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20.第三章

 好书推荐:
    此事全华夏/国/震惊,赵家、顾家知道时已经来不及,顾晨才将他知道的表妹死的内/幕说出来。他要被判死/刑,缓刑两年,他也在牢里向两家人坦陈,他爱表妹可是他不能和她相守,也没有保护好她,他只能做到为她报仇。

    这时顾太太赵至芳才哭着说出真相,他其实并不是赵至芳所亲生,因为她早年小产伤身不能生,他是顾长云借腹生下的孩子,这事夫妻俩没有外泄过秘密。

    赵清漪的身败名裂之死,连累了无辜的顾晨一生。何茵作为一个母亲既对自己孩子人生痛惜,也对顾晨苦恋怜惜、震惊和遗憾,对顾家痛失继承人深深的愧疚。

    这是她的执念,死时也不能忘怀,才也了这一次委托。

    赵清漪却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按照原主的记忆,李威利和宋馨为什么要那样做。如果是为了钱,并不一定需要毁了赵清漪。李威利用毒/品控制原主一次次让她陪那些大佬/睡/觉,看起来像是专门针对作践她的。

    如果说宋馨是为了嫉妒,那么李威利是为了什么?赵清漪这样的除了痴迷于当演员就没有其它大缺点的绝世美女喜欢他,会提携她,他就算不感激,也不用这样做。

    背后的动机是什么?

    李威利的毒/品是从哪里来的?

    赵清漪觉得,自己不去拍《仙侣奇缘》是暂时清静了、安全了,但不去接触他们,就永远揭不开迷团。

    倒也不用非要拍《仙侣奇缘》,因为如果他们对她充满恶意,他们一定还会找上门来的。

    而她现在身单力孤,初来乍到,毫无准备地沿着原主的轨迹走,只怕会着了道。

    她得回一趟京城,去看看父母,特别是母亲何茵,她是委托人,虽然现在的这个何茵还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个委托。这样说真的好矛盾。

    正收拾着行礼,李浠却过来了,作为她的经纪人,自然知道她住哪里。

    “你真的要拒绝拍《仙侣奇缘》,这个剧一定火,你不后悔?”

    赵清漪压抑住本能的心动,说:“李哥,我当演员不是为了红。”

    “hat?”李浠愕然。

    赵清漪说:“我只是喜欢当演员,我不是为了当明星。”

    李浠愣了好久,道:“你知不知道一个女演员的黄金年龄就这么几年?我扔了三个当红演员来打造你,你跟我说你不想红?”

    赵清漪歪了歪头,说:“对不起,李哥,我觉得我还需要沉淀,不能急,我想休息一段时间,还想去京城看看话剧。如果你觉得有哪个演员值得力捧,你就做主签来捧吧,条件也可以放宽些。”

    她是有自己的工作室的,没有签别的娱乐公司。工作室日常很多事情都是李浠做主,但是关于接戏,她是一定要看剧本,自己在合同上签字的。

    李浠不禁恼怒:“你太任性了!你让我很失望!”

    “对不起……呃,我赶飞机。”

    李浠想要甩门就离开,但是想了想转头,说:“那接综艺可以吧?”

    她想了想,综艺赚钱,虽然不是她的志向,但是她和李浠是合作关系,他要拿分成的。一部电视剧拒绝了,他也损失好多钱,再拒综艺,这是不让他开伙了,太不地道。左右综艺拍摄时间短,活在镜头下,也出不了什么事,于是点点头。

    ……

    绯夜酒吧,oo7号包厢。

    宋馨端着一杯鸡尾酒,倚在真皮沙上,心情颇不痛快。

    “赵清漪会不会已经怀疑我了?之前在《莫负时光》剧组她已经拒绝我的靠近。”

    一个英俊的男人轻笑一声,说:“是你没有本事吧,这都能露出破绽。”

    宋馨说:“我根本就不太想玩这样的小打小闹,是你们说的慢慢玩着猎物。赵清漪这种女人本就不该这么活着,早下手早痛快。”

    另一个男子态度高深莫测,说:“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恨她,她原来对你还是不错的。”

    宋馨手指有些白,说:“仗着家世一路开挂,凭什么?说是帮我,介绍我去演女四,她若真想帮我,会只演女四吗?不过是想在我面前显显自己女主角的风光。”

    李威利想了想说:“现在怕是原来的计划都要改了,真是可惜。”

    那高深莫测的男人说:“慢慢来,要有耐性,机会总会有的。”

    宋馨说:“simon,你说了给我介绍一部戏的,你关系多。赵清漪不演《仙侣奇缘》,你说我有没有可能?”

    simon笑了笑,说:“你还撑不起女主角,除非有人为你投资。”

    宋馨眼神一暗,要当女主角,要么颜值实在高,要么演技说服导演制作人,要么有大投资商力捧。

    最后一点她还做不到,就算是欧姐也不会现在出来投资力捧她,除了她没有功劳之外,还有投资捧她可能会亏本。而她的颜值与赵清漪那样的差距是有的,而演技她也还没有足够打动人。

    赵清漪却是三者都有了,曾经也是高高在上的自己,现在看到赵清漪就格外不顺眼。

    ……

    赵清漪父亲这一房不是长房,他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顾夫人)。祖父已经去逝,京城的老宅当然也不是他继承,现在的赵家京城的家是在四环的一栋别墅,里面装修却是比较温馨明丽的北欧风格。顾家在这附近也是有别墅的,不过他们一家子现在住在京城的时候少之又少。

    何茵久不见女儿,这个任性非要当演员的独生女儿也是当她和丈夫又爱又恨。

    她还是通知老赵晚上早点回家吃饭。本想亲自下厨的,没有想到,她回家时,从不下厨的女儿已经在厨房捣鼓。

    看到那一排排整齐的饺子,佣人李嫂说那是漪漪做的,何茵还不敢相信。

    女儿正在煎着鱼,动作也不算太生疏,女儿转过头给她一张笑脸:“妈妈,你回来了?你尝尝我做的东坡肉,看看行不行。”

    何茵看看灶台的几盘家常菜,样子都还不错,李嫂给递上筷子,笑着说:“太太,我尝过了,漪漪手艺真是比我好了。”

    何茵斜睨女儿一下,说:“真的假的?”

    “太太尝一尝嘛。”李嫂笑着说。

    东坡肉肥而不腻,咸甜适中;炒青菜火候也控制得刚刚好;海鲜汤也是鲜美醇厚。

    何茵不禁讶然,女儿近几个月不是去拍戏,而是去学厨艺了吗?

    赵清漪说:“在南方盒饭吃多了,一个人在家休息时也会想做一做。我现在做得好的就几个菜。”

    何茵这才不怀疑,说:“自己非要作,外面的盒饭没吃死你都是好的了。”

    “呵呵。”

    “你不是有助理吗?”

    “没上戏的日子里,我不喜欢助理跟着我。”

    赵至远也很有些惊讶女儿会做饭了,虽然只是几个家常菜。但是她这样示弱,之前她非要当演员的事,他也气过了。当父母的,也实在是管不了那么多。顾晨说当演员现在也不会不体面,经过这近一年的缓冲,他们对女儿的担心多过生气。

    一家三口吃过了饭,何茵还是聊起女儿的事业。

    “娱乐圈很复杂的,你要小心一些,如果有那心不轨的人,你也别倔。家里人出面,那圈子里的人也不敢不给面子。”

    赵清漪点了点头,又说:“我暂时不接新戏,过段时间有个综艺。”

    “你不是想当演员吗?为什么又去什么综艺?”何茵接受了演员是艺术家,但是综艺咖人气虽高,却谈不上什么艺术。像他们这样的家庭还是比较讲究层次的。

    赵清漪说:“我不是想玩这个,主要是我的工作室经纪人和三个员工总要吃饭的。我暂时不接戏,只好接点综艺。”

    “你别跟我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呀。”

    “不会啦,妈。我是想沉淀一下,我演了两部电影了,有些感悟了。”

    赵清漪在家四天,每天都为父母做饭,这让赵氏夫妻心里很是受用。虽然说赵家的孩子们看着都比现在扑进做饭事业中的女儿强。但是女儿知道孝顺了。

    ……

    顾晨乘坐私人湾/流g5,直接从大马飞回了京城。

    机组人员自会安排好飞机的事,他和随身的张助理原本是要回京城的公司。

    进入蓝色的劳斯莱斯后座,冷不防见到一个身穿宝石蓝色的裙子的女子。浓密而黑亮的长,一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闪闪亮,照到人的心尖。

    顾晨不禁一愣,半晌露出一抹如春日阳光一样的和煦笑容,不似平日的严肃。

    “你怎么在这?”

    赵清漪说:“看到我,你很失望?妨碍你了,好好,我自己走。”

    顾晨忙抓住她的手,说:“好了,别闹。”

    赵清漪这才打量他,现他穿着小众订制的西服和衬衫,未打领带,肤色白皙。他的五官分开看不觉得非常精致,但是组合在一起却清俊出尘,翩翩公子,君子如玉,浑身有种清贵之气。

    突然眼前出现系统指示文字,耳边响起系统提示声音。

    赵清漪:……

    “不要!”赵清漪看着那进度在跳,情不自禁喊道。

    顾晨:“你说什么?”

    “啊?哦……好吧,不闹。”

    “小丫头。”顾晨温暖宠溺地看着她,抚了抚她的头。

    这种事哪里还要技能,想想不靠谱。系统把她当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