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72.第13—15章

 好书推荐:
    此为防盗章

    支线任务还有这么高的积分?

    系统听到她的心声, 说:

    说着系统呈现出她现在的情况。

    经理人编号:9527

    姓名:赵清漪

    积分总数:上一任务总得积分14oo点, 扣除购买技能武术十段5o点和篮球高手5o点, 扣除预支利息5o点, 总积分余额125o点。

    系统开放商城, 也解锁了许多新商品。

    绝世老戏骨:6o点

    绝世妖姬:6o点

    绝世白莲花:5o点

    绝世枪神:5o点

    ……

    赵清漪再扣门也知道有积分还是要花一花的, 不用装矜持了。

    她早前觉得用积分买技能胜之不武, 就像她前世购买的武术十段就从来不用来工作赚钱, 只用它来自保, 或者见义勇为。

    前世的弟弟赵清河, 之所以让他多做慈善, 就是觉得要将反馈给社会。赵清河后期功成名就,对她却是几乎言听计从,这也是她意料之外的。

    但是经过一世, 她反而又看开了一些, 委托者对系统已经付出了代价,这种积分肯定是代价之余的为完成任务该得的。

    只是一种工具, 不必太矫情, 也不必太痴迷。

    她对妖姬和白莲花不感兴趣,购买了老戏骨和枪神。赵清漪本来就是演员,痴迷于表演, 家里让她念人文学科或商科, 她却去读了表演。

    绝世老戏骨的技能瞬间加身, 让原本就痴迷于表演的赵清漪在所知理论和调动自己的表情、肢体上更精进调整。她都有一种欲望赶快接一部电影。

    赵清漪头顶一阵风吹过:……

    系统:

    赵清漪身子一颤:……

    这个系统是正经的系统吗?

    系统离去后,赵清漪还像是吃了死苍蝇一样。若是原主记忆中的正常的精英表哥变成小白言情霸道皇帝那种能压着小白女在龙床上做七天,这画风……

    问题是,她要给他幸福。

    原主赵清漪真是一个前半生是上帝眷顾的女子,一切都是最好的。天生一副好牌打烂了,当然其中也有人恶意阴谋陷害的原因。

    她死后事件在媒体上流传,被网友戏称“作死的教科书”。

    赵清漪本来出身书清贵之极的门第,厉害到什么程度呢?

    往祖上追,她的外曾祖父何宇宁是华国著名的学者,学贯中西;外曾祖母曾是北洋时代名门沈家的二小姐沈若兮,民国时著名的才女作家,其祖上是晚辫朝名臣。

    曾祖父是民初士绅,赵清漪的祖父是建国初归国物理学家赵永德,参与国家重大工程建设。

    祖母是在民国时就能到欧洲表演的歌唱家林芳华,林家也是福建名门。

    到她的爸爸赵至远,是家中幼子,比大伯小二十多岁,错过了动荡时期,所以受到较好的培养。

    他是耶鲁大学经济学博士,现在是青花大学的当代经济学的教授,社科院院士,国/务院经济顾问。

    妈妈是何茵是牛津大学语言学博士,精通英法德日四国外语,外国语学院的教授,硕士导师。

    到了她这一代,几个堂兄堂姐无一不是名校生,学历最差的就是她和一个堂哥了,只读到本科。

    大堂哥是哈佛大学生物科学博士;二堂哥是信息科学博士,已归国任教;大堂姐现在是哥伦比亚大学生物科学硕士,在读博。

    姑父家的大表哥顾晨是加州大学mba毕业的,得了身为辉煌集团董事长的姑父的创业基金。

    顾家原是军人家庭,底蕴是不如赵家,但是姑父的父亲和爷爷却因为国家工程相识,关系颇好。

    爷爷把三姑嫁给了姑父,姑父年轻时下海创业了财。

    表哥读完书后,拿着创业金自己单干了六年,个人身家原本6亿的创业金膨胀到了6o亿了。再完成大马的“生态园”工程,只怕还要翻一番。这还不算他有继承权的顾家的家业。

    赵清漪还有一些稍远的亲戚,有的在香港,也有移民国外的,不是高知,就是企业家。

    说起家世来,赵家可以说是连“赤/三/代、四代”实际上都不太看得起的。常常荣登华人富的姑父顾长云私下都说自己是“寒门”,那是针对赵家说的。

    赵清漪是这一代儿女当中最任性的,继承了赵家的高智商,从小成绩好。十三岁出了国,读完语言学校进入私立中学读高中,十六岁就高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大学。但是到了国外她换了专业,去学了表演,一直瞒着家里。直到她毕业回来,坚持要进演艺圈,成为一名演员。

    也因此重遇了初中时的同学,大她三岁的宋馨。宋馨就是一手毁了她的那个人。还有她的表哥李威利,也是从国外回来的,当年在华人社团还见过,但那时李威利还不知道她显赫的家世。只不过李威利曾在美国街头帮助过她,她对他有好感,同样留学的身份再见也有共同话题。

    原本原主赵清漪因为表哥的资本开道,也因为她自己的努力、颜值和演技,迅红了起来。后来接了一档当红综艺,更是闻名全国。

    一年下来拍了两部电视剧两部电影,全是女主角,她刚拍完的《莫负好时光》票房还很可喜,还得了大学生电影响最佳新人奖。

    这一部商业爱情喜剧是她拍的第二部电影,因为早前初中同学会相见,听说宋馨也是演员,因为她正无戏可拍,赵清漪就介绍了宋馨来演女四。这部电影背后也有顾晨的投资,只不过赵清漪比较低调,除了制片人,没有人知道她是投资人力捧的,刘导略猜到她有背景,但是她的颜值和演技也算让他满意。

    正是这一部戏时,宋馨大约对她做了点手脚,她三次迟到,给剧组极大的不便,导演的脸也就一次比一次黑。但是这还只是小问题,毕竟是拍完了。但是原主现在还是不知道详情,面对宋馨的扮可怜还没有怀疑过,以为自己是拍戏太累的原因。

    之后一部让她大火的仙侠剧《仙侣奇缘》,她又向制作人力荐了宋馨去演女三号。男二号李威利也是力荐展一直不温不火的表妹。李威利虽是外籍,但是通过偶像团体出道,后来是跨界做演员的。

    李威利在拍戏的意外中为救她受了伤,一来二去就生情了,特别是李威利在表演上也有自己的思维深度,她觉得和他很有共同语言,对李威利信任有加。

    而一张大网正向她展开……

    赵清漪觉得原主其实是典型的识人不清,脑子里想的都是演戏。她在国外几年能全须全尾回来,真是多亏了她专注学业,不去不必要的地方玩,还有点幸运。

    当她和李威利交往后,有一喝醉后他露出了本来面目,她被注射了毒/品。之后李威利用毒/品控制她演戏、陪酒赚钱。而她早已不敢让家里知道自己已经沦落至此,家族清白的门风不可以因她而污。

    顾晨不知道毒/品的事,但是看着她绯闻多,并非空穴来风十分痛心,想要管管她,但是自知已经完全毁了人生的赵清漪哪里会让表哥知道更多的东西?她要维护自己仅剩的一点尊严,所以对他恶言相向,而顾晨虽然爱了她十年却一直以为她是亲表妹,对她深深迷恋别的男人也只有自己暗舔伤口。

    宋馨通过她的关系,李浠成了她的经纪人,而她也通过顾晨的资本力量捧宋馨、李威利。他们最终成为影视红星,而她已经无心表演,她的生命里只有毒/品,和被他们表兄妹作践。

    都是表哥和表妹,她和顾晨就是冤大头。她有一次吸/毒却被顾晨看到,因为尽管伤透了心,他还是忍不住偷偷去看她,才现这个真相。

    顾晨的痛心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而因为他的现,原主失去了唯一一丝做人的尊严,原主准备去告李、宋两人的恶行,却在路途被车撞死。

    又是车祸,赵清漪无语。

    顾晨因为她凄惨的遭遇,痛心欲绝,失去了理智,用钱秘密雇/凶将李、宋两人抓走,私下/囚/禁,注/射/毒/品。还花五亿让凶手将两人剥/皮,尸/体喂了野狗。但是杀了两人后,凶/手潜逃偷渡出境时恰遭严/打偷渡被抓,牵出杀/人案,几经周折,公/安查到顾晨头上。

    一代杰出青年就这样自我毁/灭了。

    他所受的这些苦都是赵清漪的错,现在她还敢在外找野男人,这个婊/子水性杨花,没有男人/睡她是不是就会死?

    赵清漪看到王冬明吃了一惊,还没有来得及出口,就见他冲了上来抓她头。

    赵清漪哪里会被他抓住,一个太极推手将人推在了地上,萧扬在车另一边,连忙跑过来。

    王冬明怒道:“你这贱人敢打我?!”

    赵清漪说:“王先生,你有病找医生呀,找我干什么?”

    王冬明爬起来又往赵清漪扑去,萧扬这时拦在她身前,他俊容隐含了怒意。

    “这位先生,你想对我女朋友做什么?”

    “女朋友?呵呵,她是我老婆!大学生了不起呀?她吃我的用我的,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赵清漪这时确定王冬明是重生了,只是他重生不好好过自己日子,又来找她闹什么?

    但是她绝对不能认自己是重生穿越的,只当一切不知。

    “王先生,我什么时候吃过你的用过你的了?当年你向我求亲,我明明白白地拒绝了你,我和我的家人没有占过你一针一钱。”

    王冬明这时又冷静了几分,今生的记忆涌上脑子,他心中愤恨,眼神怨毒不甘看着她。

    “赵清漪,你……你为什么,你怎么可能拒绝……”

    萧扬说:“为什么不能拒绝?我第一次见你,但我也可以肯定你没有值得她接受的理由。”

    王冬明看向萧扬,他明显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天文系喜欢看星星的洪宇。

    赵清漪就是个潘金莲,男人一个又一个。

    王冬明说:“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拣了一个破/鞋!我干她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在哪排队……”

    萧扬再也忍不住,目光含着冷芒,深吸一口气,一拳就打在他的脸上,然后往他的肚子踢了一脚。

    还是赵清漪怕出大事,拉住了他:“萧扬,算了,他是个神经病。”

    王冬明怨毒地看着他们,说:“我不会这么算了的。”

    萧扬还要上前,却被赵清漪紧紧拉住,这时竟然是赵清河上前来说:“不许你伤害姐姐!”

    王冬明看着这个“死而复生”的赵清河,不禁道:“狼心狗肺的东西!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

    赵清河气得胸膛起伏,说:“我姐姐四年前就明明确确地拒绝了你,你现在都结婚了,你还要闹什么?”

    王冬明恨恨地看了赵家的每一个人,这些前生害他负他的人,他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王冬明转身离去,脚步加急,而赵家前后已经围着不少人,对他指指点点。

    带拖着萧扬的行礼进了赵家,因为王冬明这一闹,大家忧心这事,反而没有那么拘谨。

    “这位是萧扬。”

    “伯父、伯母,你们好!”

    赵建华和赖彩凤自然也会意过来他是女儿的男朋友,这来得也太突然了。

    看模样气度倒是不错,他们也不知是不是好姻缘,会不会帮着家里。

    “好,你也好。”

    赵建华几分腼腆,顿了顿又说:“刚才那人和清漪没有关系,他已经娶别人了。”

    “哦,我知道。”

    “你喝茶。”赖彩凤冲了茶给他,萧扬忙站起身双手接过。

    萧扬又拿出准备的初见礼品给了他们,是金手表和翡翠镯子,赵建华他们眼光看不出什么,但也知不便宜。

    赵清漪是有几分眼色的,光那镯子一看就是光泽极好的冰种翡翠。

    “你买这些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好,第一次来嘛,伯父伯母也别嫌弃。”

    赵建华小贪性子、以前观念陈腐,但到底是良心未泯,不然原主受到所有人的卑视时也不会懦弱羞愧地选择喝农药自杀,而是去和别人拼命了。

    “不会,不会!”

    几个人就这么尴尬地坐了一会儿,直到赖彩凤说是要去买菜做饭。

    赵清漪将他安置在客房,又找了自己的一套旧被褥给铺上。

    他坐在一张木椅上看她忙禄,忽说:“四年前就是那个人?”

    “嗯。”

    “别怕。”

    “我才不怕呢,他打不过我。”

    萧扬不禁好笑,说:“功夫高手呀,怎么学的?”

    “……公园里有人练,跟着学,再看看《武功秘笈》、光碟教学什么的,动作熟了就会一点。”

    “学武奇才呀!你才是该去上体校。”

    “许多武术冠军也养不活自己。”并不是人人能当李脸杰的。

    “我养你呀。”

    她转过头,呵呵一笑:“你接着贫。”

    萧扬来了乡下,他能留宿三晚,四号要走。但是赵清漪也没有放松对赵清河的监督,萧扬直观这样的学习方式,也不禁也咋舌。

    赵清河去跑步练球时还是比较让他惊艳的,他上场去和赵清河对打远不是对手。

    “他应该去省队国家队受专业的培养,运动员的生涯就这么关键几年。”

    赵清漪说:“我是想让他考体育大学。”

    “他才高二。不是要再误一年?”

    “我不觉得是误,单纯的练体育和上大学是不一样的。他的人生很长,高考是一种洗礼,多读点书比头脑简单四肢达好。多读点书,人生的天花板就高一些。”

    “看来想要让你现在跟我回京城是不可能的。”

    “你还有这种想法?”她不禁挑眉。

    “怎么没有?”萧扬牵住她的手,“你不知道我的寂寞。”他原来的计划就是带着她回京城。

    赵清漪忽似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你别后悔。”看到他的认真和坚定,她也是欣慰的。

    两个人只要简简单单的话就能能传达足够的信息,萧扬微微一笑:“你这么好,错过了我才后悔。”

    ……

    夜晚,她看着一本法语原文的《爱弥儿》,她以身作则给赵清河不是开玩笑的。她得到入门知识和流利的9oo句,有了自学的能力,经过四个月单词和词句的积累,已经能大致看懂原文书。两个星期前她刚看了第一本《欧也妮-葛朗台》,她看过中文版的,所以开始虽然有滞涉,却能读完,现在提高难度。

    萧扬坐在她身边,看着她专注读书的样子,在她桌前敲了敲。

    “要怎么样,我的女朋友才能看到我?”

    赵清漪说:“你要是累了,就先去睡吧。”她还要等到给赵清河批卷,检查他一天的学习成果。

    “我不是累,我是……亲我一下。”

    “……”她不禁哑然片刻,提醒道:“你是二十七岁的大男人了呀。”

    萧扬倾过身抱住她,香香软软的女朋友这才是正确打开方式嘛。

    “我比卢梭帅,比他年轻。你都还没有好好爱我,还没有孩子,看《爱弥儿》干什么?”

    他的热气喷到她颊上,看着她的眼睛,低头往她唇吻上去。

    离开她的唇,他俊目温柔缱绻,说:“我不放心你。”

    “没事的。”

    他又抱着她坐在自己身上啃了好一会儿,她的唇、眼睛、鼻子、耳朵、脖子都被他啃遍。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狗咬胶,他痛苦又快乐地在她耳边说:“你会嫁给我吧?”

    赵清漪食指点在他额头:“你思想不纯洁。”

    “你是我的。”

    “你一个网络公司小老板,别乱用人家台湾言情小说霸道总裁的台词。小说里说这句话的人身家都是几百亿美元的。”

    萧扬莞尔,说:“谁说我将来就不会是霸道总裁?”

    “你当小老板挺好的。霸道总裁装逼很累的……呜……”

    他又堵住她的唇,又舔又啃,一个不小的男人,学什么小狼狗。

    直到敲门声响,她惊从他怀中起来。

    赵清河带着作业习题给她批改,她又在审他的文,逻辑微乱,她重新理,又让他有几句改成高分句。

    “按我说的重新写,逻辑排列,用上好词好句。给你半小时,字写清楚。”

    “哦。”

    小可怜赵清河出了姐姐的屋子,心中却吐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干过什么。你们风流快活,我就苦熬着,人与人相差怎么这么大呢?

    ……

    萧扬是通过了她父母的关,知道他是京城人,有家小公司,但是这在乡下已经是非常不错了。相貌也和赵清漪看着般配,出手不像是小气的。

    他五月四号就要走,走时却很不放心她,可是他是不得不走的,只有让她少回家,少出门,练好武术,事事小心。

    他要问爷爷,让他介绍两个保镖过来,至少不要让疯子接近她。

    “萧总,你有没有好资源,给我也介绍一个夫人这么漂亮有气质的。我的幸福感强了,工作效率也就高了。”

    “萧总要是给我介绍一个美女,我就抛弃饭岛/爱!”

    大家七嘴八舌一通,赵清漪都强忍着笑。

    萧扬说:“一个个想得美,干活!过年奖金不要了?”

    萧扬牵着人去别处参观了,程序猿们却又偷偷议论。

    “萧总这故意带着女友炫耀一下,还不许我们说呀?”

    “那是得瑟吧。”

    “但是长得真是正点,比潘金莲漂亮。”

    “你这是夸奖吗?小心萧总给你穿小鞋。”

    萧扬还带她见了两个最重要的合伙人。一个是从美国回来的,叫戴维-霍他拥有从事it高管十年的经验,在海外也有许多人脉。另一个是技术高手张信成,也是it专业硕士,对现在世界上主要应用软件的程序都十分了解。现在公司在起步,也是从模仿海外的一些模式开始。

    两人见到她都眼前一亮,张信成笑着说:“这位就是那个有‘互联网十大思维’战略的大美女呀!”

    “你们好,我叫赵清漪。”

    萧扬补充说:“是‘日挽厌遵渚,採菱赠清漪’的‘清漪’,不是白衣轻扬的轻衣。”

    和他们都握手见过,萧扬还带她参观产品,他们现在想做事事有很多,但刚开始时也是仿做一些软件销售,如今又有意图做通信软件。

    萧扬说起他的梦想,整个人就更显得迷人,赵清漪听他说到通信,大约也是模仿国外已有的案例,但会改得更符合国人的习惯。她不禁将话题引向社区和共享,这也让萧扬眼前一亮。

    萧扬觉得她有为他的梦想画龙点睛的能力,没有别的女人比她更能get到他的点。

    ……

    翌日,萧扬就去学校接她,送她去了机场,两人都明白,这一别是要近四五个月才能相见了。

    到了候机大厅,在过安检前,难免依依不舍。

    “我会一直等你。”

    赵清漪点了点头,忽说:“如果你骗我,我就去你公司闹。”

    萧扬莞尔:“怎么闹?”

    “我告你耍流氓。”

    萧扬扑哧一声笑,说:“我现在就耍流氓。”

    他托住她的头,侧过头吻上去,这个吻对他如救命的氧气一样,他极力索取。

    赵清漪看向他深邃的眼睛,心如火烧,直到广播的提醒声音再传来,她才走向安检处。

    萧扬也不明白,他会痴迷于谈一场柏拉图式的恋爱。他不滥交,但也是个正常的成年男人。

    不行,她毕业了要尽快结婚,他不想变态。

    ……

    赖彩凤没有想过三年半后再见到女儿是这个样子。

    她还是打的回来的,因为行礼太多了,有四个大箱子、一个背包。赖彩凤并不知道她是从省城机场直接打的回来,还以为是从县城。这一趟就足足要了6oo块钱,在这个年代的农村也是天价了。

    赵清漪很节省,但她并不是像从前一样的穷光蛋了,自己有近十万块的存款。这个年代的农村绝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当然和有钱人相比则不够看。

    赖彩凤满脸堆笑:“清漪,你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赵清漪微微一笑,说:“我想妈想我了,我就给妈一个惊喜。”

    “好,好!”赖彩凤连连点头,叫了也刚放假的儿子帮忙搬行礼。

    赵清河已经长高到一米八二左右了,在南方的乡镇中算是出类拔粹的了,依稀就是原主记忆中那个骂她“婊/子”,质问她“对得起姐夫吗?”的那个少年。

    但是仔细一打量他又不太一样,现在这个少年气质要干净许多,他看到她时还有些乡下男生特有的腼腆。

    赵清河这几年可没有“好姐夫”有求必应地给少年中二的他完成心愿,也没有王冬明带着他吃吃喝喝,没有充足的零用钱,也没有人给他抽烟。

    他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穷学生,只是比她上高中时幸福得多,赵建华会多给他一些生活费,但和县城重点中学中富裕的学生相比是不够瞧的。

    在搬着行礼回房时,赵建华也站在一旁,赵清漪淡淡叫了一声爸,心情难免有些复杂,一时说不出其它的话。

    赵建华说:“原来还知道回来。不是去了京城了不起了,不要家了吗?”

    赖彩凤拍了赵建华一下,说:“你说什么呢,孩子刚回来说这种话。”

    赵清漪只淡淡一笑,然后将一个装家人礼物地大行礼箱在大厅中打开。

    “爸,这是我给你买的过年衣服,你看看合不合身。”给家人买东西,也好打开话匣子,在穿越前因为她也是个出息孝顺的女儿,一回家就她的父母买东西,这是她的行为方式,对家人向来舍得花钱。

    现在,她给赵建华买的三件羽绒服都抽了空气的,并不占多少空间。

    赵清河也围了过来,也收到礼物,脸上也不禁笑出来。毕竟家中条件不好,他也没有什么体面的衣服。

    赵清河不禁道:“姐,你在京城大学读书,学校还给你工资吗?”

    赵清漪笑着说:“学校不工资,但是我每年考全校第一会有奖学金,我已经拿到奖学金保研资格了,读研每个月会有5oo块生活费。”

    赵清河张大了嘴巴,他一个月生活费才1oo块,姐姐不但有奖学金,每个月学校还5oo块生活费。

    “姐,你真爽。”

    “你努力一点,考上去就也有。不过我这几年还是课外去打工赚得生活费。”

    “我又没有你的好成绩。”赵清河讪讪说。

    现在高中里的老师知道他,还是冠以“赵清漪的弟弟”的名号。姐在县城重点很出名,可以说是十年来县重点高考成绩最好的一个,也是十年来本县唯一一个考上京城大学的学生。

    同学看到他,都是羡慕他,说:“哇,你有个学霸姐姐呀!”还有个同班同学当年上过姐姐教的补习班,都说他有姐姐帮,比他们幸运。

    可是,姐姐去了京城,就从来没有回过家,这三年多以来,姐姐只是一个符号。而去了县重点高中,赵清河才增长了见识,知道父母低看了姐姐,姐姐的成就有多让人羡慕。他同学的父母都恨不得姐姐是他们的女儿。

    “没有就用功呀!”赵清漪说。

    赵清河心想:你脑子好,说得轻巧。

    赵清漪还给赖彩凤和赵建华买了点补品,赵建华的脸色也终于缓和了一些。

    赵建华总是觉得女儿将来是外人,况且女儿将来只要嫁人就好了,最好女婿是能照料家里的人。但是三年半不见,女儿回来他都不敢认,有一种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在落没中却也生出一种自豪。想起儿子说的一些事,女儿也没有那样赔钱,不然也不会他的同学们和家长们都羡慕了。

    想想王冬明,那人虽然有钱,配他女儿是差了一点。现在没有接受过王冬明的好处的,又增长了些见识的赵建华,还能客观的这样想。

    此时再看女儿这么漂亮得不像是乡下姑娘,本能感觉王冬明和她就不配,有钱也不配。

    赖彩凤还是赶着出去买菜了,赵建华也没有说要她省着点,她就买了鸡和鱼。

    烧了一桌子菜,一家人坐在一起,赵清漪想了想还是进行她的回家站稳脚跟的计划,不要他们一个想不开给她拖后腿。

    于是她从包里拿出小礼盒,给赵建华和赖彩凤的一人一条黄金项链,给赵清河是一个男士手表。

    “这是我存了一年的钱买的。刚才怕有人走进来不好拿出这个,财不露白的。”

    赖彩凤都还没有戴过金链子,说:“这得花多少钱?”

    赵清漪说:“统共一万块吧。是我这三年半在京城每天赶着打工赚的钱。”

    赵建华愕然:“一万钱,你就这么花了?”

    “过年才买,平常你们想要,我也真没有。”赵清漪还是从包中拿出三千给赖彩凤,“妈,你先拿着过年花,明年我再打工赚。”

    “这……”

    赵建华现在对赵清漪的一点不满都消除了,再想想她两年来每个月还汇家里5oo块,这放眼全镇也没有多少个女儿能做到。

    “她一点孝心,让你收着就收着,最多到时给她嫁妆办得体面些。”

    赵清漪看看赵清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此时有底气了,说:“所以,读书是挺重要的,清河一定要上大学,去外头多见识。不要大好年华跟着别人混,那是混不出什么名堂的。我这次回来,主要还是为了清河,看着给他补补课,把成绩都提上去。一本考不上,就算读个二本,将来去中学教教书,那也是铁饭碗。”

    赵清河说:“教书也不用考本科。”

    赵清漪说:“对呀。所以,爸,你是要对清河严厉一点。我在京城教过多少高中生,京城学生来找我补课,学生家长们都是跟着的,他们可是真严呀,不给孩子一丝偷懒的机会。京城人看事看得多远呀,他们有钱人都知道这么做,肯定是大道理。”

    赵建华现在心理天平已经在赵清漪这边了,本来就想儿子考大学,这时想想儿子放假后常常看电视,还出去游荡,这都是罪过了。

    赵建华说:“清漪,那京城人怎么管孩子,你也管管你弟吧,全按你说的做。”

    赵清漪笑着说:“我不是怕你和妈心疼吗?只是现在心疼,将来相差着就大了。”

    赵建华说:“你教他是为他好,我们这还能弄不清楚?”

    赵清漪的舍友之一苏雪看到萧家老爷子和夫人,还有蒋慧心都在,不禁目瞪口呆。苏雪是有些背景的人,为人比较淡漠,而且很低调,所以同学都不知她的来头,她自己也得一方清静。

    萧扬给赵清漪介绍了家人,她微微紧张,就大大方向三人问好。

    见她从容的样子,蒋慧心倒生一分好感,她不像自己想的一样小家子气。蒋慧心又暗自责怪自己的偏见,心想一个四年在全国最顶级的高校中蝉联年级第一的人又怎么会不够自信呢?从她少年的经历看得出来,她会有足够的坚强走过人生的低谷,想信由她陪伴儿子过一生,也会熬过有可能的坎坷和低谷。

    于是蒋慧心拉着她的手,亲热了好多。

    “萧爷爷、萧奶奶、蒋阿姨。”忽见一个同样身穿学士服的女生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