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出宫

第四百三十八章 出宫

 好书推荐:
    “太子殿下???????”刘小姐难以置信萧衡昭居然会如此相护许锦言。

    不过许锦言对此倒是已经见怪不怪了,她对刘小姐一行人笑了笑道:“看见了吧,这可真不只是我觊觎他。”

    萧衡昭侧了目,‘不只是’,这三个字倒是说的很妙。

    许锦言偏头对萧衡昭道:“太子殿下,为了证明不只是我觊觎您,不如您与我一起同上马车?我们到府内好好聊聊。”

    萧衡昭愣了一瞬间,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颔首笑道:“郡主相邀,衡昭怎敢不赴约?”

    “那就请吧。”许锦言瞟了眼刘小姐等人,对萧衡昭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萧衡昭顺从的上了许锦言的马车,乖巧的样子真是让人看了心生怜惜。

    随后,许锦言也扶着半夏的手走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行驶,只余刘小姐几人瞠目结舌。

    许锦言从马车上颇有些怜悯的看着那些被吓得瘫软在地的女子。

    “估计过不了一个时辰,这北明京城就又是骂我的人了。

    萧衡昭将一个软垫给许锦言垫好,他笑着道:“你若是在意这个,刚才怎么还要和这些人纠缠?”“你说的倒是个理儿,反正这京城已经够乱了,就是再乱一些也没什么。”许锦言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许锦言靠着软垫坐好,她对萧衡昭继续道:“你今天可瞧见了庆裕帝的样子?”

    “瞧见了。若是真的只是下了蛊毒,那他这下手可不轻,等解了毒,庆裕帝也不一定能彻底清醒过来。”萧衡昭摇了摇头。

    操纵人心的蛊毒并不易得,如果真的是蛊毒迷惑了人的心智,那么对于此人来说,身体的损伤也是不可逆转的。

    许锦言叹了口气,“北明的样子你也瞧见了。现在赵斐留着庆裕帝这条命,不过是因为皇帝还没有将传国玉玺的藏身位置告诉他,一旦他得知了这玉玺的踪影。庆裕帝会立刻没命。”

    帝王家最是薄情,而赵斐就是其中最薄情的那一个。

    即便是两生两世的时间,赵斐也不会因此就变得长情一些。

    那可是个没有心的人呢。萧衡昭皱眉道:“如果真的中了蛊,那赵斐从庆裕帝那里套出玉玺的藏身之处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对,现在皇帝之所以撑着没有说,是因为那个秘密对于他来说太过重要,即使是蛊毒的侵蚀也没有能完全侵蚀掉他的心神,他还是坚持着保守着那个秘密。但是蛊毒的厉害之处在于,就算现在没能完全侵蚀。但是终有一天,随着那蛊毒越来越深,皇帝的心神也会被侵蚀的越彻底。”

    许锦言和萧衡昭对视了一眼,皆在对方眼里看见了一片坚定的神色。

    “我们得赶在赵斐之前找到玉玺。”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句话。

    绝不能让赵斐先拿到传国玉玺,现在的这个局势,只有保住庆裕帝的命,才能暂时维持北明的安定。

    “但庆裕帝将那玉玺藏的很严实,就算是上一辈子的最后都没有告诉过赵斐,传玉玺的时候也是将玉玺直接交给了他。但是玉玺具体的藏身地点,对于我和赵斐来说,应该都是一个秘密。”

    许锦言仔细的回想着前世,她想不出来关于着玉玺的蛛丝马迹。

    因为太贵重了,贵重到庆裕帝就算是中了蛊毒,都不会轻易将玉玺的藏身地点说出来。

    许锦言忽然想到了一点,“王公公或许会知道一些。不过你今日也看见了,王公公没有现身。他肯定是被赵斐软禁了。”

    “王公公跟着皇帝大半辈子了,说不准就是皇帝心里最信任的那个人。玉玺的事情,就算他不知道具体的地方。肯定也能多少知道个方向。但是我能猜到王公公或许会知道一些事情,那么赵斐肯定也能猜到。对于王公公,我想赵斐就不会太客气了。”

    许锦言叹息了一声,王公公对她不错,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王公公都是这座皇宫里少数没有和她为敌过的人。

    赵斐的一些手段,她还是知道的。有些阴残的手段那真的是丧尽天良,不会折腾死人,但是会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公公的年纪怎么遭受的住这些。

    许锦言想了半天,然后看向了萧衡昭。

    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往萧衡昭那里一看,萧衡昭顿时就没了招。

    “那你说你想怎么办?”萧衡昭宠溺的抚了抚她的发。

    “想救人。”许锦言老老实实的交待。

    萧衡昭无奈的笑了笑,他就知道,这个人就没个消停的时候。

    “救人可以,但是你绝对不许把自己搭进去。”凤眸瞟了瞟某人,还是有些不太赞同。

    许锦言连忙点头,乖巧的样子才得了某人的笑颜。马车驶过了正华门,马蹄踏上宫门外的长街之时,许锦言这才松了口气。

    虽然对于那座皇宫她再也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了,但是身处里面,总是忍不住心中翻涌的那股郁气。

    可能是有过太多不愉快的曾经吧,所以不愿意那些不愉快的记忆沾染上现在的人生。

    “你今日在宴会上公然求婚,赵斐说不准这两日就会出一些事端。亏是我心理承受能力强,若非如此,我一个刚生过孩子的人哪里禁得起你这般惊吓。”

    出了皇宫,许锦言这才想起了这一茬,连忙向旁边的人质问道。“这有什么,反正就是你说的那句话。北明京城已经够乱了,我就是再添点乱又能怎么样?”

    萧衡昭满不在乎自己搞出了多大的动静,他向马车外张望了一下,忽然笑了笑,对许锦言道:“先别说这件事了,你且往马车外看,有好戏。”

    许锦言自嫁给萧衡昭以后,这个关心闲事的能力是与日俱增。

    她顺着萧衡昭的示意,向马车外面看了过去,现在马车已经行驶到了长平街的东头,长平街从东头一拐就是大乾人住的驿管。玉箫已经领着大乾的队伍进了驿管,远远的还能瞧见个尾巴。

    但是沈思显然是没有跟着队伍一起回去,因为她此刻正在长平街的东北角落里走着,手里抱了一堆油纸包着的糖三角等零嘴儿,旁边还跟着一个吃的大快朵颐的左清。

    “思思爱吃长平街那家的零嘴儿,但凡走到这儿就不会轻易离开,且得买一堆儿,回去慢慢吃呢。”

    许锦言随意说这,不经意的偏了偏眼神,西角的李杨飞就落入了她的眼帘。

    李杨飞正直勾勾的看着沈思和左清,但这两人却完全没有发现,还是一味的吃着零嘴儿,尤其是左清,可能是没吃过北明的小吃,吃的满嘴流油,喜笑颜开。

    沈思想也没想的从袖中掏出了手绢,轻轻给左清擦了起来。

    李杨飞脸上的怒意明显更深重了些。

    “嚯,这可真是场好戏!”许锦言由衷的赞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