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05520娱乐

澳门永利05520娱乐 > 捡宝王 > 969.换个队伍(3/10)

969.换个队伍(3/10)

 好书推荐:
    奇克斯给李杜讲了很多关于哈扎伊族的传统。

    他说,他们这个民族的历史没有文字记叙,全靠口口相传。

    但是在广袤的大草原上,他们并不孤独。伊拉库、达图加、伊桑苏、苏库马、伊兰巴、马赛等等,自古以来,他们和很多族群进行沟通,生活在一起。

    各个土著民族有各自的语言,他们有共同的第二语言,那就是斯瓦希里语,让交流成为可能。

    部落间各有领地,哈扎伊人用自己的猎物,换取达图加人打制的金属箭镞,换取伊桑苏人用兽皮制作的帐篷,换取苏库马族的姑娘。

    在非洲大陆很多地方,一夫多妻是常见的,最少10头牛便可换来一位妻子。

    这方面哈扎伊人更贴近现代社会,他们族群中几乎都是一夫一妻。

    李杜道:“太了不起了,显然,你们更尊重女性。”

    奇克斯笑,说道:“不,是因为我的族人们不擅长积累财富,缺少财产积累可换不到多余的妻子。”

    受过高等教育的奇克斯很坦诚,他告诉李杜,哈扎伊人对婚姻并没有保有高度的忠诚,他们虽然不会同时拥有多位妻子,但会不断更换伴侣。

    不过哈扎伊的女人很彪悍,她们在口头上接受一夫多妻,但丈夫要是敢搞外遇,那她们会怒不可遏,跟丈夫掐架、带孩子进入其他家庭,用各种手段收拾丈夫。

    后面苏菲也到了这边,哈扎伊人更高兴了,一个少年给苏菲送上了个草编的头环,上面插着一些鸟儿的鲜艳羽毛,很漂亮。

    苏菲笑着接受,奇克斯告诉李杜:“这孩子爱慕你的妻子。”

    李杜道:“那说明他的审美眼光很不错。”

    奇克斯一愣,然后大笑起来。

    他很喜欢李杜的豁达和善良,因此吃过早饭,部落的猎手们要去狩猎的时候,奇克斯热烈的邀请李杜参与。

    李杜考虑了一番,去跟猎狮者沟通了一下,说他准备体验一下哈扎伊人的狩猎生活,问猎狮者有没有兴趣。

    猎狮者说道:“他们只会猎取老鼠、小鸟,有什么意思?今天我要去猎狮子,你确定不跟我一起吗?”

    李杜对猎取猛兽毫无兴趣,他养着的阿嗷和阿喵就是猛兽,猎杀猛兽的行为会让它们感到不安。

    这样,双方暂时分开,他和苏菲加入了哈扎伊人的狩猎队伍中。

    哈扎伊人一般不会接受女人进入部落中,但因为苏菲给了孩子们很多巧克力、牛奶糖等小零食,加上她的气质很高雅,受到了部落的欢迎。

    因为不同部落对美的欣赏不同,拥有精致容颜的苏菲在哈扎伊族人眼里并不是美女,在他们看来,高大肥胖的女性才更有吸引力,肥硕的体形指向了更大的生育可能,也表示更健康。

    哈扎伊人或许觉得苏菲并不美丽,可是气质是想通的,这种美可以直击人的灵魂,因此人们还是很喜欢她。

    大伊万给哈扎伊人带来酒,他以为这些土著黑人会喜欢这种烈性饮料,结果遭到了抵制。

    哈扎伊人不擅长喝了酒,他们喝自己酿的果子酒都会喝醉,而这些人没有自制力,一旦喝醉会闹乱子。

    所以,大多数哈扎伊部落都有规定,不准接受外界的酒水。

    但人们对大伊万带来的铁质酒壶很感兴趣,他们倒掉了里面的酒水,用来装淡水。

    大伊万肉疼不已:“看在上帝的份上,别倒掉,那可是我从乌克兰好不容易带出来的伏特加!”

    太阳升起后,猎手们准备出发了。

    他们驯养了狗,可是并不会带着狗去狩猎,而是用来看守营地。

    二十多个猎手组成一支队伍,他们轻快的在草地上行走,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聊着天,脸上挂着笑容,活的轻松又开心。

    走了一会,前面的猎手忽然停下脚步,兴奋的喊道:“席喜扎!”

    猎手们呼啦一下子跑了过去,弯着腰用标枪拨开野草,在地上仔细搜寻起什么。

    奇克斯回头解释道:“他们发现了草原野鼠。”

    李杜问道:“这也是食物?”

    奇克斯笑眯眯的说道:“当然,这是很好的食物,草原野鼠吃草籽和水果生存,并不脏。而且又没有攻击力,我们怎么能不喜欢它?”

    人们在野草堆中发现了几个洞穴,然后找了些干草,掀开皮裙往上撒尿。

    苏菲不好意思的转头,奇克斯向她道歉,说哈扎伊的猎手们在这方面欠缺礼仪。

    干草变湿,他们塞进洞**,用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燃。

    很快,一些烟雾弥漫开来。

    猎手们使劲往洞里吹烟雾,有的洞里钻出被熏坏的野鼠,猎手们守洞待鼠,出来一个抓一个。

    李杜看到他们使用的火机,问道:“其实你们不介意接受外界的文化,不介意改变一些传统,是吧?”

    奇克斯点头道:“对,小方面的变化没问题。”

    李杜觉得他们这样很矛盾,一方面保持着部落的传统,一方面又去接受改变。

    奇克斯看出他的疑惑,给他解释起来。

    事实上,哈扎比人有无数的机会告别游猎生活。

    在坦桑尼亚,政府多次试图帮助或强制哈扎伊人搬离故土,过上定居的生活,但这些努力最终都失败了,根本走不通。

    比如1965年,独立不久的坦桑尼亚政府用荷枪实弹的警察,将哈扎伊人强制迁往定居点,并为其配备了学校和医院。

    悲剧的是,仅仅几个星期后,许多哈扎伊人开始染病,不少人因此死去。次年,多数哈扎伊人离开了定居点,重新回归游猎生活。

    自70年代至90年代,当地政府依然孜孜不倦地为哈扎比人的定居努力着。然而,所有努力终如泥牛入海。

    今天,曾经的定居点仍会有极少数的哈扎伊人居住,等待着政府无偿援助的粮食,而绝大多数依然回归了他们传统的游猎生活。

    他们聊着天,这边的草原野鼠被清扫一空。

    猎手们将野鼠用绳索绑在一起,挂在腰上或者搭在肩膀上,脸上笑容更盛了,看起来非常开心。

    看着这一幕,奇克斯笑道:“我们的族人对狩猎有着天生的癖好,只要能收获猎物,他们就会开心。”

    “二十一世纪,人们最难以获得的两样东西是健康和快乐,瞧,我的族人们因为游猎健康而快乐,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改变这样的生活呢?”