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77.第28—30章

 好书推荐:
    此为防盗章  赵清漪觉得, 自己不去拍《仙侣奇缘》是暂时清静了、安全了, 但不去接触他们,就永远揭不开迷团。

    倒也不用非要拍《仙侣奇缘》,因为如果他们对她充满恶意,他们一定还会找上门来的。

    而她现在身单力孤,初来乍到,毫无准备地沿着原主的轨迹走,只怕会着了道。

    她得回一趟京城,去看看父母, 特别是母亲何茵, 她是委托人,虽然现在的这个何茵还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个委托。这样说真的好矛盾。

    正收拾着行礼, 李浠却过来了,作为她的经纪人, 自然知道她住哪里。

    “你真的要拒绝拍《仙侣奇缘》, 这个剧一定火,你不后悔?”

    赵清漪压抑住本能的心动, 说:“李哥,我当演员不是为了红。”

    “hat?”李浠愕然。

    赵清漪说:“我只是喜欢当演员,我不是为了当明星。”

    李浠愣了好久, 道:“你知不知道一个女演员的黄金年龄就这么几年?我扔了三个当红演员来打造你, 你跟我说你不想红?”

    赵清漪歪了歪头, 说:“对不起, 李哥, 我觉得我还需要沉淀,不能急,我想休息一段时间,还想去京城看看话剧。如果你觉得有哪个演员值得力捧,你就做主签来捧吧,条件也可以放宽些。”

    她是有自己的工作室的,没有签别的娱乐公司。工作室日常很多事情都是李浠做主,但是关于接戏,她是一定要看剧本,自己在合同上签字的。

    李浠不禁恼怒:“你太任性了!你让我很失望!”

    “对不起……呃,我赶飞机。”

    李浠想要甩门就离开,但是想了想转头,说:“那接综艺可以吧?”

    她想了想,综艺赚钱,虽然不是她的志向,但是她和李浠是合作关系,他要拿分成的。一部电视剧拒绝了,他也损失好多钱,再拒综艺,这是不让他开伙了,太不地道。左右综艺拍摄时间短,活在镜头下,也出不了什么事,于是点点头。

    ……

    绯夜酒吧,oo7号包厢。

    宋馨端着一杯鸡尾酒,倚在真皮沙上,心情颇不痛快。

    “赵清漪会不会已经怀疑我了?之前在《莫负时光》剧组她已经拒绝我的靠近。”

    一个英俊的男人轻笑一声,说:“是你没有本事吧,这都能露出破绽。”

    宋馨说:“我根本就不太想玩这样的小打小闹,是你们说的慢慢玩着猎物。赵清漪这种女人本就不该这么活着,早下手早痛快。”

    另一个男子态度高深莫测,说:“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恨她,她原来对你还是不错的。”

    宋馨手指有些白,说:“仗着家世一路开挂,凭什么?说是帮我,介绍我去演女四,她若真想帮我,会只演女四吗?不过是想在我面前显显自己女主角的风光。”

    李威利想了想说:“现在怕是原来的计划都要改了,真是可惜。”

    那高深莫测的男人说:“慢慢来,要有耐性,机会总会有的。”

    宋馨说:“simon,你说了给我介绍一部戏的,你关系多。赵清漪不演《仙侣奇缘》,你说我有没有可能?”

    simon笑了笑,说:“你还撑不起女主角,除非有人为你投资。”

    宋馨眼神一暗,要当女主角,要么颜值实在高,要么演技说服导演制作人,要么有大投资商力捧。

    最后一点她还做不到,就算是欧姐也不会现在出来投资力捧她,除了她没有功劳之外,还有投资捧她可能会亏本。而她的颜值与赵清漪那样的差距是有的,而演技她也还没有足够打动人。

    赵清漪却是三者都有了,曾经也是高高在上的自己,现在看到赵清漪就格外不顺眼。

    ……

    赵清漪父亲这一房不是长房,他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顾夫人)。祖父已经去逝,京城的老宅当然也不是他继承,现在的赵家京城的家是在四环的一栋别墅,里面装修却是比较温馨明丽的北欧风格。顾家在这附近也是有别墅的,不过他们一家子现在住在京城的时候少之又少。

    何茵久不见女儿,这个任性非要当演员的独生女儿也是当她和丈夫又爱又恨。

    她还是通知老赵晚上早点回家吃饭。本想亲自下厨的,没有想到,她回家时,从不下厨的女儿已经在厨房捣鼓。

    看到那一排排整齐的饺子,佣人李嫂说那是漪漪做的,何茵还不敢相信。

    女儿正在煎着鱼,动作也不算太生疏,女儿转过头给她一张笑脸:“妈妈,你回来了?你尝尝我做的东坡肉,看看行不行。”

    何茵看看灶台的几盘家常菜,样子都还不错,李嫂给递上筷子,笑着说:“太太,我尝过了,漪漪手艺真是比我好了。”

    何茵斜睨女儿一下,说:“真的假的?”

    “太太尝一尝嘛。”李嫂笑着说。

    东坡肉肥而不腻,咸甜适中;炒青菜火候也控制得刚刚好;海鲜汤也是鲜美醇厚。

    何茵不禁讶然,女儿近几个月不是去拍戏,而是去学厨艺了吗?

    赵清漪说:“在南方盒饭吃多了,一个人在家休息时也会想做一做。我现在做得好的就几个菜。”

    何茵这才不怀疑,说:“自己非要作,外面的盒饭没吃死你都是好的了。”

    “呵呵。”

    “你不是有助理吗?”

    “没上戏的日子里,我不喜欢助理跟着我。”

    赵至远也很有些惊讶女儿会做饭了,虽然只是几个家常菜。但是她这样示弱,之前她非要当演员的事,他也气过了。当父母的,也实在是管不了那么多。顾晨说当演员现在也不会不体面,经过这近一年的缓冲,他们对女儿的担心多过生气。

    一家三口吃过了饭,何茵还是聊起女儿的事业。

    “娱乐圈很复杂的,你要小心一些,如果有那心不轨的人,你也别倔。家里人出面,那圈子里的人也不敢不给面子。”

    赵清漪点了点头,又说:“我暂时不接新戏,过段时间有个综艺。”

    “你不是想当演员吗?为什么又去什么综艺?”何茵接受了演员是艺术家,但是综艺咖人气虽高,却谈不上什么艺术。像他们这样的家庭还是比较讲究层次的。

    赵清漪说:“我不是想玩这个,主要是我的工作室经纪人和三个员工总要吃饭的。我暂时不接戏,只好接点综艺。”

    “你别跟我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呀。”

    “不会啦,妈。我是想沉淀一下,我演了两部电影了,有些感悟了。”

    赵清漪在家四天,每天都为父母做饭,这让赵氏夫妻心里很是受用。虽然说赵家的孩子们看着都比现在扑进做饭事业中的女儿强。但是女儿知道孝顺了。

    ……

    顾晨乘坐私人湾/流g5,直接从大马飞回了京城。

    机组人员自会安排好飞机的事,他和随身的张助理原本是要回京城的公司。

    进入蓝色的劳斯莱斯后座,冷不防见到一个身穿宝石蓝色的裙子的女子。浓密而黑亮的长,一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闪闪亮,照到人的心尖。

    顾晨不禁一愣,半晌露出一抹如春日阳光一样的和煦笑容,不似平日的严肃。

    “你怎么在这?”

    赵清漪说:“看到我,你很失望?妨碍你了,好好,我自己走。”

    顾晨忙抓住她的手,说:“好了,别闹。”

    赵清漪这才打量他,现他穿着小众订制的西服和衬衫,未打领带,肤色白皙。他的五官分开看不觉得非常精致,但是组合在一起却清俊出尘,翩翩公子,君子如玉,浑身有种清贵之气。

    突然眼前出现系统指示文字,耳边响起系统提示声音。

    赵清漪:……

    “不要!”赵清漪看着那进度在跳,情不自禁喊道。

    顾晨:“你说什么?”

    “啊?哦……好吧,不闹。”

    “小丫头。”顾晨温暖宠溺地看着她,抚了抚她的头。

    这种事哪里还要技能,想想不靠谱。系统把她当什么了?

    支线任务还有这么高的积分?

    系统听到她的心声,说:

    说着系统呈现出她现在的情况。

    经理人编号:9527

    姓名:赵清漪

    积分总数:上一任务总得积分14oo点,扣除购买技能武术十段5o点和篮球高手5o点,扣除预支利息5o点,总积分余额125o点。

    系统开放商城,也解锁了许多新商品。

    绝世老戏骨:6o点

    绝世妖姬:6o点

    绝世白莲花:5o点

    绝世枪神:5o点

    ……

    赵清漪再扣门也知道有积分还是要花一花的,不用装矜持了。

    她早前觉得用积分买技能胜之不武,就像她前世购买的武术十段就从来不用来工作赚钱,只用它来自保,或者见义勇为。

    前世的弟弟赵清河,之所以让他多做慈善,就是觉得要将反馈给社会。赵清河后期功成名就,对她却是几乎言听计从,这也是她意料之外的。

    但是经过一世,她反而又看开了一些,委托者对系统已经付出了代价,这种积分肯定是代价之余的为完成任务该得的。

    只是一种工具,不必太矫情,也不必太痴迷。

    她对妖姬和白莲花不感兴趣,购买了老戏骨和枪神。赵清漪本来就是演员,痴迷于表演,家里让她念人文学科或商科,她却去读了表演。

    绝世老戏骨的技能瞬间加身,让原本就痴迷于表演的赵清漪在所知理论和调动自己的表情、肢体上更精进调整。她都有一种欲望赶快接一部电影。

    赵清漪头顶一阵风吹过:……

    系统:

    赵清漪身子一颤:……

    这个系统是正经的系统吗?

    系统离去后,赵清漪还像是吃了死苍蝇一样。若是原主记忆中的正常的精英表哥变成小白言情霸道皇帝那种能压着小白女在龙床上做七天,这画风……

    问题是,她要给他幸福。

    原主赵清漪真是一个前半生是上帝眷顾的女子,一切都是最好的。天生一副好牌打烂了,当然其中也有人恶意阴谋陷害的原因。

    她死后事件在媒体上流传,被网友戏称“作死的教科书”。

    赵清漪本来出身书清贵之极的门第,厉害到什么程度呢?

    往祖上追,她的外曾祖父何宇宁是华国著名的学者,学贯中西;外曾祖母曾是北洋时代名门沈家的二小姐沈若兮,民国时著名的才女作家,其祖上是晚辫朝名臣。

    曾祖父是民初士绅,赵清漪的祖父是建国初归国物理学家赵永德,参与国家重大工程建设。

    祖母是在民国时就能到欧洲表演的歌唱家林芳华,林家也是福建名门。

    到她的爸爸赵至远,是家中幼子,比大伯小二十多岁,错过了动荡时期,所以受到较好的培养。

    他是耶鲁大学经济学博士,现在是青花大学的当代经济学的教授,社科院院士,国/务院经济顾问。

    妈妈是何茵是牛津大学语言学博士,精通英法德日四国外语,外国语学院的教授,硕士导师。

    到了她这一代,几个堂兄堂姐无一不是名校生,学历最差的就是她和一个堂哥了,只读到本科。

    大堂哥是哈佛大学生物科学博士;二堂哥是信息科学博士,已归国任教;大堂姐现在是哥伦比亚大学生物科学硕士,在读博。

    姑父家的大表哥顾晨是加州大学mba毕业的,得了身为辉煌集团董事长的姑父的创业基金。

    顾家原是军人家庭,底蕴是不如赵家,但是姑父的父亲和爷爷却因为国家工程相识,关系颇好。

    爷爷把三姑嫁给了姑父,姑父年轻时下海创业了财。

    表哥读完书后,拿着创业金自己单干了六年,个人身家原本6亿的创业金膨胀到了6o亿了。再完成大马的“生态园”工程,只怕还要翻一番。这还不算他有继承权的顾家的家业。

    赵清漪还有一些稍远的亲戚,有的在香港,也有移民国外的,不是高知,就是企业家。

    说起家世来,赵家可以说是连“赤/三/代、四代”实际上都不太看得起的。常常荣登华人富的姑父顾长云私下都说自己是“寒门”,那是针对赵家说的。

    赵清漪是这一代儿女当中最任性的,继承了赵家的高智商,从小成绩好。十三岁出了国,读完语言学校进入私立中学读高中,十六岁就高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大学。但是到了国外她换了专业,去学了表演,一直瞒着家里。直到她毕业回来,坚持要进演艺圈,成为一名演员。

    也因此重遇了初中时的同学,大她三岁的宋馨。宋馨就是一手毁了她的那个人。还有她的表哥李威利,也是从国外回来的,当年在华人社团还见过,但那时李威利还不知道她显赫的家世。只不过李威利曾在美国街头帮助过她,她对他有好感,同样留学的身份再见也有共同话题。

    原本原主赵清漪因为表哥的资本开道,也因为她自己的努力、颜值和演技,迅红了起来。后来接了一档当红综艺,更是闻名全国。

    一年下来拍了两部电视剧两部电影,全是女主角,她刚拍完的《莫负好时光》票房还很可喜,还得了大学生电影响最佳新人奖。

    这一部商业爱情喜剧是她拍的第二部电影,因为早前初中同学会相见,听说宋馨也是演员,因为她正无戏可拍,赵清漪就介绍了宋馨来演女四。这部电影背后也有顾晨的投资,只不过赵清漪比较低调,除了制片人,没有人知道她是投资人力捧的,刘导略猜到她有背景,但是她的颜值和演技也算让他满意。

    正是这一部戏时,宋馨大约对她做了点手脚,她三次迟到,给剧组极大的不便,导演的脸也就一次比一次黑。但是这还只是小问题,毕竟是拍完了。但是原主现在还是不知道详情,面对宋馨的扮可怜还没有怀疑过,以为自己是拍戏太累的原因。

    之后一部让她大火的仙侠剧《仙侣奇缘》,她又向制作人力荐了宋馨去演女三号。男二号李威利也是力荐展一直不温不火的表妹。李威利虽是外籍,但是通过偶像团体出道,后来是跨界做演员的。

    李威利在拍戏的意外中为救她受了伤,一来二去就生情了,特别是李威利在表演上也有自己的思维深度,她觉得和他很有共同语言,对李威利信任有加。

    而一张大网正向她展开……

    赵清漪觉得原主其实是典型的识人不清,脑子里想的都是演戏。她在国外几年能全须全尾回来,真是多亏了她专注学业,不去不必要的地方玩,还有点幸运。

    当她和李威利交往后,有一喝醉后他露出了本来面目,她被注射了毒/品。之后李威利用毒/品控制她演戏、陪酒赚钱。而她早已不敢让家里知道自己已经沦落至此,家族清白的门风不可以因她而污。

    顾晨不知道毒/品的事,但是看着她绯闻多,并非空穴来风十分痛心,想要管管她,但是自知已经完全毁了人生的赵清漪哪里会让表哥知道更多的东西?她要维护自己仅剩的一点尊严,所以对他恶言相向,而顾晨虽然爱了她十年却一直以为她是亲表妹,对她深深迷恋别的男人也只有自己暗舔伤口。

    宋馨通过她的关系,李浠成了她的经纪人,而她也通过顾晨的资本力量捧宋馨、李威利。他们最终成为影视红星,而她已经无心表演,她的生命里只有毒/品,和被他们表兄妹作践。

    都是表哥和表妹,她和顾晨就是冤大头。她有一次吸/毒却被顾晨看到,因为尽管伤透了心,他还是忍不住偷偷去看她,才现这个真相。

    顾晨的痛心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而因为他的现,原主失去了唯一一丝做人的尊严,原主准备去告李、宋两人的恶行,却在路途被车撞死。

    又是车祸,赵清漪无语。

    顾晨因为她凄惨的遭遇,痛心欲绝,失去了理智,用钱秘密雇/凶将李、宋两人抓走,私下/囚/禁,注/射/毒/品。还花五亿让凶手将两人剥/皮,尸/体喂了野狗。但是杀了两人后,凶/手潜逃偷渡出境时恰遭严/打偷渡被抓,牵出杀/人案,几经周折,公/安查到顾晨头上。

    一代杰出青年就这样自我毁/灭了。

    王冬明也是有气性的,呵呵一声,说:“还没上大学呢,高傲看不起人了,看你能傲到哪里去。”

    说着王冬明不悦地看看张达和赵莲花,转身走了,提走了送来的礼品。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赵清漪脸上火辣辣。

    赵建华胸膛起伏,说:“你长能耐了?以为自己了不起了?怎么跟人说话的?”

    赵清漪心中是愤怒的,本想反驳,但是赵建华此时根本是被利益所驱动了,对这种人,他是听不懂别的话的。

    对于一个思想守旧、重男轻女,相信“女子读书无用论”,还在气头上的乡下男人来说,别的语言是听不懂的。

    赵清漪说:“爸爸,你别被姑姑骗了。姑姑一直嫉妒我学习比张晓好,这是想拉我下水给自己争取好处?真要有好处,那是不是应该都您拿大头对不对?”

    赵建华不禁怔了怔,心火缓了两分,说:“你小孩子懂什么?就算收个谢媒红包,也是应该的。”

    赵清漪说:“爸,我将来是京城大学的大学生,京城大学是全国的有钱人的儿子争着去读书的地方。王冬明算什么?在京城,我可以挑当官的、身家上亿的富豪,我难道只能在乡下跟个这样的小老板

    ?爸爸,你不觉得你十七年的培养打水漂了吗?到时将弟弟接城里去玩不好吗?非要弟弟在乡下跟着做水泥匠?”

    赵清漪其实并没有傍富豪的打算,就像她在现实世界生活时也出现过几个外在条件好的男子追求过她,毕竟她各方面的条件也都不错,可惜最终她都拒绝了。

    有几个是性格上的不和,也有些相貌气质不是她的菜。

    其中有一个还是年轻的霸道总裁,但是对方国外有个女友,当时她不知道还差点答应了,最后现了真相她拒绝了他。

    那位自恋的霸道总裁还说,他更喜欢她,每个男人都有过去很正常,而二女争一男也很正常,她是成年人,要用理性思考。她是极有可能是胜利者,她连这个勇气都没有就是他错看了她。当时她气晕了,直接将红茶泼到他脸上。

    赵清漪因而是极重视男人的品格的,或者说是让她感到舒服的品质,也不是有钱或者出身职业好就是好。

    就算水泥匠出身也没有什么,职业不分贵贱,但品格有贵贱之分。

    王冬明的品格绝对配不上原主的,单是求亲方式,还有一句“清高看不起人”就可以看出来了。这种价值观的男人和赵清漪是两他世界的人。

    穿之前在大城市做业务多年,这脑子逻辑是绝对有的。她没有原主这个年纪的腼腆,在2o1os后的少年少女可是很个性自我的。

    就算少女说要嫁谁生猴子都是正常的,一个个直接的女人,说要给王思聪生猴子都也没有问题,那是个性解放,或者只是一个关别人屁事的玩笑。

    就说那些背后粗言议论王思聪前女友们怎样怎样,其实很少有女性,也很少有有素质的男性,通常就是羡慕嫉妒恨的男性1oser。

    赵建华难免又是动心的,但是眼见的好事飞了,他还是可惜。

    “你有这个能耐?你说这些事,这脸皮要不要的?”

    赵清漪说:“等我大学读出来,真不要把几千块几万块放心上。”

    赖彩凤终于也劝:“建华,要不听清漪的吧,清漪不喜欢那人也没有办法的。”

    赵建华说:“说的轻巧,大学学费这么贵,京城花费这么高,这里坐火车去京城都要几百块。这钱有得捡呀?”

    “爸,我暑假打算自己去县里找份工赚学费,也没有打算让家里再出多少钱。以我的成绩,县里最有钱的人家的小孩都会想请我当家教。”

    拿现成的好处,还是选女儿画的大饼,赵建华也纠结了,但有纠结对于赵清漪来说就是机会。

    只要自己能出去,这个让原主失望透顶的家,她是不想回来了,至少读书期间不想回家。

    期间,赵莲花又来劝说,赵清漪说:“姑妈,你这么喜欢王先生,你自己将表妹嫁给他不是更亲?表妹长得这么漂亮。”

    原主原来的轨迹,两人订婚后,张达搭上了王冬明包工程,很快也更富起来。

    表妹复习一年,考上了省城大学,她会打扮,生活宽裕,找了一个省城户口的中产之家的男友。张家因为原主的牺牲得到最大的好处,而没有任何代价,最后骂婊骂得最狠的就是他们。

    特别是表妹到她面前来展示自己的人品高贵,以自己为例告诉她什么叫从一而终,还说:“道德这东西,不是谁读书好就是好的,表姐你就这么忍耐不住要在外偷人?”

    赵莲花见怎么劝她都没有用,拿出长辈的架势来,还是赖彩凤出来说了句话。

    “她姑,这事我看还是算了吧。王家虽然好,这强扭的瓜不甜,你真舍不得这般好的女婿,你让晓晓考虑考虑。我们家清漪还是让她去上学吧。”

    ……

    一天又在煎熬中过去,在睡觉前,系统数据凭空出现在她面前。

    系统的声音是一个低沉磁性的男人声音。

    系统笑:

    赵清漪不禁涌上不平:

    系统仍然笑笑,只说:

    赵清漪:……

    忽然,她有点get到了。完成执念者的愿望,摆脱“坏女人”的骂名就好,但实际上,可操作的就大了。

    页面又跳出来,进入商城,却只激活到初始页,后面的都还冰封着。

    玉肌美颜丹、身娇体软丹、床上秘术1o8势、情话连篇9oo句、日式花式捆绑……

    赵清漪:……

    好不容易从不显眼的位置看到“武术十段”,这还很便宜只要3o积分,比那些丹药便宜,和床上秘术1o8式同价。

    系统此时与她心意相连,笑道:

    她想也不多想就买了武术十段技能,顿时一道光洒身自己全身。她脑海中多了许多动武的冲动和制敌办法。

    然后她再看鸡肋的商城有一个“英法德日西9oo句”价格十分便宜,只要1o点积分。赵清漪本来英文就不错,但是她不会法德日西语呀,这虽不是精通却也实用吧,这么便宜,性价比还是不错的。

    她多少年省钱攒钱买房,一块钱恨不得分三块用,暂时习惯难改。

    ……

    张达满身火气地回到家里,赵莲花却还没有做好饭,而张晓去同学家里玩了。这事筹谋几天了,早上没有办成,让他很失脸面。他知道王冬明这两年是有多赚钱的,王冬明的母亲的同母异父两个舅舅们一个在县里当了干部,一个自己当老板。

    王冬明原来是没有什么本事,但是这关系又续上了,这两外舅舅看王冬明学水泥匠,倒也勤劳,总要帮他一帮,介结一些工程给他。王冬明带着自己从前的师父和师兄弟就将事业慢慢做起来了。

    张达是在王冬明师父家吃饭时认识的,王冬明自己也会吹,而大家也都知道他有门路,现在财了。

    张达十分眼热,王冬明待他也是一口一个叔的叫,很亲热。

    只要大侄女赵清漪嫁给了王冬明,他还不财吗?

    张达说:“清漪那丫头还读书人呢,太也没有礼貌!”

    赵莲花说:“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哥本来都答应了的,他那人我还不知道吗,让他出钱给那丫头出书像是要他的命。当年还是高中里的校长来劝,他才让那丫头去读的。”

    张达说:“王冬明现在是要包乡镇水泥路的工程了,这事做下来能赚多少钱了?老朱是他师父,现在也参一股,本来也是让我也一起做的……”

    赵莲花一听心中大动,问道:“现在王冬明是翻脸了?”

    张达说:“翻脸是没有,但是这一趟,那丫头片子哪里将你这亲姑姑和我这亲姑父放眼里了?他还看不明白?这事我们是办不成,我们在他面前也没脸呀!”

    赵莲花想想,还是要去哥哥家走动,劝劝他们别犯傻,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我不是内行人,外行看热闹,不是国家战略上支持嘛。”

    她想想现实世界后世的“互联网十大思维”之类的,那种一定是展趋势。看他说起这一行,她打开话匣子一点点和他讨论起来。那在后世不稀奇,但在现在还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萧扬听着听着眼睛也越明亮。

    赵清漪觉得个人很渺小,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又能怎么样,她现在的起点也难成为科技界公司的牛人。她的任务不过是原主的执念,洗脱坏女人的污名,挣脱命运的玩笑,她也不是读商科和信息的,也不可能从事it行业的创业。

    现在的她也不觉得萧扬有多牛,因为他是一个全身没有名牌,开着国产基利车的男人。但她没有傍富豪的打算,可以一起打拼嘛,能够同心,小富即安。

    两人吃了饭,他带她到新区的商业街逛,近些年京城是越繁华了。

    萧扬十指紧扣着她的手,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满足,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珍爱一个人。

    “你都没有问过我的情况吗?”

    “什么情况?”她转头,星目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