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23.第六章

 好书推荐:
    有钱真好, 钱能解决大部分生活中的困难。但是其实赵清漪没有很多钱,她成年后独立了, 父母的财产她还没有继承。

    她也不是天后级别的, 演过两部电影,上过通告,其实也有赚了两千来万钱。扣除税和李浠的分成, 再支付助理们的工资, 还有日常服装用度,手上只有四百来万块。

    她现在可没有这样的能力支付这样巨额的调查费,不过顾晨有钱。

    他“病”也好了, 虽然是国庆假间已经上了两天的班, 在去录综艺前要将人拿下来。

    她的任务就是分他的财产,不, 嫁给他。

    那时就不愁调查他们的钱了。她一定要知道原主之所以混得这么惨,背后的真相。

    ……

    顾晨接到赵清漪的电话, 一起在外面吃饭,自然婉拒了商场朋友的普通应酬。

    她选了“杨氏私房菜”馆的小包厢, 顾晨去过不少地方吃饭,倒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怎么想到来这里吃饭?”

    赵清漪说:“我没钱呀!”

    顾晨不禁讶然:“你缺钱花?”

    她郑重地点点头,顾晨不信:“怎么会?你入行近一年,拍电影也代过言, 你平日节俭, 并不多花钱。”

    “我包养男人了。”

    顾晨不禁蹙眉, 看她的眼光十分严肃, 说:“不要开玩笑。”

    赵清漪抿嘴一笑,说:“瞒不了你,我花钱请私家侦探了。”

    “为什么?你要查什么?”

    赵清漪说:“很多东西。娱乐圈很复杂,为了理想如履薄冰。”

    顾晨问道:“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在这个圈子总是会遇上些人和事,我不想不明不白的,所以派人查查,以免着了人的道。”

    顾晨忙问:“是什么人?我帮你查查。”

    “你哪有空?”

    “我可以派人……”

    “那不是外人也知道我的事了,我现在不想和任何人声张,机事不密则败。你若真想帮我,借钱给我就成,我有钱一可以秘密多请侦探,二可以请保镖。”

    没有根据的事,她又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前生就是信任了宋、李两人,被暗算陷入泥潭。原主有许多未解疑点,她能知道的是顾晨不会害她。

    顾晨道:“保镖我可以借你用。”

    ……

    晚间,两人在北海公园散步。进入秋天,京城天气转凉得很快,湖畔的柳树叶子已经渐渐展露枯败。

    “我们开一家影视制作公司吧,拍自己的戏就好。”顾晨其实也不想她在那样的大染缸里混。

    “闭关锁国是没有用的。”

    “见你这样战战兢兢,我很担心你,怕你真遇上危险。”

    赵清漪说:“你在商场才危险,不知多少人想阴你。”

    “我是男人,我没有什么好怕的。”

    赵清漪转身笑道:“对呀,你是男人,要潜规则也是你潜规则别人。”

    顾晨:……

    两人站在栏杆前,看着公园的灯光映照着湖面,赵清漪想要拿下他,但是她应该是不知他的身世的,一个现代女人突然这样主动突破伦理追表哥,也是要受人诟病的。

    连他都将暗恋放在心底这么多年。

    他忽将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她抬起头深深凝望着他。

    顾晨对上她电人勾魂的眼睛就移不开了,淡淡的柔蜜女子清香勾起他很多回记。

    他不知不觉靠近,心头荡漾,触上她馥软的唇,她退开一步,他也惊醒。

    赵清漪用老戏骨的演技惊讶的捂着嘴巴,无辜地看着他:“表哥,你刚才吻我了!”

    顾晨也吓了一跳,想起自己前几天的变态,心中很是慌乱。

    “表妹,对不起,我喝多了。”

    赵清漪说:“胡说!你晚上没有喝酒!”

    顾晨:“……”

    他抚了抚头,说:“表妹,我……我对不起你,我有时也会糊涂。”

    赵清漪眼眶都湿了,说:“你是将我当成了别人吗?”

    “我……是。”

    “是谁?你怎么可以这样污辱我?!”

    “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把我想成是外围女是吗?”

    “不是的,表妹,你不要追究男人有时不清醒的行为。”

    “不行,是你亲了我,这种事怎么能不追究?”

    “那……你想怎么样?”

    顾晨慌了,他最终变态到忍不住了,犯下这种错误,但是想到她唇瓣的香软,他竟没有觉得后悔。

    赵清漪轻轻擦了擦眼泪,说:“要不……你自宫吧,保住我的清白。”

    顾晨瞪大眼睛:“表妹,你别开玩笑。”

    赵清漪跺了跺脚,说:“你不愿自宫是吧?”

    “表妹,我只是亲了你。”世上哪个男人自愿自宫的,又不是真能练神功。

    “只是亲了?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除了演戏,都没有被人亲过。你要不愿自宫,你就对我负责。”

    “怎么负责?”

    “你说怎么负责。”

    “……”

    “你是即不自宫,又不负责是吧?那我死了算了……”她作势要跳进湖里去。

    顾晨将人拉了回来,扶住她的肩膀,说:“你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

    “你觉得我会将这事当玩笑吗?你以为我是男人吗?拍《恶作剧之吻》吗?”

    “……可是,我是你表哥。”

    “李寻欢不也是林诗音表哥。”

    “这种事不能开玩笑的。”

    “是你要亲我。你不亲我就没事的!”电得他把持不住主动亲了,她就可以赖皮了。

    顾晨心理上受的冲击很大,想了想问道:“那我不管其它的,你喜欢我吗?你愿意嫁给我吗?”

    赵清漪沉默了半晌,顾晨觉得这是他今生唯一的机会,认真说:“如果你愿意,我就不管别的,我会解决一切娶你,一辈子对你好。”

    赵清漪委屈地说:“我长这么大,都在学习,有几次有人追求也没有过你这关。都是你,我都没有谈过恋爱。”

    顾晨扶住她的肩膀,说:“漪漪,如果你愿意跟我在一起,我一定对你好,我可以为了你背叛全世界。”

    赵清漪说:“‘全世界’又不是你的老婆,‘全世界’才不背这黑锅。”

    顾晨不禁莞尔,说:“如果你点头,我就对你负责到底。”他很想为自己争取一次,哪怕自己承担所有的骂名。

    李寻欢不也是林诗音的表哥,陈阿娇还是汉武帝的表姐。她的心头能够过这一关,他就不想放开她。

    “你是不婚主义者怎么办?”

    “我可以改!”

    赵清漪说:“那……我借钱是不是就不用还了。”

    “对,不用还!我赚钱本来就是给你花的!”顾晨就差指天誓。

    “那你怎么跟姑妈姑父和我爸爸妈妈说?”

    顾晨听她松口,不禁大喜:“我会解决,我会表示我的诚意!也许……我们之间不能有孩子,但是你比孩子重要。”

    赵清漪暗暗好笑,却羞涩地一低头,娇俏楚楚,喃喃:“那……你亲都亲了,男人本来就应该敢做敢当的。”

    顾晨不禁狂喜,一把将念想无数次的人拥进怀里,再不想松开。

    ……

    两天后,顾长云和赵至芳出差回来,顾晨就约了赵至远和何茵来家聚聚。

    两家在京城住得近,素来关系又是最亲的,赵家一家三口欣然过来。

    用过餐后,顾晨让佣人退出客厅,就朝四位长辈郑重跪下。

    四位长辈吓了一跳,赵至远说:“晨儿,你这是干什么?”

    顾晨抬起头,说:“我爱漪漪,我想跟她结婚。”

    赵至远和何茵吃了一惊,何茵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女儿,又看向顾晨,说:“你们……你们是表兄妹!”

    顾晨抢道:“我知道!但我不能放弃,因为我只看得到她。我……我对她早不是兄妹之情。我可以不要孩子,但我也不能没有她。”

    顾长云和赵至芳对看一眼,两人虽然震惊,却又不禁深思。

    顾长云说:“你先起来。”

    赵至芳看向侄女,问道:“那漪漪呢?”

    赵清漪嘴巴一扁,说:“表哥亲了我,他要负责。”

    赵至芳问:“你喜欢你表哥吗?”

    “姑妈,我是女孩子,你怎么这么问?表哥是男子汉,他做了就要承认。”

    “你们已经……”长辈们以为他们年轻人冲动,已经生关系,如果互相喜欢也是人之常情。

    顾晨忙摇头:“妈,我……我只是情不自禁亲了漪漪。”

    顾长云看了看赵至芳,说:“你怎么看?”

    赵至芳说:“我确实很意外,但是两个孩子青梅竹马长大,也情有可原。儿孙自有儿孙福,漪漪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真要嫁到别人家去,我都未必舍得。”

    顾长云听出妻子的意思来,笑道:“确实也难找到比漪漪好的了。”顾长云心想,儿子娶了她,孙子才真的拥有顾赵两家血统。这对妻子来说是好事,对他来说赵家的血统也是优秀的。

    赵至远道:“姐姐、姐夫,这……我们这样人家,表妹嫁给表哥要被人笑死。”

    赵至芳沉默了半晌,说:“本来这件事,我们打算一辈子不说的。其实……晨儿不是我亲生的。当年我损了身子,不能受孕,晨儿是我们在美国找人人工授精代孕产下的。我们不想他会感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所以一直不和别人说。晨儿在血源上只是长云的孩子。”

    赵清漪见顾家果然还是选择让这个秘密公开,毕竟两家关系这么亲,顾家也只有顾晨一个孩子,棒打鸳鸯这件事不是他们的好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