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45.第31—33章

 好书推荐:
    徐昀知道她被召进宫, 因为他今天恰去找她了,看到接走她的是宦官。

    赵清漪坐在徐昀对面, 心底有一份难堪, 是第一次地位低的人面对地位高的人的那种难堪。

    即便是上一次穿的角色,她也不认为自己是靠一个男人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因为她无论嫁给谁, 都仍然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也足以与对方相配。

    在这个时代的标准来看,却不是这样,女人无论学识能力有多强, 也绕不来君、父、夫、兄、子。

    赵清漪真有一股冲动, 要不就去造反算了,可惜委托人是赵怀方这个秀才书生,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只怕将来就算有命成功, 他也认为她是妖孽,不给过关。

    况且虽架空朝代, 此时北方蛮族正强大,中原一起内乱,只怕中原经引来浩劫。为一己私怨和委屈,让天下百姓生灵涂炭, 当习惯了慈善家的赵清漪还做不出来。

    徐昀说:“进宫一整天, 累了吧?”

    赵清漪点了点头, 淡淡道:“皇后让我跪了一天。”

    徐昀不禁讶然:“什么?她现在……为什么还……”他当时向他们坦承心意, 就是有避免这种事的意思。照他所想,如果她是他喜欢的女人,而不会是被今上纳的女人,皇后那种芥蒂就会消除才是。

    可是徐昀并不了解那一类女人。何况皇后心底隐藏着那样一个阴私大秘密。

    赵清漪说:“会不会是她喜欢你?”

    “你说什么?”徐昀不禁有些急恼。

    赵清漪不禁微微一笑,说:“徐昀,你想娶我吗?”

    他实在没有想到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无论是不是一个男子先追求一个女人,但是求婚不应该由女人提出来。

    徐昀脸不由得红了,说:“……你知道,我是诚心的。”

    赵清漪说:“我有那样的过去,你为什么还愿意这样想?对你们男人来说,名节清规,贤妻美妾,这些不是都很重要的吗?”

    徐昀想了想说:“我也不是圣人,不是说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可我……我喜欢你,这一点不是胜过所有的东西吗?那些东西再重要,我心不悦,也是枉然。我想心悦的过一辈子,而不是背着那些东西过一辈子。”

    赵清漪不禁一愣。

    是呀,那些对自己的要求,条条规规,哪有自己一生开心重要。tvb电视剧的老话了,虽然耳朵都听烂了,但是何尝没有道理?

    她为什么要当圣女,为什么感觉一辈子活在沈俊的阴影里不敢再婚,像给他守节一样。

    赵清漪微微一笑:“那你来提亲吧。”

    “你真的愿意吗?”

    “我为什么不愿意?我愿意你是不是很失望?因为娶我太简单了?”

    他敢娶,她为什么不敢嫁?嫁后他真的变心,她还会没有办法对付他吗?当时手中什么牌都没有,都没有怕沈俊。

    “没有!没有!”

    ……

    翌日,徐昀就和英亲王夫妻提出要成亲的要求,英亲王还有一口气堵在心底,哪里能同意。徐昀再缠着他,英亲王却说:“那你成亲后,我再给你纳几房妾室。”

    徐昀说:“我都还未娶,父王你何苦计划得这么远?”

    英亲王说:“就怕是个不能容人的,娶进来你会后悔的。你想想沈俊。”

    徐昀心想只有先娶进来再说,到时再见招拆招,但妾氏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可有可无,爹再不甘心,也不能让妾氏没有了规矩。总之,先让爹同意了再说。

    徐昀说:“爹,你说什么呢?你儿子是沈俊那样的人吗?”

    英亲王身为宗室,却有更深远的打算,赵氏对于四书五经的新解虽然有理想和幼稚之处,但是她那本还要精修完善的《国富论》却是惊世之著,他似看到中兴大夏之法。

    他越读越觉其中奥妙无穷,能创办肥皂厂向户部纳税,百姓未受损失,自己也了财,这只是牛刀小试左证。他了解她对前朝变法的见解和分析,也有一种豁然开朗之感。

    前朝败于新法中不管利弊完全被司马光任性地废除了,本朝和前朝境遇相似,虽达太平鼎盛三十年,却外有强敌,内有弊政。身为宗室,前朝宗室尽皆被俘成囚之祸当引以为戒。(架空南宋)

    ……

    王薇回尚书府,向母亲说了赵家住在他们隔壁的事,心中存着一团好大的气。

    郑氏却说:“你爹早说过赵氏的事便揭过,不许再提,你此时要和他说,他也未必如你愿。”

    王薇哪咽得下那口气,说:“娘,难道爹还会怕她吗?当时有明霞郡主出面,那时我还怀着孩子才让一步。如今何须怕她?她还敢血口喷人吗?便是我们暗中做点什么,赵氏一介草民,又能耐何?”

    郑氏说:“现在你府中那么多事,你何必就要和赵氏过不去?那十几个儿子才是你的心腹之患。”

    王薇道:“娘,你错了,那些孩子怎么也翻不出我的手掌心,但是赵氏,我却失去控制。我一见到她,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郑氏说她傻,但王薇又不好出口夸赵氏,说她显得年轻美貌,气质高华,王薇本是争强好胜容不得别人比她强,何况是赵氏?

    王闳下衙来,王薇就在他面前作态,说是赵家如何欺人太甚。

    王闳道:“你何须非要和赵氏过不去?事情过了就算了,如今她已下堂,而你是子美正妻。”

    王薇重生一世在嫁沈俊之前一直体面,但是一般女子嫁人后尚有不同性情,就如黄蓉婚前婚后都是不同的。王薇经历打击太多,现在又对着一个秃子久守活寡,她心中怨气早把未婚前的少女灵性给冲没了。就如贾宝玉所说,成了个鱼眼珠子。

    王薇道:“爹爹,你不知道,那赵氏气焰的嚣张,根本不将我放在眼里。”

    新帝登基,不像上皇对王闳的宠爱,赵氏背后之人正是皇帝,王闳哪里会轻易去惹。

    “你休要再提此事,便是赵氏可恶,你便没有错吗?因为你的事,我这张老脸都快丢尽了!”

    郑氏又出来帮腔,王闳不禁气得说了句:“慈母多败儿。”

    王闳对王薇宠爱,一来当初确实甚是喜爱郑氏,二来郑氏给他生了唯一的儿子。为了儿子的将来不至于孤立无援,他都要多宠王薇这个胞姐几分,也不得不提拔女婿。

    但是赵氏出现后生的一连串的事把他的步调都打乱了。蝴蝶的翅膀已扇起了风暴,将平静祥和的气象击得残破不堪。

    王闳拂袖而去,王薇更是拉着郑氏委屈。

    ……

    王薇在尚书府住了一夜才回府,翌日上午,轿子就到了沈家门口,听到外头热闹。下了轿子,不禁看见外头停了好几顶的喜庆轿子,还有几辆马车,王薇不禁奇怪,吩咐外头的人打听一下。

    王薇回到府中,不过小半个时辰,去打听的张嬷嬷就回来了,和她说:“真是怪事,那赵氏怕是妖邪之身。”

    王薇奇道:“怎么回事?”

    张嬷嬷道:“听说今天是英亲王府去赵家提亲的。”

    “提亲?谁向谁提亲?”

    “给英亲王府世子向赵家提亲,那赵氏怕是要嫁给英亲王府的世子了。”

    “什么?不可能!”王薇绝对不愿意相信。她的异母大姐前世二嫁给了沈俊,她都不配,赵氏就连她大姐都不如,她能二嫁给英亲王府的世子?

    但是她记得前生听说英亲王府的世子好像身体很不好,明年就英年早逝了,之后英亲王府只能过继福王府的一个公子为嗣。太皇太后都受到刺激,身体急转而下,一个月后去逝了,今上下令全国六个月不得饮宴嫁娶。

    大夏皇室今太皇太后嫡亲一脉其实最后都绝了。

    今上太子活不过五岁,之后在他登基的第十三年驾崩,后来是大夏太/祖五世孙现太上皇叔叔的长孙永王登基。

    当时的英亲王嗣子和永王都是最热门的人选,她听说因为永王文武双全,远胜英亲王嗣子,所以英亲王一脉败落了。

    尽管英亲王府最后的结局不会好,王薇也难以接受赵氏能嫁进王府当世子妃,不禁摔了屋中好几样摆设。

    等沈俊回来,王薇就和他说起赵氏再嫁的事,沈俊也目瞪口呆。

    “薇儿,你会不会弄错了?赵氏那样的粗妇,怎么可能嫁进王府?”

    在数年之前,就算是一个小小知县,对于沈家来说都是不得了的大官了。这王府,当今的亲叔叔家是何等显赫人家,就算他现在都难以企及。英亲王府就算疯了,赵氏就算是黄花闺女,都轮不到她呀。

    沈俊又派人去打听,下人回来说是问了一个车夫,确实是英亲王府向赵家提亲,至于是谁,他们不太清楚。

    沈俊七上八下的,一夜难以入眠。

    ……

    同样难以入眠的是赵怀方,今日英亲王府来提亲,英亲王也亲自上门,他才知道许先生不是许先生,而是英亲王本人,而那徐公子是徐公子,却不是商户人家,而是英亲王世子。

    英亲王府要再聘娶女儿为妇,这样的通天好事让赵李氏、儿子儿媳喜出望外,可他却深感惶恐。

    女儿比他镇定多了,并且答应了这门婚事,婚期要他这个当父亲的出面与英亲王府议定。

    翌日,即便是之前赵怀方因为不知如何面对女儿或者心中也有气要避开女儿,今天也要和她谈谈。

    赵怀方说:“非我想要你守着,也非我不想你嫁良人,但是俗话说的好,齐大非偶,绝非虚言。”

    赵清漪说:“沈家当时门第够低了,也非佳偶。所以,是不是佳偶,还是要看缘分和人品,不是看家世。”

    赵怀方不禁说不出话来。

    赵清漪道:“父亲要是有心就帮我准备婚事,若是身体不适,我都自己来办也无妨。但是,英亲王府我是嫁定了。”

    赵怀方现和女儿的关系不能像从前融洽,而她却越独断,也不知是好是坏。

    ……

    太皇太后却是知道了这件事,受到的刺激不小,英亲王一家子都到了延福宫请安,并且说明婚事。太皇太后虽然欣赏刚性才女,但是自己孙子要娶二婚女为妻却是难以接受,并且女方还年长四岁。

    太皇太后见孙子是打定了主意,儿子也说亲都提了再反悔也不成了,太皇太后只好看向李王妃。

    “你是一家主母,如今受委屈的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也不早点劝劝?”

    李王妃面上呵呵笑,却看向丈夫。她也不过是贪点嘴,和赵氏说话还是说得开的,之前看赵氏和离后越年轻漂亮,她还想请教一下保养,加上连丈夫也看重赵氏,她也就算了。

    李王妃道:“也没有多委屈,赵氏除了嫁过人之外,其它都是好的。我们这样的人家,昀儿要什么样的女儿得不到?他要觉得委屈,将来纳几房妾氏也就是了。”

    李王妃本是出身名将之家,性子大方,再则是出嫁后得丈夫敬重宠爱,没有通常宅斗妇人的怨气。丈夫宠爱她二十几年,她也和丈夫一条心。其她闺秀虽然好,但是昀儿不乐意有什么办法。好在昀儿是男人,又是这么个身份,想要闺秀女子侍候还不容易?她一个人坚决反对,那不是让儿子离心?

    赵清漪得到太皇太后的召见,前往延福宫。现场除了太皇太后和英亲王一家,又有太后、皇后、两位长公主在场。

    太皇太后试其才,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竟是无一不通,而诸子百家也多有涉猎,太皇太后自己是一代才女,几十年积累,这才勉强同意了。

    皇后不禁笑得勉强,这样的女人还是让她爬上来了。但是她是皇后,她只是世子妃,她也永远压着她。

    ……

    沈张氏听说了赵清漪要再嫁的事,也是气得不得了,也忍不住上赵家去闹。反正嫁过她儿子的女人就一生一世的一切都是她儿子的。

    王薇是知道沈张氏去闹的,她自己现在还是要忌讳英亲王府,英亲王府落败也是之后的事。但是让沈张氏去闹,她则进可攻退可守,沈张氏怎么说也是长辈。

    但是赵家根本没有开门,只有沈张氏在门口叫骂,什么难听的话沈张氏都骂了,引得路人好奇围观,而赵家只当门外有条恶犬,不闻不问。

    张氏骂得累了就坐在门口休息,还是沈俊回来,现大家对他母亲指指点点,才将母亲拉了回家。

    ……

    景元元年五月十八,赵清漪八抬大轿嫁进了英亲王府。

    她也明白,自己嫁给他的目的没有这么单纯,但是嫁进来了,人不负她,她也会担起责任,也会尽心尽力的爱他。

    一夜恩爱,却也不得不早起,平日她爱穿青色,新婚时期她只能穿得喜庆些。其实新娘穿红是明代后的习俗,但在大夏却也已尚红了。

    新妇敬茶后,再由两个拖油瓶过来给长辈们磕头,李王妃呵呵一笑,暗想:自己这么快就当祖母了。倒是英亲王因为当过他们的先生,更为亲厚些。

    三朝回门,沈俊倒是在家,到这时他才相信这样奇葩的事真的生了,心中惧于英亲王府的权势,惶恐不安,竟是病了。

    他这一病就一个多月,但是病好了之后倒有点好处,就是他在房事上不会如之前的隐疾,当然也不如最初的勇猛。王薇守了两年多的活寡,头一回时,虽然讨厌他是个秃子,却也激动地流出泪水来。因此,王薇对沈俊也好些了。

    ……

    赵清漪新妇刚进门几日,都亲自下厨,那香味勾得全府上下的人都口水三千,英亲王夫妻对这点最满意,而徐昀也觉得幸福感升了好几个点。

    她也教了几个府中忠心厨子的各几道两老喜欢的菜的手艺,自己也逐渐脱离厨房。

    她又为李王妃做自制面膜保养、设计衣服,这些穿越女最喜欢的事总算还是有点用处,让她的婆媳关系挺融洽的。

    这天英亲王父子回来,吃饭的时候,令退了左右,和赵清漪说起肥皂厂的事,英亲王说:“圣上有意让你去管肥皂厂,你怎么看?”

    赵清漪说:“现在谁毁了这门生意,你知我知,只是不能说而已。”

    李王妃道:“也不好因为这个得罪人。”

    赵清漪道:“那是你们太善良了,若是放在民间,这样一个方子就关系到一个家族的兴亡,这等于是坏人根基,犹如杀人父母。”

    英亲王道:“那你是拒绝了?”

    赵清漪道:“当然要拒绝。左右已经泄漏了方子,只是知道的人都不说。有没有想过,就如盐引一样,在全国颁皂引,然后引全国的大商人来获得合法制造皂子的文书,让每家肥皂商号向户部上税。那么一家肥皂厂是兴是败,大夏和皇上都立于不败之地。要我去救厂,实乃下策。人家以陷阱等我,还请父王以阳谋败之,圣上也会满意。”

    全国多几家商号生产肥皂,那么价格降低,如皇后那些人定是没有什么生机的,而厂里原来那些工人定能被别人用重金聘走。

    她赵清漪要么不出手,真出手可不是像后宅女人一样争一时之气,直接给她釜底抽薪。

    因为皇上和皇后的利益其实并不是一致的,赵清漪接触过帝后,两人的格局完全不同。

    英亲王讥讽道:“倒叫老夫替你得罪皇后和周家。”

    徐昀道:“原本是你的方子,这等于是给朝廷的了。”

    徐昀不但看出事情对赵清漪的不公平,她献方建厂,原是给了今上和英亲王府一个下金蛋的母鸡,被皇后毁了之后还要她去背锅。现在她想用阳谋化解,可是她也失去了那一成的利。

    而且,徐昀也明白,这并不能推广全国各行各业,朝廷厘税还有理,但若是夺所有人的私方为己,那么大夏徐氏江山也危了。

    赵清漪不禁微微一笑,丈夫起码遇上事总是先考虑她的利益,甚至赵怀方在女儿遇上不公时,想的是脸面和道德节操,然后才是对女儿的疼爱。

    赵清漪道:“便当报了皇上的恩情吧,以后咱们都自己赚自己的钱。”这只能过一些日子了,现在太打眼。

    李王妃说:“你还有办法?”

    赵清漪道:“必须有呀,咱们王府一大家子的人要吃饭,还有母妃你将肥皂分了两成利给妹妹当嫁妆,这败了她也没有脸面,总得给人补回去。”

    ……

    赵清漪和徐昀回到自己的院子,却小丫头来报说雪如姑娘病了。

    徐昀说:“明天去给她请个大夫就是,大晚上来报,我们又不是大夫。”

    他娶她时打了丫鬟,她当然也不会追究,她自己都有过去。男人的强烈不讲道理的处/女情结有时候让女性感觉很污辱很恶心,但反过来也一样。

    雪如是太皇太后送的侍妾,但是人选是皇后帮忙挑的,现在是不好打人出府的。

    徐昀看了正在卸妆的新婚妻子,说:“那些人就是这样,你不要理她们就是。”

    赵清漪道:“我又没有理她们。你要是学沈俊一个月生十四个儿子,那我也不理你。”

    徐昀粘上去,贴着她的鬒,笑道:“那我是自愧不如,最多能叫你给我三年生两个。”

    他抱起了人就往床榻而去,赵清漪也不禁脸红。

    ……

    徐晟听了肥皂产业的事后,重新想起改革变法的事,但他手中连王安石这样的人都没有。

    此时他有心支持变革,总不可能让赵清漪一介女子出头来。

    便让徐昀负责肥皂产业的皂引和销售厘税的事,先时修订肥皂的生产管理基本条例,然后诏告天下在今秋招标十份皂引。由于皂方原是赵家贡献给今上的,除了赵家之外,其他商户不得皂引而生产肥皂则要视情节不同而处罚。

    结合现有的商业厘税之法,从今科候缺的进士和举人中竞聘十名皂税官和三十名八品税吏,并且进行为期三个月的职业培训、考核和三个月的试用期。

    那些没有关系而候缺的人不知繁几,至少税吏也是朝廷命官,而待遇也比一般的先生要强多了,一个月也有五十两银子的总收入。

    但是报名的人有七十多位,所以淘汰率达五分之二。这方面的培训赵清漪也担任了授课先生,像是企业培训一样。开始培训时没几天就一下剔除了十几名,因为君子六艺中的“数”实在是太差了。那样残的数学水平,会对朝廷造成不小的损失。

    还有人因为她是女子走的,这样的人有五六个。看到别人走了,留下的人觉得自己的机会大多了,没有想到没几天,补上了数额,这民间就不缺想当官的人,那些因为她是女子而离去的人后悔却是没有名额了。

    徐晟对于他们夫妻培训皂税官的事也很感兴趣,这日休沐就召了他们进宫去谈。

    徐晟听听基本的就等于是另起炉灶似的,徐昀笑了笑说:“要这么说也不算错。新的东西,对原有的旧利益体触动不大,要做起来也容易些。”

    徐晟对于其更细致的数字管理、绩效薪俸,还有部门的各项开支预算都十分感兴趣。

    最重要的是她做出的各种统计数据,对于把握纳税总额还是意义的,鉴于肥皂是一项新东西,而且是她提供给朝廷的,不管朝廷定什么样的纳税方法,百官不能说这是与民争利或扰民。

    按照赵清漪的预估,皂引加上税金,今后展成熟,并积极进行外销,每年会给朝廷增加到五百万两以上的税收。

    徐晟听了还是压下激动,说:“你们不会是说大话吧。”朝廷一年赋税才三四千万两呀。

    徐昀道:“这反正是新东西,我们能如计划完成,对朝廷自然是好,就算我们能力有限,朝廷也没有什么损失。总结一些教训也好。”

    徐晟想想也是,现在他就算想要立新政,但手中无人,也怕牵连太广。让他们拿不触及旧的即得利益体的东西试试最好不过了,他也再看看她的能力,再考虑一步步的变法。

    ……

    为了此事夫妻俩一连忙了两个月,直到赵清漪怀孕,王府中得知后,就不许她过多参与徐昀的工作了。

    能这么快就怀孕,赵清漪也很高兴,她在古代生活,不能一味认为古代人重子嗣就是封建落后。毕竟是她适应这个社会,而不是社会迁就她,她适应了才有机会努力为这个社会做一点进步。

    也是在她怀孕的时候,太皇太后赐下的那个侍妾雪如常出来走动了,接连遇上了徐昀两回。

    李王妃还是和赵清漪提了提,她是有心里准备的,面上没有表现出太激烈的情绪,说是会和徐昀提。

    赵清漪和徐昀说的时候,他不禁吓了一跳,怀疑的看着她:“夫人,你是不是一怀孕就傻了?”

    赵清漪道:“总是太皇太后赐下的人,我能说什么?”

    徐昀道:“到底谁送的人你还不知道吗?若非为了皇上,就那人那种心胸,我定也不会这么算了。”

    赵清漪暗想:你要是真这么爱我,还真要感谢她,不然我可没有下那么大的决心嫁你。

    徐昀温柔揽住了妻子,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不管你信不信,我有了你,此生无憾。”

    赵清漪说:“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你便不动心?”

    “我虽不是柳下惠,但是其她女人也就那样,没必要弄得这么复杂。”

    “那样是怎么样呀?”

    “……”徐昀却不回答,呵呵一笑,他是凡人,少年公子。大夏的上流社会男子就无人不狎歌妓的。十七八岁时,和一些贵公子或文人雅士一起,那也是有两个歌妓相好,但是正式为上皇办差开始,他也收敛了。

    “你要喜欢,别偷偷摸摸,也别来骗我。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徐昀暗暗好笑,狎妓这种事便是没有她时都不会弄得人尽皆知,有她了,他还要光明正大向她打报告他想狎妓吗?

    “好夫人,我真没有。我不想再让任何人伤害你,我怎么会伤害你呢?况且,你又不是那类贤良人,我不会那样要求你。有你一心一意爱我,我也知足了。”

    赵清漪倒不是玩笑,别说古代了,现代男人有钱是个什么德性?她穿越的任务也不是为了得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婚姻,有,自然是好,没有,她也不会做什么激烈的举动。

    她可视丈夫为更好的完成任务的一个“合伙人”,丈夫纳妾也是代价。徐昀要纳妾,那和沈俊瞒妻娶平妻还要忘恩负义是两种性质。

    他要是绝种好男人,她也真心将他当丈夫,支持他、爱他、尊重他、照顾他。

    “我当然也不想你同别人相好,只不过,我也阻止不了你做什么。”

    徐昀道:“越说越乱了,我们说好了白头皆老的。母妃只提了提,也没有逼你,我再是这么个意思,她也就和稀泥过去了。你现在是府中最金贵的,待你生下孩子,又有孩子帮你,你怕什么?”

    两个相拥在一起,正耳鬒厮磨,赵纯、赵悦两个孩子来请安。赵纯现在整天在王府读书,府中请了一个进士,他们有空时也会点拨几下,赵纯的进度颇快。赵悦读书的要求就低多了,今天赵悦还回赵家去了。

    赵悦说:“今天回去,我在门口见到了沈小姐。她跟我说,她很想念娘,沈家对她都不好。”

    徐昀不禁看向妻子,她当初绝情很大部分原因是知道自己不是沈家和王家的对手,不想惹麻烦。但现在王府却是不怕他们的,如果她想接回女儿,他当然也不能不管。

    赵清漪却说:“悦儿,下回她再找你,你别理她就是。她心眼多得很,你为人敦厚,不是她的对手。”

    “娘,你不会生气吧。”赵悦从一个贫穷饥饿被卖掉的丫头片子成为亲王府的千金小姐,虽然小小年纪人生起伏却不小。

    赵清漪道:“娘怎么会生气,这些事你本就难以处理。”

    赵纯性情纯厚,还有几分兄弟兄妹之情,说:“娘,待孩儿长大了,可不可以管教一下他们。”

    “如果很麻烦呢?”

    赵纯沉默了一下,说:“我知道娘不喜欢他们,他们也不对,但我是长兄,我也有责任。”

    赵清漪道:“那你也要读好书,考出个功名,再好好管教他们,不然却是不行的。为他们误了你,娘是万万不同意的。”

    赵纯现在已经十三岁了,沈俊在这个年纪已经考出秀才来了,是当时江南有名的神童。赵纯虽也熟读四书五经却没有急着下场,赵清漪让他安心多读几年。沈俊少年恃才傲物,功利心又太重,行事多有轻浮,赵清漪都引以为戒。

    徐昀不禁眯了眯眼睛,暗想:她还真是个敢爱敢恨的性子,她对所爱的人就极好,惹了她厌就极薄情,便是亲生儿女都无二。明明当初在路上,她对那两个孩子也是精心照料教养。对沈俊何尝不是这样,爱时做什么都可以,不爱时拼了命也要断绝关系。

    ……

    沈晓云很不开心,今天她让厨房给她煮的红豆莲子甜汤又没有了,她赶到了孙氏屋里,看到孙氏正喂着她三岁的儿子吃她让厨房煮的甜汤,不禁就火了。

    沈晓云上去一把夺了孙氏手中的碗,直接扔在了地上,说:“就知道是你搞的鬼!不要脸的东西!”

    孙氏原是王薇儿子的奶娘,正是那时候和沈俊搞上生下孩儿,她已被原来的丈夫所休,娘家不过是普通农家,当然要攀附沈状元。这几年,有些机灵的她领导十四个小妾一条心,再加上十四个儿子,而沈俊、沈二良、沈张氏也不容看着十四个儿子饿死病死,所以能在王薇底下过生活。

    孙氏凉凉一笑,说:“大小姐,话不能乱说呀!”

    沈晓云怒道:“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这是我的甜汤,你有什么资格乱动?你赔我!”

    孙氏说:“这碗也是你摔的,如何要我赔?再说,你都那么大了,还跟你弟弟争一碗甜汤,一点孝悌都没有,将来怎么嫁得出去哟!”

    沈晓云更是恼恨,说:“你是嫁得出去呀,嫁出去了还要勾引我爹,还生下个小杂种。”沈晓云也不管将她爹也骂进去了。

    孙氏儿子听她们骂得凶,忽哇一声哭了出来,孙氏忙心疼搂住了安慰。住同一个院子的其她女人也闻声过来了,看到的正是这样的情景。

    一脸怒容的沈大小姐和凄惨的母子,众多小妾本就一条心才能求存,况且住这府中,她们与沈晓云也多有矛盾。从前沈晓云就是王薇手下的鹰犬,王薇自己不出面,就放沈晓云出来咬她们,整她们一顿,她又出来主持个公道,当然是帮沈晓云而说她们不对。

    沈晓云甘当王薇手中的枪,在沈府也挣得一点地位,手中也或多或少有王薇的打赏,比她们是宽裕得多。沈府拮据,除了王薇有大笔嫁妆为依自己用嫁妆钱吃用皆和府中人不同,其他人是没有多余的零食点心的。但沈晓云也有贪嘴的毛病,也会用王薇的打赏自己买些东西吃,煮甜汤的食材就是她自己买的。

    而那些儿子们才三岁,正是贪嘴容易饿的时候,孙氏闻到厨房的甜汤,哪有不动心的?硬要弄了来给儿子吃,厨房也是不与她硬碰硬。其实厨房的人虽然会听沈晓云的,却是王薇的人,巴不得沈晓云和小妾弟弟们闹矛盾。

    这时小妾们都说公道话——是沈晓云的不对。沈晓云心中窝火,骂道:“你们这些贱人杂种敢欺负我?我让娘来收拾你们!”

    芸香道:“大小姐,你是指你的哪个娘呀?是我们夫人呢,还是那个不认你的世子妃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