演员的黄金年龄就这么几年?我扔了三个当红演员来打造你,你跟我说你不想红?”

    赵清漪歪了歪头,说:“对不起,李哥,我觉得我还需要沉淀,不能急,我想休息一段时间,还想去京城看看话剧。如果你觉得有哪个演员值得力捧,你就做主签来捧吧,条件也可以放宽些。”

    她是有自己的工作室的,没有签别的娱乐公司。工作室日常很多事情都是李浠做主,但是关于接戏,她是一定要看剧本,自己在合同上签字的。

    李浠不禁恼怒:“你太任性了!你让我很失望!”

    “对不起……呃,我赶飞机。”

    李浠想要甩门就离开,但是想了想转头,说:“那接综艺可以吧?”

    她想了想,综艺赚钱,虽然不是她的志向,但是她和李浠是合作关系,他要拿分成的。一部电视剧拒绝了,他也损失好多钱,再拒综艺,这是不让他开伙了,太不地道。左右综艺拍摄时间短,活在镜头下,也出不了什么事,于是点点头。

    ……

    绯夜酒吧,oo7号包厢。

    宋馨端着一杯鸡尾酒,倚在真皮沙上,心情颇不痛快。

    “赵清漪会不会已经怀疑我了?之前在《莫负时光》剧组她已经拒绝我的靠近。”

    一个英俊的男人轻笑一声,说:“是你没有本事吧,这都能露出破绽。”

    宋馨说:“我根本就不太想玩这样的小打小闹,是你们说的慢慢玩着猎物。赵清漪这种女人本就不该这么活着,早下手早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