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3.第三章

 好书推荐:
    却说翌日,赵清漪背了旧包,乘客车前往县城,她是不想拖延生变。

    原主留下的钱也不多了,只有2oo多块,还是奖学金和助学金没有花完的。

    这个时代,物价正便宜,一趟去县城的车费才两块。

    赵清漪要做很多准备,但想自己能顺利上高中,与去年退休的陈铭老校长关系很大,招生时他劝过赵建华,又安排她的奖学金、助学金。

    陈铭老校长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教育家,陈师母也是做了一辈子教育的长者,他们都是世事洞明的长者。但是她后来出事时,这对退休夫妻前一年报团旅行出了空难。

    她不禁骂了一句:靠!

    四年之后的事,现在布,那时还记不记得呀,哎,做人要讲良心,努力记住。

    她买了点时下的保健品前往陈校长家拜访,两老正在家里,他们家也是当初单位分的房子。儿女不是在市里就是在省里,只他们觉得老家空气好、人情熟,适合长居,还住在这里。

    “是漪漪呀!真没有想到呀!我听说你考上京城大学了,真是恭喜了!”进了客厅,陈校长见有学生来看她显然是很惊喜的。

    “还不是当年校长没有放弃我,我才有今天!我今天来的冒昧……”

    陈师母笑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冒昧,你能来看我们,我们高兴来不及呢!哎哟,还提什么东西。”

    赵清漪略表现了些乡下出身的农家少女的腼腆,说:“不值当什么的,师母您别笑话……”

    陈校长和她聊起本届高考和大学录取率来,她成绩真的很好,在省里文科排名第九。这个时代还是先报再考的,她就是直接报考了京城大学,本省录取名额为3个,她算是拼到了,刚好合到。

    陈校长还感慨有八年没有本县的毕业生考上京城大学了,她很了不起。

    三人再聊一会儿,她才犹豫再犹豫向两老询问有没有暑假工介绍,以前在学校时暑假是偶有暑期工介绍的。

    聊着聊着,她又眼泪掉了下来,陈师母看了就有些心软。一深入聊,她控制不住将家里还想她和王冬明订婚的事说了,又介绍王冬明是个什么人,怎么介绍认识,还有订婚后就有钱上学了,大家都希望她接受。

    她一边说一边哭:“我只想上完学,我不喜欢他,我不会嫁给他……我自己赚钱……”

    两位教育家听到在县状元身上居然还出现这样的事,不禁也要骂句“荒唐透顶!”

    陈师母更是抱着赵清漪,她终于有一个透气的窗口,就伏在陈师母怀里泪流不止,这时倒真不是全靠演技,原主的感情像是宣泄一样,而她也同感。

    “好孩子,不怕。”

    赵清漪说:“陈师母,其实我不会要他的钱,我就算讨饭也要走到京城去,我不担心现在没有钱。而是我爸要是一糊涂听了我姑的,口头答应什么,又忍不住受了人家什么好处,别人也一定会以为我也受了他的好处,我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乡下地方人言可畏。”

    陈师母拍着沙说:“没有这个理!都什么年代了,哪有这样卖女儿的,就算卖,你姑又没有资格得好处!”

    陈校长想了想,忽道:“你看,这下午呀,要不我们一起去妇联跑一趟,那朱主任与我们倒是熟悉的,其实也是你早几十年的师姐。约个时间,妇联再下访宣传教育一下‘婚姻自主’的问题。就算别人花了那人再多钱,于你的婚姻没有半点关系。妇联到镇里、村里这么一走,虽然说这事你们家脸上一时不好看,但也就人人都知道你和那人没有关系,釜底抽薪。今后就算你爸你姑欠了人情,也赖不到你的婚事上。”

    这种事就像是天花一样,没有得过天花的人染上了那是九死一生,但是提前种痘,一时难受,但之后对此就免疫了。

    赵清漪正中下怀,这跟不要脸的人斗,就得堪破虚名,虽然得罪了人,但他们还能杀人不成?

    ……

    于是,在第二天上午,先是镇政府就迎来了县妇联办的朱主任、陈校长、陈师母,镇政府的官员还要亲自陪同,赵清漪也出去了。

    谈了半天关于乡下妇女保护,思想解放的事,而赵清漪的一出糗事弄到镇上领导们也知。

    这事又到行政村的主任和书记,这就等于彻底打了预防针,赵清漪以后和王冬明是彻底撇清。

    镇上也表示要重视和尊重大学生,又出现叫了赵家、张家和王家人,妇联给现场普及了一下《婚姻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王冬明一家的脸黑得不能再脸,但在领导面前却还坚持住。

    王冬明脾气上来也说:“我又不是娶不到老婆了,只有她是女人吗?就一句玩笑,也值得弄成这样。”

    朱主任笑道:“正是这个理,小伙子年轻有为,何患无妻?总要找个情投意合的。”

    赵建华心中也有火,但是稍一冷静,看闺女居然能引动老校长、县妇联、镇政府、村委出面调解,这是有点本事的。

    此事过了,赵清漪对各位领导千恩万谢,不足以表达。

    对陈校长和陈师母更是视若亲人,赵清漪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记得救下他们。

    之后,开学前两个月,虽然父亲还有气,却也没有再做别想。而她两个月都在县城打工,陈师母认识一个退休教师办学习班的。通一通人情,她就去几个课外学习班兼职,有县状元的身份,家长们还很是客气。

    为了省钱,一个退休老师开办辅导班的地方,还有一间杂物房空着,那退休老师愿免费给她借住。反正是混个暑假工,她也不买床,只擦干净地板,带着上高中时用过的铺盖就在那住了。那退休老师见她如此,更是怜惜几分,就将家中不用的旧床搬来给她。

    补习班并非天天上课,所以她空的时间还经人介绍做家庭辅导。最初时是去给四个县城的初二学生做课业辅导,一小时每人五块就有二十块,在这个时代是不少了。

    这些县城的有钱人家长听陈校长说是县里的高考状元,很愿意请她。每天二、四、六下午她没有课时去其中一个学生的家里辅导三小时。她又通过学生介绍了两个高一学生,高中难度两个学生也要收一小时二十块,时间在一、三、五的晚上。

    打了三份工,退休老师的辅导班两个班的作文课程,一个月工资12oo块,后来因为有学生慕着“县高考状元”的噱头而来,增加了学生,那退休老师也不欺她,给她15oo块。而外头的两个小家教班一个月也有1ooo多块。

    要说赵清漪在大学时代,因为上的是重点,那也是混迹家教市场的老油条,这个原主在勤奋和悟性上还高她一分,这些工作都得心应手。过了一个月,她带了大小四个班,上课都小有名气了,实现共赢,这让帮助她的好人们心中十分欣慰。

    ……

    这天带着几个兄弟去见了城建局的领导,请吃了饭,强塞了/红包,工程上的事也差不多定下来了。

    王冬明自从得舅舅们提拔也是很学了些眼色,这些套路都心底明白。

    张峰说晚上唱个歌再回去,这年头县城里还是有卡拉ok了,王冬明也是很喜欢的。

    但现在王冬明也是有心事,那一次拒婚如此明晃晃地被打脸。现在村镇上有许多人知道他看上那丫头,可偏偏弄不到手。那丫头漂亮,在她十三岁时他就觉得她与别人不同,不过那时候是不敢想的。

    但是后来改嫁的外婆去逝,他妈带着他去奔丧就认识了那些好命出息的舅舅们。有舅舅们介绍关系,他自己又是水泥匠出身懂些门道,他开始财了。他整个人也膨胀起来,妈叫他结婚,他一心想娶上漂亮的老婆。

    赵清漪不但漂亮,而且聪明,这是考上京城大学。有这样一个老婆,那是多么风光的事,若对着那些普通的女人他是没有什么兴致。

    可那臭丫头就这么清高,因为要上大学了,就看不起人。

    李俊华说:“冬明哥,其实我也觉得你和那个姓赵的丫头是一对儿,只不过,我觉得让她姑姑做媒不太对头。像我姨妈家,她家和小姑子家关系可差了。”

    张峰附和说:“说起来那丫头是水灵呀。”

    王冬明更是郁闷,说:“现在说这个有什么意思。我又不是娶不到老婆了。”

    王伟忽说:“但冬明哥还是不太甘心的吧,要我我也不甘心。”

    张峰说:“那有什么法子?这事县里、镇上都有人出来说了。”

    王伟说:“要是那丫头自己喜欢了,那就没话说了。”

    王冬明心中一动,但是他也没有把握,忽又生个念头,如果她还是清高,总有个办法生米煮成熟饭。那他能娶她,她都该感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