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58.第7—9章

 好书推荐:
    此为防盗章  赵清漪说:“爸爸, 你别被姑姑骗了。姑姑一直嫉妒我学习比张晓好,这是想拉我下水给自己争取好处?真要有好处, 那是不是应该都您拿大头对不对?”

    赵建华不禁怔了怔,心火缓了两分,说:“你小孩子懂什么?就算收个谢媒红包, 也是应该的。”

    赵清漪说:“爸, 我将来是京城大学的大学生, 京城大学是全国的有钱人的儿子争着去读书的地方。王冬明算什么?在京城,我可以挑当官的、身家上亿的富豪,我在乡下跟个这样的小老板。爸爸, 你不觉得你十七年的培养打水漂了吗?到时将弟弟接城里去玩不好吗?非要弟弟在乡下跟着做水泥匠?”

    赵清漪其实并没有傍富豪的打算, 就像她在现实世界生活时也出现过几个外在条件好的男子追求过她,毕竟她各方面的条件也都不错,可惜最终她都拒绝了。

    有几个是性格上的不和, 也有些相貌气质不是她的菜。

    其中有一个还是年轻的霸道总裁,但是对方国外有个女友, 当时她不知道还差点答应了,最后现了真相她拒绝了他。

    那位自恋的霸道总裁还说, 他更喜欢她,每个男人都有过去很正常, 而二女争一男也很正常,她是成年人, 要用理性思考。她是极有可能是胜利者, 她连这个勇气都没有就是他错看了她。当时她气晕了, 直接将红茶泼到他脸上。

    赵清漪因而是极重视男人的品格的,或者说是让她感到舒服的品质,也不是有钱或者出身职业好就是好。

    就算水泥匠出身也没有什么,职业不分贵贱,但品格有贵贱之分。

    王冬明的品格绝对配不上原主的,单是求亲方式,还有一句“清高看不起人”就可以看出来了。这种价值观的男人和赵清漪是两他世界的人。

    穿之前在大城市做业务多年,这脑子逻辑是绝对有的。她没有原主这个年纪的腼腆,在2o1os后的少年少女可是很个性自我的。就算少女说要嫁谁生猴子都是正常的,一个个直接的女人,说要给王思聪生猴子都不是耻辱呢。

    赵建华难免又是动心的,但是眼见的好事飞了,他还是可惜。

    “你有这个能耐?你说这些事,这脸皮要不要的?”

    赵清漪说:“等我大学读出来,真不要把几千块几万块放心上。”

    赖彩凤终于也劝:“建华,要不听清漪的吧,清漪不喜欢那人也没有办法的。”

    赵建华说:“说的轻巧,大学学费这么贵,京城花费这么高,这里坐火车去京城都要几百块。这钱有得捡呀?”

    “爸,我暑假打算自己去县里找份工赚学费,也没有打算让家里再出多少钱。以我的成绩,县里最有钱的人家的小孩都会想请我当家教。”

    拿现成的好处,还是选女儿画的大饼,赵建华也纠结了,但有纠结对于赵清漪来说就是机会。

    只要自己能出去,这个让原主失望透顶的家,她是不想回来了,至少读书期间不想回家。

    期间,赵莲花又来劝说,赵清漪说:“姑妈,你这么喜欢王先生,你自己将表妹嫁给他不是更亲?表妹长得这么漂亮。”

    原主原来的轨迹,两人订婚后,张达搭上了王冬明包工程,很快也更富起来。

    表妹复习一年,考上了省城大学,她会打扮,生活宽裕,找了一个省城户口的中产之家的男友。张家因为原主的牺牲得到最大的好处,而没有任何代价,最后骂婊骂得最狠的就是他们。

    特别是表妹到她面前来展示自己的人品高贵,以自己为例告诉她什么叫从一而终,还说:“道德这东西,不是谁读书好就是好的,表姐你就这么忍耐不住要在外偷人?”

    赵莲花见怎么劝她都没有用,拿出长辈的架势来,还是赖彩凤出来说了句话。

    “她姑,这事我看还是算了吧。王家虽然好,这强扭的瓜不甜,你真舍不得这般好的女婿,你让晓晓考虑考虑。我们家清漪还是让她去上学吧。”

    ……

    一天又在煎熬中过去,在睡觉前,系统数据凭空出现在她面前。

    系统的声音是一个低沉磁性的男人声音。

    系统笑:

    赵清漪不禁涌上不平:

    系统仍然笑笑,只说:

    赵清漪:……

    忽然,她有点get到了。完成执念者的愿望,摆脱“坏女人”的骂名就好,但实际上,可操作的就大了。

    页面又跳出来,进入商城,却只激活到初始页,后面的都还冰封着。

    玉肌美颜丹、身娇体软丹、床上秘术1o8势、情话连篇9oo句、日式花式捆绑……

    赵清漪:……

    好不容易从不显眼的位置看到“武术十段”,这还很便宜只要3o积分,比那些丹药便宜,和床上秘术1o8式同价。

    系统此时与她心意相连,笑道:

    她想也不多想就买了武术十段技能,顿时一道光洒身自己全身。她脑海中多了许多动武的冲动和制敌办法。

    然后她再看鸡肋的商城有一个“英法德日西9oo句”价格十分便宜,只要1o点积分。赵清漪本来英文就不错,但是她不会法德日西语呀,这虽不是精通却也实用吧,这么便宜,性价比还是不错的。

    她多少年省钱攒钱买房,一块钱恨不得分三块用,暂时习惯难改。

    ……

    张达满身火气地回到家里,赵莲花却还没有做好饭,而张晓去同学家里玩了。这事筹谋几天了,早上没有办成,让他很失脸面。他知道王冬明这两年是有多赚钱的,王冬明的母亲的同母异父两个舅舅们一个在县里当了干部,一个自己当老板。

    王冬明原来是没有什么本事,但是这关系又续上了,这两外舅舅看王冬明学水泥匠,倒也勤劳,总要帮他一帮,介结一些工程给他。王冬明带着自己从前的师父和师兄弟就将事业慢慢做起来了。

    张达是在王冬明师父家吃饭时认识的,王冬明自己也会吹,而大家也都知道他有门路,现在财了。

    张达十分眼热,王冬明待他也是一口一个叔的叫,很亲热。

    只要大侄女赵清漪嫁给了王冬明,他还不财吗?

    张达说:“清漪那丫头还读书人呢,太也没有礼貌!”

    赵莲花说:“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哥本来都答应了的,他那人我还不知道吗,让他出钱给那丫头出书像是要他的命。当年还是高中里的校长来劝,他才让那丫头去读的。”

    张达说:“王冬明现在是要包乡镇水泥路的工程了,这事做下来能赚多少钱了?老朱是他师父,现在也参一股,本来也是让我也一起做的……”

    赵莲花一听心中大动,问道:“现在王冬明是翻脸了?”

    张达说:“翻脸是没有,但是这一趟,那丫头片子哪里将你这亲姑姑和我这亲姑父放眼里了?他还看不明白?这事我们是办不成,我们在他面前也没脸呀!”

    赵莲花想想,还是要去哥哥家走动,劝劝他们别犯傻,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素净简陋的屋子里,一张木床,一个旧衣柜,一张简陋桌子和木椅,窗边还有一个自制的木书架,堆着一些显然是翻遍的学习书籍。

    床单被褥洗得白,上头躺着一个穿着朴素的少女。

    因为叫唤声和敲门声,赵清漪睁开眼睛,如她的名字一样,她有一双波光潋滟的眼眸。

    头都还有些痛,接受着原主的记忆,对了,此赵清漪非彼赵清漪了。

    她是一名系统任务的经理人,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选中。她既不是有杀父谋财血海深仇的世家女,也不是幻想有白马王子无理取闹强爱上她强宠她的小白女,系统怎么会找上她。

    她大学毕业后在省城打拼省吃俭用七年存下钱来,终于交了房子付了,同学姐妹听说无羡慕她。她是高中同学中最争气的人了,她小小得意一把,当然成功的背后也少不了泪水。

    可惜倒霉时喝水也塞牙,在装修时一个工人站踩着了有问题的电线,触电了,送去医院抢救,但成了植物人。

    之前几个星期白天上班,晚上赶装修,疲惫又受刺激,后又被触电工人的家属闹得头大,她就晕了过去。

    然后才遇上这个“系统”,主要任务就是完成委托者的执念心愿。按照赵清漪的理解,消除怨气,引导执念者的归途,许还要赚些气数。

    反正系统说了,她好好完成系统任务,她就能回归自己。她是家中独女,父母虽然催婚,却也是从小疼她,只要在他们能力之内的,该有的从不少她。她要是就这样报销了,两老怎么办?

    完成所有任务后,系统会给她一个心愿。

    她的心愿当然是想那个工人醒来,不然要赔得她倾家荡产了。一个没有背景的女子在大城市拼出来多不容易,哪里能一朝回到解放前呀。

    这头一回的任务委托者当然就是这个世界的同名同姓者,赵清漪。当然在她执行任务前原主也许不叫这个名字,只怕为了统一性,她的角色都用这个本名。

    原主最后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众叛亲离,被唾骂“有才无德”的女人,乡下三姑六婆又戏称为“在外头浪的忘恩负义的烂鞋子”,现代潘金莲。

    诚然,赵清漪自己在社会上厌恶渣男贱女,反对滥交。

    此时接受原主记忆,细细一想,原主有错,错在她的年轻和软弱,总没有勇气拂他人之意才是根源。可她非自愿,自己并没有享受过什么,她一人为所有相关人的利益付出了代价,得到那样的结果,也实在太惨了一些。

    此赵清漪是类似平行空间八一年出生的人,九七年参加高考,这样算比她还大九岁。

    赵清漪虽出身农家,但是从小学习成绩优异,次次考第一。便是上高中,也是在高中招生时校长的劝说和重点高中的奖学金下,父母同意让她上完高中。

    而到九七年高考时,她又以全县文科第一的优异成绩考进了京城大学中文系。

    这样的成绩,读是要去读的。

    但是这时候犯难了,赵家不过是乡下贫穷农家,这女儿去京城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路费哪里来?

    赵父是不想支付女儿这样对他来说高昂的费用的,他是想存钱给儿子早日盖新房,而这时还没有成熟的“助学代款”政策。

    这时,大姑赵莲花给赵建华出了个主意,赵莲花为人有几分玲珑手段,认识些人。

    镇上有个水泥工程承包小老板王冬明,如今也不过是二十四岁,初中毕业就学水泥工。然后,机缘来了,二十岁开始包小项目,逐渐做大,到二十四岁才短短几年,已经攒下了二三十万的身家了。

    这个年代,这样的身家在整个镇上都算是第一梯队的富户了,想嫁进王家的女子在镇上不知有多少。

    王冬明知道赵清漪是县重点的高材生的大名,长得漂亮,一直很喜欢她。

    而王冬明和赵莲花的丈夫张达也是有往来的,他和张达喝酒时常常打听,又透露出这么个意思。

    这媒要是做成,王冬明是将会带着赵莲花的丈夫张达一起赚大钱,因为那就是自己姑父了嘛。

    赵家刚好是为女儿的学费生活费犯愁,赵莲花就劝说哥哥赵建华,让赵清漪和王冬明订婚。订婚之后,赵清漪再要去上学,当然是夫家担着责任,算是他们家的人了。

    王冬明本也是想娶一个高材生的美女老婆,虽然要两地分别几年,若是事情谈成,他还是会支持老婆继续上学的。

    赵建华也听说过王冬明的家底,又一再被妹妹撺掇,就心动了。这绝对是最好的方法了,不但不用出钱,今后还多一个有钱能干可靠的女婿照拂家里了,将来女儿也是妥妥的大学生。

    原主的母亲赖彩凤虽然是全家最疼爱女儿的人,却也是有些动心的,大家都说好,她也是个没有主见的。

    原主的弟弟赵清河被王冬明的好几套玩具收买,一口一个姐夫叫。

    原主就像接到了一部特别的“戏剧”,所有专业演员和摄像到位,他们都背熟了剧本台词。

    她就算沉默,“剧情”也会往大家希望的利益共赢方向演下去,大家都不会看到输的只有她一个人,也不会想她的爱情美满,或者说在他们看来他们是为她找了个能依靠的良人。

    而原主不敢强烈抗争,九十年代的乡下人的习惯观念,可不讲什么“孩子是平等的人”,家长权威极重。

    她也是畏惧父母和长辈的,作为一个贫穷高中生,她最害怕的事是父母不让她上大学。为了上大学,在家人亲戚的一而再的良言相劝下含泪答应了。

    然后,在那年暑假,两家摆了两桌酒订了婚。开学前,在王冬明的霸道下,两人还提前圆了房。那是才刚满十七岁的少女,她很痛,哭得很厉害,却也不能反抗成了事实。

    年轻美丽的少女的身体,还是一朵高岭之花,让王冬明沉迷不可自拔,忍受他夜夜的折磨,有时白天他都要压倒人做。

    这种没有感情的性/事,让赵清漪觉得像是街头的公/狗和母/狗一样恶心。

    这种日子还是在开学时才结束,她终于接过未婚夫给的学费和生活费踏上了去京城上学的路。

    京城和乡下是两个世界,原主抛下了噩梦般的回忆,沉浸在了京城大学的历史底蕴和知识海洋中……

    这是故事的残忍开端,仅仅是这样,也足以让同为女性的赵清漪泪流满面了。

    敲门声又响起来,这回是弟弟赵清河,这个贪玩虚荣的弟弟,用她的牺牲得到更好的生活,可后来却那样对她。他不得记小时候她是多么疼他,曾为保护他而打架,给他洗衣服、做饭。

    原主应该是想改变自己这样的悲剧命运和声名狼藉吧,不要再做自以为和平的无畏隐忍和背负。因为那只代表着从来没有解决掉问题。

    ……

    赵清漪调整好自己开了门,刚上初一的赵清河给她一个灿烂的笑脸,说:“姐,你还害羞呀,你都毕业了……”

    赵清漪没有接他的话,冰冷着脸去了简陋的客厅。父母均在,姑姑一家也在,还有坐在中央的王冬明。

    王冬明一抬头看见她,眼中露出惊艳之色。

    第一个凑上来的是赵莲花,笑容满面拉着她的手说:“可是午睡才醒,来,姑妈给你介绍个朋友。”

    说着她被拉到王冬明的身前,赵莲花说:“这是你王大哥,你们好好认识一下。”

    忽见同年的表妹张晓过来笑道:“第一次见面,握个手呗!”

    赵清漪看看张晓,这也是一个大大的即得利益者呀,所以说牺牲她一个,幸福两大家,不,是王、张、赵三大家。

    赵清漪面容淡淡,以职场的态度伸出手去,说:“王先生,你好!”

    王冬明忙握住那只手,说:“你好!”这乡下地方,倒很少见这样的郑重。

    赵清漪又巧劲挣开了他的手,忽微微一笑,只装作不知,说:“今天什么日子,这么热闹?”

    张晓笑道:“表姐,是你的好日子呀!”

    “我的好日子?可我开学还要两个月呀!没到好日子呀!”

    赵莲花笑着说:“我们今天是在商量你的婚事的。”

    赵清漪道:“我今年才十七虚岁,如果在场有谁读过初中的话,应该有学到过基本法律。《华夏共和国婚姻法》归定,女子婚龄是二十周岁,我起码还要四年才符合。”

    姑父张达笑着说:“这事其实是两家先说好,冬明这么好的条件,到哪找去呀?”

    赵清漪蹙了蹙眉,说:“我今天刚认识王先生,我又不喜欢他,怎么可能谈婚论嫁?”

    赵莲花劝着说:“傻孩子,可是害羞了?这刚认识不喜欢,处处就喜欢了,这么好的人家,可不要错过。”

    赵清漪笑道:“表妹不是只比我小一个月吗?‘这么好的人家’,姑妈应该帮表妹考虑,像你说的,表妹和王先生处处就喜欢了。”

    赵建华这时不悦地说:“清漪,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赵清漪看向赵建华,说:“爸爸,你们不是在商量‘我的婚事’吗?我还不能说话?在二十周岁之前,我即不会和人结婚,也不会和人订婚,我不敢犯法。”

    王冬明不禁有些尴尬,心中还是有些恼的,说:“清漪是要上大学了,觉得我配不上你吗?”

    这是讽刺她势利眼清高。拒绝就是清高,这是“单选题”吗?

    赵清漪很想说是,但是这样彻底惹怒别人对她没有好处,也让父母全恨上自己。

    赵清漪退后一步,那三人已经围上来了。

    赵清漪所在的县城治安原还是不错的,但九十年代跟后世比又相差一点。

    正在这时,忽然有个男人从桑塔那上下车奔来。

    “赵清漪!你没事吧?”

    赵清漪远远听到这个声音,心中就有所猜测,忽想管你是不是仙人跳,你们送上门来,我花积分在系城商城买的技能都没处用。每天早晨自己跟自己的影子练有什么意思,我为了正当防卫正好试试。

    心念一起,身动如电,飞起右腿踢到一个歹徒的手腕,再连脚踢中他小腹。一声哀嚎未绝,她已经飞去另一个歹徒那,旧书包一甩打中他的头,然后一脚踢向他的后心。

    但见那装腔朝过来英雄救美的王冬明扑去的歹徒,赵清漪将书包扔了过去正中他的头。他一跤摔在地上,脸着地磕了个门牙。

    她过去将那人扭住手,解下他的皮带,反手束住他,看这人腰上居然还挂着个“大哥大”。

    “有点意思。”

    她拿起“大哥大”,正要打,王冬明早就目瞪口呆了,这时才回神,惊问:“你干什么?”

    “打11o呀!”

    王冬明眼神复杂看着她,说:“你……不是没事吗?”

    “我没事不代表他们没罪。这拦路抢劫,至少是个拘留吧,让他们家人拿钱罚了再领他们出去呗。”

    王冬明勉强扯出一个笑,说:“做人何必到这地步?”

    赵清漪笑着朝那歹徒脑门一拍,说:“我是没有想到什么地步,我自己过我自己日子,就要祸从天降。是天把我逼到这个地步。”

    那歹徒满口是血,却也怕去警局,说:“妹子,哥跟你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王冬明也说:“这事大晚上的不必闹这么大,既然你没事,让他们跟你说对不起。”

    赵清漪说:“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

    另两个被踢伤的“歹徒”也拖着伤过来了,说:“妹子,这次是我们不对,冤家宜解不宜结。”

    赵清漪呵呵一笑,却问王冬明:“是你朋友呀?”

    “……”

    “是你朋友,我就放一马,不是的话,你也别管,我就打11o。”

    王冬明无奈,只好承认:“是我朋友,不过是开个玩笑,没有真想伤你。”

    赵清漪说:“原本我还敬你有几分本事,可是这样的下三烂,啧啧。”

    原来的那场“订婚”虽然不是赵清漪自愿,但王冬明后来四五年确实对赵、张两家多有照拂。远近人人瞧得见,都称赞他是个好女婿。大家就见着他的付出,照顾她的家人亲戚,却没有想过女方本人根本就是被人变相绑架了。

    也有人玩笑叫他别一根筋,小心老婆在外被人拐走。最后,老婆真的被人拐走,所有的人当然都同情他,而赵清漪成了忘恩负义的“潘金莲”。最后王冬明当然不会轻松放过赵清漪和她的家人,弄得赵家一家四口先后死亡。

    却说王冬明见到这丫头这么凶,那种英雄救美,然后让她敬杯酒,醉酒后生米煮熟的打算也不成了。

    王冬明说:“我不过跟你交个朋友,你何必这么高傲?”

    赵清漪慢条斯里地说:“因为我就站在这个位置,你想看我,当然只有仰望,除非你爬到我这个位置,你就不觉得我高傲了。男子汉大丈夫,当你仰望别人时,你应该反醒自己为什么只能在低处仰望,而没有能力、努力、智慧和勇气爬到一样的高处。不是说试图将站在高处的人拉到泥地里,这样就能平视了。因为灵魂站在高处,世俗的手段是拉不下来的。”

    赵清漪对这样的人谦卑不起来,单看他今天做的事,她心中哪里不恼火。

    要不是没有买武术十段的技能,还不是中他的仙人跳,然后他就可仗救命之恩接近。她拒人于千里,他就可道德绑架了。

    赵清漪不知他原来更深一步的打算,不然真要打死这种男人。

    赵清漪说的平视,她也不是指才华学历,而是品格,可是王冬明等人却是认识不到这样的深度的。他想的是她看他学历不高、不够有钱、出身不高。

    王冬明深觉难堪,他自觉自己是真的喜欢赵清漪的,是赵清漪清高看不起人。

    “我只想给你个教训,就你这样眼睛长头顶上的女人,哪个男人还真理你。”

    赵清漪说:“还真不要理我,我喜欢一个人。”如果世上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品格,她宁愿单身一辈子。为什么这社会上就有这样的思维,一个女人会以“有没有男人要”为标准横量,况且她穿越前也不是没有人追,只是她没有接受罢了,她禀持宁缺勿烂的原则。

    赵清漪想想真闹到不可开交,这些人受到拘留,那他们的家人总要来烦她的,深仇也结下了,她出门上学在即,还是不想有麻烦缠身。

    赵清漪于是也放他们一马,王冬明和三个扮歹徒的朋友悻悻离去。

    之后,一直到她出去京城,王冬明倒再没有来烦过她。

    ……

    经过两个月的日夜兼职,她赚了5ooo多块钱,这下车费和学费有了。(注:九十年代高考在七月,成绩出来肯定迟了,但为了行文,又当是架空平行,读者可忽略这点)。

    京城大学是全国属一属二的国立重点大学,国家扶持经费和校友捐赠多,又在这个年代,学费本就不贵的。一年学费是15oo元,住宿费和其他费用是另计的。只不过身在京城,生活开销费用就不小了。

    之后母亲赖彩凤还是塞了5oo元给她,说:“你爸,你也别怪他,穷怕了,又是老思想,别人一说就轻信。现在,他也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不能那样误了你。”

    小贪加愚昧本也是一种罪。原来事件展,后来赵建华因女儿是“潘金莲”被人打成残疾,在赖彩凤受不了人言指责喝农药自杀后,他也跟着喝农药自杀,也为自己的原罪付出了代价。

    如果他们真的不拖累她进深渊,他们也是救自己,她将来会好好赡养,到底是亲生父母。这才是他们自己的后福,何必贪图别人的。

    想了想那虚荣贪享受的弟弟,原主真是气极了,一想到他就五味陈杂。至少父母不会骂自己女儿为“婊/子下/面痒”这样污辱的话,亲弟弟为了他的“好姐夫”这么骂。

    “你们……对弟弟严一点吧。还有跟他说,读书是改变命运近乎唯一的办法。”

    原主恨极了老家一些长舌妇的污辱,但是这事这样一办,现在却有不少人对她去京城大学上学表达出无比的羡慕,这才是寒门出了金凤凰的正确打开方式。赵建华就是被自己的旧观念和小贪遮住眼睛的人。

    事情往好的方向展了,连小气的舅舅也给了个红包。

    陈校长和陈师母在她去上学前也包了一个红包给她,还带了朱主任的一个红包,说是一点心意。

    推辞一番,陈校长说:“那是京城,哪里都要钱,你就能打工,头两个月却是肯定不行的。”

    她收下含泪拜别,又请他们替她谢过朱主任。这份人情,收下就要记一辈子。但是这样的人情她愿意还,还得起,也甘愿,这是成全别人的好意人情,而不是绑架别人的枷锁人情。

    ……

    赵清漪去京城上大学后,张晓也要安排个出路,她大学没有考上,补报也没有报上。如此,现在依她高中文凭,最多也是去村小教书,一个月才三百块钱。

    张晓虽有心搓合赵清漪和王冬明订婚,乐见其成,也想着王冬明有钱还便宜她了,可是她心底是知道王冬明多半是配不上她的。她只是乐见从小处处强过她的表姐被套牢在这个小镇。

    张晓也羡慕外面的世界,奈何没有考上。

    虽然赵莲花也会说“女子读书无用论”,却还是疼女儿,是比赵建华要开明大方些的人。

    可惜因为赵清漪的事没成,王冬明自然不带着张达赚大钱了。要复读一年,学费、书本费、吃用起码要多投入三千块,还不一定考得上,张达不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