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1.第一章

 好书推荐:
    “漪漪,姑妈来了,你快出来!”

    一座还是九十年代初起建的农村简陋砖房中,一个中年妇女在一间木质未上漆的房门上敲了敲。

    素净简陋的屋子里,一张木床,一个旧衣柜,一张简陋桌子和木椅,窗边还有一个自制的木书架,堆着一些显然是翻遍的学习书籍。

    床单被褥洗得白,上头躺着一个穿着朴素的少女。

    因为叫唤声和敲门声,赵清漪睁开眼睛,如她的名字一样,她有一双波光潋滟的眼眸。

    头都还有些痛,接受着原主的记忆,对了,此赵清漪非彼赵清漪了。

    她是一名系统任务的经理人,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选中。她既不是有杀父谋财血海深仇的世家女,也不是幻想有白马王子无理取闹强爱上她强宠她的小白女,系统怎么会找上她。

    她大学毕业后在省城打拼省吃俭用七年存下钱来,终于交了房子付了,同学姐妹听说无羡慕她。她是高中同学中最争气的人了,她小小得意一把,当然成功的背后也少不了泪水。

    可惜倒霉时喝水也塞牙,在装修时一个工人站踩着了有问题的电线,触电了,送去医院抢救,但成了植物人。

    之前几个星期白天上班,晚上赶装修,疲惫又受刺激,后又被触电工人的家属闹得头大,她就晕了过去。

    然后才遇上这个“系统”,主要任务就是完成委托者的执念心愿。按照赵清漪的理解,消除怨气,引导执念者的归途,许还要赚些气数。

    反正系统说了,她好好完成系统任务,她就能回归自己。她是家中独女,父母虽然催婚,却也是从小疼她,只要在他们能力之内的,该有的从不少她。她要是就这样报销了,两老怎么办?

    完成所有任务后,系统会给她一个心愿。

    她的心愿当然是想那个工人醒来,不然要赔得她倾家荡产了。一个没有背景的女子在大城市拼出来多不容易,哪里能一朝回到解放前呀。

    这头一回的任务委托者当然就是这个世界的同名同姓者,赵清漪。当然在她执行任务前原主也许不叫这个名字,只怕为了统一性,她的角色都用这个本名。

    原主最后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众叛亲离,被唾骂“有才无德”的女人,乡下三姑六婆又戏称为“在外头浪的忘恩负义的烂鞋子”,现代潘金莲。

    诚然,赵清漪自己在社会上厌恶渣男贱女,反对滥交。

    此时接受原主记忆,细细一想,原主有错,错在她的年轻和软弱,总没有勇气拂他人之意才是根源。可她非自愿,自己并没有享受过什么,她一人为所有相关人的利益付出了代价,得到那样的结果,也实在太惨了一些。

    此赵清漪是类似平行空间八一年出生的人,九七年参加高考,这样算比她还大九岁。

    赵清漪虽出身农家,但是从小学习成绩优异,次次考第一。便是上高中,也是在高中招生时校长的劝说和重点高中的奖学金下,父母同意让她上完高中。

    而到九七年高考时,她又以全县文科第一的优异成绩考进了京城大学中文系。

    这样的成绩,读是要去读的。

    但是这时候犯难了,赵家不过是乡下贫穷农家,这女儿去京城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路费哪里来?

    赵父是不想支付女儿这样对他来说高昂的费用的,他是想存钱给儿子早日盖新房,而这时还没有成熟的“助学代款”政策。

    这时,大姑赵莲花给赵建华出了个主意,赵莲花为人有几分玲珑手段,认识些人。

    镇上有个水泥工程承包小老板王冬明,如今也不过是二十四岁,初中毕业就学水泥工。然后,机缘来了,二十岁开始包小项目,逐渐做大,到二十四岁才短短几年,已经攒下了二三十万的身家了。

    这个年代,这样的身家在整个镇上都算是第一梯队的富户了,想嫁进王家的女子在镇上不知有多少。

    王冬明知道赵清漪是县重点的高材生的大名,长得漂亮,一直很喜欢她。

    而王冬明和赵莲花的丈夫张达也是有往来的,他和张达喝酒时常常打听,又透露出这么个意思。

    这媒要是做成,王冬明是将会带着赵莲花的丈夫张达一起赚大钱,因为那就是自己姑父了嘛。

    赵家刚好是为女儿的学费生活费犯愁,赵莲花就劝说哥哥赵建华,让赵清漪和王冬明订婚。订婚之后,赵清漪再要去上学,当然是夫家担着责任,算是他们家的人了。

    王冬明本也是想娶一个高材生的美女老婆,虽然要两地分别几年,若是事情谈成,他还是会支持老婆继续上学的。

    赵建华也听说过王冬明的家底,又一再被妹妹撺掇,就心动了。这绝对是最好的方法了,不但不用出钱,今后还多一个有钱能干可靠的女婿照拂家里了,将来女儿也是妥妥的大学生。

    原主的母亲赖彩凤虽然是全家最疼爱女儿的人,却也是有些动心的,大家都说好,她也是个没有主见的。

    原主的弟弟赵清河被王冬明的好几套玩具收买,一口一个姐夫叫。

    原主就像接到了一部特别的“戏剧”,所有专业演员和摄像到位,他们都背熟了剧本台词。

    她就算沉默,“剧情”也会往大家希望的利益共赢方向演下去,大家都不会看到输的只有她一个人,也不会想她的爱情美满,或者说在他们看来他们是为她找了个能依靠的良人。

    而原主不敢强烈抗争,九十年代的乡下人的习惯观念,可不讲什么“孩子是平等的人”,家长权威极重。

    她也是畏惧父母和长辈的,作为一个贫穷高中生,她最害怕的事是父母不让她上大学。为了上大学,在家人亲戚的一而再的良言相劝下含泪答应了。

    然后,在那年暑假,两家摆了两桌酒订了婚。开学前,在王冬明的霸道下,两人还提前圆了房。那是才刚满十七岁的少女,她很痛,哭得很厉害,却也不能反抗成了事实。

    年轻美丽的少女的身体,还是一朵高岭之花,让王冬明沉迷不可自拔,忍受他夜夜的折磨,有时白天他都要压倒人做。

    这种没有感情的性/事,让赵清漪觉得像是街头的公/狗和母/狗一样恶心。

    这种日子还是在开学时才结束,她终于接过未婚夫给的学费和生活费踏上了去京城上学的路。

    京城和乡下是两个世界,原主抛下了噩梦般的回忆,沉浸在了京城大学的历史底蕴和知识海洋中……

    这是故事的残忍开端,仅仅是这样,也足以让同为女性的赵清漪泪流满面了。

    敲门声又响起来,这回是弟弟赵清河,这个贪玩虚荣的弟弟,用她的牺牲得到更好的生活,可后来却那样对她。他不得记小时候她是多么疼他,曾为保护他而打架,给他洗衣服、做饭。

    原主应该是想改变自己这样的悲剧命运和声名狼藉吧,不要再做自以为和平的无畏隐忍和背负。因为那只代表着从来没有解决掉问题。

    ……

    赵清漪调整好自己开了门,刚上初一的赵清河给她一个灿烂的笑脸,说:“姐,你还害羞呀,你都毕业了……”

    赵清漪没有接他的话,冰冷着脸去了简陋的客厅。父母均在,姑姑一家也在,还有坐在中央的王冬明。

    王冬明一抬头看见她,眼中露出惊艳之色。

    第一个凑上来的是赵莲花,笑容满面拉着她的手说:“可是午睡才醒,来,姑妈给你介绍个朋友。”

    说着她被拉到王冬明的身前,赵莲花说:“这是你王大哥,你们好好认识一下。”

    忽见同年的表妹张晓过来笑道:“第一次见面,握个手呗!”

    赵清漪看看张晓,这也是一个大大的即得利益者呀,所以说牺牲她一个,幸福两大家,不,是王、张、赵三大家。

    赵清漪面容淡淡,以职场的态度伸出手去,说:“王先生,你好!”

    王冬明忙握住那只手,说:“你好!”这乡下地方,倒很少见这样的郑重。

    赵清漪又巧劲挣开了他的手,忽微微一笑,只装作不知,说:“今天什么日子,这么热闹?”

    张晓笑道:“表姐,是你的好日子呀!”

    “我的好日子?可我开学还要两个月呀!没到好日子呀!”

    赵莲花笑着说:“我们今天是在商量你的婚事的。”

    赵清漪道:“我今年才十七虚岁,如果在场有谁读过初中的话,应该有学到过基本法律。《华夏共和国婚姻法》归定,女子婚龄是二十周岁,我起码还要四年才符合。”

    姑父张达笑着说:“这事其实是两家先说好,冬明这么好的条件,到哪找去呀?”

    赵清漪蹙了蹙眉,说:“我今天刚认识王先生,我又不喜欢他,怎么可能谈婚论嫁?”

    赵莲花劝着说:“傻孩子,可是害羞了?这刚认识不喜欢,处处就喜欢了,这么好的人家,可不要错过。”

    赵清漪笑道:“表妹不是只比我小一个月吗?‘这么好的人家’,姑妈应该帮表妹考虑,像你说的,表妹和王先生处处就喜欢了。”

    赵建华这时不悦地说:“清漪,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赵清漪看向赵建华,说:“爸爸,你们不是在商量‘我的婚事’吗?我还不能说话?在二十周岁之前,我即不会和人结婚,也不会和人订婚,我不敢犯法。”

    王冬明不禁有些尴尬,心中还是有些恼的,说:“清漪是要上大学了,觉得我配不上你吗?”

    这是讽刺她势利眼清高。拒绝就是清高,这是“单选题”吗?

    赵清漪很想说是,但是这样彻底惹怒别人对她没有好处,也让父母全恨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