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我从天界归来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净神的牺牲

第六百四十五章 净神的牺牲

 好书推荐:
    “什么?”

    敕土老祖登时一愣,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而下面的神修纷纷都站起来了,特别是悟定旁边的,因为悟定动作太大被挤到旁边,直接把茶桌都给拱翻了。慌忙收拾茶桌,这可是敕土神宗的大殿,一事一物都是供奉几千年的神器,也是师父敕土老祖的宝贝啊!

    还好,此刻敕土老祖哪里还顾得上这点儿小事。

    敕土老祖一双眼睛都瞪圆了,可是眼里除了净神跟左宇压根儿就看不见别的了。

    “哎呀,净神你早说嘛。”

    “是啊净神你这也太能卖关子了,你看把师尊给急得。”

    一帮神修看似在责备净神,实际上脸上都快笑开花了。

    悟净也是长长叹了口气,仿佛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脸上的遗憾只是稍纵即逝,立马兴奋起来:“净神,你看看你,这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既然你能够把左宇的契约给敲定了,那么就是咱们敕土宗的大功臣一个,咱们几个师兄难不成还能不答应不成?”

    说着悟净看着悟定,悟定也迅速反应过来,点头如捣蒜:“是,是是是!净神啊,咱们几个师兄只会支持你!哈哈,以后咱们几个师兄少不得蹭你的光啦!”

    悟定说着就忙不迭地绕过来,想要过来跟净神套套近乎。

    今天发生的事情,悟定早就已经知道反正这个左宇他是没戏了,师尊不好好惩罚他一下都算他运气好了。所以嘛,这左宇归谁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特别是净神能够拿下左宇,相对来说他反而是最满意的。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净神是最小的门徒,也是资历最浅的神胎,这还是第一次出世,浑身灵气清澈,毫无浊气。

    换句话说,净神也应该是一帮同门中最好说话的。

    “别动!”

    就在这时,敕土老祖突然大喝一声,正走向净神的悟定顿时定住,差点儿被敕土老祖伯然爆发的烈气给吓得跪下去。

    而净神跟左宇之间一道微微浮动神光,那是一片符文契约出现了。

    “这……”

    悟定忽然一愣,有些不可思议:“这是?”

    吧嗒。

    一滴晶莹低落在敕土宗神殿,净神回头看着师尊:“师尊,恕徒儿没有谨遵师命。只是左宇不愿意签下神将契约我早已知道,可是当时左宇正在冲破结界的关头我也没有机会跟师父禀明,只能出此下策!”

    “咕咚。”

    敕土老祖狠狠吞咽了一口口水,凝神看向了那道契约,忽然眉头颤动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如此……净神你居然牺牲自己的神胎,为的就是留下左宇!你……你为我敕土宗立下了大功啊!”

    “嗯?”

    一直在一旁听着的左宇都懵比了。

    “喂?什么情况

    啊,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啊?我跟净神签下的契约不是你们想的那回事。老祖哇,你看清楚,这不是你们要的神将契约,就是之前跟你这小徒弟开的个小玩笑。只是让净神摘下面具随便给我看一眼而已。”

    左宇无奈了,刚才他明确说了自己不会签下什么神将契约,一帮人失落的样子都很明显了。不过净神站出来说了一句已经跟他左宇签下了契约,这帮人都跟触了电似的,好像误会了什么。

    左宇只能站出来说明情况了。

    神将契约?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管这至尊神界多么牛逼,他左宇也不是给人当打手的。当年被他怪人抓去改造身体成为一名超级杀手,虽然改变了他左宇的一生,也算是他左宇后来能达到今时今日成就的契机,但是当年的事情他左宇不想再复制了。

    “不!左宇,其实他们没有误会!”净神泪涌出来更多,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散发着我见犹怜的光泽。

    左宇不由地歪了歪嘴,这家伙,要不是个娘娘腔而是个女人的话,左宇都要有些想去搂过来安慰一下了。

    女人的眼泪,他左宇最受不了。

    “好了好了,哭啥啊,不就是一个面具嘛!这东西的重要性我也不知道,难不成会严重到要了你的命啊,那老祖啊,这还有什么补救的办法没有?”

    听到这话,敕土老祖眉峰颤动,嘴角一抖,居然勾起了一抹弧度,也不知道是笑还是在哭。

    另一边净神已经轻呼了一声:“左宇,你不用问了。我要跟你说一句对不起,是我骗了你!”

    “啊?”

    左宇更傻眼了。

    而这个时候净神忽然眼眸一张,看向那道浮动的灵识契约,契约顿时化作一道灵光落入了净神眉心。

    与此同时,那道古怪的青铜面具消失了。

    露出净神面具下面的面容。

    “我……卧槽?”

    左宇眼前微微晃动,净神的面容在他眼中居然是一片模糊,那模糊快速变化逐渐清晰。最后展示出来的那张面容让左宇脑仁儿跟被雷打了似的,直接僵硬在原地。

    净神再次启口,声音已经没有了带着面具时候的那种冷漠僵化,尖细了几分,并且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柔又利落的复杂气质:“左宇,我乃是至尊神界的混沌神胎。经由万年感应才能够演化为神,原本我神识一片清澈毫无浊气,可是一旦将面具摘下给下界的人看到第一眼,便失去了神界的灵性。从此以后……”

    净神微微喘了口气,浑身簌簌发抖,仿佛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而左宇越皱越紧的眉头,随着净神的面容越来越清晰,却又缓缓舒展开来。

    但他依然震惊不已。

    眼前的面孔,是一张陌生到极致

    又熟悉到极致的脸。

    在听到净神再次说话的一瞬,左宇浑身一震终于明白了一些什么。

    这张面孔,透着的那抹熟悉又陌生的复杂气质不正是林水儿,还有鲁小美,甚至莫寒梅等人的综合体么?那是他左宇两世天帝两世经历中所见过的所有让他动心的女人的融合啊!

    就连这声音一旦传入耳中,也仿佛变得直透心扉。

    这让左宇每一个毛孔都紧缩了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冲动。

    一瞬间左宇感觉自己的四肢百骸都在出现一种微妙的变化,而眼中净神那种说不出的美妙的面容散发着神性的光芒,那种令人不可抗拒的光芒。

    而这个时候,左宇跟净神都没有注意到一帮敕土宗的神修,都被敕土老祖赶到了一边,然后大手一挥,顿时一道灵障笼罩住了左宇和净神。

    下一个瞬间,两个人就消失在原地。

    “这……师尊!这什么情况?”

    一个小师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悟净却摇摇头:“这是净神牺牲了自己的神识,让她一片纯净神识跟左宇交融。”

    “啥意思啊?”

    还是有几个小字辈神修不明白。

    悟定也站了出来:“天地初始,盘古神尊开天辟地之前,浊气与灵气混杂。而盘古神尊开天辟地之后,浊气下降,灵气上浮,分隔天地!还有神界与下界。我们神胎便是灵气感应所化,而左宇这样的下界之人便是浊气生成。我们的面具便是阻碍自身先天灵气跟浊气聚合的神器,方才净神当着左宇的面摘下面具,便是取缔了这种阻碍,现在净神跟左宇的神识可以说已经融合一体了。”

    “是的,换句话说,左宇现在也已经直接成为我们敕土宗的人了。”

    “我的天!”

    那提问的小师弟终于明白了:“那岂不是说,这等同于净神跟左宇签下了高级的契约,而且这种契约还是取消不了的那种。”

    “是……”

    敕土老祖依然在狠狠压制自己的心神,表情无比复杂:“不过,净神的神格也便从此降格,再也不能为神了。除非她再经历万年修行才有可能重新恢复,不过为师这等半神也只有一万多年的阳元,你们神胎却只有数百年到一千年,净神等同于放弃了自己作为神胎的万年感应修为,并且寿元到了之后便会彻底神识陨灭,连天地轮回都入不了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