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71.第10—12章

 好书推荐:
    此为防盗章  和校友们进入优美的校园, 然后依照院系专业报道, 安排了宿舍。

    宿舍也分等级,5oo元/年、75o元/年、1ooo元/年。赵清漪虽然节省,但是一年就这几百上千块, 还是不差的。但她也要考虑更深层次一些, 比如助学金,住太好人家还以为她很有钱, 看不过去,但是住太差又影响生活学习状态。于是她报了75o元/一年的。

    又交了15o元领了基本的床单被褥、生活用口, 才去了宿舍,是普通的四人间。

    之后报道交了学费, 得到了分班, 过了开学典礼。

    她终于投入到了无尽的新的学习生活当中去,要完成原主的执念,她人生中最骄傲和快乐的事。

    开学后一个月, 她开始勤工俭学,找了一份家教工作,如此节省一点,刚好平衡她的财政收支。

    其实她还有点钱交了学费住宿费等等, 她手中还剩3ooo来块。但是她也明白家里是不可能寄钱给她的。

    赵清漪本尊是会炒点股票的,当年运气好还赚了十来万,她当时开的车就是炒股赚的。

    现在是九七年, 正值股灾时期, 也无所谓在股市赚钱了, 想赚的话,3ooo块在股市能干什么。

    秋去春来,她在九八年过年也没有回过老家,家中也没有装电话,所以她无法打电话。

    但是,她寄达东西回去,并写了信,赵清河是初中生,能够看懂信的。

    她也给陈校长、朱主任等从前帮助过她的人寄了信和京城特产。

    很快大一过去了,赵清漪原本的见识,加上本尊已经学过一遍的记忆,还有她现在的记忆力和努力,大一她所修功课全优,名次还不是原主应该得的全班第九,而是年级专业第一。

    这让她在大二开学不久,就收到了校一等的奖学金5ooo元,而助学金的申请也顺利批下来了。

    导师们对于专注于学业的学生还是很喜爱的,她拿到一等助学金3ooo元。

    如此,加上她原来还剩下的两三千块,一下子成了“万元户”。这个年代的“万元户”还是不错的,让赵清漪人逢喜事精神爽。

    这天周六,上午去做了家教,还在学生家吃了便饭才回来。

    她回到学校,穿过林荫大道,几个男生正骑着车追逐,其中一个刹车失灵,事突然,骑车的男生一个不注意就往她冲来。

    她身手灵活,急忙闪身,电火石火间,伸手一抓,抓住了那自行车的后座。

    自行车停了下来,她的手却不禁被拉得有点痛。

    那男生下了车来,转过身来,高高瘦瘦,干净清爽,阳光帅气,眼睛温暖如泉。

    洪宇转过头,就看到一个白皮肤眉清目秀的女生,穿着样式简单的休闲白衬衫,蓝色的牛仔裤,一头齐肩的黑色直。

    洪宇不禁被惊艳到了,冲她露微微一笑。

    赵清漪微微颔,说:“同学,骑车小心一些。”

    赵清漪要走,洪宇却抢先一步,说:“同学,我是天文系的洪宇,宇宙洪荒的洪宇,你叫什么?”

    赵清漪吃了一惊,洪宇?

    她这才认真打量了一下他,这一年多在校园里,她都将心思放在课业和勤工俭学上面,她当然不会没事随意去触动原主重要的人。

    洪宇正是赵清漪后来的情人,但原主记忆中是明年春才认识,她去旁听天文系王教授的课遇上他。

    原主赵清漪现实的生活是很残酷的,对家乡的人和事充满着恐。所以,当洪宇这样的开朗大男孩跟她讲天上的星星时,她的心灵枷锁才松开。对王冬明订婚那一段时间日夜要跟她上床,那种无爱的性的慢长噩梦才渐渐离开她。

    洪宇充满着幻想,学识渊博而自信,赵清漪成绩虽好却是内向的,洪宇就是她黑暗人生的阳光。至少她当时是这么认为的。

    赵清漪说:“你好,我是中文系的赵清漪。”

    洪宇笑道:“原来是中文系的美女呀!我刚才吓到你了吧,要不,我请你吃饭道歉。”

    “不用了,也没有怎么样。我还有事,再见。”

    赵清漪不想用未生的事来轻易判定一个人,就算当时面对王冬明她也没有一开始就失礼。而是所有人对那场戏的热衷,她才不得不撕开来说。洪宇也只是一个凡人,原主跟他,其实一开始就隐瞒着他,后来他受不了她有未婚夫,也为了自己的前途而选择离开她,就不算全是他的错。

    ……

    宿舍中的另有三个女生,一个是京城人苏雪,周末回家了,另外两个却在的。

    张丹丹苏州人、顾筱是武汉人,两人也是小憩之后要去图书馆了。京城大学的学习氛围很浓,全国能进京城大学的人都是尖子中的尖子,当然少不了勤奋。

    “漪漪,你下午要不要看那本《奥德修纪》?我记得你借到了这本书。”顾筱朝她问道。

    现在是九八年,书并不像后世一样泛滥,况且作为中文系的大学生,需要读的著作太多,大家当然都是借书读的。

    赵清漪大约是穿越灵魂叠加,精神力强,度很快,记忆力也极好,一般书读一遍就能记住关键句和大体内容。再加上原主记忆中已经读了许多书,她花在那些必读书上的时间就少得多了。她除了功课之外,一个星期要快重读原主读过的两本书,并且新读一本中等部头的新书。而大学的教材内容有原主记忆,在课堂上用功认真已经足够。

    赵清漪道:“我已经看完了,你拿去看吧,下周三还我就好。”

    张丹丹讶然:“你两天就看完了?”

    她不是两天都空的,有功课,像今天早上她就要去当家教,还能看完这样一本书。

    赵清漪说:“晚上看得晚了一些,看完了。”星期三借来后,她功课很快做完,就一直看到两点。京城大学是不拘学生在图书馆熬夜的,熬通宵读书的都不少。

    张丹丹可不会认为她是随便看看就忘,一个全年级第一的学霸,看书能随便吗?想想自己在老家也是别人家的孩子,到了这里总是被打击自信。

    忽然,门外有女学生来叫:“617室的赵清漪,你的电话!”

    现在正是大规模装电话的时候,不过她们这种老宿舍大约要明年换线路。所以除非有手机或小灵通,要找人还是要打到管理员办公室。

    赵清漪去接电话,听到电话中赖彩凤哭泣的声音,她说爸爸赵建华坐人摩托车摔了,在医院拍片现是断了腿。

    赵清漪倒不记得有这事,不然虽然赵建华对她不好,她也不至于不作为。

    “手术做了没有?”

    赖彩凤说:“还没有,这要交两万块钱,现在家里也凑不出来,我向你姑借也是没有,我真是没有法子。”

    赵清漪不会说自己有近两万多块钱的,不然手中一定留不住。

    赵清漪说:“家里不是存钱想盖房的吗?两万块都拿不出来吗?”

    她读高中基本就没有从家里得到多少钱,赖彩凤一个星期会偷偷给她十块五块的,其实根本不够什么。她还是靠学校的奖学金,暑假还赚点钱。

    赖彩凤想起丈夫的话,还是说:“不够呀。”

    赵清漪猜得出来,家中是要她分担,但一时也不接话,赖彩凤说:“过年暑假都不回家,在京城做什么了?”

    赵清漪说:“我能做什么,打工赚学费生活费。”

    赖彩凤说:“你手里有没有,救你爸要紧。”

    赵清漪想了想,说:“我只有六千块,你也知道京城花费有多高。我只能挪出五千块汇过来,别的我真没有办法了。”赵清漪不相信家里会两万块都拿不出来,还是赵建华舍不得拿自己赚的钱治腿。

    ……

    赵家还没有电话,这电话还是镇上的公用电话打的,打完后回了医院,赵建华忍着痛就问她怎么样。

    赖彩凤据实以说,赵建华颇为不满,说:“去京城前说得多有本事一样,说要嫁什么富豪和当官的。现在不还是这样?我还以为她不记得回家,外头能找个了不起的相好了。我看还不如嫁王冬明!”

    现在自己躺在医院,也没有人能照拂,养女儿能有什么用。

    赖彩凤说:“这事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提它干什么?”

    赵家这些年来其实存了三万多块钱的,只是赵建华一直舍不得花。有这点钱,赵家还真没有想过向赵莲花借,因为亲戚家借了也是要还的。

    但赵建华是想赵清漪能出一半,一年多不见女儿,在那人人只有在电话视才能看到的京城,也许她能飞上枝头也不一定。

    她要是找有钱男人了,这未来岳父的手术费总要搭把手吧。京城人有钱,一两万块不放在眼里,最好就承担了去。

    赵建华是失望的。

    赵清漪没有多耽搁,下午就去银行汇了款。心中对赵建华的感情还是很矛盾的,她不是医生,现在赶回去也帮不上忙,想了想还是汇了七千块过去,再打电话到村里,告诉赖彩凤是她借的。

    李浠是国内的王牌经纪人,就说这十年,他带过两个红得紫的天皇巨星和天后,两人结成夫妻,渐离娱乐圈。同时还有不少小红星,总之不红的到他手上就红,但是如果转移到别人手上却难红了。他就有这种能力。

    所以当有志当一名演员的赵清漪初入娱乐圈,这位造星福将愿意给她一个新人当经纪人,她还是高兴得不得了。后来,几乎事事对他言听计从。

    “李哥,我就来了,不好意思。”

    “我给你二十分钟,不然你以后别想拍戏了。”李浠无情地说,语气颇为恼怒。

    赵清漪这时也没有办法了,不讲究打扮,匆忙出了门。

    从酒店赶到片场,刚好二十分钟左右,就看那三十多岁的男子看着她胸膛起伏,想火又碍于人在。

    赵清漪双手合什,做了一个拜托姿势,李浠转开了头。

    刘歌导演看着姗姗来迟的女主角,脸黑得像什么似的,有的演员就是仗着有背景,一点苦都吃不得,任性妄为还想红。

    赵清漪底子太好,现在化了淡妆上戏就已经让人不舍得移开眼睛。就算是天后,颜值和气质她都不会输,而且她足够年轻。

    啪!一声耳光声音,还不是假打配音效的,赵清漪不禁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还有一种小针刺到的感觉。

    赵清漪不禁反手一巴掌打了过去,在场人不禁一阵讶异,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可是导演没有喊卡。

    赵清漪道:“小姐,如果你喜欢用巴掌说话,我不介意呀!”

    刘玫气坏了,不是演戏也气坏了,怒瞪着她:“你敢打我!”

    赵清漪指着医院走廊上的监控,说:“摄像头会证明是你先动的手。你有病吧,看到别人想打就打,别人活该给你打吗?我说了我刚认识他,没有深入的打算,他怎么样是他的事。”

    赵清漪转头就走,刘玫看着她的背影气愤不已。

    “卡!”

    ……

    “刘导,赵清漪她擅改剧本,这怎么行呢?”刘玫在拍过之后难免不服,上去找导演投诉。

    刘导虽然不满赵清漪,但是对于刚才的改戏也还是挺满意的。业内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很任性的导演,他常常不按剧本拍。

    这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不流行楚楚可怜的女主角,而是要看到一种叛逆和个性,特别是这种青春爱情电影。

    之前他们商议让刘玫真打,一是为了戏,二是为了教训赵清漪,但这事没有和赵清漪说清楚。赵清漪上戏的时候还是以为是借位的,一般这种戏真打是要说清楚的。

    刘导其实也很好奇在镜头下她才突然明白是真打会怎么反应,ng,还是接着拍下去。

    这个女子,他刚开始是很欣赏的,但是都拍了一半了,已经连续两次让片场等她一人。

    他也想看看她经不经得起打磨。

    刘导说:“我只要我能用的镜头,你不是第一天拍戏。”

    刘玫只好离开准备她的下一场,于茜茜拉了拉她,两人又去一旁嘀咕。

    赵清漪倒是对这一切不会全无所知,她也不是小可怜,这种坑都过不了,将来怎么办。

    李浠过来说:“你又得罪人了。”

    赵清漪笑道:“有你在,我怕什么?”

    李浠笑了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迟到了?”

    赵清漪顿了顿,说:“我下回小心一点,不连累你了。”

    “说什么连累呀,一条船上的人。”李浠知她现在是不乐意多说,且还有下一场戏等她,也就不追问了。但他身边经纪人也不用做助理的事,有事就先离开了片场。

    赵清漪一直连续拍了15个小时才休息,已经深夜两点,明天八点又要开工。

    回到酒店门口,却见一个窈窕女子候在她房门口,正是同剧的女四宋馨,她的初中同学。

    “漪漪,你拍了这么多场,累不累?”

    “你说呢?”

    “明天我和你有一场戏,我想和你讨论一下。”

    赵清漪说:“明天再讨论吧,也可以和导演一起讨论一下。”

    “……”宋馨微微讶异。赵清漪是个痴迷于当演员的人,说要讨论明天的戏,她怎么可能拒绝。

    “不会打扰很久的。”

    “你都说是打扰了,现在快两点半了,我有多少时间和你说戏?你白天睡了,我没睡过。对不起,再见。”

    宋馨看着她进了商务套房,心中不禁愤恨。

    有什么了不起的,总有一天,我要将你狠狠踩在脚下。

    宋馨从前是自以为有资本在赵清漪面前傲的,当年赵清漪跳级升上初中时,两人才有一年同班。宋馨可是副市长的女儿,是中学的校花,赵清漪虽美得像个陶瓷娃娃,却小了三岁,还是个女童。

    宋馨尚不将她放在心上,况且,她自觉家世无人可敌。可是过了一年,宋副市长受人拔萝卜带出他这泥来给进牢里了,事突然,她和妈妈连逃出国外都来不及。

    宋馨往后的生活却一落千丈,但是后来她上初三,赵清漪就出国读书了,听说读的是美国的私立贵族高中。看来这人低调,却家世不凡,去美国读书,显然是为了直接升美国高校的本科。当年有这种力量的家庭,也是不多的。

    宋馨少年入行,已有五年,好不容易在电影当个女四,而去年才出道的赵清漪一出道就演女主。

    第一部电影,有两个影帝和她配戏。虽然很有争议,但是她也一炮而红,与她这种十八线艺人是不一样的。

    ……

    青春电影《莫负好时光》再拍了五天就杀青了,参加了杀青宴,赵清漪就回到了自己在海州市的小公寓。她没有留给宋馨任何套近乎的机会。那天刚穿来时,前一晚她就是见过宋馨,上一回迟到也是宋馨搞的鬼。

    她接受原主的记忆,也知这个好姐妹很要不得了。

    李浠推荐一个戏仙侠题材的给她,说是对方很有诚意,半月后可以进组。赵清漪却拒绝了,说想休息一段时间,并且对这上题材的戏没有兴趣。

    李浠努力戏戒,现在是演艺事业上升期,拍这类电视剧最容易积累人气。

    赵清漪都不听从,他看她的目光不禁多了几分复杂,无奈离开。

    从剧组回来,她像是三天没有睡过觉一样,窝在家里睡了吃、吃了睡,一天一夜。

    直到一个电话将她的神智拉回几分,是她的表哥顾晨。

    他的嗓音还是那样好听,有霸道总裁的低沉磁性,却没人那种疏冷理智。

    “漪漪,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赵清漪打了个哈欠,走到阳台上,看着早晨的阳光,她深吸了一口气。

    新的世界,她来了。

    按照正常画风,这时候有个性的女主角应该说:“没有,表哥,你不要担心,我自己可以处理自己的事。”

    赵清漪慵懒地说:“表哥,你怎么知道?”

    顾晨目光微冷,说:“网上有人恶意抹黑你。”顾晨的助理还是承担的关注着她的演艺事业的事的,会向他汇报。

    赵清漪担心地说:“真的?那怎么办?”

    顾晨安慰道:“放心吧,我已经压下去了。”

    “还好有表哥在。”

    “杀青了吧,也不告诉我。”

    “正想找你吃饭呢。”

    “不行呀,我在大马,要下个星期才有空。”顾晨的公司投资了生态园的项目,经常去那边。

    “那等你回来再说吧。记得给我买礼物。”

    赵清漪挂了电话,看着蓝蓝的天空,还有这个富人公寓小区优美的环境。

    之前在剧组,她没有精力去细想一切,去观察一切,或者去过分在意自己重新青春的容颜。

    忘记自己是谁,而去完成《莫负好时光》的角色。

    这时候她才明白,她没有对前生一切有什么不舍,并不是她沉浸在《莫负好时光》的角色中的缘故。

    现在,她真切地感觉到自己是现在的赵清漪,而不是上辈子出身贫寒,最后走向成功的女子。上辈子的一切爱恨随着她的死亡而结束了,像做了一个梦,也像看了一场电影,留给他的只有那些记忆和现在这一分短暂的寂廖之感。

    不管怎么样,年轻,不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看着自己优美纤白的手,她微微露出一抹笑意。

    如果华国还算是有贵族,那现在的赵清漪绝对是真正的贵族。

    正想着,突然系统出现了。

    赵清漪说:

    系统:

    赵清漪问道:

    系统将委托任务传进她脑海。

    这一回的委托人是原主赵清漪的母亲。她希望自己的女儿做一个清白的女性,改变身败名裂的命运。可以嫁给真正爱她的表哥顾晨,不要所爱非人。让引她误入歧途的人得到法律的制裁。

    听系统这么一说,赵清漪不禁讶然,这一点原主到死都还不知道。

    “你做it呀?这个前景是很好的,但展方向战略很重要。”

    “你对这个有研究?”

    “我不是内行人,外行看热闹,不是国家战略上支持嘛。”

    她想想现实世界后世的“互联网十大思维”之类的,那种一定是展趋势。看他说起这一行,她打开话匣子一点点和他讨论起来。那在后世不稀奇,但在现在还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萧扬听着听着眼睛也越明亮。

    赵清漪觉得个人很渺小,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又能怎么样,她现在的起点也难成为科技界公司的牛人。她的任务不过是原主的执念,洗脱坏女人的污名,挣脱命运的玩笑,她也不是读商科和信息的,也不可能从事it行业的创业。

    现在的她也不觉得萧扬有多牛,因为他是一个全身没有名牌,开着国产基利车的男人。但她没有傍富豪的打算,可以一起打拼嘛,能够同心,小富即安。

    两人吃了饭,他带她到新区的商业街逛,近些年京城是越繁华了。

    萧扬十指紧扣着她的手,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满足,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珍爱一个人。

    “你都没有问过我的情况吗?”

    “什么情况?”她转头,星目盈盈。

    她也是头一回和男友这样逛街,以前觉得逛街很浪费时间,她在路上都是匆匆来回。

    萧扬说:“那天,你籍贯身家都报了。”

    赵清漪笑道:“我报是我的处事方式,你报不报是你的事。”

    “你不关心?”

    “我现在又没有要和你结婚,没有这么急。”

    萧扬轻笑,暗想:小妮子将自己保护得很好,所以才这般笃定。是呀,只恋爱不上床,她又不怕他骗她。大约对自己能制服歹徒的身手也挺自信的。

    萧扬笑道:“萧扬,二十七岁,京城人。加州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九八年回国,九九年与合伙人创业,有一家小公司,就是扬帆公司。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文艺工作者,有一个哥哥在南美当外交官。”

    “……”赵清漪心想这要不是吹牛,也是书香门第了,还京城人,相差不是一点点。看他穿着不富贵,还开着一辆在京城能被人鄙视的基利车,她原还没有什么压力,但是他全家都不简单。

    “在美国时,交过两个女朋友,一个性格不和,一个因为展方向不同,和平分手。”

    赵清漪不及细想差距有多大的问题,问道:“漂亮吗?”

    萧扬不禁笑了起来,说:“我有照片,你要看吗?”

    “你还珍藏着人家的照片呀!”赵清漪想将四十米长刀架人脖子上去。

    她吃醋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颊,说:“挺酸的。”

    “才没有呢!”赵清漪说,“照片给我看看。”

    萧扬说:“我怎么可能带身上?是从前的相册里有,在家里呢。”

    赵清漪微微郁闷,萧扬却牵着手带她进了一家珠宝店,赵清漪心想男人哄女人手段还挺熟的。

    “我不习惯戴饰。”赵清漪拉着他往外走。

    “我买给我妈当新年礼物的,没想买给你。”

    “……”郁闷加深当中,但她也不好离开,只有跟着进去。

    到了柜台前,也没有让店员多做介绍,他从身后搂着她的腰,热气喷到她耳边。

    “你说哪一款适合我妈?”

    “我又没有见过你妈。”

    萧扬说:“你这么快就想见她了?”

    “我不理你啦!”

    萧扬逗够了,拉了她回来,这时大堂经理走过来,笑着说:“萧先生,您订的项链。”

    萧扬从盒中取了一条铂金项链,下头有个太阳花形状的坠子,上面还镶着钻石。

    大堂经理说:“这条项链叫‘太阳之恋’,爱情就是阳光一样滋润着万物,而恋人就是心中永恒的太阳,也喻意我心永恒。祝福两位拥有最美好的爱情,长长久久。”

    他看着她笑时,她有些无措,感觉被捉弄,偏偏气又撒不出来。

    他小心给她戴在脖子上,看到她白皙的细颈和可爱的耳朵,不禁心中一荡。

    ……

    他这一回送她进了校园,一直到了宿舍楼下。

    “我要期末考了,一个星期应该没有时间出去吃饭。”

    “我明白。”他拉着她的手,“我会打电话给你。”

    “不许打给前女友。”

    “好。”萧扬轻笑出声。

    一把抱住她温柔片刻,然后捧着她的头,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晚安。”

    ……

    张丹丹在赵清漪一回宿舍,就拉住她问,笑问:“那个就是你的……学生?”

    “……”

    张丹丹说:“我们都看见了!你的‘学生’这么帅的?不过,挺成熟的呀!”

    赵清漪不禁尴尬,说:“你够了吧。”

    张丹丹呵呵直笑,说:“远远看着真是大帅哥呀!”

    赵清漪心情倒是极好,说:“我也觉得帅。”

    顾筱上来道:“我都没有看见,有多帅?”

    张丹丹说:“反正很帅就是了,比咱们学校的刘辰逸要帅。”

    “哇,原来清漪你是看颜的。”

    赵清漪呵呵,心想自己正当年轻,谈个恋爱能找个帅的当然不找丑的。况且,她找了个理想声线,理想绅士思维教养的男人,还同意恋爱不上床,那应该是真喜欢她的。但凡男人稍微精神吊丝一点,最后一点就不会理她了。

    她洗了澡,洗了衣服正在晒时,倒是从来话少的苏雪也在一边晒衣服,忽问:“你男朋友叫什么?”

    赵清漪也没有多想,说:“萧扬。”

    苏雪愕然,她以为是看错,没有想到还真的是。萧扬,那可是她堂姐苏雨喜欢了十几年的男人呀。堂姐小时候和他在一个大院里,从小喜欢他,后来他父亲调乡下去了,之后他也出国去读书了。

    “你们来真的?”

    “这事还有假的吗?”

    ……

    期末考试之后,学生们都收拾打包回乡,只有她还不动声色。每年这个时候,她都会觉得很孤独。

    昨天晚上妈妈赖彩凤打电话来时还问她今年过年回不回家,她直说不回,赖彩凤很失望。

    但是她的失望除了多年未见女儿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赵清河今年上高二。他的成绩可以上高中,却不是很好,按照赵清漪看来,这还是好的,按原来的展,他只考上了技校。大约是因为有王冬明带着吃喝玩乐,宠着小舅子,赵清河更没有心思读书,就算脑子不笨,那也难以有出息。

    赵建华和赖彩凤也是知道她成绩好的,赵建华有“女子读书无用论”,却觉得男人读大学是好的。又因为没有了王冬明这个“依靠”,让他更加为赵清河的未来愁。不上大学,找不到好工作,将来难不成留在家乡种地吗?

    他们是想她在寒假回家一边过年,一边也给赵清河补补课。

    原主对于赵清河偏向王冬明那边,骂她丢人破鞋是非常伤心的。可是如果她的作用是提升十分二十分,就能改变亲弟弟的前程也不是小事。刚好,她有半年的实习时间,如果能够看住他勤奋学习,上升的空间不只十分二十分。

    但是为了绑架了原主人生又摔锅骂婊不念亲情的白眼狼付出这么多值得吗?自己在京城拥有大好的人生,还有喜欢的恋人。

    萧扬接了她去吃饭,也看出她有心事,于是试着问问。

    赵清漪情绪不可抑制,显然是原主影响着她。她有找个人说说心中的话的强烈欲望,于是略去了原主后来的那些事,将弟弟学习和父母的期望说了。

    萧扬沉默了很久,说:“对于我来说,我当然希望你留在京城,我不想要这么久见不到你。”

    赵清漪叹道:“我真的是个很自私的人。”

    萧扬柔声道:“你很坚强,你太不容易了,也被家人伤了心吧。”

    赵清漪心底一股酸意涌上来,原来那一幕幕在眼前浮现,压抑不住落下泪来。

    萧扬不禁心疼地握住了她的手,说:“没有人为你考虑,也没有人让你依靠,你也在害怕和恐惧被命运摆弄,能做的只有让自己更坚强。我真的很心疼你。”

    赵清漪完全控制不住失声哭出来,良久再止住了哭,说:“作为子女,没有资格指责父母不够好,别人的父母再好,那也毕竟没有来到我身边,自己的父母不够好也生养了我。没有那些可以千娇万宠着我的父母或者拥有姐控性质的可爱弟弟。给我的就是这么骨感的亲人,但毕竟也没有成为孤儿。怨也好,怕也好,我也长大了,没有人可以操纵我的命运,绑架我的人生。那再不是我想要的亲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想我也要尽我的责任。不求别的,只求无愧于心。”

    萧扬说:“所以,你决定要回去。”

    赵清漪说:“我多么想将心中所有的怨恨泄出来,让他们觉得有多么失职和错待我。但那只是弱者的咆哮,我很羞愧我有这样的想法。我不但要回去,我实习就在老家了,我要担起我的责任和道义。萧扬,对不起,我爱你,但是我现在不能守着你。如果,你要分手,我不会怪你……”

    萧扬放下餐具,顿了顿,深吸了口气,摇了摇头。

    “漪漪,你说过,恋爱关系,你不会跟我上床。那么……你每天给我打电话和每天陪我吃饭,相差也没有十万八千里。”

    赵清漪擦去了泪水,想笑又笑不出来,萧扬坐了过来,伸手拥住了她。

    “漪漪,谢谢你爱我,我也爱你。”

    五一长假一过,日子就更快了,县重点都形成了一种浓郁的上进氛围,让老师开心。

    这也是冲刺时间,她也每天上英语和语文的作文课,每天一篇地让来补课的人们苦练。有这逻辑清晰和词句的积素,总不会太差。

    转眼进了六月,高三的学生进行了高考,她也拿到了极高评价的实习评语。而她的论文也写好了,应该回校准备答辩。

    她一直挂心的是救陈老校长的任务,时间却于到了。陈老校长和陈师母正是要去泰国旅行,和原来一样。

    她不可能有力量去妖言惑众预言外国航空公司的一班飞机的事故。也没有人会相信她,或者她真的说中了这条预言,才是最可怕的画。

    她做的只能救下她尊敬的师长。

    刚好在他们出前一天,她去陈家做客吃饭,陈家是很欢迎她的。

    第二天一早,陈老校长夫妻要出的时候,赵清漪拿捏好时间,打了电话过去,说她的学生证丢了。她要买机票回校,要用学生证。昨天却来过陈家,大约放在裤袋中掉了。

    陈氏夫妻只得耽搁一下,等着她来找,为她开了门。那学生证果然在沙脚下找到了。

    三人一同出了家门,陈氏夫妻提着行礼箱,赵清漪年轻又是学生,就热心地帮他们提。

    陈铭老校长和陈师母见此,心中暖洋洋的。却见前头那个让他们又得意又孝敬的女学生突然一脚踏空,整个人从楼梯滚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