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61.第16—18章

 好书推荐:
    此为防盗章  “萧总, 你有没有好资源,给我也介绍一个夫人这么漂亮有气质的。我的幸福感强了,工作效率也就高了。”

    “萧总要是给我介绍一个美女, 我就抛弃饭岛/爱!”

    大家七嘴八舌一通,赵清漪都强忍着笑。

    萧扬说:“一个个想得美,干活!过年奖金不要了?”

    萧扬牵着人去别处参观了, 程序猿们却又偷偷议论。

    “萧总这故意带着女友炫耀一下,还不许我们说呀?”

    “那是得瑟吧。”

    “但是长得真是正点,比潘金莲漂亮。”

    “你这是夸奖吗?小心萧总给你穿小鞋。”

    萧扬还带她见了两个最重要的合伙人。一个是从美国回来的,叫戴维-霍他拥有从事it高管十年的经验,在海外也有许多人脉。另一个是技术高手张信成, 也是it专业硕士, 对现在世界上主要应用软件的程序都十分了解。现在公司在起步,也是从模仿海外的一些模式开始。

    两人见到她都眼前一亮, 张信成笑着说:“这位就是那个有‘互联网十大思维’战略的大美女呀!”

    “你们好,我叫赵清漪。”

    萧扬补充说:“是‘日挽厌遵渚,採菱赠清漪’的‘清漪’, 不是白衣轻扬的轻衣。”

    和他们都握手见过,萧扬还带她参观产品,他们现在想做事事有很多,但刚开始时也是仿做一些软件销售, 如今又有意图做通信软件。

    萧扬说起他的梦想, 整个人就更显得迷人, 赵清漪听他说到通信, 大约也是模仿国外已有的案例,但会改得更符合国人的习惯。她不禁将话题引向社区和共享,这也让萧扬眼前一亮。

    萧扬觉得她有为他的梦想画龙点睛的能力,没有别的女人比她更能get到他的点。

    ……

    翌日,萧扬就去学校接她,送她去了机场,两人都明白,这一别是要近四五个月才能相见了。

    到了候机大厅,在过安检前,难免依依不舍。

    “我会一直等你。”

    赵清漪点了点头,忽说:“如果你骗我,我就去你公司闹。”

    萧扬莞尔:“怎么闹?”

    “我告你耍流氓。”

    萧扬扑哧一声笑,说:“我现在就耍流氓。”

    他托住她的头,侧过头吻上去,这个吻对他如救命的氧气一样,他极力索取。

    赵清漪看向他深邃的眼睛,心如火烧,直到广播的提醒声音再传来,她才走向安检处。

    萧扬也不明白,他会痴迷于谈一场柏拉图式的恋爱。他不滥交,但也是个正常的成年男人。

    不行,她毕业了要尽快结婚,他不想变态。

    ……

    赖彩凤没有想过三年半后再见到女儿是这个样子。

    她还是打的回来的,因为行礼太多了,有四个大箱子、一个背包。赖彩凤并不知道她是从省城机场直接打的回来,还以为是从县城。这一趟就足足要了6oo块钱,在这个年代的农村也是天价了。

    赵清漪很节省,但她并不是像从前一样的穷光蛋了,自己有近十万块的存款。这个年代的农村绝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当然和有钱人相比则不够看。

    赖彩凤满脸堆笑:“清漪,你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赵清漪微微一笑,说:“我想妈想我了,我就给妈一个惊喜。”

    “好,好!”赖彩凤连连点头,叫了也刚放假的儿子帮忙搬行礼。

    赵清河已经长高到一米八二左右了,在南方的乡镇中算是出类拔粹的了,依稀就是原主记忆中那个骂她“婊/子”,质问她“对得起姐夫吗?”的那个少年。

    但是仔细一打量他又不太一样,现在这个少年气质要干净许多,他看到她时还有些乡下男生特有的腼腆。

    赵清河这几年可没有“好姐夫”有求必应地给少年中二的他完成心愿,也没有王冬明带着他吃吃喝喝,没有充足的零用钱,也没有人给他抽烟。

    他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穷学生,只是比她上高中时幸福得多,赵建华会多给他一些生活费,但和县城重点中学中富裕的学生相比是不够瞧的。

    在搬着行礼回房时,赵建华也站在一旁,赵清漪淡淡叫了一声爸,心情难免有些复杂,一时说不出其它的话。

    赵建华说:“原来还知道回来。不是去了京城了不起了,不要家了吗?”

    赖彩凤拍了赵建华一下,说:“你说什么呢,孩子刚回来说这种话。”

    赵清漪只淡淡一笑,然后将一个装家人礼物地大行礼箱在大厅中打开。

    “爸,这是我给你买的过年衣服,你看看合不合身。”给家人买东西,也好打开话匣子,在穿越前因为她也是个出息孝顺的女儿,一回家就她的父母买东西,这是她的行为方式,对家人向来舍得花钱。

    现在,她给赵建华买的三件羽绒服都抽了空气的,并不占多少空间。

    赵清河也围了过来,也收到礼物,脸上也不禁笑出来。毕竟家中条件不好,他也没有什么体面的衣服。

    赵清河不禁道:“姐,你在京城大学读书,学校还给你工资吗?”

    赵清漪笑着说:“学校不工资,但是我每年考全校第一会有奖学金,我已经拿到奖学金保研资格了,读研每个月会有5oo块生活费。”

    赵清河张大了嘴巴,他一个月生活费才1oo块,姐姐不但有奖学金,每个月学校还5oo块生活费。

    “姐,你真爽。”

    “你努力一点,考上去就也有。不过我这几年还是课外去打工赚得生活费。”

    “我又没有你的好成绩。”赵清河讪讪说。

    现在高中里的老师知道他,还是冠以“赵清漪的弟弟”的名号。姐在县城重点很出名,可以说是十年来县重点高考成绩最好的一个,也是十年来本县唯一一个考上京城大学的学生。

    同学看到他,都是羡慕他,说:“哇,你有个学霸姐姐呀!”还有个同班同学当年上过姐姐教的补习班,都说他有姐姐帮,比他们幸运。

    可是,姐姐去了京城,就从来没有回过家,这三年多以来,姐姐只是一个符号。而去了县重点高中,赵清河才增长了见识,知道父母低看了姐姐,姐姐的成就有多让人羡慕。他同学的父母都恨不得姐姐是他们的女儿。

    “没有就用功呀!”赵清漪说。

    赵清河心想:你脑子好,说得轻巧。

    赵清漪还给赖彩凤和赵建华买了点补品,赵建华的脸色也终于缓和了一些。

    赵建华总是觉得女儿将来是外人,况且女儿将来只要嫁人就好了,最好女婿是能照料家里的人。但是三年半不见,女儿回来他都不敢认,有一种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在落没中却也生出一种自豪。想起儿子说的一些事,女儿也没有那样赔钱,不然也不会他的同学们和家长们都羡慕了。

    想想王冬明,那人虽然有钱,配他女儿是差了一点。现在没有接受过王冬明的好处的,又增长了些见识的赵建华,还能客观的这样想。

    此时再看女儿这么漂亮得不像是乡下姑娘,本能感觉王冬明和她就不配,有钱也不配。

    赖彩凤还是赶着出去买菜了,赵建华也没有说要她省着点,她就买了鸡和鱼。

    烧了一桌子菜,一家人坐在一起,赵清漪想了想还是进行她的回家站稳脚跟的计划,不要他们一个想不开给她拖后腿。

    于是她从包里拿出小礼盒,给赵建华和赖彩凤的一人一条黄金项链,给赵清河是一个男士手表。

    “这是我存了一年的钱买的。刚才怕有人走进来不好拿出这个,财不露白的。”

    赖彩凤都还没有戴过金链子,说:“这得花多少钱?”

    赵清漪说:“统共一万块吧。是我这三年半在京城每天赶着打工赚的钱。”

    赵建华愕然:“一万钱,你就这么花了?”

    “过年才买,平常你们想要,我也真没有。”赵清漪还是从包中拿出三千给赖彩凤,“妈,你先拿着过年花,明年我再打工赚。”

    “这……”

    赵建华现在对赵清漪的一点不满都消除了,再想想她两年来每个月还汇家里5oo块,这放眼全镇也没有多少个女儿能做到。

    “她一点孝心,让你收着就收着,最多到时给她嫁妆办得体面些。”

    赵清漪看看赵清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此时有底气了,说:“所以,读书是挺重要的,清河一定要上大学,去外头多见识。不要大好年华跟着别人混,那是混不出什么名堂的。我这次回来,主要还是为了清河,看着给他补补课,把成绩都提上去。一本考不上,就算读个二本,将来去中学教教书,那也是铁饭碗。”

    赵清河说:“教书也不用考本科。”

    赵清漪说:“对呀。所以,爸,你是要对清河严厉一点。我在京城教过多少高中生,京城学生来找我补课,学生家长们都是跟着的,他们可是真严呀,不给孩子一丝偷懒的机会。京城人看事看得多远呀,他们有钱人都知道这么做,肯定是大道理。”

    赵建华现在心理天平已经在赵清漪这边了,本来就想儿子考大学,这时想想儿子放假后常常看电视,还出去游荡,这都是罪过了。

    赵建华说:“清漪,那京城人怎么管孩子,你也管管你弟吧,全按你说的做。”

    赵清漪笑着说:“我不是怕你和妈心疼吗?只是现在心疼,将来相差着就大了。”

    赵建华说:“你教他是为他好,我们这还能弄不清楚?”

    “漪漪,姑妈来了,你快出来!”

    一座还是九十年代初起建的农村简陋砖房中,一个中年妇女在一间木质未上漆的房门上敲了敲。

    素净简陋的屋子里,一张木床,一个旧衣柜,一张简陋桌子和木椅,窗边还有一个自制的木书架,堆着一些显然是翻遍的学习书籍。

    床单被褥洗得白,上头躺着一个穿着朴素的少女。

    因为叫唤声和敲门声,赵清漪睁开眼睛,如她的名字一样,她有一双波光潋滟的眼眸。

    头都还有些痛,接受着原主的记忆,对了,此赵清漪非彼赵清漪了。

    她是一名系统任务的经理人,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选中。她既不是有杀父谋财血海深仇的世家女,也不是幻想有白马王子无理取闹强爱上她强宠她的小白女,系统怎么会找上她。

    她大学毕业后在省城打拼省吃俭用七年存下钱来,终于交了房子付了,同学姐妹听说无羡慕她。她是高中同学中最争气的人了,她小小得意一把,当然成功的背后也少不了泪水。

    可惜倒霉时喝水也塞牙,在装修时一个工人站踩着了有问题的电线,触电了,送去医院抢救,但成了植物人。

    之前几个星期白天上班,晚上赶装修,疲惫又受刺激,后又被触电工人的家属闹得头大,她就晕了过去。

    然后才遇上这个“系统”,主要任务就是完成委托者的执念心愿。按照赵清漪的理解,消除怨气,引导执念者的归途,许还要赚些气数。

    反正系统说了,她好好完成系统任务,她就能回归自己。她是家中独女,父母虽然催婚,却也是从小疼她,只要在他们能力之内的,该有的从不少她。她要是就这样报销了,两老怎么办?

    完成所有任务后,系统会给她一个心愿。

    她的心愿当然是想那个工人醒来,不然要赔得她倾家荡产了。一个没有背景的女子在大城市拼出来多不容易,哪里能一朝回到解放前呀。

    这头一回的任务委托者当然就是这个世界的同名同姓者,赵清漪。当然在她执行任务前原主也许不叫这个名字,只怕为了统一性,她的角色都用这个本名。

    原主最后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众叛亲离,被唾骂“有才无德”的女人,乡下三姑六婆又戏称为“在外头浪的忘恩负义的烂鞋子”,现代潘金莲。

    诚然,赵清漪自己在社会上厌恶渣男贱女,反对滥交。

    此时接受原主记忆,细细一想,原主有错,错在她的年轻和软弱,总没有勇气拂他人之意才是根源。可她非自愿,自己并没有享受过什么,她一人为所有相关人的利益付出了代价,得到那样的结果,也实在太惨了一些。

    此赵清漪是类似平行空间八一年出生的人,九七年参加高考,这样算比她还大九岁。

    赵清漪虽出身农家,但是从小学习成绩优异,次次考第一。便是上高中,也是在高中招生时校长的劝说和重点高中的奖学金下,父母同意让她上完高中。

    而到九七年高考时,她又以全县文科第一的优异成绩考进了京城大学中文系。

    这样的成绩,读是要去读的。

    但是这时候犯难了,赵家不过是乡下贫穷农家,这女儿去京城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路费哪里来?

    赵父是不想支付女儿这样对他来说高昂的费用的,他是想存钱给儿子早日盖新房,而这时还没有成熟的“助学代款”政策。

    这时,大姑赵莲花给赵建华出了个主意,赵莲花为人有几分玲珑手段,认识些人。

    镇上有个水泥工程承包小老板王冬明,如今也不过是二十四岁,初中毕业就学水泥工。然后,机缘来了,二十岁开始包小项目,逐渐做大,到二十四岁才短短几年,已经攒下了二三十万的身家了。

    这个年代,这样的身家在整个镇上都算是第一梯队的富户了,想嫁进王家的女子在镇上不知有多少。

    王冬明知道赵清漪是县重点的高材生的大名,长得漂亮,一直很喜欢她。

    而王冬明和赵莲花的丈夫张达也是有往来的,他和张达喝酒时常常打听,又透露出这么个意思。

    这媒要是做成,王冬明是将会带着赵莲花的丈夫张达一起赚大钱,因为那就是自己姑父了嘛。

    赵家刚好是为女儿的学费生活费犯愁,赵莲花就劝说哥哥赵建华,让赵清漪和王冬明订婚。订婚之后,赵清漪再要去上学,当然是夫家担着责任,算是他们家的人了。

    王冬明本也是想娶一个高材生的美女老婆,虽然要两地分别几年,若是事情谈成,他还是会支持老婆继续上学的。

    赵建华也听说过王冬明的家底,又一再被妹妹撺掇,就心动了。这绝对是最好的方法了,不但不用出钱,今后还多一个有钱能干可靠的女婿照拂家里了,将来女儿也是妥妥的大学生。

    原主的母亲赖彩凤虽然是全家最疼爱女儿的人,却也是有些动心的,大家都说好,她也是个没有主见的。

    原主的弟弟赵清河被王冬明的好几套玩具收买,一口一个姐夫叫。

    原主就像接到了一部特别的“戏剧”,所有专业演员和摄像到位,他们都背熟了剧本台词。

    她就算沉默,“剧情”也会往大家希望的利益共赢方向演下去,大家都不会看到输的只有她一个人,也不会想她的爱情美满,或者说在他们看来他们是为她找了个能依靠的良人。

    而原主不敢强烈抗争,九十年代的乡下人的习惯观念,可不讲什么“孩子是平等的人”,家长权威极重。

    她也是畏惧父母和长辈的,作为一个贫穷高中生,她最害怕的事是父母不让她上大学。为了上大学,在家人亲戚的一而再的良言相劝下含泪答应了。

    然后,在那年暑假,两家摆了两桌酒订了婚。开学前,在王冬明的霸道下,两人还提前圆了房。那是才刚满十七岁的少女,她很痛,哭得很厉害,却也不能反抗成了事实。

    年轻美丽的少女的身体,还是一朵高岭之花,让王冬明沉迷不可自拔,忍受他夜夜的折磨,有时白天他都要压倒人做。

    这种没有感情的性/事,让赵清漪觉得像是街头的公/狗和母/狗一样恶心。

    这种日子还是在开学时才结束,她终于接过未婚夫给的学费和生活费踏上了去京城上学的路。

    京城和乡下是两个世界,原主抛下了噩梦般的回忆,沉浸在了京城大学的历史底蕴和知识海洋中……

    这是故事的残忍开端,仅仅是这样,也足以让同为女性的赵清漪泪流满面了。

    敲门声又响起来,这回是弟弟赵清河,这个贪玩虚荣的弟弟,用她的牺牲得到更好的生活,可后来却那样对她。他不得记小时候她是多么疼他,曾为保护他而打架,给他洗衣服、做饭。

    原主应该是想改变自己这样的悲剧命运和声名狼藉吧,不要再做自以为和平的无畏隐忍和背负。因为那只代表着从来没有解决掉问题。

    ……

    赵清漪调整好自己开了门,刚上初一的赵清河给她一个灿烂的笑脸,说:“姐,你还害羞呀,你都毕业了……”

    赵清漪没有接他的话,冰冷着脸去了简陋的客厅。父母均在,姑姑一家也在,还有坐在中央的王冬明。

    王冬明一抬头看见她,眼中露出惊艳之色。

    第一个凑上来的是赵莲花,笑容满面拉着她的手说:“可是午睡才醒,来,姑妈给你介绍个朋友。”

    说着她被拉到王冬明的身前,赵莲花说:“这是你王大哥,你们好好认识一下。”

    忽见同年的表妹张晓过来笑道:“第一次见面,握个手呗!”

    赵清漪看看张晓,这也是一个大大的即得利益者呀,所以说牺牲她一个,幸福两大家,不,是王、张、赵三大家。

    赵清漪面容淡淡,以职场的态度伸出手去,说:“王先生,你好!”

    王冬明忙握住那只手,说:“你好!”这乡下地方,倒很少见这样的郑重。

    赵清漪又巧劲挣开了他的手,忽微微一笑,只装作不知,说:“今天什么日子,这么热闹?”

    张晓笑道:“表姐,是你的好日子呀!”

    “我的好日子?可我开学还要两个月呀!没到好日子呀!”

    赵莲花笑着说:“我们今天是在商量你的婚事的。”

    赵清漪道:“我今年才十七虚岁,如果在场有谁读过初中的话,应该有学到过基本法律。《华夏共和国婚姻法》归定,女子婚龄是二十周岁,我起码还要四年才符合。”

    姑父张达笑着说:“这事其实是两家先说好,冬明这么好的条件,到哪找去呀?”

    赵清漪蹙了蹙眉,说:“我今天刚认识王先生,我又不喜欢他,怎么可能谈婚论嫁?”

    赵莲花劝着说:“傻孩子,可是害羞了?这刚认识不喜欢,处处就喜欢了,这么好的人家,可不要错过。”

    赵清漪笑道:“表妹不是只比我小一个月吗?‘这么好的人家’,姑妈应该帮表妹考虑,像你说的,表妹和王先生处处就喜欢了。”

    赵建华这时不悦地说:“清漪,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赵清漪看向赵建华,说:“爸爸,你们不是在商量‘我的婚事’吗?我还不能说话?在二十周岁之前,我即不会和人结婚,也不会和人订婚,我不敢犯法。”

    王冬明不禁有些尴尬,心中还是有些恼的,说:“清漪是要上大学了,觉得我配不上你吗?”

    这是讽刺她势利眼清高。拒绝就是清高,这是“单选题”吗?

    赵清漪很想说是,但是这样彻底惹怒别人对她没有好处,也让父母全恨上自己。

    蒋慧心问道:“是不是缺钱呀?我那套房子卖了给你凑吧。”

    萧扬起来勾住蒋慧心的肩,说:“留给大哥大嫂一家吧,过两年他大约能调回国了。我真缺钱,你一套房子也顶不上什么事。”

    蒋慧心早年用自己多年积蓄在好地段买了一套不错的房子。像他们这样的人家是不缺有人送东西,但是大约是家中两老都还在,老一辈人还跟过大领导,最恨贪得无厌无底限的人。不能收的东西,蒋慧心都不敢收。

    和很多人子女从事地产不一样,萧扬从事it,地产虽然能赚钱,但他兴趣不在那上面。其实萧扬是让爷爷萧卫国很骄傲的一个孙子,特别是他也听说过有许多子弟很不像样,不务正业,背后坑爹。萧扬学有所成,没在国外瞎胡闹,踏踏实实回国创业。

    蒋慧心说:“你也不小了,你要不要跟苏雨吃顿饭呀。”

    “哎呀,妈,你瞎搓合什么呀?”

    蒋慧心说:“苏雨怎么不好了?长得漂亮,门当户对,从小认识的。她对你又是有心的。”

    萧扬嘟囔:“我有女朋友了,不会找苏雨……”

    这不止是蒋慧心,连萧老太太匆匆出了房门,拉住他胳膊说:“扬儿,你有对象了?”

    萧卫国也目光一闪,问:“是哪家的呀?”

    萧扬想了想,说:“也不是哪家的,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

    萧卫国说:“别的圈子也行呀!你早点娶妻生子,也有个家了。”

    萧老夫人追问:“那姑娘多大岁数了?”

    萧扬说:“二十一。她是京城大学大四的学生,明年下半年要读研了。”

    萧卫国点头:“京城大学研究生,这也好呀!”

    蒋慧心问道:“人品好吗?家世怎么样?”

    萧扬这些日子这么想她,他从来没有这么喜欢一个人,他也知道她家里的麻烦和曾经的遭遇,可是除了利益思考的现实之外,他更多的是心疼和敬佩。

    萧扬也没有瞒着,在餐桌上时都说了,满场陷入了沉默。

    蒋慧心说:“我怕你爸不会答应。其实我对人家姑娘也是没有什么意见,但是有些乡下人是会拎不清的。”

    萧扬笑道:“其实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爸,又能做什么?况且,我又不是公职人员。”

    蒋慧心说:“你就这么喜欢人家?你说要是苏雨,苏家也能帮着你。”

    “我和苏雨说不到一块儿去。妈,不喜欢又说不到一块,怎么过日子?”

    “很漂亮?”

    “跟妈一样漂亮。”

    萧卫国说:“人品好还是第一位的。”

    萧扬说:“人品好着呢!见义勇为,在街头一把就将歹徒制住了!人品要是不好,她也不会现在回老家吧,这说明她是一个很独立很有责任感的人。如果是娶老婆,在人品、责任感、果断、智商、努力、勇气、美貌和家世这些选项中总要有缺失,那么我要选择缺少什么?”

    萧卫国:“美貌。”

    萧扬说:“爷爷当年死皮赖脸就赖在奶奶家的院子里了,那才见了几面?奶奶当年不漂亮?”

    萧卫国脸上挂不住,萧老太太拍了拍老伴。

    蒋慧心说:“这事还是要看你爸。要是不行,该收心就收心吧。”

    萧家还是很注重教养,虽然这种门第让他们听了有产生一种无奈绝望感,却也不会妄自断定这女人是为了钱或者品行不端。男女之间的事是两个人的责任,儿子喜欢人家,就骂人家,那也太没有道理了。

    赵清漪当时也并不知道他的背景,开一辆基利车的小年轻,她只当是像她穿越前一样靠自己努力而小有成就的人。穿越后对男人非常抗拒的赵清漪,除了被声音颜值迷惑之外,就是他的教养风度让她很舒服。

    萧扬说:“妈帮着说说话呀。”

    蒋慧心说:“我又没有见过人家,我怎么说呀?”

    “这事关你儿子下半生(身)的幸福。你儿子我现在也还不算家财万贯,也还只激起一朵小水花。她要是不要我找个富豪去了,我怎么办?”

    不少戏剧学院、电影学院和小演员嫁给富豪生孩子,她比那些没文化的女明星好太多了。至少从优生学来说,她是美貌与智商双高的女人,这种女人一万个也难出一个。

    蒋慧心都看不过去了,说:“瞧你这点出息!”

    萧老太太说:“真这么漂亮?”

    萧扬轻拍一下桌子,起身去客厅拿外套,取出钱包,抽出一张半身照。

    萧老太太拿起老花镜一端详,说:“确实是水灵灵的,哎哟,这眉眼怎么生得这么齐整?这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

    蒋慧心拿来一看,说:“长得是还可以。女人也不能光看长相。”

    萧卫国接过一瞧,嘿嘿笑了笑,说:“跟你奶奶年轻时一样,白白净净的。”

    “爷爷,你也帮我跟爸爸说说。”

    萧卫国笑道:“你这小子是想早些成家了?”

    “等她本科读完,我也希望尽快。”不结婚,难道变态?

    萧扬晚上就在家里留宿,用家里的电脑码了些程序,脑海里想的却是她的样子。

    她离开才七天,真像过了七个世纪。

    ……

    冬季的清晨,镇小的操场,赵清河一边跑步一边背着小抄上的十个英语单词。

    而赵清漪的任务是跑一样的步,同时背二十个法语单词,她体能不算好,但也不算太坏。

    赵清漪对付赵清河这样的毅志容易转移的少年,还是决定以身作则。她也想,呆在老家再苦也没有当年在大城市经常一个月连续上班苦吧。她要求也不高,这个英语15o分卷子考6o分的弟弟,给她考个9o分。

    在镇小公告小黑板上,赵清漪让他默写出所背的十个英语单词,并且让他读对,能说出意思。

    赵清河不习惯,只马虎记得五个,意思还模糊,赵清漪竹鞭就在他屁股上抽了好几下。

    赵清河嘤嘤嘤委屈,然后就看他的学霸姐姐擦了他写的单词,然后提气,一口气在黑板上唰唰写下二十个他不认识的法语单词。

    赵清河从口袋拿出答案为她核对,他虽然不确定她音对不对,但是拼写和中文意思总不会错。

    二十个,全中!

    这就是学霸和学渣的区别!

    “再去跑,能过8o分为止。”

    “姐,我饿了~~”

    赵清漪一鞭子抽过去:“去跑!你背不下来,回家爸抽你!”

    赵清河只好可怜兮兮地去跑去背,实在是太痛不欲生了,但只有背下来才能脱离苦海去吃饭。

    等他背下来时,他的眼中已经含着激动的泪水。

    但是吃饭的时候,他也痛苦,姐姐拿出一七言绝句古诗给他,让他在饭前读一遍,读通后默背。她一点都不会觉得吃饭要专心,小心岔道。

    他数学还不错,能考11o分以上,但是每天上午1o点到12点之间,他要做一套练习卷子。12点后吃饭时,早上跑步背的单词要复习再背一遍。

    赵清河就算是上厕所,也是要背两个公式,一直过了三天,他觉得苦不堪言。

    姐姐每前一天会规划好下一天他的学习量,就是这样连上厕所都排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