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32.第二章

 好书推荐:
    侍候完婆婆, 公公婆婆也带着小儿子睡了,沈晓云和碧草睡一间。乡下人家, 主仆没有分那么清楚, 虽然沈晓云有些嫌弃,两人还是睡一张床。而沈智云则在原沈俊的书房摆了张榻和铺盖,他七岁以后都睡那里。

    赵清漪看大家都睡后, 才回了房。这个时间估计也就九点来钟, 若在现代可早得很,可在古代的乡下,却是不早了。

    赵清漪感觉眼前一亮, 系统这次正常出现,只呈现出一个“蛋”, 只不过“蛋”上长了五官。系统深得“无色无相”的精髓,从前是时常化作她认识的人或者千奇百怪之态来玩耍。

    赵清漪说:

    毕竟未来这么恶心, 正常人都受不了。

    系统将赵怀方的心愿委托传输进她的脑海。

    赵怀方希望女儿能和沈俊和离,不成为让沈俊和王薇的爱情美化的衬托者。改变赵家陷于自取其辱的的境地。

    赵清漪想了一想,这次任务也不算难, 就算她没有了清白和青春, 不好再嫁, 她和这样的男人共同生活一天都嫌恶心。她当然要改变这一切了。

    系统再次显示她的数据。

    经理人编号:9527

    姓名:赵清漪

    积分总数:154o点

    再见到系统开放商城, 又新解锁了很多商品,系统大力推荐一款爆品。

    赵清漪直接略过系统的推荐,上一回被坑的经验告诉她,买东西要谨慎。系统就是那种先给你‘下毒’,然后逼得你不得不向它买解毒的坑货。

    赵清漪看到别的商品。

    食神:1oo点

    洗髓丹:2oo点

    九阴神功:2oo点

    枪械精通:2oo点

    赵清漪问道:

    系统:

    赵清漪道:

    她是真的怕了呀,要是食神就是指最容易饿、最能吃、不吃会疯星人,整成一个饕餮大胃王,而九阴神功是指绝世房/中术,那可怎么办?

    系统:

    赵清漪也觉得像葛朗台一样不舍得花掉积分对她会有什么好处。东西要是没有问题,她还是会买的。

    于是买了前三样新商品,系统说:

    她是闻枪色变了。

    系统:

    赵清漪想想也对,积分是死物,和钱一样,若不能换来有用的生存资料,金钱毫无意义。

    于是赵清漪也将这些商品买了下来。

    系统:

    赵清漪见福袋打开,见到里头的东西还挺有意思的,这一回真是物所值。

    系统离开后,赵清漪先就用了九阴神功的技能,她躺在床上就像进入了梦境,她成了周芷若,如何学习一些武学常识,然后接任了峨嵋掌门,拿到了倚天剑中的九阴真经,依照师门的基础教导和悟性修炼成九阴真经,但根基终浅。了结俗世情缘后,她出家了家,潜心修习,走上武学大宗师的大道。

    她就是周芷若,经过岔道的干扰和红尘心魔的历练,终究一派宗师。

    赵清漪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但身上还觉得疲乏,她没有一醒来就真的有周芷若晚年的那样的功力,她现在还是没有九阴真气的普通人,显然这内家功夫不像第一次穿时便宜货的武术十段一样,是需要真正修习获得的。

    “睡到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做早饭了,是想饿死一家子了?”

    她一出房门,见张氏已经起来了,她这个年纪,也不爱懒床了,现在正要打水帮着沈归云洗漱。

    赵清漪说:“娘,我是不小心睡过头了,对不起。我现在就去做饭。”

    赵清漪其实也是饥肠辘辘了,昨于晚上那两个饽饽哪里能垫她一个二十五岁的要干体力活的青年女子的肚子?

    煮了半桶的米饭和半桶的豆子野菜,人口太多,都吃米饭就开销太大了。大伯交给他们家的租子有一半还被婆母卖了攒银子,那是留给她儿子的。

    公公有时打个短工,婆婆会做一点绣活,赚的钱也是他们收着,给她的就是那点不够吃的米,她便要花尽才智张罗一家子的口粮。

    婆婆是都要吃白米饭的,公公有时还吃了一下豆子野菜,赵清漪当然也轮不到吃白米饭。

    沈归云吃着白饭又想落下泪来,因为没有肉,赵清漪眯了眯眼睛,忽然酝酿几分,眼泪汩汩落下来。

    “儿呀儿,娘有什么办法呢?你爹快有五年没有回过家了。大伯家送来的一点租子哪够家里这么多张嘴吃饭呢?”赵清漪抹着泪,又伸出手来。

    “想我在娘家时,不说锦衣玉食,但是你外公也是月月有二两银子给你外婆张罗几口子吃饭的。你爹别说二两银子了,为了考取功名,是一钱银子都从来没有给过我,你娘我的本事还不如你外婆,又如何能让你吃肉呢?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沈二良不禁有一分羞愧,张氏却怒气上来:“赵氏!你休要胡言!”

    赵清漪想想原主失败的原因之一就是太要脸面,她想要维持人人羡慕嫁给才貌双全男人的体面,也要维持自己能干媳妇的尊严,不过都是强撑,苦的只有自己。

    赵清漪也没有坐上椅子,只抹着泪,忽然跪了下来:“婆婆开恩,媳妇不过是想念夫君了。媳妇无能,无力让公婆孩子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如今家计如此艰难,不肖媳妇没有他法,只有节省。婆婆放心,你们吃饱就好,媳妇还年轻,饿个一顿两顿死不了人,昨晚饭不够,媳妇没吃,饿得睡过去就好。媳妇想着今早也可以给家省一顿,媳妇今日要回娘家,便吃个饱饭可顶上个两三顿。”

    张氏差点气晕,说:“你这是说我沈家苛待了你吗?”

    赵清漪忽砰砰砰磕起头来,说:“婆婆折刹儿媳了,儿媳没有本事,养不起家,是媳妇不孝,让婆婆和孩子受苦了!婆婆息怒呀!”

    沈大良的妻子方氏和大儿子沈倡正站在屋外,原是来借农具的,没有想到正看到这一场好戏。方氏素来嫉妒张氏好命,生个儿子会读书,又能娶了秀才家的娘子为儿媳。这个儿媳还是读书识字的,却不娇气,侄子离家多年,家里家外都是她操持着。方氏哪还不知张氏那小气的性子,要是稍懒些的儿媳,哪里有这本事强撑五年?

    想她虽然也会说自己儿媳几句,但哪里会不给儿媳吃饭呢?

    方氏听得额头磕地的声响,走了进去,说:“二弟、弟妹呀,你们今天吃饭这么晚?”

    沈二良、张氏及孩子们都僵在那里。方氏看着跪在张氏面前,泪眼朦胧,额头磕青的赵清漪去扶了起来。

    “俊儿媳妇这是干什么呢,这样磕着,要是破了相,俊儿回来还不心疼?”

    眼看着赵清漪目中一双接一双泪水落下来,她慌张地擦了擦脸,说:“大伯母见笑了。是孩子们突然说想爹爹了,我一时控制不住。”

    说着,小妇媳状退居一步,低头侍候在张氏身后,与张氏、沈二良、三个孩子坐着吃饭形成鲜明对比,这时赵清漪的肚子又不争气的叫了一下,她忙作羞愧状,拢着袖子,头将埋得更低。

    方氏一脸了然的样子,张氏心中恼恨,但家丑不可外扬,便是大伯家也不能让他们看了笑话去,所以没有当面说什么。

    张氏见方氏似要说什么,忙抢先开口:“大嫂一早有什么事吗?”

    方氏才想正事重要,不去管他们家的家事,说了要借农具。沈二良一家现在只有他种了两亩水田,不像沈大良家里一共种了近二十亩,所以农具用过后就空下来了,而沈大良家的三个儿子却不够用,才到二叔家借。

    沈大良家既租了他们家的田,又是内亲,分家也不到十年,沈二良当然不能不借。

    方氏回家后,和媳妇操持家里时,难免和媳妇们说道。一方面是嫉妒张氏,一方面还是有点良心,还有一方面大约是想证明自己的儿子不会比沈俊差,自己这个婆母也是好的。让媳妇们惜福,沈俊再有才貌又怎么样,做他的媳妇看着体面,实则内里的苦不足为外人说。人类本来就是这样复杂的生物。

    而大房的媳妇们听了,也觉赵氏的命也没有这么好。女人就是话多,没几日,乡亲间就传言沈二良家婆媳的事了。大家都觉得赵氏要一个媳妇担着家计,实在艰辛,婆婆却连饭都不给她吃,她还无怨无悔。而沈俊一去京里五年未归,亦没有送过银钱回来,实在未尽人子人夫人父的职责。

    这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