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53.第13—15章

 好书推荐:
    此为防盗章  “这么相信我?”

    “你现在肯定不会问我借钱, 将来问我借时, 你肯定是看出我智商下降了。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

    萧扬真的很开心, 就算是初恋也没有这样的感觉。他也说起自己创业的事。

    “你做it呀?这个前景是很好的,但展方向战略很重要。”

    “你对这个有研究?”

    “我不是内行人,外行看热闹,不是国家战略上支持嘛。”

    她想想现实世界后世的“互联网十大思维”之类的, 那种一定是展趋势。看他说起这一行,她打开话匣子一点点和他讨论起来。那在后世不稀奇,但在现在还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 萧扬听着听着眼睛也越明亮。

    赵清漪觉得个人很渺小, 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又能怎么样,她现在的起点也难成为科技界公司的牛人。她的任务不过是原主的执念, 洗脱坏女人的污名, 挣脱命运的玩笑, 她也不是读商科和信息的,也不可能从事it行业的创业。

    现在的她也不觉得萧扬有多牛, 因为他是一个全身没有名牌, 开着国产基利车的男人。但她没有傍富豪的打算, 可以一起打拼嘛, 能够同心, 小富即安。

    两人吃了饭, 他带她到新区的商业街逛, 近些年京城是越繁华了。

    萧扬十指紧扣着她的手,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满足,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珍爱一个人。

    “你都没有问过我的情况吗?”

    “什么情况?”她转头,星目盈盈。

    她也是头一回和男友这样逛街,以前觉得逛街很浪费时间,她在路上都是匆匆来回。

    萧扬说:“那天,你籍贯身家都报了。”

    赵清漪笑道:“我报是我的处事方式,你报不报是你的事。”

    “你不关心?”

    “我现在又没有要和你结婚,没有这么急。”

    萧扬轻笑,暗想:小妮子将自己保护得很好,所以才这般笃定。是呀,只恋爱不上床,她又不怕他骗她。大约对自己能制服歹徒的身手也挺自信的。

    萧扬笑道:“萧扬,二十七岁,京城人。加州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九八年回国,九九年与合伙人创业,有一家小公司,就是扬帆公司。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文艺工作者,有一个哥哥在南美当外交官。”

    “……”赵清漪心想这要不是吹牛,也是书香门第了,还京城人,相差不是一点点。看他穿着不富贵,还开着一辆在京城能被人鄙视的基利车,她原还没有什么压力,但是他全家都不简单。

    “在美国时,交过两个女朋友,一个性格不和,一个因为展方向不同,和平分手。”

    赵清漪不及细想差距有多大的问题,问道:“漂亮吗?”

    萧扬不禁笑了起来,说:“我有照片,你要看吗?”

    “你还珍藏着人家的照片呀!”赵清漪想将四十米长刀架人脖子上去。

    她吃醋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颊,说:“挺酸的。”

    “才没有呢!”赵清漪说,“照片给我看看。”

    萧扬说:“我怎么可能带身上?是从前的相册里有,在家里呢。”

    赵清漪微微郁闷,萧扬却牵着手带她进了一家珠宝店,赵清漪心想男人哄女人手段还挺熟的。

    “我不习惯戴饰。”赵清漪拉着他往外走。

    “我买给我妈当新年礼物的,没想买给你。”

    “……”郁闷加深当中,但她也不好离开,只有跟着进去。

    到了柜台前,也没有让店员多做介绍,他从身后搂着她的腰,热气喷到她耳边。

    “你说哪一款适合我妈?”

    “我又没有见过你妈。”

    萧扬说:“你这么快就想见她了?”

    “我不理你啦!”

    萧扬逗够了,拉了她回来,这时大堂经理走过来,笑着说:“萧先生,您订的项链。”

    萧扬从盒中取了一条铂金项链,下头有个太阳花形状的坠子,上面还镶着钻石。

    大堂经理说:“这条项链叫‘太阳之恋’,爱情就是阳光一样滋润着万物,而恋人就是心中永恒的太阳,也喻意我心永恒。祝福两位拥有最美好的爱情,长长久久。”

    他看着她笑时,她有些无措,感觉被捉弄,偏偏气又撒不出来。

    他小心给她戴在脖子上,看到她白皙的细颈和可爱的耳朵,不禁心中一荡。

    ……

    他这一回送她进了校园,一直到了宿舍楼下。

    “我要期末考了,一个星期应该没有时间出去吃饭。”

    “我明白。”他拉着她的手,“我会打电话给你。”

    “不许打给前女友。”

    “好。”萧扬轻笑出声。

    一把抱住她温柔片刻,然后捧着她的头,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晚安。”

    ……

    张丹丹在赵清漪一回宿舍,就拉住她问,笑问:“那个就是你的……学生?”

    “……”

    张丹丹说:“我们都看见了!你的‘学生’这么帅的?不过,挺成熟的呀!”

    赵清漪不禁尴尬,说:“你够了吧。”

    张丹丹呵呵直笑,说:“远远看着真是大帅哥呀!”

    赵清漪心情倒是极好,说:“我也觉得帅。”

    顾筱上来道:“我都没有看见,有多帅?”

    张丹丹说:“反正很帅就是了,比咱们学校的刘辰逸要帅。”

    “哇,原来清漪你是看颜的。”

    赵清漪呵呵,心想自己正当年轻,谈个恋爱能找个帅的当然不找丑的。况且,她找了个理想声线,理想绅士思维教养的男人,还同意恋爱不上床,那应该是真喜欢她的。但凡男人稍微精神吊丝一点,最后一点就不会理她了。

    她洗了澡,洗了衣服正在晒时,倒是从来话少的苏雪也在一边晒衣服,忽问:“你男朋友叫什么?”

    赵清漪也没有多想,说:“萧扬。”

    苏雪愕然,她以为是看错,没有想到还真的是。萧扬,那可是她堂姐苏雨喜欢了十几年的男人呀。堂姐小时候和他在一个大院里,从小喜欢他,后来他父亲调乡下去了,之后他也出国去读书了。

    “你们来真的?”

    “这事还有假的吗?”

    ……

    期末考试之后,学生们都收拾打包回乡,只有她还不动声色。每年这个时候,她都会觉得很孤独。

    昨天晚上妈妈赖彩凤打电话来时还问她今年过年回不回家,她直说不回,赖彩凤很失望。

    但是她的失望除了多年未见女儿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赵清河今年上高二。他的成绩可以上高中,却不是很好,按照赵清漪看来,这还是好的,按原来的展,他只考上了技校。大约是因为有王冬明带着吃喝玩乐,宠着小舅子,赵清河更没有心思读书,就算脑子不笨,那也难以有出息。

    赵建华和赖彩凤也是知道她成绩好的,赵建华有“女子读书无用论”,却觉得男人读大学是好的。又因为没有了王冬明这个“依靠”,让他更加为赵清河的未来愁。不上大学,找不到好工作,将来难不成留在家乡种地吗?

    他们是想她在寒假回家一边过年,一边也给赵清河补补课。

    原主对于赵清河偏向王冬明那边,骂她丢人破鞋是非常伤心的。可是如果她的作用是提升十分二十分,就能改变亲弟弟的前程也不是小事。刚好,她有半年的实习时间,如果能够看住他勤奋学习,上升的空间不只十分二十分。

    但是为了绑架了原主人生又摔锅骂婊不念亲情的白眼狼付出这么多值得吗?自己在京城拥有大好的人生,还有喜欢的恋人。

    萧扬接了她去吃饭,也看出她有心事,于是试着问问。

    赵清漪情绪不可抑制,显然是原主影响着她。她有找个人说说心中的话的强烈欲望,于是略去了原主后来的那些事,将弟弟学习和父母的期望说了。

    萧扬沉默了很久,说:“对于我来说,我当然希望你留在京城,我不想要这么久见不到你。”

    赵清漪叹道:“我真的是个很自私的人。”

    萧扬柔声道:“你很坚强,你太不容易了,也被家人伤了心吧。”

    赵清漪心底一股酸意涌上来,原来那一幕幕在眼前浮现,压抑不住落下泪来。

    萧扬不禁心疼地握住了她的手,说:“没有人为你考虑,也没有人让你依靠,你也在害怕和恐惧被命运摆弄,能做的只有让自己更坚强。我真的很心疼你。”

    赵清漪完全控制不住失声哭出来,良久再止住了哭,说:“作为子女,没有资格指责父母不够好,别人的父母再好,那也毕竟没有来到我身边,自己的父母不够好也生养了我。没有那些可以千娇万宠着我的父母或者拥有姐控性质的可爱弟弟。给我的就是这么骨感的亲人,但毕竟也没有成为孤儿。怨也好,怕也好,我也长大了,没有人可以操纵我的命运,绑架我的人生。那再不是我想要的亲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想我也要尽我的责任。不求别的,只求无愧于心。”

    萧扬说:“所以,你决定要回去。”

    赵清漪说:“我多么想将心中所有的怨恨泄出来,让他们觉得有多么失职和错待我。但那只是弱者的咆哮,我很羞愧我有这样的想法。我不但要回去,我实习就在老家了,我要担起我的责任和道义。萧扬,对不起,我爱你,但是我现在不能守着你。如果,你要分手,我不会怪你……”

    萧扬放下餐具,顿了顿,深吸了口气,摇了摇头。

    “漪漪,你说过,恋爱关系,你不会跟我上床。那么……你每天给我打电话和每天陪我吃饭,相差也没有十万八千里。”

    赵清漪擦去了泪水,想笑又笑不出来,萧扬坐了过来,伸手拥住了她。

    “漪漪,谢谢你爱我,我也爱你。”

    王冬明也是有气性的,呵呵一声,说:“还没上大学呢,高傲看不起人了,看你能傲到哪里去。”

    说着王冬明不悦地看看张达和赵莲花,转身走了,提走了送来的礼品。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赵清漪脸上火辣辣。

    赵建华胸膛起伏,说:“你长能耐了?以为自己了不起了?怎么跟人说话的?”

    赵清漪心中是愤怒的,本想反驳,但是赵建华此时根本是被利益所驱动了,对这种人,他是听不懂别的话的。

    对于一个思想守旧、重男轻女,相信“女子读书无用论”,还在气头上的乡下男人来说,别的语言是听不懂的。

    赵清漪说:“爸爸,你别被姑姑骗了。姑姑一直嫉妒我学习比张晓好,这是想拉我下水给自己争取好处?真要有好处,那是不是应该都您拿大头对不对?”

    赵建华不禁怔了怔,心火缓了两分,说:“你小孩子懂什么?就算收个谢媒红包,也是应该的。”

    赵清漪说:“爸,我将来是京城大学的大学生,京城大学是全国的有钱人的儿子争着去读书的地方。王冬明算什么?在京城,我可以挑当官的、身家上亿的富豪,我在乡下跟个这样的小老板。爸爸,你不觉得你十七年的培养打水漂了吗?到时将弟弟接城里去玩不好吗?非要弟弟在乡下跟着做水泥匠?”

    赵清漪其实并没有傍富豪的打算,就像她在现实世界生活时也出现过几个外在条件好的男子追求过她,毕竟她各方面的条件也都不错,可惜最终她都拒绝了。

    有几个是性格上的不和,也有些相貌气质不是她的菜。

    其中有一个还是年轻的霸道总裁,但是对方国外有个女友,当时她不知道还差点答应了,最后现了真相她拒绝了他。

    那位自恋的霸道总裁还说,他更喜欢她,每个男人都有过去很正常,而二女争一男也很正常,她是成年人,要用理性思考。她是极有可能是胜利者,她连这个勇气都没有就是他错看了她。当时她气晕了,直接将红茶泼到他脸上。

    赵清漪因而是极重视男人的品格的,或者说是让她感到舒服的品质,也不是有钱或者出身职业好就是好。

    就算水泥匠出身也没有什么,职业不分贵贱,但品格有贵贱之分。

    王冬明的品格绝对配不上原主的,单是求亲方式,还有一句“清高看不起人”就可以看出来了。这种价值观的男人和赵清漪是两他世界的人。

    穿之前在大城市做业务多年,这脑子逻辑是绝对有的。她没有原主这个年纪的腼腆,在2o1os后的少年少女可是很个性自我的。就算少女说要嫁谁生猴子都是正常的,一个个直接的女人,说要给王思聪生猴子都不是耻辱呢。

    赵建华难免又是动心的,但是眼见的好事飞了,他还是可惜。

    “你有这个能耐?你说这些事,这脸皮要不要的?”

    赵清漪说:“等我大学读出来,真不要把几千块几万块放心上。”

    赖彩凤终于也劝:“建华,要不听清漪的吧,清漪不喜欢那人也没有办法的。”

    赵建华说:“说的轻巧,大学学费这么贵,京城花费这么高,这里坐火车去京城都要几百块。这钱有得捡呀?”

    “爸,我暑假打算自己去县里找份工赚学费,也没有打算让家里再出多少钱。以我的成绩,县里最有钱的人家的小孩都会想请我当家教。”

    拿现成的好处,还是选女儿画的大饼,赵建华也纠结了,但有纠结对于赵清漪来说就是机会。

    只要自己能出去,这个让原主失望透顶的家,她是不想回来了,至少读书期间不想回家。

    期间,赵莲花又来劝说,赵清漪说:“姑妈,你这么喜欢王先生,你自己将表妹嫁给他不是更亲?表妹长得这么漂亮。”

    原主原来的轨迹,两人订婚后,张达搭上了王冬明包工程,很快也更富起来。

    表妹复习一年,考上了省城大学,她会打扮,生活宽裕,找了一个省城户口的中产之家的男友。张家因为原主的牺牲得到最大的好处,而没有任何代价,最后骂婊骂得最狠的就是他们。

    特别是表妹到她面前来展示自己的人品高贵,以自己为例告诉她什么叫从一而终,还说:“道德这东西,不是谁读书好就是好的,表姐你就这么忍耐不住要在外偷人?”

    赵莲花见怎么劝她都没有用,拿出长辈的架势来,还是赖彩凤出来说了句话。

    “她姑,这事我看还是算了吧。王家虽然好,这强扭的瓜不甜,你真舍不得这般好的女婿,你让晓晓考虑考虑。我们家清漪还是让她去上学吧。”

    ……

    一天又在煎熬中过去,在睡觉前,系统数据凭空出现在她面前。

    系统的声音是一个低沉磁性的男人声音。

    系统笑:

    赵清漪不禁涌上不平:

    系统仍然笑笑,只说:

    赵清漪:……

    忽然,她有点get到了。完成执念者的愿望,摆脱“坏女人”的骂名就好,但实际上,可操作的就大了。

    页面又跳出来,进入商城,却只激活到初始页,后面的都还冰封着。

    玉肌美颜丹、身娇体软丹、床上秘术1o8势、情话连篇9oo句、日式花式捆绑……

    赵清漪:……

    好不容易从不显眼的位置看到“武术十段”,这还很便宜只要3o积分,比那些丹药便宜,和床上秘术1o8式同价。

    系统此时与她心意相连,笑道:

    她想也不多想就买了武术十段技能,顿时一道光洒身自己全身。她脑海中多了许多动武的冲动和制敌办法。

    然后她再看鸡肋的商城有一个“英法德日西9oo句”价格十分便宜,只要1o点积分。赵清漪本来英文就不错,但是她不会法德日西语呀,这虽不是精通却也实用吧,这么便宜,性价比还是不错的。

    她多少年省钱攒钱买房,一块钱恨不得分三块用,暂时习惯难改。

    ……

    张达满身火气地回到家里,赵莲花却还没有做好饭,而张晓去同学家里玩了。这事筹谋几天了,早上没有办成,让他很失脸面。他知道王冬明这两年是有多赚钱的,王冬明的母亲的同母异父两个舅舅们一个在县里当了干部,一个自己当老板。

    王冬明原来是没有什么本事,但是这关系又续上了,这两外舅舅看王冬明学水泥匠,倒也勤劳,总要帮他一帮,介结一些工程给他。王冬明带着自己从前的师父和师兄弟就将事业慢慢做起来了。

    张达是在王冬明师父家吃饭时认识的,王冬明自己也会吹,而大家也都知道他有门路,现在财了。

    张达十分眼热,王冬明待他也是一口一个叔的叫,很亲热。

    只要大侄女赵清漪嫁给了王冬明,他还不财吗?

    张达说:“清漪那丫头还读书人呢,太也没有礼貌!”

    赵莲花说:“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哥本来都答应了的,他那人我还不知道吗,让他出钱给那丫头出书像是要他的命。当年还是高中里的校长来劝,他才让那丫头去读的。”

    张达说:“王冬明现在是要包乡镇水泥路的工程了,这事做下来能赚多少钱了?老朱是他师父,现在也参一股,本来也是让我也一起做的……”

    赵莲花一听心中大动,问道:“现在王冬明是翻脸了?”

    张达说:“翻脸是没有,但是这一趟,那丫头片子哪里将你这亲姑姑和我这亲姑父放眼里了?他还看不明白?这事我们是办不成,我们在他面前也没脸呀!”

    赵莲花想想,还是要去哥哥家走动,劝劝他们别犯傻,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系统:

    这是委托人的想法,只怕是看到现在的家人和弟弟,与记忆中不一样,才会这样思考。

    赵清漪说:

    系统说:

    赵清漪知道不接也不行了,系统又列出系统商城新上架商品。

    最强大脑:积分2ooo分,拥有25o分智商。

    篮球技能:积分6o分,让你成为下一个乔丹。

    赵清漪说:

    系统又从萧扬的样子变成了赵建华,笑:

    赵清漪:

    系统:

    赵清漪:

    系统:

    赵清漪一听,赵清河这小子才十六岁,这篮球技能应该是不错的。以他三本左右的成绩,没有百分百把握考上一本,但是如果考的是体校,那文化课就是一本了。让他考个京城体校,以后前途至少也是一个高中体育老师,当体育老师很爽的,并且很吸引美女。

    赵清漪毫不犹豫地购买了这个技能,他这方面的特长提高一些,她再鼓励他考体校,他也有信心一些。

    ……

    赵清河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自己特别想要打篮球。而魔鬼姐姐在早上折魔他大半天补习英语和语文两门“残疾科目”后,还带他到镇小的操场打篮球。

    “漂亮!”

    “好球!”

    三步上篮,一投一个进,而三分球也是十投九中。这运球的球感像是突然开了窍一样,他本就喜欢打球,心中欣喜非常。

    几个镇上的小学生、中学生现在都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为他欢呼。

    他的学霸姐姐老神在在地坐在折叠椅上看他,赵清河觉得不能让她看不起。他什么都不如她,他背负着“赵清漪弟弟”的头衔,至少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所以,他将自己能想到的投球角度一一使出来,几乎全进。

    赵清漪知道这也不够英雄,但是会打篮球也只是离一本近了一步,真要考上,还缺不了自己的努力。

    回家路上,显然赵清河很兴奋,赵清漪看了看他,说:“喜欢吧?”

    “啊?呃……我喜欢篮球。”

    赵清漪说:“喜欢的事就去努力争取呀。你想,你一生当中,连最喜欢的东西都不去努力,那你还能为什么东西努力?而人不努力,天上会掉馅饼吗?”

    赵清河怔怔看着她,又说:“再怎么样,我又不能像nba球星一样。”

    赵清漪说:“多少高堂名利客,都是当年放牛郎。你又为什么不可以?你练好体育,可以考体校,报个篮球专业。机会好的话,不到二十岁就有机会进省队或cba。就算不能当球星,你一本体校出来,许多重点高中会聘你当老师,或者可能你能考进体育局当公务员。”

    赵清河只是一个乡下学生,没有这么长远的考虑,或者说他没有自信。他看着那些有钱人只有羡慕的份,自己连双像样的球鞋都买不起。

    但是第一次听人这样给他规划,他好像有点触摸到未来。

    “我真的可以吗?”

    赵清漪说:“当然可以!我这一次回来就是来帮你的。我准备实习就去县重点当实习老师,我看着你半年,你给我把英语提高四十分、语文提高十分、数学提高五分,你的文化课考体校都能名列前茅了。你喜欢体育,就给我练,早上两千米,下午五千米,给我坚持到高三,还有篮球特长每天练。”

    赵清河讶异:“你……你要为了我留在县重点?”

    赵清漪说:“我就你一个弟弟,爸妈也都希望你出息。清河,别人给你的东西总是别人的,只有自己自强自立,你自己争取的东西才是你自己的。一个人靠着别人给你一切,你又怎么会有骨气呢?没有骨气的人,别人又怎么看得起你?你明白吗?”

    赵清河也不是没有想过以后姐姐达了,就靠她的想法,这时姐姐告诉他要靠自己。但是仔细一想,姐姐有,真不如自己有。自己要是真能像姐姐规划得一样,将来也就像现在的姐姐一样,大家不会说他是某某人的弟弟了。

    赵清河点了点头。

    赵清漪又规划为了体能的最佳状态,以运动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准抽烟喝酒。赵清河在学校也只偷偷抽过几次烟,那是同学给他的,他自己是没有钱买烟的。他不禁暗想:决不能让姐姐知道他偷偷抽烟,好在他还没有形成烟瘾。

    两人回家,却是看到了赵莲花母女在她家里,不知道和父母在说什么。

    赖彩凤看到他们回来脸上还有一丝尴尬,赵建华却是脸色黑沉。

    “哎哟,这是我们漪漪呀!三年不见,这么漂亮了!”

    赵清漪微微颔:“大姑妈。”

    赵莲花说:“回来也不去姑妈家玩一玩,晓晓也在家里呢。”

    赵清漪说:“也是有点忙,姑妈别见怪。”

    赵清漪看了张晓一看,看她身材丰腴,和记忆中那个奚落她“有才无德”的女人很不一样。

    张晓却不禁有几分难堪,原来她刚刚生了个孩子,孩子的父亲却不愿和她结婚。

    她在外头打工,吃过一年苦,但有机会认识一个卖室内建材的小开,两人好了半年,她怀了孕。按照乡下的习惯,这样也是很平常的,通常女方怀孕,两个人就结婚。没有想到那小开家里不同意,小开也不太喜欢她了,当时要打掉又太大了,一直到孩子生下来,回到家里。

    现在男方也知道孩子生下来,要结婚他们却嫌弃张家门第,但孩子总是他们家的孙子,倒是有钱给孩子买些东西。男方透露意思给张晓一笔钱,然后让孩子跟男方。张家哪里会同意?

    这次来赵家,却是听说赵清漪回来了,赵莲花想着她有没有办法帮忙说句话。京城大学的大学生在整个省里都还是挺稀罕的。这孩子都生了,最好是结婚,而张家也知道那家人有钱,张晓嫁过去能过好日子。

    “跟你们去省城玩儿?”这时候赵清漪还不知道这事前因后果,有些讶然。

    赵莲花说:“是晓晓她男朋友家,到时也是你表妹夫了。”

    赵清漪耿直地说:“表妹什么时候结的婚?”

    赵莲花说:“这次也正要去商量呢。”

    赵清漪说:“你们长辈商量事情,我不好去的。而且,我回来是要给清河补课,时间有限,高考重要。”

    赵莲花吃了个憋,但也知她还不知道事情怎么样,不禁看向赵建华,说:“大哥,你也是晓晓亲舅舅,你也要看看她呀。”

    赵建华说:“清漪自己是一个孩子,她懂什么。”

    张晓虽然想嫁进李家,但是此时也深感羞辱,特别是赵清漪那种一副什么都没有明白的样子。

    她从小比自己漂亮,比自己学习好,现在更加漂亮让人移不开眼睛。京城环境和京城大学熏陶出来的高华气质也不和普通人一样。这些都让她深深地嫉妒。

    张晓拉了拉赵莲花,赵莲花说:“你先回去吧,我和你表姐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