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65.第28—30章

 好书推荐:
    此为防盗章  父母接连打击和压力, 精神也失常,晚上偷偷喝农药死了。

    “自己”一无所有, 才会想起幼年时的点滴,“自己”终于有些觉得姐姐可怜, 他对不起姐姐。去找了王冬明, 他只是想打他一顿,却被他一刀捅死了。

    被他的“好姐夫”捅死了, 那个废物死了。

    他从那梦境中回来, 他现在不是那个废物,他永远不想成为那样的废物。

    他是这个长得精神,气质谈吐不俗的自己。他考上了体大, 将来的目标是打职业赛,退役后再不行还可以当老师,他要让姐姐知道她的心血不会白废。他撑起这个家, 不让姐姐一人辛苦支撑, 不能让姐姐如梦里一样被磨死。

    他要成为姐姐的骄傲,姐姐的依靠,再不让这世上任何男人欺负他姐姐。

    世上最好的姐姐。

    ……

    赵清河和赵建华夫妻要去县城办谢师宴,关上了家里的大门, 在收到街坊的恭喜声时道谢。

    赵清河看到了赵莲花和张达,张晓虽然嫁进了李家, 他们家也并没有带来多大的改变。

    没有姐姐的牺牲, 他们本事和运道也并不怎么好。现在姐姐是好女人了, 他们总没有资格高高在上骂了吧, 轮不到他们来政治正确了。

    赵清河并不觉得那只是梦,他也想到了王冬明去年一直胡言乱语纠缠的事。

    赵清河恨那个“自己”,不会成为他,但是赵莲花和张达,这样的亲戚反不如没有。

    赵莲花和张达蹭上来,想陪他们一起去参加谢师宴,赵清河拒绝了张达给的红包。

    这让他们难以下台,脸都黑了。

    “就当我是没良心的忘本人吧,我有什么事,你们不用来。过好你们自己的日子。”

    赵清河拉了父母就走,赵建华还说他没有礼貌,赵清河说:“你们还不知道吗?他们说了多少姐姐的坏话?当年,他们想将姐姐许给王冬明,又安得什么心?害姐姐还不够吗?我绝对不会给他们机会害姐姐的。”

    赵建华看儿子表情坚决,现在女儿儿子才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的话语权也交到女儿儿子手上,赵建华想想张家为人,也就作罢。

    二零零四年,赵清漪研究生毕业了。

    八月时值奥运会,篮球比赛场上。

    赵清漪和萧扬坐在前排的后援团位置上,手中拿着国旗欢呼。

    华国队年轻小将面对强敌绕,侧身跃起勇而投篮,一个三分球进篮。

    满场的欢呼声扬起。

    赵清漪跳起来哇哇叫,萧扬也很兴奋,却拉住她,说:“小心一点,肚子里有一个呢!”

    才三个星期好不好?赵清漪心中吐嘈。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开始,华国cba赛场上出现一个少年,很快成为之江队的主力前峰。由于这个少年的出色,向来是第二梯队的之江队,在关键比赛中获胜,成为赛季亚军,全赛季得分最多的球手。全华国多了无数的球迷,赵清河的名字进入千家万户。

    现在观众席上就有许多他的球迷。

    在对战世界第一篮球强队美国队时,小将赵清河遇强则强,整场打下来,个人得了57分,而华国总分也才84分。虽然输了比赛,但是赵清河也成为全华国的偶像。

    二零零五年,他顺理成章的得到了nba强队的邀请。先是签了一个赛季的约,后来对方给出更好的价位要续签三个赛季。

    他也一步步获得nba选手的所有荣誉,让全世界华人疯狂追捧。曾经的英语学渣,长时间呆美国,英语说得比谁都溜了,他也无比感谢当年姐姐逼他跑步的时候要背下单词,又吞过几十张小抄纸,不然基础太差也是不好学的。

    全世界的女球迷很关注这位长相相当出色身家数亿的华人第一球星的择偶标准。

    有一位女记者问他时,他呆萌耿直地说:“我姐看了好就行。”

    八卦记者挖他在美国另一个球星手中买下了一座有名的豪宅,然后深挖下去产权所有人居然不是他自己。赫然就是他姐姐。

    二零零九年,因为他姐姐在县重点成立了一个“陈铭助学基金”。

    他一想这事有点意思,砸了两亿人民币成立了一个“赵清漪助学基金”,当年他荣登全国个人慈善榜。

    每个女人都怕妈宝男,但是让全世界球迷觉得他傻得有点可爱,这是一个“姐宝男”。

    身家以亿计的球星对自己的钱也没有什么概念,他每日训练刻苦,没能分心在自己的钱上面,他也不太懂理财,父母更不懂,多是交给姐姐打理。

    他到二十五岁还没有谈过恋爱,收到女生的表白信会不知所措。二十六岁的时候,他姐给他介绍了婆家的留学归来的姑表妹,是他的级女球迷。

    虽然他还是个“姐宝男”,总算人家不嫌弃(这时有多少女人会嫌弃他),谈上恋爱了,二十八岁顺利结了婚。和很多nba球星的风流不羁不同,他在这方面乖的不得了,国外性感的金碧眼美女撩他,他面红耳赤走开,其实是怕国外的开放女人会有病或者太过强悍导致自己堕落再不能打好球。这是姐姐说的,外国体育界是有实例的。

    他结婚的时候,球迷们调侃:宝宝从此以后有老婆和姐姐一起疼爱了。

    ……

    “你衣服上怎么会有香水味?”张晓尖声质问丈夫。

    丈夫说:“出去应酬,人多沾上的有什么奇怪的。”

    张晓怒道:“你休想骗我,你老实交代!”

    丈夫没有耐心:“跟你没有什么好交代的。”

    丈夫甩门出去了,张晓痛苦的捂住嘴哭泣,她在这个家中是最没有地位的。

    原本李家知道她的表弟是华人第一球星赵清河,而表姐是扬帆集团董事长夫人赵清漪,李家还对她稍稍改观。

    但是李家去走动时,赵家人一句话都没有和她说过,赵清河拒绝为李家公司产品代言,云帆集团更没有和李氏有什么合作。李家也看透张家原来和赵家关系并不好,这是表明态度不愿给张晓背书借力。

    赵家姐弟这些年做过不少慈善,一个拥有善心的人一点帮助张家的意思都没有,可见张家的为人是多让人寒心的。

    李家就是这么想的。

    好在张晓生了两个儿子,为了儿子,丈夫通常不会跟她离婚。丈夫外头有女人,婚前就公证了财产,家中的财权她也一丝不得沾手。很没有尊严,但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离开了李家,张晓不知道自己能怎么生活。

    父母,张达和赵莲花还在乡下熬着,近年经济展很快,只要勤劳倒是不会缺少吃的。

    ……

    王冬明纠缠赵清漪的事也成为了全镇的笑话,他都已经结婚了,还对她念念不忘。

    镇上的人都说:那种人物,也是王冬明好宵想的?自己过好日子吧。

    王冬明有钱,本来是镇上不少人羡慕的对象,但是他的有钱怎么和人家比?

    王冬明自从重生,多次想要找赵清漪麻烦,人家却有萧卫国门路请来的特种兵出身的保镖,王冬明次次被打脸。

    而他形成心魔,之后酗酒不好好做工程,几个项目的机会都错过了。这一行的竞争者太多,他的舅舅也调到别的部门,有些话语权也丢了。

    他曾经的施工队伍中的人几个人离开他自己干,很快他的公司成了空壳,还多了一个有力的竞争者。

    王冬明被兄弟出卖是愤怒的,找上门去闹,从前的兄弟也红了眼,叫骂时也说出他的痛处,嘲笑他“神经病”、“宵想赵清漪男花癫”。

    王冬明的事业受挫,好在家里还有百万存款,也过了几年好日子。

    但是赵清河越来越声名赫赫,他是这个小镇的骄傲,男人女人守着电视要看他的比赛。这让记得前世的他更生心魔,他要逃避现实,迷上了赌博,一年输了五十三万。

    妻子柳依依也是个聪明人,丈夫不爱她不说,还不管家小,婆婆又总是说她收不住丈夫的心。

    柳依依在娘家和亲戚的支持下起诉离婚,然后分到了三十万的家产,王家气得想打人也没有用。《婚姻法》就是这样的。

    柳依依带着三十万很快离开了这个县,后来找了一个二婚男人重新开始。

    王冬明两年后输光了家产,赌瘾却还没有戒。他的舅舅们来看过他两次,要他回头改过,重新做生意。但此时本来精神就敏感自卑脆弱色厉内荏的男人再也站不起来了。

    舅舅们看他扶不上墙了,也就不管他了。

    又不知过了几年,全县人民都热闹兴奋,因为赵家人回乡探亲祭祖了。来的有赵清漪和赵清河姐弟,还有他们的丈夫、妻子、儿女,当然还有早就被儿女接去京城住的赵建华夫妻。县领导亲自欢迎接待,长长的车队进入小镇,都还要县武/警开道。

    赵清漪自己是京城大学中文系的教授,而丈夫是上市公司主席,不算是it行业的第一巨头,却也决非泛泛之辈。

    王冬明被挤出人群外,他却也远远瞧见那从豪车下来,仍然美的动人心魄的女子,她身边的男人生活中随性,但今天穿得一点都不随便,西装革履,看着她的眼神就情不自禁带着浓浓的爱恋。他的英俊温柔风度与她是这样般配。

    她,终是他的一场梦。

    没有台言主角那种标配的一丝不苟阿曼尼西服和名牌,只穿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运动型的羽绒服,却是掩盖不了他的俊美和风华。

    “我没有名片。”赵清漪摊了摊手。

    “你还是大学生吧?”

    “对。”

    “那电话有吗?”

    赵清漪不高傲,却也不会轻易将小灵通的号码告诉陌生人。但是多认识朋友对她在京城展立足有利,于是她留了宿舍里的电话。现在每个宿舍都装电话了,要用电话卡才能打,但可以免费接听。

    萧扬看着她的背影,暗想她是不是对自己也有些好感?京城大学的,还真不错,再看那女汉子的架式,是文武又全呀。

    ……

    “赵清漪,你的电话!”顾筱大三交了个男友,而电话又离她较近,有电话常是她先一步接起的。

    顾筱看看赵清漪,这个男人的声音她听出来了,之前有两次也是她接的。

    等赵清漪将电话挂了,对上的是两双冒着绿光的眼睛,连苏雪都朝她看了看,很想一探究竟。

    “你这家伙,有情况呀!”顾筱笑得很贱。

    张丹丹搭在她肩上,说:“交代一下吧。哪个院系的?”

    赵清漪说:“没有,是外面的……我的学生。”学生打来问候她不行呀?

    顾筱说:“师生恋呀!你可以呀,老牛吃嫩草。”

    赵清漪无言以对,所以,说谎是门技术活。

    ……

    萧扬在国外念书时交过两个女友,但是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今天还特意打扮得很精英,虽然开了一辆基利车有点破坏装逼风格。

    他原想去西餐厅,但是她却拒绝了,挑了一家私房菜馆吃中餐。

    不过,并不是小白的萧扬也看得出这个女生是个挺有主见的人,很没有一些小鸟依人的作风。

    原主肯定是不忍拂人意的那种个性,也影响到现在的赵清漪。但是她深思过,原主一生的悲剧就是她不能坚持主见,所以在这一点上就格外注意,要改掉这个毛病。

    萧扬却是欣赏这种有主见的女子的。

    这是两人第二次一起吃饭,这一次他还买了电影票,两人看了一场爱情电影。

    萧扬开车送她回去的时候,忽放起《月亮代表我的心》的光碟。赵清漪脸也不禁红了红,她确实对他是有好感的,长得帅但不中二,很有男人味。还有一点,别人不知道,她曾经相当长时间里有点音控的毛病,这个男人就算长得没有这么帅,甚至他是个穷学生,他有副极像朱亚文的嗓音,她的抵抗力就极弱。

    “你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萧扬开着车,侧头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前方的路。

    赵清漪顿了顿,说:“你确定吗?”

    “我喜欢你,我确定。”

    赵清漪深吸一口气,说:“我叫赵清漪,二十一岁,之江省阳平县人。京城大学中文系大四,已经取得本校本系保研名额。个人资产八万七千四百块左右。家中父母都是农民,父母思想守旧,有一弟。不是很善良,从来没有捐过款,也不是很孝顺,自从大一来京城上学,都没有回过老家。恋爱关系,我不会跟你上床。如果你没有异议,我觉得可以,不然,做普通朋友也不错。”

    萧扬愕然地转过头去,这一眼看得比较久,忽轻笑一声:“那是……你想跟我结婚吗?”

    “那不至于。现代的男人总是以恋爱的名义找炮友,我刚好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所以,你的人生需要全在计划之内吗?”

    “不是呀,你就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萧扬说:“那你觉得我是不值得信任的男人?”

    赵清漪笑着说:“我想你会是个尊重女性的男人。我跟你这么说,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不信任你,而没有给我乱盖别的帽子。不管怎么说,认识你这个朋友,我很高兴。”

    这是这个男人在灵魂品格上和王冬明本质上的区别,也比洪宇高了一层。当一个男人从女人身上得不到最理想的答案时,有的男人就是怨女人眼光高、要求多、清高装纯、待价而沽、做人有问题之类的。而这个男人说的是‘她觉得他不值得信任’,这是一个很中性、很有教养的思维方式,问的问题也显得是很人之常情——女人对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信任。

    萧扬轻笑一声,舌头舔了一下上唇,顿了顿说:“你喜欢我吗?”

    赵清漪想了想说:“喜欢吧。”

    萧扬呵呵一笑,低醇的笑声从他喉间出来,这声音撩得还有音控残留毛病的赵清漪涌出酸腐的少女心来,她极力压制下去。

    车开到学校门口停了下来,她笑着道了一声谢,刚要开车门,他喂了一声。

    她讶然转过头去,只觉眼前一黑,唇上一阵火热地柔软,她被电了一下。

    他没有多深入,说:“可以接吻的吧,女朋友?”

    “?”

    “难道这也不可以?”

    “可……以。”耳朵这样被征服。

    “早说嘛。”萧扬托住她的耳畔又吻了下来,这一次他辗转了几分才离唇。

    她的脸不禁通红,萧扬抵着她的额头,看着她的样子,可爱得撩得他心痒难耐,轻声笑问:“初吻呀?”

    “……”能说她穿越前活到二十七八,因为忙于学业和事业,也因没有遇上喜欢的,所以耽误恋爱了吗?太没有面子了。

    她推开了他,他更开怀地笑起来,她忙要下车,他又拉住。

    “还来?”

    “你想再来?”萧扬俊眼带着三分邪气,调笑道。

    “鬼才想!”

    萧扬笑着从后座拿出一个提袋给她,她拿出一看。

    手机?

    这年头手机是挺贵的,这样的物价下都要一两千,而这个牌子好像很贵,款式也很新。

    “没拆封,你要不退了吧。”赵清漪从大衣口袋掏出静音的小灵通,说:“我用小灵通的,话费比较便宜。”

    萧扬却支着下巴看着她,赵清漪微微毛,问:“你干嘛这么看我?”

    萧扬眯了眯眼睛,说:“所以,你一直有移动通讯工具,却给我你宿舍的座机电话。”

    “啊,哈,那个……小灵通有时候会没电,座机不会。”

    “鬼才信!”

    “……”

    萧扬将礼物塞到她手中,说:“那家店不能退货,以后用手机,我打外网的小灵通……话费太贵。”

    他想了想又让她将小灵通的号码告诉他。

    赵清漪回到宿舍时,脸颊还觉得烫,心底却是挺高兴的。

    ……

    两人确定关系,却是到了两天后才再见面,主要是她没有空,一来是快要期末考试了,学霸也还是要温书的;二来是她有一天晚上要去混家教。

    当然萧扬也不是那么空的,约会的时间当然是要科学调整。

    这一回约会两人却吃了烤鸭,不过是他这个京城人带她去吃的,不是她所知的有名的那家品牌店。

    “品牌店那是忽悠外地人的。”他笑着给她包好了一个递给她。

    “外地人?你们京城人是不是特有优越感?”虽然这么说,但也是她自觉做人的世故要化解尴尬。她觉得这个男人有台言男主的外表,却是个生活剧的作风。他大约是很节省,这家店更便宜。不过,他也不算是扣门,节俭和扣门是两回事,这一点也算是他欣赏的品质。而原主记忆中,王冬明就是那种极爱吹牛显摆的男人,是她很不喜欢的。

    他双手支着看着她笑:“那你们外地人会有自卑感吗?”

    赵清漪灿然一笑,差点晃花他的眼睛,他从来没有觉得一个女生能笑得这样好看。

    “我们外地人要是自卑了,那不是助长你们的气焰了?”

    他优雅地动手吃起来,两人边吃边聊,没有食不言。

    饭过半饱,他忽然问:“你寒假也不回家吗?我记得你说你自从来上大学,都没有回过老家。”

    “不回。”

    “为什么?”

    赵清漪叹了口气,说:“我习惯在假期时留在这里打工,我需要钱。我回家能干什么?我对家人的感情不是很好。”

    萧扬问道:“与家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误会……”她还是简略地将高考后生的那一次订婚危机说了,当然也有其中的利益关系。

    萧扬不禁有几分目瞪口呆,这让他看来实在是太荒唐了。

    “和那个人订婚会在大学期间比较轻松,他也会照顾我的家人,但是也许还年轻,所以我觉得自由的灵魂还是很重要的,只好委屈家人不能得好女婿的照顾了。”既然诚心交往,家中的情况也不能相瞒,瞒不出幸福圆满的结果来。

    “不是年轻时才很重要,什么时候都重要。何况那个男人根本就配不上你。”

    赵清漪笑道:“我知道呀,虽然他挺有钱的,现在也许更有钱,但是谁说我不能赚比他更多的钱?我现在生活不缺钱,但我也挺坏的,我骗家里说我没有什么钱,一个月只打五百块回家,呵呵。”

    他也不禁跟着笑。

    赵清漪道:“但我也不是富婆,你想傍我是不行。你想仙人跳诈骗呢也要及时收手、回头是岸。”

    “我不是内行人,外行看热闹,不是国家战略上支持嘛。”

    她想想现实世界后世的“互联网十大思维”之类的,那种一定是展趋势。看他说起这一行,她打开话匣子一点点和他讨论起来。那在后世不稀奇,但在现在还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萧扬听着听着眼睛也越明亮。

    赵清漪觉得个人很渺小,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又能怎么样,她现在的起点也难成为科技界公司的牛人。她的任务不过是原主的执念,洗脱坏女人的污名,挣脱命运的玩笑,她也不是读商科和信息的,也不可能从事it行业的创业。

    现在的她也不觉得萧扬有多牛,因为他是一个全身没有名牌,开着国产基利车的男人。但她没有傍富豪的打算,可以一起打拼嘛,能够同心,小富即安。

    两人吃了饭,他带她到新区的商业街逛,近些年京城是越繁华了。

    萧扬十指紧扣着她的手,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满足,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珍爱一个人。

    “你都没有问过我的情况吗?”

    “什么情况?”她转头,星目盈盈。

    她也是头一回和男友这样逛街,以前觉得逛街很浪费时间,她在路上都是匆匆来回。

    萧扬说:“那天,你籍贯身家都报了。”

    赵清漪笑道:“我报是我的处事方式,你报不报是你的事。”

    “你不关心?”

    “我现在又没有要和你结婚,没有这么急。”

    萧扬轻笑,暗想:小妮子将自己保护得很好,所以才这般笃定。是呀,只恋爱不上床,她又不怕他骗她。大约对自己能制服歹徒的身手也挺自信的。

    萧扬笑道:“萧扬,二十七岁,京城人。加州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九八年回国,九九年与合伙人创业,有一家小公司,就是扬帆公司。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文艺工作者,有一个哥哥在南美当外交官。”

    “……”赵清漪心想这要不是吹牛,也是书香门第了,还京城人,相差不是一点点。看他穿着不富贵,还开着一辆在京城能被人鄙视的基利车,她原还没有什么压力,但是他全家都不简单。

    “在美国时,交过两个女朋友,一个性格不和,一个因为展方向不同,和平分手。”

    赵清漪不及细想差距有多大的问题,问道:“漂亮吗?”

    萧扬不禁笑了起来,说:“我有照片,你要看吗?”

    “你还珍藏着人家的照片呀!”赵清漪想将四十米长刀架人脖子上去。

    她吃醋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颊,说:“挺酸的。”

    “才没有呢!”赵清漪说,“照片给我看看。”

    萧扬说:“我怎么可能带身上?是从前的相册里有,在家里呢。”

    赵清漪微微郁闷,萧扬却牵着手带她进了一家珠宝店,赵清漪心想男人哄女人手段还挺熟的。

    “我不习惯戴饰。”赵清漪拉着他往外走。

    “我买给我妈当新年礼物的,没想买给你。”

    “……”郁闷加深当中,但她也不好离开,只有跟着进去。

    到了柜台前,也没有让店员多做介绍,他从身后搂着她的腰,热气喷到她耳边。

    “你说哪一款适合我妈?”

    “我又没有见过你妈。”

    萧扬说:“你这么快就想见她了?”

    “我不理你啦!”

    萧扬逗够了,拉了她回来,这时大堂经理走过来,笑着说:“萧先生,您订的项链。”

    萧扬从盒中取了一条铂金项链,下头有个太阳花形状的坠子,上面还镶着钻石。

    大堂经理说:“这条项链叫‘太阳之恋’,爱情就是阳光一样滋润着万物,而恋人就是心中永恒的太阳,也喻意我心永恒。祝福两位拥有最美好的爱情,长长久久。”

    他看着她笑时,她有些无措,感觉被捉弄,偏偏气又撒不出来。

    他小心给她戴在脖子上,看到她白皙的细颈和可爱的耳朵,不禁心中一荡。

    ……

    他这一回送她进了校园,一直到了宿舍楼下。

    “我要期末考了,一个星期应该没有时间出去吃饭。”

    “我明白。”他拉着她的手,“我会打电话给你。”

    “不许打给前女友。”

    “好。”萧扬轻笑出声。

    一把抱住她温柔片刻,然后捧着她的头,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晚安。”

    ……

    张丹丹在赵清漪一回宿舍,就拉住她问,笑问:“那个就是你的……学生?”

    “……”

    张丹丹说:“我们都看见了!你的‘学生’这么帅的?不过,挺成熟的呀!”

    赵清漪不禁尴尬,说:“你够了吧。”

    张丹丹呵呵直笑,说:“远远看着真是大帅哥呀!”

    赵清漪心情倒是极好,说:“我也觉得帅。”

    顾筱上来道:“我都没有看见,有多帅?”

    张丹丹说:“反正很帅就是了,比咱们学校的刘辰逸要帅。”

    “哇,原来清漪你是看颜的。”

    赵清漪呵呵,心想自己正当年轻,谈个恋爱能找个帅的当然不找丑的。况且,她找了个理想声线,理想绅士思维教养的男人,还同意恋爱不上床,那应该是真喜欢她的。但凡男人稍微精神吊丝一点,最后一点就不会理她了。

    她洗了澡,洗了衣服正在晒时,倒是从来话少的苏雪也在一边晒衣服,忽问:“你男朋友叫什么?”

    赵清漪也没有多想,说:“萧扬。”

    苏雪愕然,她以为是看错,没有想到还真的是。萧扬,那可是她堂姐苏雨喜欢了十几年的男人呀。堂姐小时候和他在一个大院里,从小喜欢他,后来他父亲调乡下去了,之后他也出国去读书了。

    “你们来真的?”

    “这事还有假的吗?”

    ……

    期末考试之后,学生们都收拾打包回乡,只有她还不动声色。每年这个时候,她都会觉得很孤独。

    昨天晚上妈妈赖彩凤打电话来时还问她今年过年回不回家,她直说不回,赖彩凤很失望。

    但是她的失望除了多年未见女儿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赵清河今年上高二。他的成绩可以上高中,却不是很好,按照赵清漪看来,这还是好的,按原来的展,他只考上了技校。大约是因为有王冬明带着吃喝玩乐,宠着小舅子,赵清河更没有心思读书,就算脑子不笨,那也难以有出息。

    赵建华和赖彩凤也是知道她成绩好的,赵建华有“女子读书无用论”,却觉得男人读大学是好的。又因为没有了王冬明这个“依靠”,让他更加为赵清河的未来愁。不上大学,找不到好工作,将来难不成留在家乡种地吗?

    他们是想她在寒假回家一边过年,一边也给赵清河补补课。

    原主对于赵清河偏向王冬明那边,骂她丢人破鞋是非常伤心的。可是如果她的作用是提升十分二十分,就能改变亲弟弟的前程也不是小事。刚好,她有半年的实习时间,如果能够看住他勤奋学习,上升的空间不只十分二十分。

    但是为了绑架了原主人生又摔锅骂婊不念亲情的白眼狼付出这么多值得吗?自己在京城拥有大好的人生,还有喜欢的恋人。

    萧扬接了她去吃饭,也看出她有心事,于是试着问问。

    赵清漪情绪不可抑制,显然是原主影响着她。她有找个人说说心中的话的强烈欲望,于是略去了原主后来的那些事,将弟弟学习和父母的期望说了。

    萧扬沉默了很久,说:“对于我来说,我当然希望你留在京城,我不想要这么久见不到你。”

    赵清漪叹道:“我真的是个很自私的人。”

    萧扬柔声道:“你很坚强,你太不容易了,也被家人伤了心吧。”

    赵清漪心底一股酸意涌上来,原来那一幕幕在眼前浮现,压抑不住落下泪来。

    萧扬不禁心疼地握住了她的手,说:“没有人为你考虑,也没有人让你依靠,你也在害怕和恐惧被命运摆弄,能做的只有让自己更坚强。我真的很心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